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安女天师 > 第二十章男人善变的心思

第二十章男人善变的心思

  第二十章男人善变的心思 (第1/2页)
  
  木芳颜索性站起来,道:“我去拿两饼茶,小王爷稍等片刻。”
  
  她急匆匆走了,紫萝跟在她身后,等二人没了影子,阿寻才忍不住道:“王爷,小的怎么觉得,您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宋道隽看他一眼,懒得解释,可宋道隽唇角的笑,让阿寻若有所思,心中生出一个惊骇的想法。
  
  他家小王爷,莫不是对木娘子动了芳心?
  
  这样一想,这些时日以来一些想不通的环节,阿寻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怪不得从进门开始,一口一个娘子,而不是称人家为木娘子,或者木三娘。
  
  连对自己的称呼,也从本王改成了我,这是刻意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呀!
  
  阿寻低头再看他家王爷,觉得这些日子,小王爷那么处心积虑拆木娘子的婚约,那心思在他看来,就不那么单纯了。
  
  阿寻心里暗暗叹息,不愧是他家的小王爷,脸厚心黑。
  
  明明是想要夺人家妻子,却偏偏表现的一副大义凛然,要为表兄分忧的架势。
  
  真是想不到,小王爷连自己的表兄都可以坑。
  
  啧啧啧,男人都过不了美人这一关,就是可怜赵世子,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他家小王爷,真不是一般人。
  
  木芳颜回到屋里,对着自己的脸不断扇风,好让脸上的红晕消散,看起来别那么春心荡漾。
  
  紫萝翻找出茶饼,见自家娘子对着窗户吹风,担忧道:“娘子,您怎么了?”
  
  木芳颜笑笑:“没什么,只是有些热。”
  
  紫萝却道:“不是呀娘子,你脸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
  
  她抬手摸了摸木芳颜的额头,“不烫呀?”
  
  可怜这两颊的红晕,实在怪异得紧。紫萝死死盯着自家娘子,木芳颜被她看的心虚。“你干什么呢!”
  
  紫萝道:“娘子,你不会.....不会.....”
  
  “不会什么?”
  
  “不会是气的吧?”
  
  木方也愣住了,不明白她这个脑回路是怎么回事,“我哪里气到了?”
  
  紫萝却一本正经道:“娘子,奴婢懂。”
  
  她暧昧的眨眼,“刚才小王爷一口一个娘子的叫你,故意拉近你跟他的距离,你肯定也猜到了,他是想让你免费给他干活,让你收拾那女鬼。这怎么行,哪有拿一回钱,干两回事儿的。这又不是别的营生,那可是捉鬼,危险着呢,您冒着生命危险给他抓鬼,还分文不取,那多不划算。您可别脸皮子薄,不好意思开口,您不开口奴婢替你开口,无论如何多少得收他.....嗯,五百两!”
  
  木芳颜:“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
  
  紫萝:“是您说的不是,这种捉鬼的活,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那干一票不得多捞一点?谁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来活!”
  
  木芳颜今日才发现,她这小丫头有做奸商的潜质啊,做个丫头实在太屈才了。
  
  她带着茶饼出去,宋道隽已经站在廊下看葡萄。
  
  这时葡萄刚长出青果子,还没成熟,他却看的津津有味。
  
  “小王爷,这是茶饼。”
  
  木芳颜递过去,阿寻还来不及伸手去接,宋道隽就主动接了过来,拿茶饼的时候,指尖恰好与木芳颜的手指对碰了一下。
  
  木芳颜微微一愣,装作无事的收回手。
  
  宋道隽目光清澈无辜,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多谢娘子的茶饼,若是可以,能否将茶饼的制法给我。”
  
  木芳颜并没有多想,当即铺了纸张,书写了制作方法给他。
  
  宋道隽看着娟秀的簪花小楷,十分喜欢,收好塞进怀里。
  
  “今日多有叨扰,那叶云芝的事......”
  
  “小王爷放心,我先准备些东西,等小王爷安排好,我便随您入宫,去将其清理了。”
  
  宋道隽顿了顿,道:“择日不如撞日,三日后,皇后娘娘在后宫里办赏花宴,到时候娘子与我一同进宫可好?”
  
  木芳颜不疑有他,当即就同意了。
  
  宋道隽离开木家,坐在马车里,若有似无的笑,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阿寻瞥了一眼,见他的手指不断的相互摩挲着,一下子就明白,小王爷这是回味着刚才触碰到的香软呢。
  
  宋道隽看着手边的茶饼,仔细闻了闻,独特的清香是他从没有闻到过的。
  
  以他的经验,这玩意儿一定能在长安城,不,是全天下掀起巨浪来。
  
  “阿寻,去长芳楼。”
  
  阿寻立刻让车夫策马,驱车前往长芳楼。
  
  那是宋道隽的产业,也是长安城里最有名的酒楼。
  
  那里往来的不是名流,便是贵族,消费昂贵不说,一般人连门都不敢登。
  
  可那里日进斗金,长安城里无人不羡慕。
  
  到了长芳楼,门口的小厮一眼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今夜不设防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带着军需来大明 三寸人间 火炼星空 [综]我来也 一字入道 剑笛奇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