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其他综合 > 重欢宴 > 485 真相如何不重要
    屋内沉默了片刻,落针可闻。

    姚皇后郑重其事的后退两步,行了大礼,道,“臣妾虽没有这个福分给皇上添子嗣,但也常常给皇上祈福,保我大晋江山福泽绵延,盼着皇上能够多有皇子。敏妃有福气,诞下了皇上的头一个皇子,臣妾十分欢喜。这不是臣妾头一次去看大皇子了。先前一直有人去探望敏妃,臣妾去了,反倒叫大家都不自在。后来敏妃那里逐渐人少了,臣妾这才又去了。”

    “臣妾喜欢那个孩子,更因为他是皇上的头一个儿子,臣妾大约是爱屋及乌,便更加喜欢。当时臣妾不过是想去摸一下他的脸,肉嘟嘟的样子让臣妾有些爱不释手。不瞒皇上,当时臣妾满心想着,若这个孩子是臣妾与皇上的该多好?甚至想着抱他到怀里。因为太入神,反倒水被宫里的宫女给惊了一下。臣妾因为自己方才的想法觉得有些羞愧,这才匆匆离开了敏妃那里。”

    “臣妾生不出自己的孩子,只能羡慕别人的孩子,还想着拥有别的人的孩子,真是臣妾羞愧的事情,也是臣妾伤心的事情。”

    说着话,眼泪又簌簌落下来。

    “臣妾知道了大皇子的事情,便连解释的力气都没了。心中一直盼着大皇子能好。又想着是不是臣妾冲了大皇子,才惹了他病了。臣妾哪还有那个脸面好吃好喝的?”

    景宁帝想起来芍药说的话。

    说姚皇后用手掐了大皇子的脖子,那都是一家之言。何况那宫女是高敏宫里的人,她所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更有可能是恶意造谣。

    景宁帝端详了姚皇后,姚皇后是他当初亲自选的,亲自迎娶的。

    他因为知道姚皇后配得上这件翟衣所以才让她坐上了这个位置。而这几年,她也不曾辜负自己的期望。她懂进退,知轻重。

    身为皇后,她做的很好。

    身为妻子,她曾经失去过自己的孩子,艰难过了一阵子,靠着自己走了出来。

    景宁帝觉得自己亏欠了姚皇后良多,他起身走过去将姚皇后拉了起来。

    “皇后,这一年多来,苦了你了。朕忘了,其实你也是个女人。”

    因为景宁帝这一句话,姚皇后的眼泪决了堤。

    “皇上,你信臣妾吗?天底下的人都不信臣妾没关系,因为臣妾不在乎。所以臣妾不想解释,臣妾等着皇上。只要皇上一句话,臣妾是生是死都无怨无悔了。”

    这话叫景宁帝听了也动容,他将姚皇后搂在怀里,道,“你太傻了。朕应该相信你的,你是朕的妻子啊。因为事情刚发生,朕要理一理头绪,现在事情都查出来了,这件事其实与你无关。朕让你受委屈了。”

    景宁帝想一想这事的确牵强。

    姚皇后毕竟是皇后,多少人看着她到了高敏那里,她又怎么会蠢到自己去害高敏的孩子呢?

    再看姚皇后,因为这件事定然是受尽了委屈。可她为了自己的颜面,不哭不闹,等着自己的一个决定。这才是一个皇后该做的事情。

    景宁帝拍了拍姚皇后的肩,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的委屈朕看到了。朕以后再补偿你。敏妃那里,不管是谁乱说了什么,也都是出于对大皇子的疼爱,你不要往心里去。”

    “臣妾知道。臣妾这点委屈不算什么,只盼着大皇子能够平安无事。”

    “希望老祖宗保佑。传膳吧,朕也饿了,咱们一起吃一些。”

    从翊坤宫里离开,景宁帝便将高敏宫中那个宫女掌嘴逐出宫去了。

    任她跪求在高敏跟前哭着也没用。

    高敏一句求情的话没有,任由人将她拖出去了。

    高敏知道,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皇上选择相信谁才重要。

    姚皇后被撤了禁足,还专门过来宽慰了高敏,瞧了大皇子一眼。

    她回到翊坤宫,这几日来给她请安的妃嫔十分殷勤。

    历经了这一次,她把后宫的人看的更透了,因此都浅浅应了,不冷不热的。等人都去了,单独留了芍药。

    那个默默坐在最末尾,看着旁人言笑的人。

    “这次的事情,本宫知道,是你立功了。患难见真情,当时大家都避之不及,唯有你却往皇上那里去,敢对皇上说些真话。”

    芍药谦和道,“臣妾只是说出自己所想。皇后平日里待臣妾不薄,臣妾不相信皇后娘娘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姚皇后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茶,搁下,道,“你是如何想到朵朵的?”

    芍药看了一眼左右。

    姚皇后给了身边嬷嬷一个眼神,那嬷嬷便将屋内的人都遣出去了。

    芍药起身屈膝道,“其实是侯夫人担心皇后娘娘的安危,冒着风险给臣妾递了帖子,其中提及了朵朵。得了这个提醒,臣妾便大着胆子去找了皇上。其实心中也没底,但侯夫人既然提了,一定有她的道理。”

    姚皇后却笑了,道,“本宫相信菀菀把这事告诉你的时候,若成了,指着你在本宫跟前邀功的呢。你倒是好,自己不邀功,直接把菀菀说出来了。”

    芍药不好意思的一笑,道,“臣妾就这点脑子,若真邀功,皇后娘娘想必也不信。”

    姚皇后被她逗笑,“你可不笨,不要妄自菲薄。放眼这后宫,本宫看你最顺眼。”

    芍药颔首表示了谢意。

    姚皇后道,“这几日宫中乌烟瘴气的,谁也不好大声笑,便是大声说话都怕是个罪过。这样,这两日你与本宫一道出宫,咱们看看菀菀去。”

    “是。”

    待芍药离开了翊坤宫,嬷嬷给姚皇后添茶的功夫,道,“这位侯夫人好生厉害,竟能猜出是那宫女所为?”

    姚皇后道,“她呀,生错了女儿身。若是男儿身,恐怕就是一大权臣了。”

    嬷嬷笑道,“得亏是女儿身,要不然定北侯到哪里去找这等娇娘子去?”

    姚皇后笑了笑,感叹道,“好福气。他们两个伉俪情深,真是叫人羡慕。又马上要有孩子了,可称得上圆满了。”

    嬷嬷笑道,“经过这件事能看出来,皇上待皇后娘娘也深情。只这深情皇后娘娘也莫要贪心,要多要少,不强求,皇后娘娘才能过的舒心。”

    “本宫知道。你去给本宫备一件得体的礼物去,改日送给菀菀。”

    “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