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都市小说 > 御宝 > 第836章 桃源庄
    在众人那灼灼目光之下,随弋似乎毫无所觉似的,而是反看向宫九等人。

    “她来过这里么?”

    呵呵~~转的一手好话题啊。

    宫九耸肩,“当然没有”。

    聂晚清也不勉强,钟不离是逃婚了,她虽然猜测她有可能来找随弋,却并非确定,所以也没有失望。

    “也只能希望她注意些安全了”

    不提钟不离,聂晚清这次也是收到了请帖,代表聂家来参加千元武诞的,算起来宫九跟花妖非也收到了,除此两人之外,也就叶子戌跟随弋....

    显然,四张请帖是一起寄的,对方对于叶子戌跟宫九两人住在随弋这里是相当清楚啊。

    情报收集得还不错。

    叶长安跟苏子木等并没有请帖,一来前者不比宫九两人“抛头露面”,虽然时常跟着去冒险,二来是实力不达标啊。

    毕竟她们修行了随弋,并且以变态的速度突破到S级,也是这几天的事情。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燕清妩没有入选。

    “燕子,唐门除却你可就没更合适的人了,你的实力在其中也数一数二了吧,难道要让那些老不死的出山?”

    唐门水深,具体有多少强者谁也不知道,就知道那些老不死的是肯定不会出山的。

    为啥呢?

    唐门暗杀手段多,处处是敌人,这老不死的炸一个出来,那千元武诞上的高手们就该群起而攻之了。

    当然,唐门也不是怕事的,最主要的还是——那些老头子都特么遮掩踪迹不知跑哪儿玩去了!

    连宗主都找不到人,除非是宗门大难,否则这些情感淡薄的老头儿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是以,燕姑娘为啥没参加?

    别说没被选中,就为了给唐门一个面子,燕清妩也必然在册。

    “唐门那边会是宗主亲自参加,加上我过几天得替代妈妈去一趟美国,所以也没时间”

    大概意思就是自己没时间。

    可宫九等人却觉得是前面那句话。

    不过随弋并不知道其中究竟,只看出燕清妩的确不想去参加这个千元武诞。

    不然什么事儿不能腾出时间来。

    千元武诞可不是小事。

    聂晚清很快就起身告辞了,说是千元武诞再见。

    而再见的地方...

    当随弋看到请帖上面的地点备注,不由眼中略闪微光。

    ——桃源庄。

    说起桃源庄,跟樱雪林也逃不开关系。

    一桃,一樱,本身都属于人间仙境,也从不对外开放,若说樱雪林更具备家国世族色彩,那么桃源庄就更符合武侠方面的风花雪月了。

    “桃源庄的主人素来神秘,自二十五年前崛起,当时似乎还算年轻,以一剑客出道,剑法超绝,在当时世家群还算宗派群里引起很强烈的反应,堪称第一年轻天才,后来好像是为人暗算围攻,被毒伤了腿,从此无法站立,只能坐着轮椅,本来武林人以为会就此陨落,没想到时隔一年,他花钱盘下了当时只是普普通通的一片桃林,建了桃源庄,以桃源陶先生的名义邀请了诸多人参加成立宴会...其中自然也包括那些围攻他的人,一个残废而已,别人又怎么会看重,多数是过去看热闹的,包括那些人...结果就在那个宴会上,坐在轮椅上的人只用剑气就速杀这些人,一个不留,武功远胜于从前,用那些仇人的热血祭祀桃林,后来再无人敢轻视桃源庄,而一年一年之中,那桃源桃林之中吞下的武林人尸骨不知道有多少,其中不乏一些很出名的武林高手”

    顿了下,燕清妩提了几个名字。

    众人沉默。

    这些人在十几年可就已经是绝顶高手了,不是SS,也得是SSS,那这桃源庄陶先生的实力也至少在SSS,如今看来年纪也不超过五十才对。

    的确厉害。

    “桃源庄在武林中虽然独立,可名声很盛,地位很高,庄中高手辈出,且一个个身份都莫测无比,比如我们在武林中遇上一个高人,没准这个人就是桃源庄的”

    “不过因为都是双腿残废,虽然一商一武,但是有樱雪林跟桃源庄,那运筹帷幄的沈家家主跟陶先生一向被世人一同说起,左右不可对比,却都被公认为世间难得十全十美的缺憾”

    在京都待了这么多年,其实随弋也听过桃源庄的名字,可并不知道陶先生,眼下算是长见识了,不过真正长见识还得等千元武诞再说,而且她有种感觉,那一日会很热闹。

    十分热闹。

    就在聂晚清才刚走,而随弋跟蒲清寒两人刚从外面归来,衣服也穿了两天了,自然要换洗一番。

    可当随弋进了房间,脱了外套,就看到坐在房中书桌上目光定定看着她的女子。

    本要成婚的人,眼下却到了她的房间。

    随弋还算淡定。

    “齐家若是知道,你也算大仇得报了”

    这人空悠悠来这么一句,钟不离不置可否,“你若是怕了,现在便可将我交出去”

    呵~

    随弋将外套放在边上衣篓里。

    “他怎么样了?为何没跟你一起回来?”

    梵音,该怎么说呢?

    脑子里再出现那冰冷而辽阔的雪山,纷飞萦绕的金星....那个温柔舒雅的俊美僧人终究在这世间化为过去,融了天地。

    “他解脱了”

    “解脱?”

    钟不离下意识重复。

    “你听过佛光坐化么?”

    “你的意思是,他死了?”

    “他只是走了”

    走,跟死,是两种概念。

    钟不离双手下意识藏在袖子里,大拇指按着自己的掌心,疼痛刺激了她理智,克制了情感。

    因为理智,所以她没从随弋脸上看到任何的痛苦跟躲闪,只有大大方方的轻松。

    随弋心中没有梵音,却也看重梵音,这点她不会否认,而以她的性格,哪怕再冷情,梵音若死,她必然不能这般从容。

    所以,是真的走了吧。

    “他...离开的时候,开心吗?”

    钟不离会这样问,大概印象里梵音一直都是忧郁的吧。

    因为放在了心里,所以看到的也不同、

    若是随弋,便会觉得梵音是安静的。

    “嗯”

    那就好。

    钟不离抿抿唇,转身出了阳台,要下去的时候,忽然回头看了随弋一眼,眉宇之间大概恢复了昔日的傲气跟凌厉。

    “我知道他肯定是死了,他也一定是为你而死的”

    “所以,随弋你最好记着他一辈子”

    “如果你忘了,我一定会提醒你”

    转过头,她踩在栏杆上,跃下,眼角一滴泪随风逝去,落地后,她又是那个不将任何人放进眼里的钟家大小姐。

    而楼下的宫九等人:“....”

    什么情况,说没人,结果躲随弋房间里?

    这打脸啪啪的。

    不过钟不离没比他们强吧,怎么入宅子无声无息的,这不对啊。

    宫九倒不是对钟不离有敌意,而是纯属觉得丢面子,便是一个残影飞射出去,就要探手跟钟不离过两招,而钟不离此刻正心头情绪复杂呢,需要的就是发泄,于是...

    要打起来了!

    在叶长安瞠目结舌之下,花妖非捧起爆米花就冲出去看热闹....

    “出去打”二楼的随弋声音传来。

    宫九跟钟不离立马就出去了。

    随弋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下了楼。

    “诶,不愧是钟家的人啊,这钟不离武功增进也蛮快的嘛,都S了”

    “武道全球,最占便宜的就是这些武道世家,资源共享之下,锻炼机会更多,她的身法隐秘性很强啊,难怪我们没察觉到”

    “俪落,你察觉到钟不离进来了,怎么不拦着啊,就让她进了随弋的房间。”

    “她是随弋的朋友,”

    “你怎知道她是朋友,不是敌人呢?”

    “直觉”

    直觉...这个词儿用得好啊。

    尤其是俪落还用淡淡的目光扫过在场几个姑娘。

    ——随某人的朋友大多美貌,所以,美貌的女子大多是她朋友?

    这脑回路可真...准啊!

    苏子木轻咳了下,而俪落神色自然,转头便看到下楼来的随弋。

    撇开这种诡异的气氛不谈,随弋下来是拿东西的。

    桌子上那个昨天让宫九他们带回来的长方盒子。

    盒子挺重,沉甸甸的。

    随弋也没避着其他人,直接打开。

    里面便是显露了灰白色色调,然后是按明暗交叠的浮雕花纹,再然后就是...

    一条长石板而已。

    不宽不厚,却不轻,灰白花纹调色,看起来也没多大不同。

    就跟外面那些古建筑影壁上撬下似的。

    可仔细看的话,这上面的花纹却是相当奇怪,细密精致,一点也不大气,如蛇如龙又似鸟兽缠绕,又似盛开的妖艳花豆,乱,却魔魅。

    这只是一小条石板而已,若是大块头的,那得是如何惊人的雕刻?

    而现在...随弋拿起这块石板,眼神也是让燕清妩等人不能看懂的深邃。

    那江沉鱼善恶不明,会将这么一块石板给随弋,必然是给了莫大深意的。

    不过随弋却什么也没说,将石板看了一会后就放下了。

    正巧,那边高大胖忽然跌跌撞撞停了车子,下车就大喊。

    “大事啊!大事!”

    愣是不管宫九跟钟不离的厮斗,跑进院子后看到随弋便是眼睛一瞪,老板回来啦!

    这可真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