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其他综合 > 贝姐有毒 > 第423章 方萌的隐忍
    方萌只是麻木地护着老妈,拳头和膝盖还有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落在她的身上,她都没怎么感觉到疼痛,从小到大这样的场面不知经历过多少次。

    被人打没什么,也不是没被人打过。

    从小到大,方萌没少挨过打。

    但这是方萌长到19岁挨的打里最惊心动魄最……窝火的一次,因为小熙和老妈的缘故,明明可以反抗也只能忍着。

    这帮人一出手的狠劲就能让人知道,不是普通混混。

    老妈欠他们的钱,估计不是小数目。

    如果还不上钱,这些人会做出什么事来她根本不敢想。

    那种在内心深处细细渗出来的恐惧让她身体都有些僵硬。

    刀疤脸用手指着老妈点了点:“七天,七天之后我会再来找你,还不上钱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另外,别想跑,你跑不掉。”

    不知道多长时间,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

    这几个人走了之后,方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咳嗽了两声,感觉到了脸上和身上的钝痛。

    “你没事吧……”老妈有些紧张地在她身上腿上摸索着。

    “你到底,”方萌一把扳住老妈的肩摇了摇,盯着她的脸,“欠了多少钱!都欠了哪些人什么人的钱!”

    老妈被她摇的停了下来,不再说话,眼泪却忍不住往下流,头发乱成一团,脸上的妆也糊得黑一块灰一块了。

    方萌没想到“继父”那边的钱还没还上,老妈又欠了一屁股债。

    “你是不是又去打牌了?”方萌又问。

    老妈抽了一下鼻子,还是不出声,无论方萌怎么问,她都不开口,只是一个劲流眼泪。

    “你这是在找死!”方萌咬着牙说了一句,忍着身上的疼痛站起来进了屋。

    今天来的这帮人显然与她的“继父”不是一拨人,继父图的是色,而这帮人明显纯粹为了钱。

    方萌的老妈比较好赌,这次为了还债,肯定是又把旧业重新抄起来,偷偷跟人去赌了钱。

    而“继父”那边也在满世界找她,不仅因为老妈欠了他钱,还因为老妈跟他玩了仙人跳,用假身份证跟他登了记。

    小熙在里屋哭得全身都哆嗦,方萌搂着她哄了好半天,小妮子才慢慢平静下来。

    方萌只觉得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哄完了小熙,她又回到客厅,老妈还坐在地上,她走过去看了看老妈受伤的手。

    皮开肉绽的,大概是被人用椅子腿砸的,雪糊糊的一大片,有没有伤到骨头看不出来。

    方萌闭了闭眼,让自己平静下来,先带着小熙和老妈一块儿送她们去了医院,再打车把小熙送去了奶奶家里。

    奶奶一看小熙的样子,就知道出了事,拉着方萌问话。

    “我不知道,”方萌说,“她什么也没说,最近不要让她再把小熙接过去了。”

    “她又去赌了吧,”奶奶皱着眉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方萌没再说别的,离开了奶奶家。

    方萌奶奶一个人孤零零住着,心脏也不好,她怕说多了老人家上气。

    走在路上才感觉全身都在疼,之前没留意,现在才发现嘴角都破了,嘴里有隐隐腥咸的味道,身上就更不用说了,走路都跟被棍子砸着走的似的,每一步都扯着疼。

    她不知道老妈这样下去能撑到哪一步,但老妈除了她估计已经找不到其他能帮她忙的人。

    也没人会帮她。

    可自己又能怎么帮?

    如果不管她,老妈若是出了事......自己会不会也有麻烦?

    这事方萌压在心里没有声张,至于老妈,她肯定又要换地方了。

    事情就这样暂时平息。

    ......

    转眼又到了周末,灵猴版特洛伊大战开战在即,孟小贝几乎是被陈燃一刻不停的催着回了南都。

    十二月,公司已经进入全面运营状态,各个项目组忙的不亦乐乎,陈燃每天盯项目进度,与叔叔陈锦山为全公司解决疑难问题。

    大哥陈涣则与他达成了暂时的妥协,孟小贝问过陈燃,陈燃的回答是,承诺还给他部分股权,但必须在自己搞定了格伦之后。

    “陈涣不可能不接受,”陈燃说,“现在我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陈锦山回来直接导致了另一个结果,陈涣的全面认输。

    陈锦山不求名也不求财,最后一心一意支持陈燃的事业,陈涣还能拿什么跟陈燃斗?

    如果陈锦山不在家,陈涣还有少许希望与陈燃争一争,毕竟对影立方的控制权,直接体现在了对孟小贝的控制权上。

    孟小贝拥有核心科学技术,而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控制住孟小贝就相当于控制了所有的生产力。

    现在更大的大能来了,他有心想要拆散陈燃与孟小贝,却根本拆不动陈锦山与陈燃的关系。

    陈涣现在在家里简直是孤掌难鸣、孑然而立、形影相吊,最后不得不服输,接受了陈燃的和解方案,预备接下来等待机会,另行反扑。

    何秋琳在水榭花都呆腻了以后就搬出去了,打算去本市的一位藏友(古玩收藏爱好者)家里住几天,连地址也不留给他们。

    陈燃现在已经不敢问她打算嫁给自己哥哥还是叔叔,问了也是尴尬,偏心哪一个都不好。

    经过几次的接触,孟小贝对陈锦山的陌生感渐渐消除,陈锦山的存在出乎意料地和谐,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作为顶级程序员之间的共鸣。

    陈锦山只要闭上那张随口就挖苦人的嘴,孟小贝就非常地欣赏他,甚至令陈燃都对此感到吃醋。

    “孟总,能预支点钱给我吗?”陈涣朝孟小贝说。

    在公司里,陈涣孤掌难鸣,找陈燃要钱肯定比登天还难,找陈锦山更加想都不要想。

    找李博豪倒是还有点希望,但是这家伙贼精贼精,跟陈燃是穿一个裤裆的,表面上可以对你说的天花乱坠很好听,实际上可以让你伤透脑筋。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到孟小贝这里来卖个惨了。

    “陈总才给了你五百,”孟小贝正在沙发上坐着测试他的灵猴,难以置信道,“这就花完了?你都拿钱去干了啥?”

    陈涣正色道:“我想向何秋琳求婚,你帮我从阿燃那儿弄八百过来,我给一百回扣,这样的话我办婚礼的钱也有了。”

    孟小贝抬头看了他一眼,皱起眉头:“营销经理,你没病吧,我帮你从我自己兜里拿钱,还要吃你的回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