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字:
关灯 护眼
书本网 > 贞观小财神 > 第二章 债主盈门

第二章 债主盈门

  第二章 债主盈门 (第1/2页)
  
  朱雀大街以西,第一街,毗邻皇城的善和坊,正是达官贵人聚集的风水宝地。
  
  李治的宅院在这里,沈安的家也在这里,不同的是,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大王,一个只是九品下的末流小官。
  
  善和坊和皇城联系紧密,这里有一口御井,水质清澈甘甜,在长安城里是首屈一指的良好水源。
  
  武德年间,李渊亲自下令,将此井定为皇宫的指定饮用水,号为御井。
  
  沈安的父亲沈全,就是看守御井的都水谒者,隶属都水监。
  
  就在半个月前,沈全因为还不上高利贷,投湖自尽。这份差事,才轮到了沈安的脑袋上。
  
  朝廷无意再征召新的官员任职,就让沈安继续看守御井,不过,他现在并不算是正经的在册官员,只是有个官籍而已。
  
  梁公公的话,可谓是当头棒喝,打的沈安辨不清东南西北,那些混乱的记忆也渐渐的对上了号。
  
  眼前的这扇门,既熟悉又陌生,他轻轻推开,一片三进的小院,就呈现在他的眼前。
  
  “呃……呃……”
  
  正屋那边,竟然传出了呻吟之声,难不成,他这穷光蛋的家里,还有别人?
  
  沈安快步冲了进去,但见屋内地板上,赫然出现一个女孩的身影,她正艰难的向门口爬,可惜体力不支,根本挪动不了,那痛苦的呻吟声,就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郎君,你总算是回来了!”
  
  “回来了!”
  
  趴在地上的女孩,正是沈安唯一的婢女,芙蓉。
  
  饥饿让她小巧的脸颊,泛着蜡黄,她艰难的抬起头,眼神透着绝望。
  
  “郎君,芙蓉怕是要不好了!”
  
  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归回原位,父亲沈全欠下大笔高利贷,就连房产也即将被牙侩收走。
  
  原本就体弱多病的沈安,拖着病体,操办了丧事,辛辛苦苦半个月,终于耗尽了他最后一点血气。
  
  自此之后,他就一病不起,芙蓉费尽心力的伺候他,却也没法让他康复,缺医少药,沈安的病情更加严重。
  
  代表钱柜的牙侩,曾经来看过几次,他原本想立刻就收回院落,把沈安赶出家门,看到沈安奄奄一息的样子,便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只等着他死利索了,再来收账。
  
  就在今天,沈安突然回光返照,可以下床走动,他浑浑噩噩的在院子里晃荡,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晋王的宅院,正巧被李治砸了个正着。而现代的沈安,则是被高空抛下的烟灰缸砸中后脑,不幸殒命的。
  
  一想到这些糟心事,沈安的后脑勺就突突的疼,也不知是不是被砸的后遗症。
  
  没空再耽搁,他抬起芙蓉的臂膀,将她打横抱起,放回到床铺上,床上的衾被薄的像纸,沈安把能找到的御寒之物都拿了出来,给她盖上。
  
  芙蓉已经瘦得不成样子,若是再没有粮食,也就是这一半天的事了,看着她孱弱的样子,沈安懊悔不已。
  
  刚才若不是自己在李治面前装X,芙蓉早就可以吃一顿饱饭了,何至于如此!
  
  装X遭雷劈啊!
  
  他内心焦灼不安,在房里不停的踱步。根据他的记忆,他们已经断炊两天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盗墓笔记 末世召唤狂潮 巫师:从骑士呼吸法开始肝经验 今夜不设防 余年 紫气仙朝 潮湿夏夜 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