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网游竞技 > 从NPC到魔教教主 > 第90章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夜色寂静,路桥镇老字号裁缝铺。

    曹金彪看左右无人,翻身跃入铺子后院,猫着步走到主屋卧房。

    “开门!”曹金彪低声道。

    房门顿开!

    枯瘦老者眯着眼持刀站在门旁。

    看到曹金彪,老者面色一惊,探头看了一眼门外,一把将他拉来,然后将房门关紧,转身急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平素里,都是曹金彪手下的探子同他联络。

    现在大半夜的,曹金彪又是翻墙而入,必然发生了紧急情况。

    曹金彪叹了口气,“尹家完了,除了我带着尹百川的小儿子和十多个护卫杀出来,尹家几乎全族尽灭,连尸体都被运去荆州了。”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

    江陵城折腾了半宿,尹家被灭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江陵!

    不出意外的话,明日便会传遍整个荆南道。

    老者也惊住了,“什么?真是他尹百川做的?”

    曹金彪沉思后说道:“时间虽然不太对,但他是先天武者,也并非没有机会。”

    说着,曹金彪抬头看向老者,继续道:“如果阁里要彻查这件事的话,或许可以从青山镇车行入手……”

    老者摇头叹道:“青山车行?尹百川身死,他们对莫家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你觉得莫家会留下他们?我路桥镇三百守军,就埋在外面的乱葬岗上!

    那些士兵的家里,担心莫家再行牵连,甚至都不敢给他们迁坟!”

    曹金彪眉头大皱,不满道:“他莫家嚣张跋扈、目无王法,做下的恶事,罄竹难书,朝廷难道就放任不管吗?”

    老者瞪了他一眼,“这种话是你能说的吗?”

    曹金彪苦笑着摇了摇头。

    “顾家调查结果如何了?”老者又道。

    提起顾家,曹金彪脸色更是复杂,眼中还透着几缕茫然,无奈道:“顾雁枫行事嚣张,心狠手辣,做事几乎不计后果!关于他的调查报告,我已经交了不止一份上去,你们到底还要让我调查什么?”

    老者道:“让你查!你就查!原因也是你能问的?”

    曹金彪愤愤道:“可是我的掩护身份是尹家管事? 尹百川被谋逆罪钉死? 我已经成了逃犯,现在让我回江陵查顾雁枫? 那不是让我送死吗?”

    老者思忖片刻? 忽然道:“你之前在调查中说,他和神策高天行走的近?”

    曹金彪点头? “谈不上走的近,更多的还是利益关系。”

    老者起身走到床边? 从床下暗盒里取出一张人皮面具递给曹金彪? 严肃道:“把所有痕迹清理掉,换上这个去神策军找高天行,接下来,你就跟在他身边等候命令? 至于你的小组? 继续盯住顾雁枫!”

    曹金彪接过人皮面具,复杂道:“将所有痕迹都清理掉?”

    老者冷笑道:“怎么?你难道要带着逃犯的身份招摇过市吗?若不是时间紧迫,你的小组对顾雁枫了解最深,换了别人过来,又很难在短时间内展开调查的话!

    以你现在的状态? 早就该回阁内受罚了!

    怎么?

    在尹家当了这么多年的管事,还真把自己当成尹家人了?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如果你因为大意而暴露? 别怪我亲手执行家法!”

    “我知道怎么做。”曹金彪僵硬地点头。

    老者摆手,“行了? 去送他们上路吧。”

    曹金彪推门翻墙而走。

    ……

    连续数日,顾雁枫都在家中练功。

    刀堂内? 刀影翻飞!

    ……

    “【阎王生死判】提升? 当前境界:小成。”

    ……

    “【杀神一刀斩】提升? 当前境界:大成。”

    ……

    “【虬龙刀法】提升,当前境界:圆满。”

    “【柳家刀法】提升,当前境界:圆满。”

    ……

    在顾雁枫将【阎王生死判】修炼到小成后。

    连续的系统提示音响起。

    【阎王生死判】下面一连串的武学,都跟着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果然如此!”顾雁枫笑着收刀而立。

    一法通,百法通!

    他这几日都在直接修炼【阎王生死判】。

    多日的实验已经证明。

    无论是直接修炼【阎王生死判】,还是先修炼其它被融合的武学。

    顾雁枫对武学掌握都没差!

    选择修炼低阶武学,会因为低阶武学是融合后的高阶武学的根基,同样将高阶武学的境界提升;直接修炼高阶武学,也会触类旁通的掌握被融合之前的低阶武学。

    毕竟二者本身就是同根同源!

    至于修炼的难度?

    顾雁枫想到他前世练刀时的感受,无论融合后的四阶武学,还是他前世学过的其它四阶武学,在这方面给他的感受都是一样的。

    换言之,顾雁枫若是将【阎王生死判】传给顾寒。

    顾寒直接修炼这一招的难度,其实和顾雁枫现在没有任何差别!若是顾寒将这一招修炼至圆满,等他得到【杀神一刀斩】的刀谱,也将会以极其惊人的速度迅速掌握!

    这两种修炼方式。

    无非就是正向推演和逆向推演。

    可是修炼武学最难的地方,在于对武道的理解,有人空得高阶武学,却参不透其中精要。就像前世那些名门大派,会先以基础武学教导弟子,掌握后再教中高阶武学,直至门派绝学!

    不直接教他们高阶武学,固然有留一手的意思在里面。

    可是这世上,大多是平庸之辈,没有任何基础,直接修炼高阶武学,他们也得能练的懂才行!

    若是悟不透武学强行修炼,说不定就练得似是而非了。

    不是所有人都像顾雁枫一样。

    他是有系统加成!

    当然,那些天赋卓绝的天才们除外。

    而且和这个世界的土著相比,未来的玩家们也有武学上的限制。

    虽然他们是直接学习技能,可是研修高阶武学,往往也需要前置技能作铺垫。比如修炼五阶刀法【雪飘人间】,就必须要把前置技能【杀神一刀斩】修炼至圆满!

    “万变不离其宗,这是算化繁为简,还是返璞归真呢?”顾雁枫收刀入鞘,起身离开刀堂,这问题有些深奥,还是不多费这个脑筋了!

    路过传武堂,顾寒等人正抱拳看着场中的战况。

    顾雁枫在院门口驻足。

    有之前的底子在,燕初晴的徽山剑法,已经用得炉火纯青。

    以顾雁枫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燕初晴的徽山剑法已经濒临圆满!

    可惜,这剑法品阶太低!

    燕初晴也只能在刘震宇和众精锐的围攻下勉力坚持,不说击败刘震宇,最多也能做到不再受伤,并且控制着不让护卫受伤。

    短短几日,成长至此,燕初晴的剑道天赋必然不低!

    看着拼命修炼的燕初晴,顾雁枫不禁摸了摸刀柄,心下感慨,“不知道杀了她会爆出什么品阶的剑道天赋呢?”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罢了,燕初晴于他还有大用。

    不过嘛……

    顾雁枫目光流转。

    江湖上各大顶级门派传承甚久。

    针对普通人的天赋,门中自有一套测试法。而且很多的门派收徒,更是请来老一辈强者坐镇,不图别的,图的就是这些老前辈的眼力!

    他们招收的弟子,基本都是精益求精!

    顾雁枫心思浮动,日后若是有机会,定要宰几个大派弟子试试。

    正想着,燕初晴被一名凝气境的小头目从背后偷袭,一刀劈在背上,踉跄着跪倒在地。

    “行了行了,今天的修炼到此结……呃,家主!”刘震宇正要遣散众护卫,看到走向院内的顾雁枫,连忙拱手行礼。

    “家主!”顾寒几人也齐齐行礼。

    顾雁枫随意地摆了摆手。

    燕初晴脸色苍白的拄着剑,背后的伤口也还在流血。

    看到顾雁枫走进来。

    “家主。”燕初晴也向旁人一样行礼。

    顾雁枫上前将燕初晴扶起,伸手封住她几个流血的大穴,向她体内渡入沈家心法的真气。

    燕初晴背上伤口登时止血。

    苏妙彤也快步行来。

    顾雁枫拍了拍她的肩膀,“去找你师姐敷药,敷完药来传功堂找我。”

    “是!”燕初晴点头。

    苏妙彤向往常一样扶着她离开传武堂。

    顾寒快步上前,低声道:“家主,您刚才在修炼,我就没敢打扰您,府军大营传信,要您明日赶赴大营。”

    “我知道了。”顾雁枫点头走向传功堂。

    顾雁枫没有在传功堂等多久,处理好伤口的燕初晴就赶了过来。

    “家主找我有事?”燕初晴认真地看着顾雁枫。

    燕初晴的性格变化很大,看上去冷静,且沉稳干练了很多。

    顾雁枫盯着她的眼睛,笑道:“我受莫鹰的邀请加入府军,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燕初晴睫毛微颤,低声道:“家主这么做,自然有家主的道理。”

    燕初晴的语气没有丝毫不满,看来经过顾雁枫的教导,她也开始逐渐接受顾雁枫的行事风格了。

    不错,有上进心!

    顾雁枫笑着道:“还记得你刚才怎么受得伤吗?”

    燕初晴答:“后背中刀,未能闪避。”

    顾雁枫笑着拍了一下手,淡淡道:“看,就是这个道理,背后出刀,效率更高!”

    “是,我记住了。”燕初晴认真的点头。

    “这是尹家家传剑法,剿灭尹家后得到的,我对剑法不感兴趣,你拿去修炼吧。”顾雁枫将早已准备好的三阶尹家剑法扔给燕初晴。

    燕初晴接过剑法,还没有翻开武学,便感觉鼻头一酸。

    顾雁枫的恩情。

    她这辈子恐怕都还不清了!

    “谢谢……”燕初晴颤声道。

    “你的谢谢我已经听腻了。”顾雁枫摇了摇头,继续道,“还不如努力修炼来得实际些,至少等你变得更强才能更好的帮我。”

    “家主放心,我会好好修炼的!”燕初晴眼中满是坚毅。

    顾雁枫挥手道:“行了,去那边打坐,我帮你疗伤。”

    燕初晴倒也没什么扭捏。

    沈家真气的疗伤效果极佳,再加背上敷着的极品金疮药。

    燕初晴的伤势。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转。

    足足一个时辰,汗水已经渗透两人的衣衫,不过两人心中都没有任何杂念,顾雁枫这样的无情之人不消说。

    即便燕初晴有什么心思,那也是对顾雁枫的感激。

    身负血海深仇!

    燕初晴早就没有儿女情长的心思。

    伤口已经结上结实的硬痂,燕初晴即便起身用力也皆不受影响。

    既然如此,燕初晴又在传功堂练起了尹家剑法。

    顾雁枫看了一阵。

    燕初晴上手还是很快得,顾雁枫还耐心教导了她一些技穷。

    尽管顾雁枫一再说自己不喜欢剑术,可他毕竟是先天境的武者,眼界开阔,刀法修为也很精湛,自然能给燕初晴提出很多建议。

    燕初晴带着剑谱离开传功堂。

    至于尹家剑法?

    留在顾雁枫手里已无用,何不卖个顺水人情?等燕双行到了,才是燕初晴最具价值的时候!

    燕双行是个英雄,是英雄就注定有很多事不能去做!

    他逼杀莫雄和莫冲,已经让他深陷舆论,对莫家赶尽杀绝,自然不是他的作风,更何况……他还逼出了莫家老祖莫无敌!

    彻底把荆南震翻了天!

    这一世有燕初晴在,顾雁枫说什么也得让燕双行发挥出他最大的作用才是。

    顾雁枫回房休息。

    ……

    与此同时,荆州宇文家。

    宇文敌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宇文灭的书房,急声道:“大哥,顾雁枫那小子,明日会去军营!”

    宇文灭瞥了他一眼,“你想怎么对付他?”

    宇文敌眼珠滴溜一转,试探道:“顾雁枫既然加入府军,他这个新晋校尉,总不能连军中较技都推脱吧?到时候失手把他打成残废,谁能说出个不是?”

    宇文灭听完失望地摇了摇头,冷然道:“做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既然决定出手,就不要那么小家子气!他顾雁枫受任校尉,那也得进了军营,领了印信才算!死在半路上的话,那叫……孤魂野鬼!”

    知道顾雁枫被莫鹰封为府军校尉之后,宇文敌就息了杀他的心思,他提出废了顾雁枫,其实就是心里气不过,还以为大哥会让他不要节外生枝。

    哪知道,他大哥比他还要心狠!

    宇文敌当即抱拳道:“既然大哥允了,那咱们就做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