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玄幻小说 > 玄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二女挟持
    东方凤预感到情况不妙,走进一看发现父亲已经病入膏肓,仅剩一口气的样子,床下的盆里有一大堆咳出的血。

    东方凤大急,她早上出去的时候,还看到父亲精神健硕,转眼之间就糟糕成这样,于是跪在东方衍床头大哭: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药剂大赛之后,东方凤这里积二十二分,远高于东方令幕下的炼药师,东方衍本以为东方凤获得族长之位的胜券在握,没曾想好景不长。

    东方荡率整个家族之力,已经找到了提高那枚半成品紫丹成色方法,这意味着炼丹大会上,东方凤恐怕要全盘皆输。

    当东方衍听到这个不利的消息后,他的病情又变得恶化起来。

    望着跪在床前哭泣的女儿,东方衍对屋里的其他人说:“你们先下去,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和凤儿聊聊。”

    于是屋里的其他人,包括一些有头有脸家族中人都退了出去。

    燕翰也跟着人群走出去,不过他回头又深深地观察了一下东方衍的状况。

    东方衍的病情似曾相识,头发稀稀落落,面色苍白,体内灵力被抽空的样子,让燕翰不由地想起在岱舆宗碰到哑女的样子。

    哑女当时同样有类似的状态,但东方衍的情况更加严重。

    当人都走了之后,东方衍对东方凤缓缓地说:

    “自你哥哥走了后,我的身体每况愈下,我纠结于对东方令的怨恨,想让你做族长的接班人,这样我也算为你死去的哥哥出口恶气。

    我将以前靠得住的老属下都秘密调动起来,日夜淬炼那枚未成形的紫丹,后来又请来西山谷风少谷主前来协助。

    药剂大赛你没有丢分,我非常欣慰,本以为胜券在握,哪想到以前与我打拼多年的家族炼丹大师突然对我说,我的那枚半成品紫丹是一颗死丹,永远都不可能增加成色。

    更令我失望的是,他倒戈投靠到东方荡那里,助他们将另一颗未成形的紫丹增加了成色,我的最后一个筹码已经落空,因而我们已经不可能拿到族长的继承权。

    让我遗憾的是,我死后无法给你留下什么。你可以继续回神宵派过与世无争的生活,也可以留在东方家。我已经与大长老沟通过了,他向我承诺,只要他还活着,就没有人敢欺负你…”

    东方凤听着泪如雨下。

    东方衍无声地叹了口气,又说:“刚才走进来那个年轻人,就是炼药大赛的那个小伙子吗?”

    东方凤点了点头。

    “给他些钱,让他走吧!你常在我身边提起他,我想你已经对他产生了少许的好感。

    但即便他再有天分,却毕竟是个烟鬼。刚才他干瘦干瘦的样子,我实在没有什么好印象,我不想我的女儿与他这样的人来往。”

    东方凤没有吭声。之后东方衍简单地回忆感慨了他这传奇的一生,便闭上眼睛让东方凤也离开了。

    东方凤出去之后,发现燕翰在门口等他。于是收敛了一下难过的神色,对燕翰说:“随我去取金票!”

    “好嘞!”

    这是燕翰听到的最爽快动听的话。

    东方凤内心有气,突然站住脚对燕翰说:“难道你眼里真的就只有钱吗?我今天这样难过,你连一点都没想过安慰我吗!”

    燕翰一愣,不曾想东方凤会突然发火,他自己也的确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支支吾吾:“其实我也有个事情要对你说,是关于你爹的病情。”

    “你现在要安慰我已经晚了!”

    “我这个人从来就不懂安慰,我想说的是你爹的病情或许还有得救。”

    东方凤凝视着燕翰,“这就是你的安慰,你的烟鬼思路吗?

    因为父亲的病,家族已经请遍了整个方仙大陆的医术大师,没有人能挽救他的性命!

    虽然你有过人之处,但你不可以拿这种事情开我玩笑,哄骗我!”

    燕翰也怒了,“对,我是烟鬼!我自以为是!从来没指望有人瞧得起我!就当我刚才胡说八道!

    就当我什么也没说!现在赶快领我去拿钱!我走之后,你我互不相欠!”燕翰彻底被惹毛了。

    突然,东方凤佩剑出鞘,架在了燕翰脖子上,冷冷地说:“我父亲的病怎样才能治?”

    燕翰立刻吓得弯了腿肚子,“这…这是求人治病的方式吗?这是对待一名伟大的医师应当的礼术嘛?”

    “少废话!我若是知道你在寻我开心,我就杀了你!”

    燕翰无奈,只好认真地说:“你父亲有可能被人施展了夺灵大法!现在病情已经危在旦夕,你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夺灵大法?魔宗的秘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你怎么知道岱舆宗的夺灵大法?”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现在是救命要紧!”

    “我应该怎么做?”

    “你父亲身边所有亲近的人,经常接触的人,全部禁止他们再靠近你的父亲。由你亲自指派最信得过的人照看他。

    另外我今天马上去调整一味猛药,来止住你父亲的病情继续恶化。”

    “我父亲身边的人都是一些长老,长辈,和父亲交情非常深,另外还有几个父亲信得过的大夫和照看父亲起居的奴仆。这些人怎么可能害父亲?”

    “说你涉世太浅,你还不信,你太单纯了!

    想救你的父亲就立刻照我的法子去做!立刻让人带我去抓药!”燕翰不耐烦地大声嚷嚷。

    燕翰的话给东方凤一丝希望,她其实从心里是信赖燕翰的,只不过不愿意表现出来罢了。

    东方凤于是听从了安排,以族长女儿和神宵高等方士的身份,把一些不相关的人全部从父亲的房间里请了出去。然后把炼丹房的风萍静邀请过来照看父亲。

    风萍静此时异常疲惫,她在炼丹房里已经连续忙碌了很多天了。

    她一直在协助东方衍手下的炼丹师们,催炼那枚未成形的紫丹,即便被告知那是一枚死丹,她与其他炼丹师依然没有放弃,可惜奇迹最终没有发生。

    “你就这么听信那个烟鬼?”风萍静一进门,就风尘仆仆地说。

    “我愿意信他一次,还请静儿帮忙看护好我的父亲。因为在家族里,我真的没有可信任的人。”

    “好,我就听姑姑的!对了,那个烟鬼哪里去了?我要见见他!”

    “他去药剂堂弄几味药,弄好之后就会回来。”

    风萍静于是点了点头,她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油嘴滑舌的烟鬼,竟然让这位美丽姑姑起了一点芳心。

    东方凤看着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父亲,内心沉重,泪光始终在眼睛中打转。

    过了一会,燕翰弄好汤药被一个仆人领到东方衍的房间。

    他见到东方凤,说:“快把你爹扶起来,我要立刻给他喂药!”

    东方凤于是照做。

    燕翰把一整罐像浆糊一样恶心的东西,喂进东方衍的肚子里,总算舒了一口气。

    “要是再耽误两天,恐怕连阎王老子也救不了你爹的命!”  燕翰一边说着,一边又掏出腰间的葫芦,吸了起来。

    燕翰这时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一个人,而且自始至终在盯着自己。

    燕翰回头一望,惊得差点跳起来,没想到她竟然是风萍静!

    燕翰强镇定思绪,微笑着说:“姑娘怎么一直在盯着我,我们很熟嘛?”

    “不是很熟,一般般。”

    风萍静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燕翰的身上,看得燕翰浑身发毛。

    风萍静的话连东方凤听得都莫名其妙,于是说:

    “静儿,我忘记给你介绍了,他就是我说的牛力。

    牛先生,这位是西山谷的少谷主风萍静。”

    “西山谷?喔…我好像听说过那里,那是个好地方!”燕翰赶忙掩盖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

    “你不是落神城的人吗?难道对西山谷仅仅是听过吗?”

    “落神城?我有说过吗?喔!对,对,我的确是落神城的人!”燕翰知道知道有点穿帮,手心都是汗。

    “你的眼睛能不能看着我说话!”风萍静突然命令道。

    燕翰不停地抓耳朵,“姑娘这个要求还真特别,难道每个人说话都要对视着吗?其实我比较喜欢看着地面说话。”

    东方凤看出风萍静有些不对,于是问:“静儿,怎么了?”

    “燕翰…”

    风萍静突然欺身来到燕翰跟前,“你还要演戏演到什么程度!”

    “姑娘认错人了吧!”燕翰露出惊讶的表情,依然不想承认。

    “啪”的一声,

    燕翰被风萍静扇了一个嘴巴!

    “这一年来,你就这么照顾自己的吗?你对的起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吗!”风萍静说着已经眼带泪光。

    “我是牛力!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

    未等说完,“啪”的一声燕翰又被扇了一巴掌。

    燕翰还要再狡辩,结果风萍静一巴掌又扇了过来,不过这次被燕翰一把抓住。

    “风萍静,你这个死婆娘,你有完没完?我现在过得很好,用不着你操心!”燕翰也怒了。

    “你终于肯承认了是吗?燕翰,你看看你自己已经成什么样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对自己就这么不负责任吗!”风萍静说完趴在床头嚎啕大哭起来。

    旁边的东方凤,完全懵掉,她以前就怀疑,牛力就是燕翰。她期望是,又期望不是,后来被燕翰哄骗得打消了怀疑。

    没想到他果真是燕翰!

    燕翰握住风萍静的手放了下来,他抚摸了一下风萍静的发梢说:“其实我现在只想过几天安静的日子,难道我这个要求都奢侈吗?”

    “燕翰,我不想听!你患了毒瘾,是你自己不想解脱,你现在是在自暴自弃!”

    燕翰一听,没来由地又一阵烦躁。“我该走了!药方在桌子上,你们每天给族长喂食一次就行了!”

    “我不会放你走的!”

    “风萍静,你无权限制我的自由!”

    燕翰说完之后,觉得也没什么底气,风萍静现在勾勾指头,就能让自己倒下。于是燕翰冲着东方凤望了一眼,“帮你爹治病,我也不要什么酬劳了,你放我安全离开就可以!”

    东方凤没有说话,而是走到燕翰跟前,冷冷地凝视着他,燕翰胆怯地往后退了一步。

    结果东方凤突然也给燕翰了一巴掌,而且比风萍静还狠。

    “喂!你干嘛打人?”燕翰捂着半边脸,很无辜地望着东方凤。

    “你一直欺骗我!还让我当着你的面说出那么多内心话!你觉得很好玩是吧?”

    燕翰无言以对,“好!今天就当我没来过,无缘无故被两个臭婆娘打!”

    “姑姑,别放他走!”风萍静哽咽着说。

    “放心吧,他走不了的!”东方凤的剑已经横在门边。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黑灯瞎火,要强抢民男!”燕翰被两人实在逼疯,竟然说出这么滑稽的话来。

    “是!”

    二女异口同声。

    在一旁哽咽着的风萍静突然噗嗤一笑,收敛起伤心的情绪。

    “燕翰小兄弟,你的可爱度还真是不减呢!”

    她走过去,揪着燕翰的耳朵,拖到床边,“你给我老实得坐着,说说这一年来,你都干了些什么?”

    “大姐,你能不能斯文点!”

    “对你这个油腔滑调的鬼东西,还用得着斯文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