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玄幻小说 > 奇门圣尊 > 第二百五十二章 仓澜州宋家
    云风分身一已经用神识将外婆视神经扫描了一遍,发现外婆的视神经坏死三分之一,由于气血滋养不足,变得如干枯的秋草一般失去了传导作用,导致无法视物。

    云风分身一还意外发现,外婆竟然不会武功,难怪没有运用气血滋养神经。

    不过,就外婆这种情况,对于云风分身一来说,并非难事。

    先用神力为外婆滋养筋脉,然后用微弱的雷浆电液清除尚未彻底坏死的神经纤维,激活神经的传导作用,最后用神级丹药修补和恢复筋脉及神经的作用。

    “好的,外婆,你想听外孙说什么呢?”

    云风一边握住外婆的手给她输入神力,一边询问外婆。

    “只要是你的故事,外婆都想听。”

    云风点点头,便将自己三岁之前不会说话,五岁之前不会走路,十五岁之前无法修炼,刚可以修炼又遇上生死大劫之事说了一遍。

    说到遭遇曹现的痛殴而差点死去时,外婆又流下泪来:

    “乖孙,你受苦了,是什么人,将你打成那样?你别怕,我叫你外公给你报仇。”

    “妈,你知道你外孙现在是什么人物吗?”

    宋紫霄在一边大声说道,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外婆一顿,狐疑地问道:

    “什么人?”

    “你外孙已经是玄龙皇朝大名鼎鼎的辅国公了!”

    “这么厉害?我外孙出息了?不再是废物了?”

    “是的,他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了。”

    “哈哈,好啊!好啊!真是老天开眼,让我外孙出人头地。打你那个人呢?现在怎么样了?”

    外婆红光满面,精神爽朗,眼睛开始变得有光彩了。

    云风一面用一丝雷浆电液刺激尚未坏死的神经纤维,一面答道:

    “被我揍了一顿。”

    “打得好!谁敢欺负我外孙,一定要给我打回来!”

    “咦?我怎么能够看得见了?”

    外婆眼睛亮亮的,一眨不眨地看着的云风,既有惊喜,又有慈祥:

    “好!好!我宋家的外孙果然是人中龙凤。”

    “妈,你看得见了?”

    宋紫霄也很惊异,以为是母亲因为见到云风太高兴而让眼睛突然视物。

    但宋高吾与宋紫烟却非常清楚,这是云风的治疗结果。

    “哈哈,我真的看得见了!紫霄,快快叫大家来拜见你外甥,他可是娘的福星!”

    其实,宋家绝大部分人早就接到宋高吾的传讯,等候在宋府的大门口。

    只是玄龙大陆皇朝与民间及江湖各行其道,民间之人可以不必参拜官员,参拜之说仅限于官场。

    但对于强者,无论他是官员还是民间人士,都会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云风的修为深不可测,早已超脱出破虚境九重颠峰。

    即便只是分身,也是破虚境九重颠峰的实力,受万人景仰是必然的事。

    但这里是外公外婆家,云风分身一觉得没必要把自己搞得高高在上,将亲情弄得生疏了:

    “外婆,不必如此,咱们先办重要的事,让外孙将你的眼睛彻底治愈。”

    “你还会治眼睛?难怪我说怎么看得见了,原来是你在给外婆治病,外婆真有福气,能拥有你这么有孝心的外孙,真是老天开眼啊!”

    外婆激动非常,又是热泪盈眶。

    云风分身一掏出一粒兰玉回魂丹给外婆喂下,然后输入神力帮外婆炼化:

    “外婆,你现在要控制心神,不要激动,什么也别想,只管像睡觉一样就行。”

    “好,我听乖外孙的。”

    “神级丹药?”

    宋紫霄等识货之人眼睛都瞪圆了。

    刚才见到与父亲同去雷川州的四位长老,包括叔叔宋高清在内,修为全都突破进入了破虚境,这肯定不是巧合,一定与云风有关。

    不说宋紫霄见了眼红,就是宋高吾等人见了,也是眼馋得不得了。

    这可是神级八品丹药!

    给了一个毫无修为的人服用,岂不是浪费么?

    然而,对于云风来说,只要能治好外婆的眼疾,神级丹药用了又如何?

    因此,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管帮外婆炼化丹药,导引归经。

    一炷香过后,云风用神识给外婆检查了一遍,发现视神经已经完全复原,并且外婆的筋脉也被云风的神力打通,稍加修炼,便可在一般情况下自保。

    云风在众目睽睽之下收了神力,然后亲切地对外婆说道:

    “外婆,你现在睁开眼睛试试。”

    外婆虽然已经六十多岁了,但没人能够看得出来已进入花甲,愰眼一看,还以为只有四十来岁,这一睁开眼睛,更是显得年轻。

    “啊,好明亮!我感觉比以前还清楚,乖外孙,外婆谢谢你!”

    外婆一激动,眼泪又流了下来:

    “烟儿过来,让娘好好看看你!这么多年,让你受委曲了。”

    “娘,不用伤心,我们现在都很好,特别是风儿的长大成人,已经弥补了我过去所受的委曲。”

    “老爷,幸好咱们烟儿嫁给了云家小子,这才有了这么孝敬的乖乖外孙,可恨那莫家,居然与我宋家反目成仇,屡次找我宋家麻烦,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

    这时,宋紫霄的长子宋玉刚从仓澜州逐鹿学院回来,听得云风到来,赶紧过来相见:

    “你就是表弟云风?”

    宋玉看着比自己小七岁的云风,完全不敢相信其修为如此之高。

    尽管曾经通过录影晶玉转播,观看过云风在雷川州逐鹿学院擂台挑战赛中的比赛情况,为云风出色的表现暗暗感到吃惊。

    现在猛然见到真人,如同做梦一般:

    “你真有那么厉害?我是不是可以向表弟讨教几招?”

    “玉儿,不可放肆!你根本就不是你表弟的对手,你还是省省吧!”

    宋紫霄知道自己的儿子心高气傲,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于是赶紧制止,怕儿子吃亏。

    但自认仓澜州逐鹿学院第一天才的宋玉又岂肯就此不战而认输?

    “父亲,我与表弟之间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宋玉不高兴父亲在云风面前阻拦自己,觉得有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感觉:

    “表弟,我以仓澜州逐鹿学院内院精英弟子的身份向你发起挑战,希望你不会是银样蜡枪头,像缩头乌龟一样不敢应战。”

    宋高吾十分清楚自己这个孙儿恃才自傲,没有受过挫折,总认为老子天下第一,让云风教训教训他很有必要,于是对云风说道:

    “风儿,你就答应你表哥比试一下吧!不过你最好是将境界压制到与你表哥相同,点到为止即可。”

    “好吧!那我就让表哥见识一下雷川州逐鹿学院内院精英弟子的风采。”

    云风说罢,运用秘法将境界压制在神相境二重小成走到宽阔的院中。

    外婆立马站了起来,告诫道:

    “我是不懂修炼的人,但我希望你们表兄弟之间比划比划就行了,千万不要过火。”

    此时,宋家所有在仓澜州逐鹿学院及分院中学习的学员全都回到了宋家,兴致勃勃地准备观看云风与宋玉的比试。

    他们都曾经观看过雷川州复赛的情况,知道云风是破虚境第一名,也是内院精英弟子排名第一。

    到底是否名符其实,此时正好眼见为实。

    如果云风不压制境界,仅从差距上看,宋玉必输无疑。

    现在二人境界都是神相境二重,而云风还特意压制到比宋玉低一层,他要让宋玉输得心服口服。

    宋玉拔出一柄凡级七品的虎翼刀来,大喝一声:

    “表弟小心,盘破刀第一式盘根错节。”

    宋家引以为傲的便是七十二手盘破刀法,在仓澜州可谓上乘武功。

    其最大的特点便是一盘一破。

    只见宋玉三百六十度大旋转,虎翼刀指左劈右,令人眼花缭乱,瞬间杀到云风面前。

    云风不急不躁,甚至连吞云剑都懒得拔,只是双掌一错,一黑一白两条雷龙便唰地从左右手掌中窜出,“昂”的一声龙吟,便缠向宋玉的虎翼刀。

    “来得好!”

    宋玉虎翼刀一错,又是一声大喝:

    “破军杀将!”

    攸地将虎翼刀一横一划,猛劈雷龙,实是不遗余力,大有一刀劈败云风之势。

    云风见宋玉完全是拼命的打法,也便不再客气,双掌一挥,雷浆电液灌注在雷龙身上,一时间雷鸣电闪,风起云涌,铺天盖地般地罩向宋玉。

    宋玉哪里见过如此阵仗,刀已劈出,去势未尽,来不及收回隔挡,便被雷浆电液组成的雷龙一爪按在胸口,“呯!”的一声向后跌去。

    “嗞!”

    “嘶!”

    围观之人倒吸一口凉气,眼睁睁地看着衣袍焦糊,头发蜷曲的宋玉跌在地上,浑身冒着青烟。

    其实宋玉并未受伤,只是形像太过狼狈。

    “你们……,老爷,快看看,玉儿伤着没有?”

    外婆急得双脚直跳,求救似地看着外公。

    外公并不着急,只是淡淡地道:

    “玉儿没受伤,因为风儿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玉儿不死也残。”

    此时宋玉已经站了起来,一脸的颓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在云风手上走不过三招,就这么狼狈地败下阵来。

    但自己与云风的差距却是显而易见的。

    “表弟,我虽然败了,但我并不服气,我还会找你比试,直到打赢你。”

    宋玉抹了抹脸上的烟灰,又从地上将虎翼刀拾起,头也不回地向宋府外走去。

    “万一你依旧无法打赢我呢?”

    云风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一个犟牛般的表哥,想要问个结果。

    “我会一辈子找你比试。”

    宋玉停下脚步,似乎思考了片刻,然后转过头来,坚定地抛下一句,便飞也似的离开了宋府。

    我勒个去!

    这是要缠死人的节奏!

    云风头都大了,十分后悔答应表哥进行比试,早知如此,输给他又何妨?

    可现在,已经晚了。

    “玉儿,回来!”

    宋紫霄想叫住宋玉,但宋玉却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让他去吧!玉儿从小心比天高,总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经受挫折是长不大的。”

    外公想得坦然,制止了想要去追赶的宋紫霄。

    然后指着宋家一干子弟,严肃地道:

    “你们与云风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想要挑战云风,无异于以卵击石。”

    “想想吧!你们打得过我吗?”

    “连我都不是云风的对手,你们竟然想要挑战他?这和自取其辱有什么区别?”

    “你们唯有沉下心来,潜心修炼,才有机会与云风公平一战。”

    云风的小姨宋紫琪本也想切磋一下,听得大伯如此说,也就打消了念头。

    毕竟自己是长辈,长辈得有长辈的矜持。

    。手机版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