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玄幻小说 > 无墟极道 > 879黑龙神——君蓑(一)
    帝钧在易峥的面前说出这句话,自然是表达了他们这不可撼动的决心。其实也不用这么表现,就算没有这句话,易峥也丝毫不怀疑他们的决心。

    “人族之皇大驾光临我兽族,真是有失远迎。”

    帝钧微微一笑,他没有丝毫需要惧怕的地方,不要说就算是自己易峥都没有办法拿下,身边还有一个刚晋升的帝者还有一名活了十七万年之久的深不可测的黑龙神,易峥没有胜算,一丝一毫都没有。

    但他也知道为何人族之皇会出现在这里。

    “人皇,你来到这里不会是为了刺杀一个人,我想你应该知道,不论你的能力有多强,这里毕竟是兽族,你身为一族之皇不可能亲自来以身犯险。所以你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是要摧毁我们追踪你们人族小辈的法器吧。”

    话音刚落,帝钧便是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类似罗盘一样的东西,易峥看的也是眉头一皱,但是他并没有选择直接动手,距离还拉的太长,没有任何的机会。

    但事实上,帝钧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对于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他都已经牢牢的把控住了,对于人族方面的举动,他也是了如指掌!

    “但此等器物非毁灭性的武器方能摧毁,而需要做到这一点,你人族并没有任何一件器物能够胜任,所以说,你一定带来了一件邪兵。”

    “相传在数千年前,人族发生了一起惊世骇俗的死亡事件,导致了你人族多少年轻一辈死在了那里,我猜也正是和这邪兵有关,你说是吧。”

    听到这里,易峥全身的力量此刻都是凝聚于右手之上,如深渊一般沉重的力量如火山一般喷发而出!他向前跨出一步,暗红色的光芒如一只咆哮的巨龙一般喷吐而出,直指帝钧!

    但他却只是冷笑了一声,不闪不避,只在刹那之间,忽然听到一道清脆的响声传来!

    咔——

    只见到一道黑芒闪过,在旁的君蓑自然不可能看着易峥直接刺向帝钧,他毕竟是兽族之王,虽然自己已经不想管兽族的事情,但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领导者死去。

    而且,要阻挡下这一击,对他而言,实在不算是什么难事。

    完全无法捕捉的速度,只有一个漆黑的影子居然在易峥的侧面出现,他心中都是一寒,正准备接下君蓑的一击的时候,却只听到了一道清脆的响声。

    他敢直接冲向前,一是因为情况危急,已然没有其他的选择。二是他也想要赌一把,赌君蓑不会直接攻击他取他的性命,他已经讲过不想管这个时候的事情,所以只会保住帝钧的性命,但这点根本无法确定,所以只能赌。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一幕,着实是令他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就像是一把漆黑的长刀从上往下切过,又像是水墨泼洒而出,手中的鬼渊应声而断,前方的剑头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劈断了?!”

    饶是这里境界最高的星弧也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在易峥手上的那是什么?那是可以和圣器齐名的邪兵,不论是锋利程度或者是硬度,都绝对和圣器别无二致,而在他们的眼前,君蓑居然直接将邪兵硬生生的徒手劈断了!

    虽然说黑龙的肉体举世无双,但也绝对没有夸张到可以徒手直接劈断邪兵的地步。世人讲黑龙大成之后,可以徒手硬撼圣器也只是谈笑而已,这个君蓑到底现在有多强,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想象出来的。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君蓑已经比任何一个历史上有名的大帝来的更强,毫无疑问。

    但即使是内心极为的惊骇,惊骇到已经有恐惧感直接麻痹了他的身躯,易峥还是强咬着牙硬生生的用脑中没有被恐惧压塌的最后的一丝理智去控制着前方的那已经被折断的剑头。

    咻——

    庆幸的是,他成功了。

    人皇的意志力,不敢说比起人族所有人都来得更强,但本来他就是临危受命,在哥哥死去的时候接管了这个已经是生死存亡之际的人族,顶着如山一般沉重的压力一步步的实行自己的计划,为下一代的人争取一些宝贵的成长的时间。

    易峥不敢说对人族多有恩德,但他的确为人族牺牲很多。这本就不是他的责任,但他也已经尽心尽力的做到了自己的最好,这最后的一个步骤,由他亲自完成的一个步骤,既然是自己所做的东西,那他必然要竭尽全力!

    那剑头划过一道黑色的弧线,在帝钧那惊讶的神色之中直接射中了他手上的那个罗盘。只听得咔的一声响,刺目的红光闪烁,数秒之后,帝钧手上的那个罗盘应声而碎,帝钧惊讶的望着底下那一堆已经是碎裂的零件,嘴角却是微微的上扬了。

    就在这个时候,被邪兵“封印着”的那些怨灵,直接通过那折断的口子疯狂的涌出!这深重的怨念即使是星弧都是感到一阵的心寒,她正欲出手,这些怨念虽强,但还没有到对付不了的程度。

    但只听得又一道破空声响起,君蓑的脸色古井无波,只是对着那汹涌的漩涡一样的血色气流打出了一拳,砰的一声之后,一切就又回到了平静,什么邪祟什么怨灵都是在刹那之间烟消云散,云淡风轻。

    黑龙族一拳可裂山断海,这绝非是虚名。但即使是没有实体的积攒的怨灵,都是在君蓑的一拳之下化为了飞灰。

    鬼渊,这把对人族曾经造成过惨重的影响的邪兵,就在君蓑的一劈一拳之下化成了两块废铁。

    邪兵的力量来源并不是圣器的那种来源于天地的力量,而是内部所蕴含的那种邪念,邪念越多,时间积累的越长便是越强,如果这两者都失去了,那邪兵也不过就是一段废铁而已。

    “虽然人族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但我对于你们人族的某些人,一向都是敬而远之。不论在哪个时代,哪个地方,每个种族都会有那么少部分的人拥有智慧,拥有令人惧怕的能力。”

    “兽族当年也一样,但获胜的前提从来都不是这一小部分的人。而是民心所向,数万年前你们人族上下一心,颠覆了我们的统治,但现在,你们再难聚合成一个整体,反观我们,现在才是全民一心。”

    “你做的很好,但可惜,终究还是进入了我们的陷阱之中。”

    易峥此刻被一股极强的力量压在地上根本起不来,但是听到帝钧的这样一席话,还是不禁内心一沉。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似乎没有必要装模作样了。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追踪的器物,刚才的那个指针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它其实远远达不到那样的层次。老龙神逝去的时候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东西。”

    “那个消息是你散步出去的?”

    “是。”

    帝钧作为下一任龙神,虽然实力远远不及老龙神,但他所想的东西要更加的深远,他要为兽族谋得更多。

    人族的人,必然已经不可能通过什么方法能够在正面战场之上战胜现在的兽族,所以帝钧料定,他们会做的一定就是保存未来,就和当初的他们一样,挑选一些特定的孩子让他们能够活下来最后谋得东山再起,所以这样的一个东西,一定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

    “虽然说是收复土地,这对于兽族的人民而言已经是一个无法抗拒的理由。但他们还少了一丝的愤怒,兽族人有血性,愤怒会令他们的能力更为的强大,而且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战争借口,至少不是突袭的战争。”

    “你会说人族有刺客是吗?!”

    “是的。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因为你们刺杀的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统治着兽族的龙神,这等于是在公然挑衅整个兽族。底下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会气愤,这更像是一个引火线,能够点燃他们的愤怒。”

    “而且,能够来到这里摧毁那个装置的人不敢说有多少个,但一定是人族的中流砥柱,我们可以除掉一个大患,何乐而不为呢?”

    易峥紧咬着牙关,原来人族这么多年的准备,全部都是中了帝钧的圈套,现在也可以说,那些死去的人,人族为了这件事情能够成功所付出了一切努力,都是化为了泡影。

    但这个计谋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即使是假的,人族也一定要有所举措,无论这个器物到底存不存在,即使它只有百分之一的概率是存在的,人族也一定要冒一个风险,因为万一的存在,就是一万的概率被灭族。

    他们别无选择,也唯有坚信这样的东西存在。而且这是龙神留下的东西,作为一个大帝的老龙神,也的确有可能留下这样一个东西。

    “而且,现在你需要担心的不是他们的将来,而是他们能不能活着从那祸乱宇之中出来。”

    “你什么意思?”

    “祖龙已现,他会引导着我兽族走向荣光!”

    。。。。。。

    “是你放他进来的吧。”

    星弧的脸色突然一变,黑龙神已经不在旁边,但他依旧淡然的讲出了这一句话,星弧自然不得不佩服他的胆识。

    “人皇不可能深入到这里,不要说他们两个的那一关,深入兽族如此之久居然没有一点的情报都证明了他在一个人的庇护之下,而有这个权利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你了。”

    “我并不是要兴师问罪,只是想要知道,你身为兽族的一份子,帮助他的理由何在。”

    “我是兽族人,但是人族对我的恩德要远远胜于你们!”

    帝钧盯着她数秒,最后淡淡的一笑:

    “你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我作为一族之王,不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龙族绝对不畏惧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只是希望,至少在我这里,兽族是繁荣的,而且像是一家人一样的亲密,都向着同一个目标奋进,如果能够成功,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