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灵异推理 > 超灵气时代 > 第19章:善后
    而此时,趴在地上的虞茹也抬起了头,扑倒了虞源的怀里“爷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之前虞茹头低垂着他们没有注意,只是感应到虞茹受了伤但不致命。可等虞茹抬起头时,三人皆是一惊。

    虞茹的脸不但被刻上了密密麻麻的纹路,而且此时还隐隐的散发着黑气,想必是在伤口里浸入了元灵之力。

    “嘭!”一声巨响传来,神殿的元大师和副校长同时出手挡住了虞源的突然袭击。

    虞源愤怒的看着二人,“你们为什么要挡着我。”

    副校长还好,只是出手抵挡了攻击,而这位神殿的元大师却是把神殿的惩戒之矛对准了自己。大有一副随时准备将自己就地格杀的样子。

    “咳咳,凡事先弄清楚再说嘛。”副校长一副和事佬的样子,打着哈哈。

    而久九和霖鹿依然坐在原地,一动不动,面带微笑的看着三人。

    而此时元大师也认出了久九,惊讶的开口道:“魇之……晏久九,你怎么也在这。”

    虞源心里咯噔一下:“元大师认识她们?”

    而元大师并没有理他,而是向霖鹿问去:“鹿霖梦,这是怎么回事。”

    霖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女的先出手打伤我们的同伴,然后找我单挑被我一枪秒了,就这么简单。”

    而元大师沉吟片刻,直接开口道:“虽然是虞小姐的过错,不过她伤的这么重,就不追究她这次伤人的责任了,我来帮她治疗吧。”

    虞源在一旁顿时傻了眼,但却一句反对的话都不敢说,只得连忙道谢:“那就谢谢元大师宽宏大量了,我回去一定严加管教她。”

    “那就好。”说着,元大师便运转元灵,为虞茹治疗起来。

    虞源只得在一旁陪着笑脸。且不说自己不说元大师的对手,就算能赢,他也不能因此得罪神殿。

    更何况现在是人家为虞茹治疗,若是产生分歧出了什么差池,虞茹的脸这一辈子就毁了。他可不愿冒这个险。

    元大师先修复了虞茹腹部整齐的伤口,同时还看了霖鹿一眼。

    虽然霖鹿立马摆出一副不管我事的表情,但元大师清楚,这么整齐还带有圣光明气息的伤口,也没有别人能做到了。

    接着在去除虞茹脸上的花纹的时候,他遇到了点麻烦,虞茹脸上纹的是神殿的禁纹之一。

    一个被神殿覆灭的邪教所使用的传承纹,其效果便是增强人体内的背德与不洁的想法,他虽能将这黑纹抹除,但却只能治疗表面,然而这种禁纹带来的影响是永久性的。

    更何况……

    “晏久九,这些黑气怎么消除?”看到元大师向久九询问,众人也是吃了一惊,难不成6阶的元大师都不能抹除这些黑气?

    而元大师心中也满是苦涩,久九的元灵根本不能跟正常人的元灵相比,直接强行抹去这些元灵之力组成的黑气固然简单,但势必会对虞茹的脸造成不可修复的永久性的损伤。

    “好吧好吧。”久九无奈的叹了口,伸出手,像是在召唤什么。紧接着,一只只黑色的蝴蝶从虞茹脸上神秘的纹路里飞出。飞到久九的周围。

    “已经无碍了,你可以治疗了。”

    元大师这才开始修复虞茹脸上的伤口。片刻之后,虞茹脸上的伤口奇迹般的愈合了,只是还有浅浅的黑痕。元大师皱皱眉,看向久九。

    久九嫣然一笑道:“这可不是我能解决的了,残留的黑气大概一个月之后就消散了吧,记得这期间让她不要动怒,不要动用元灵,否则留疤了我可不管。”

    “好!那就谢谢这位小姑娘了!”虞源咬着牙,带走了沉睡着的虞茹。

    副校长和元大师正欲离开,却被久九叫住了。“元大师,能否请你帮我一下小忙呢~”

    “什么?”

    “我跟鹿鹿那个被虞茹打伤的同伴应该还没完全痊愈,还想请元大师帮帮吗忙哦~”

    “这……”元大师向霖鹿看去,霖鹿却是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

    “那就请带路吧。”

    “嗯哼,那就多谢元大师了。鹿鹿,走,我们去看看苏笑这个倒霉蛋。”

    “苏笑?”一旁的副校长松了口气,正欲离开,但听到苏笑的名头却不由得眉头一皱“这名字似乎在哪听过呢。”

    此时的苏笑躺在病床上,身旁却并没有医疗系的元灵者。

    对于这个敢于冒犯虞茹小姐的外人,不值得虞家为其浪费宝贵的医疗资源。

    在一片安静之中,昏迷的苏笑,鲜血流个不停,却只能绝望的看着门外那些冷漠的虞家的族人。

    “死亡记录19:自爆元灵引起的身体创伤复发,加之腹部被利刃创伤不治而死。”

    “复活次数:No.18。已删除相关死亡记忆。”

    ……

    苏笑艰难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了,有些吃惊也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今天才刚刚苏醒,没想到一天还没过又躺到了病床上。

    而不同的是,这次除了久九与霖鹿,还多了一个虞月。

    “虞月你在这里没事吗,不怕柒月生气吗?”看着虞月,苏笑忍不住的开口调戏道。

    “没事的,柒月她……”虞月提到柒月突然变得支支吾吾的“她最近也很忙,我一个人也没事做。”

    “你们小组不是应该还有一个人吗?”

    “那家伙。”虞月无奈的叹了口气,“是个跟之前的柒月一样的修炼狂,我基本就没见他从修炼室出来过。”

    “那你……”苏笑还想再问点什么。一阵做作的咳嗽声传来。

    “咳咳,某人是不是背着我们做什么坏事!”说着,久九便突然跳了出来,还从后面抱住了虞月。

    “呀,久九你在摸哪里呀!”虞月试图挣扎,却挣不开久九的魔爪,魔爪一脸坏笑的对着虞月上下其手,倒是让病床的苏笑大饱眼福了一回。

    看着擦着鼻血的苏笑,久九摆出了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苏笑你,你说,平时有没有偷看我跟鹿鹿洗澡!”

    “???”苏笑被问得哑口无言,这算什么啊,他就是有这个胆子,也没这个机会啊。

    而一旁的虞月似乎有些相信了,颤抖着躲在久九身后,小声的说道:“原来苏笑是这种人吗?”

    “是呀是呀,之前还调戏过我呢。”这时霖鹿不知道从出来添油加醋。

    苏笑顿时觉得自己真是百口莫辩,索性放弃抵抗承认算了。

    而久九此时恢复了正经:“好了,说正事了。所有的学员之中,只有咱们三个还没去过试炼之所了。”

    “试炼之所?那是什么?”

    “我来解释吧。”虞月红着脸,极为害羞的开口道。

    在一番讲解后,苏笑大概弄明白了所谓的试炼之所是什么东西。顾名思义,就是提供试炼的地方,但不同的是,根据试炼难度的不同,所获得的奖励也不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