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玄幻小说 > 月上清 > 亦师亦父 第二十七章 试后波澜
    “现在才投降?晚了!”

    台上,孙皓一把将地上翻滚的唐怀成横着举起。

    “这一招下去,不死也废了。”惊愕的看着台上孙皓的动作,桂达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月寒。

    “他已经失去战斗能力,难道还不作出裁判吗?”心急如焚!林芝仙冲着长老席喊道。

    但是对于她的喊叫,长老席依旧是未作出反应,李凡见状,一把抓住月寒,沉声道:“寒哥,救救他!”下一息,他的手掌落了个空,只见那站在面前的身影,此时已经消失。

    与此同时,演武台上多出一人,看着那不知何时,好似凭空出现的身影,演武场一片寂静。

    “你赢了,放开他。”平静声音想起,出现在台上的月寒一手握着孙皓的手腕,将那残忍的断腰枝,阻拦而下。

    “你是谁?!”望着那突然出现的身影,孙皓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感觉,望着月寒说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场比试已经结束了。”缓缓转身,那看似轻飘飘的手掌,却是将卯足了十成力的招式阻拦,月寒淡淡的看了一眼孙皓,轻轻接过他手中的唐怀成。

    杀意!并不强烈,但却十分纯粹。充斥在心头的那股子疯狂劲被这股杀意浇灭,孙皓一瞬间平静下来,接着就是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自脚底升起,瞬间扩散至四肢百骸,他惊骇的望着身前的身影,一切都忘了,这一刻,他仿佛忘记了自己是子班的天才,也忘了自己应该怒火中烧才是。

    “何人扰乱比试?!”长老席上,吴荣身旁,一老者站起身厉声问道。

    “他早就已经失去战斗能力了,你瞎了?”目光淡淡的瞥过老者胸前的六星院徽,月寒径直走下台去,平静的话语,令得全场落针可闻。

    “怎么样?撑得住么?”望着怀中气息奄奄的唐怀成,月寒缓步走下演武台。

    “竖子无礼!”长老席上,胸前挂着六星院徽的老者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而那气息攻击的方向,正是抱着唐怀成缓缓行走的月寒。

    恐怖的气息瞬间临身,然而无形中,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之悄无声息的化解而去,月寒抬起眼皮,深深的看了那老者一眼,继而转身离去。

    “孙长老的修为可是步入了地灵境,为什么不起作用?”

    “可能已经吓傻了,只不过表面上看不出来而已。”

    ……

    望着那在六星长老气势攻击中若无其事的月寒,人群纷纷议论起来。

    长老席上,望着那气势攻击未起作用,老者顿觉奇怪,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炼体境都未曾到达的亥班废物,为何会视他的气势于无物,正疑惑时,只听身旁响起了讥诮的笑声,苍老的脸颊顿时发烫,望着那里去的月寒,腾腾怒火在心头燃起。

    “此子破坏大比秩序,在比试中强行阻拦,按上清院规,当即缉拿,押至刑堂,等候发落!”磅礴灵力包裹的声音响彻整个演武场,就连还在比试的弟子都纷纷停下手来,望向长老席上,只见老者手掌一挥:“刑堂执法队!”

    “在!”

    七道白色身影自各个方向窜出,快速来到长老席边,向着老者抱拳听令。他们气息内敛,虽是弟子,但是气息已超越了道境范畴。

    “拿住他!”手指直指那缓步在人群中,正欲离去的月寒身上,老者大声喝道。

    “吴长老……”执法队队长看向长老席首位上的吴荣,意在征求意见。

    闻言,吴荣神色变幻,远远的看了一眼那抱着一人的少年身影,心中有了决定。

    他起身离去:“老夫乏了,这里全权交予孙长老处理。”

    望着那缓缓离去的吴荣,老者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转身再次看向那道离去的背影,浑浊的双目中,射出了一丝阴狠:“拿住他!”

    “是!”

    七道代表着上清院刑堂的白色身影,快速的向着离去的月寒追去。

    “寒哥……”唐怀成染血的双目看着一脸平静的月寒,微微挣扎着要起身。

    “放心。”一丝柔和的灵力自手掌进入唐怀成的身体,温养着那破损极重的筋骨,月寒淡淡的道:“安心睡,有我在。”

    “寒哥,谢谢!”不知为何,月寒给他的感觉,一直是那样的平和,但却如同大山一般可靠,这种感觉,他只有在父亲身上感受过,虽有些荒诞,但唐怀成相信自己的感觉,亦是相信月寒,吐出几个字后,缓缓闭目,放心的昏迷过去。

    “执法队执法,无关之人快快让开!”

    这时,七道白色身影追来,在他们的高叫声中,围观弟子纷纷让出一条路来,执法队快速穿过,将月寒围在中间。

    “你破坏大比秩序,按院规要受到处罚,还不随吾回刑堂受罚!”

    “回刑堂受罚?”月寒抬起头,呵呵笑道:“大比规则早已言明,同门比试,只分胜负不决生死,我的兄弟,早已失去战斗能力,那孙皓心狠手辣也就罢了,长老席上的裁判竟然也熟视无睹不加阻拦,任由孙皓恃强殴打对战弟子,我若不制止,我的兄弟还有活路么?按照你们现在的说法,我是不是也应该站在一旁,看着孙皓把他活活打死?!”

    “月寒表哥?”执法队队长望着那抬起头来的熟悉面孔,疑惑道。

    “辰大,你竟然还认得我。”望着那认出自己的辰琛,月寒露出淡淡的笑容。

    “表哥,我当然认得你!”辰琛放下戒备,上前一步握住月寒手臂,低声道:“孙谷青是孙皓的爷爷,这老家伙在院中向来目中无人,你打断他孙儿的比试,已经把他得罪了。”

    “依你看,此事应该怎么解决?”听着辰琛那小心翼翼的语气,月寒亦是感到一丝暖流,小声问道。

    “我们执法队虽然听命行事,但是刑堂直属上清,虽然长老也有调动我们抓人的权利,但是最后量刑的还是上清,如今他老人家出去云游,一应事务都由大长老代理,我们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了,以大长老的为人,定不会处罚于你,但你若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反抗执法队,就算后面把事情说清楚,也会落个反抗执法的罪名,轻则杖责,重则逐出师门,这其中利害关系,表哥应该能够拿捏得清吧?”辰琛沉声道。

    辰琛所言不假,快速分析,条理清楚,月寒稍稍考量,道:“让我兄弟先回去疗伤,我跟你们走。”

    “这没问题。”

    执法队边上,亥班一众都在,紧张的望着场中,月寒看向他们:“带怀成回去疗伤。”

    “你真的要跟他们走?”林芝仙快速走出人群,接过唐怀成的同时,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月寒沉声说道。

    “月寒表哥,跟我们走吧。”执法队走出一少年,看他的模样,与辰琛极为相似,正是其胞弟,辰琰,他也认出了月寒,上前一步,客气的说道。

    淡淡的点了点头,月寒抬头看向那长老席上的孙谷青,只见后者也紧紧地盯着自己。

    “到了刑堂,你插翅也难飞,老夫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看着那竟然直言辱骂自己的毛头小子,孙谷青恨得牙痒,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