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其他综合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三十八章 蹭饭厚礼
    温暖正在给鸽子汤调味,听见敲门声响,她赶紧放下勺子,跑出去开门。

    打开院门,温暖看向来人:迎着金色的阳光,只觉刹那光芒耀眼夺目,如拨云见日般,天地间瞬间亮了,仿佛有什么东西惊艳了时光。

    很多年后,温暖也忘记不了这一刻的惊艳。

    “我是来蹭饭的。”男子嘴角微扬浅笑道。

    他本就容颜俊雅无双,此刻神态少了平日的淡漠,看上去更加俊美了,眉眼温润,春光潋滟泛着浅浅的暖!

    整个人看上去有如罂粟花般带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饶是见惯俊男的温暖也看呆了。

    纳兰瑾年单手拿着一个长长的礼盒,绕过温暖,迎着阳光走了进去。

    那挺拔修长的身形,被夕阳拖曳出一条长长的暗影。

    果然,又是一个被自己主子迷住的女人!

    跟在纳兰瑾年身后的袁管家双手捧着比他人还高的礼品盒,走进去。经过温暖时,忍不住低声提醒她:“温姑娘,我家主子不是你.......”

    纳兰瑾年耳聪目明,俊脸一沉回头冷冷看向袁管家:“袁管家,放下东西,你可以回去了。”

    袁管家身后的林星双手提着两大袋米面跟着进来,见袁管家这都看不明白这姑娘在主子心中的份量,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不是谁都能治好主子的手的。

    主子分明很看重她。

    而且这温姑娘一看就不普通,有谁家姑娘看见大灰不是吓得半死,而是跟着一头狼回家的?

    若是没有自保的能力,会那样镇定的跟着一头狼?

    还有面对主子,有哪个女子能像她这般淡定从容,不卑不亢的?

    皇后每次面对主子都忍不住有些拘谨。

    温暖这才回过神来,看向袁管家:“不是我什么?”

    迎着主子的视线,他哪里还敢说什么:“没,没什么!”

    袁管家心里有点委屈,他也是担心这姑娘被主子这般俊美模样勾引了,好心提醒她。

    毕竟这姑娘出身太低了,皇上和太后绝对不会同意的!

    而他对她也不算讨厌,免得她以后伤心难过,好心提醒罢了。

    算了主子要抬举她,他便只敬着她吧!

    到底是主子的恩人,看在她治好主子的手的份上,说不定以后能进王府当个妾什么的。

    纳兰瑾年将精致的盒子随意的放在院子里摆放的一张绿色的崭新的竹制的长桌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诱人的肉香。他的视线忍不住落在不远处的炉子上,肚子更饿了,可怜他这两天都没好好吃一顿饭:“闻着很香,今晚吃什么?”

    “五香扒鸡,红烧驴肉,宫保鸡丁,螺蛳粉,蒜蓉菜心,石斛鸡汤。”本来温暖只想做一个螺蛳粉和宫保鸡丁的,但是收了别人十两银子和这么多肉,做得太简单,她也不好意思。

    听起来不错!纳兰瑾随意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袁管家和林星将礼品小心的放到桌子上,堆起了半山高。

    温暖看着堆积如山的礼品,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

    纳兰瑾年将要出口的话,收回,吐出两个字:“诊金。”

    温暖一怔,然后摆了摆手:“不需要诊金。你救我一次,我帮你治手,正好。”

    纳兰瑾年不喜欢她这种互不相欠的语气:“那就是普通的上门礼。登门拜访,总不能空手,都是一些吃的用的,不值什么银子。”

    袁管家:“......”

    不值什么银子?单是那套茶具就够一个普通农家生活几辈子了!

    不过这些东西在主子眼里,的确不值一提。

    温暖听了没再说什么,只道了谢。

    这时家里摸螺蛳的人都陆续回来了。

    温家瑞看见纳兰瑾年来了,挺高兴的。

    这个男子学识渊博,自己和他聊天,能够长不少见识。

    大家寒暄几句,他们换过干净的衣服,便开始吃饭。

    温暖先给大灰狼和小黑准备了一大盆子肉,再上菜。

    袁管家不放心,刚想从袖袋里拿出银针。

    温暖看见银光一闪,眼神一沉。

    纳兰瑾年抬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袁管家那银针便不敢再拿出来了。

    其他人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动作。

    温家瑞热情的对袁管家道:“袁管家,林兄弟快坐下,一起吃。”

    林星依然坐下。

    袁管家哪里敢和主子一起同桌吃饭,他摇了摇头:“我在边上侍候就行了。”

    纳兰瑾年看了他一眼:“出门在外,不必讲究,坐下一起吃吧!”

    袁管家不敢说不,今日主子对他好大意见,只能坐下,可是他却只敢坐了半边屁股,不敢坐稳。

    温暖上菜时看见他都难受,不过只当没有看见。

    .....

    纳兰瑾年告辞的时候,太阳已经不见了,夜幕已经降临,大灰狼欢快的挺着圆滚滚的肚皮走在最前面,小黑在天上飞。

    袁管家跟在纳兰瑾年身后走回去,算是消食。他现在才明白主子为什么不愿意吃他做的饭菜了!

    这小小农家做出来的吃食,比御厨做的还要好吃。

    主子一向吃得少,最近都清瘦了,他是第一次见主子吃这么多。

    想到这里,袁管家觉得以后主子在这农家搭伙也不错。

    ——

    纳兰瑾年离开后,一家人才拆了他带来的礼品。

    温暖最先打开的是那个长长的乌木盒子,上面雕刻着一株腊梅,雕工精美,古韵犹存,隐隐散发着那种经过历史长河沉淀下来的厚重的古朴气息。

    单是这琴盒就是一件古董。

    她小心的打开盒子,一架桐木红玉古琴,静静的躺在乌木打造的盒子里,琴身雕刻着冷梅,风凌傲骨,脱俗超凡。

    她纤细瘦削的指尖轻拨琴弦,琴音宽广壮阔,清脆悦耳,圆润悠远,不绝于耳。

    好琴!

    他怎么会送她家古琴?

    其他盒子一一被拆开了。

    精致的餐具,美轮美奂的茶具,各色布匹,几身精美绝伦的衣服,此外还有一盒一盒的燕窝,鱼翅,海参,鲍鱼,干贝,……,茶叶还有一些水蜜桃,提子,樱桃等新鲜水果,而且还有两大袋精米,精白面。

    一家人看得目瞪口呆,直嚷太贵重了。

    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王氏还想让温暖将东西退还回去。

    温暖想到那人说的都是些吃的用的,不值什么银子,嘴角抽了抽,只道:“没关系,登记一下,收起来吧!这是诊金,这么算来,还是他赚了。”

    他一只手总不能只值这么多东西吧!

    一家人:“……”

    神医出手也没这么贵的诊金吧?

    更何况暖姐儿这种刚好在梦里看见的半路大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