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其他综合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二十八章 良心何在?
    报官?

    掌柜傻眼。

    事情怎么发展到报官了?

    掌柜看着干煸四季豆般瘦弱的温暖,不明白她是怎么看出两人是一伙的!

    杨超两人也是傻眼,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豆芽菜般的小丫头,居然敢说去报官!

    而且她是怎么看出他们两人是联合在一起故意坑银子的?

    小朱氏也吓了一跳,没想到温暖居然有这种洞察力。她压下心里的震惊,笑道:“暖姐儿,你为什么说他们是一伙的?”

    温暖似笑非笑的看着小朱氏,眸光意味深长。

    那种目光,令小朱氏觉得她的视线能穿透她的表皮,看透自己的本质。

    这一想法令朱氏心头大骇!

    她下意识的避开温暖那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神。

    温暖微微一笑,笑容没有温度,手一指温馨手中的那套餐具上。

    温馨到现在还小心捧着呢!

    “这是假冒伪劣产品!我虽不知道程恩大师是谁,但大师早期的作品也是大师出品,能值五十两的东西也绝对不会太差!”

    温暖将温馨手中餐具接过来,放在桌面上继续道:“但这套餐具,呵呵……一两银子都不值!一个故意绊人,一个故意拿假冒劣质品高额坑诈!这不是两人合伙碰瓷,讹诈是什么?”

    林庭轩听了这话,走了过去,拿起一只碗看了一眼:“确是假的。仿程恩大师刚出道的作品,但做工太差,最多一百文一套。这碗在杂货铺里可以找出上百套,少一只去杂货铺补就是,十文八文就能买到。”

    他刚才坐得远,都没有发现那套餐具是假的。

    也没想到会有人算计一个穷苦丫头。

    温暖骤然声色俱厉道:“大哥,报官!”

    温淳俊脸一片严肃:“好。”

    他马上往外走。

    小朱氏:“不行!”

    杨超:“等等!”

    林忠:“慢着!”

    温家富:“不能报官!”

    四人同时出声。

    温淳听都没听,反而拔腿就往外跑。

    温家富吓得赶紧去追。

    温暖冷哼一声,扫了一眼四人,最后视线落在一吓就怂的杨超身上,看着他似笑非笑:“怕了?敢坑我二姐,蹲大牢去吧!”

    后面几个字温暖故意咬重了音,说得咬牙切齿一副绝不饶他的样子。

    杨超心惊肉跳。

    这死丫头怎么这么厉害!

    蹲大牢,这怎么可以!

    这事,他不干了!

    本来以为绊一脚的事,没想到这么麻烦。

    他就是拿银子办事的,为了那一百文,下大狱?亏大了!

    “老子不干了!是朱掌柜给了我一百文让我绊你二姐一脚的!其它我什么都不知道。”杨超指着掌柜大声道。

    接着他掏出一百文扔到掌柜身上立马往外跑!

    这时林忠也慌了。此时不跑,还等官差过来吗?

    他拿出一串铜板,放桌面:“朱掌柜,我也不干了!一吊钱还你!”

    林忠也想往外跑!

    林庭轩拦住了他。

    温暖动作很快一把抓住了他:“事情没水落石出,想跑!万一你冤枉我伯母怎么办!”

    朱氏眼皮跳了跳,怎么就说冤枉她了!

    朱掌柜接住了那一吊钱,脸色瞬变:“你们含血喷人,我,我什么时候给你们钱?”

    这种游手好闲的村里小混蛋就是胆子小,一吓就怂!

    两人赶紧求饶:“就是昨天下午,姑娘,大侠,这真的不关我们的事,你饶过我们吧!我们村里有一个小子看见朱掌柜昨日回村找我们,给我们100文和这两身衣服了!”

    众人看掌柜的脸色都变得各有异样了。

    “居然是掌柜做的?这为什么啊!”

    “天,这掌柜为什么要算计人家小姑娘?”

    ……

    温暖冷哼:“为什么?当然是想我二姐一辈子免费给这酒楼做洗碗工!”

    朱掌柜一张老脸涨红:“大家别听那两个骗子胡说八道,老夫绝对没有做这种事!”

    温暖冰凝的目光落在他和小朱氏身上:“你没有做,那就是有人指使你做?不然你一个掌柜算计一个洗碗工干嘛?又不是帮你做事!

    今天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我二姐为了还二十文的债,在这里洗了一年的碗了!

    原来是你们酒楼一次又一次算计!一年啊,三百多个日日夜夜,我二姐一个人每天刷几千个盘子刷手都溃烂!大伯母,良心何在?”

    温暖问得语重心长,甚至有点哽咽。

    众人心头一酸,可不是良心何在?

    酒楼的食客一片哗然:

    “二十文洗一年的碗?太黑心了!如意酒楼洗碗工可是三百文一个月呢!”

    “这真的是伯母吗?亲的?这酒楼老板娘也太黑心了吧!居然这样算计自己的侄女。”

    “亏我刚才还觉得她挺和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

    小朱氏看着大家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听着众人指责的话语,气得想大耳刮子的甩温暖几耳光!

    这贱种害她女儿丢脸不够,还害自己坏了名声!

    她真是小看她了!

    她压下心中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的怒火,一脸伤心的道:

    “暖姐儿,你别误会,这事我都不知道,我都吓了一跳,到现在还没敢相信!”

    那表情之真切,能让人信以为真。

    “你不知道?我二姐在你这洗了一年碗,你会不知道?我二姐感念你借了二十文给我治病,主动帮你家酒楼洗碗一个月还债。可是快到期时,厨房天天没饭吃,她因为太饿了,忍不住偷吃了一只客人吃剩的金子般贵的包子,你担心不处罚,其它小二不服,便罚她四十文!她又多洗了两个月碗!

    好不容易快洗完了,又有客人不小心撞到她,她手上捧着盘子,那菜汁洒在客人身上,弄脏了客人的衣服,要赔衣服的银子,你帮忙赔了,二姐为此又洗了半年碗,接着……一直到今天又到期可以回家了,又有算计!而且要赔五十两!

    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大伯娘,你这是想我二姐在你这里免费洗一辈子的碗吗?”

    众人又是一片哗然。

    “这分明就是算计啊!”

    “过分,太过分了!”

    “呸,这算什么大伯母?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果然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欺我也!”

    “好可怕的大伯母!”

    ……

    小朱氏心头狠狠一跳,这死丫头是想让她名声扫地不成?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恶毒?

    小朱氏眼睛一红,抹泪道:“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们也不信我不知道。但我问心无愧!以前不知道就罢,现在我会给馨姐儿一个公道的。”

    小朱氏看向朱掌柜,她对朱掌柜眨了眨眼,然后一脸痛心疾首的道:“掌柜,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如果你不是我大哥,家里只有你一男丁,上要孝顺父母,下要抚养妻儿!我一定亲自送你去官府!还馨姐儿一个公道。”

    小朱氏做事向来小心,所有事她都是让朱掌柜做的,自己从不出面。

    而朱掌柜是自己的大哥,他绝对不会供她出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