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其他综合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二十四章 不卖
    一个二十多岁梳着妇人头的女人走了出来。

    妇人头上,脖子上,手腕上都戴满了黄金打造的首饰,金光闪闪,好不耀目。

    温家贵脸色闪过一抹尴尬,随后他看见温淳拿出来的何首乌眼睛一亮,这何首乌身长,块圆肥厚,外皮显红棕色,色泽均匀,这么大一块首乌,他经营药铺多年只见过一次,那可是贡品!而且好像也没这首乌好。

    药材界有九大仙草:人参、石斛、天山雪莲、冬虫夏草、百二十年首乌、花甲之茯苓、深山野灵芝、海底珍珠、苁蓉都是非常名贵的药材。

    这首乌绝对有一百二十年了。

    “二妹,你看这首乌上百年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好,给一个好价钱不为过吧!”

    谭盼儿看了一眼那首乌,这是……百二十年首乌!

    终于找到了!

    她心中激动,但这一抹激动很快就被她压下了:“两文一斤,要卖不卖!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啥?两文一斤?温家贵听了忍不住黑脸:“二妹,普通的生首乌都需要十几二十文一斤来进货,这么好的首乌两文一斤,你这是故意将好的药材往外推。”

    “我不管,我们店里收首乌,只收两文一斤!爱卖不卖!哼,这么大的首乌,我见都没见过,谁知道是真是假?再说,平日他们来抓药,姐夫你总是给他们一个比进货价还低的价钱,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他们便宜点卖个首乌给你不行吗?”

    “你胡说什么,铺子的帐目和帐目上的什么时候对不上过!”

    温家贵听了这话一阵脸红,他担心两个孩子心理不舒服,没说出他平时虽然是给了他们一个低价,可是那差价他自己补上去了。

    只是这事一直瞒着四弟一家,现在自然也不好说出来,免得他们不好意思,心里有压力,以后都不敢来抓药。

    那样四弟一家更难了。

    他既然有这能力,自然要帮,帮人就要帮到底!

    温家贵直接将首乌装回袋子里,递还给温淳:“淳哥儿,暖姐儿,我们药铺已经定了一批首乌了,明日就到,暂时不缺货,你们拿去县里拍卖场拍卖吧!”

    他可是知道刘员外家正到处找百二十年首乌,他一定会去拍下。

    首乌价格虽不能和人参比,但百二十年的首乌还是能卖一个高价,而且这种百年药材没有固定价格,好运能拍出个高价,绝对不低于十两!

    谭盼儿听了这话脸色一变,这吃里扒外的倒贴门,总想着帮衬自己家,专门和她作对!

    便宜点收不好吗?

    刘员外家寻找上等百二十年首乌。

    上次她为了搭上军药的线,私下用亏本价争取到借给军营一批上等伤药。

    没想到相公眼皮浅,想赚钱,给军中的一批伤药其中一味三七是往年发了霉,翻制的货,这绝对会影响止血疗伤的药效,也不知道会不会令伤口溃烂。

    她担心迟早会出事,正到处找百二十年首乌和刘员外打好关系。

    刘员外的亲弟弟可是军营里的军医。

    搭上关系,那发霉三七有人帮忙遮掩过去,而且军营需大量伤药,以后何愁没银子赚?

    所以这何首乌她绝对要拿下!

    “姐夫,你这就不对了,铺子定的首乌明日才到货,现在有人卖,你怎么不收?难怪药铺这几年的生意越来越差,你就是这么做生意的吗?那样的话,这掌柜你不当也罢了!”

    温暖和温淳互看了一眼:二伯虽然是药铺老板的大女婿,但他这个掌柜不好当啊!

    以前他在药费上补贴自己一家的事,恐怕令他岳父家的人不满了。

    温暖刚想说话,温家贵抢先道:“我对药铺尽心尽力,问心无愧!这几年药铺生意不好,是谁总是以次充好,拿些差货回来?破坏了药铺的声誉,才会变成这样的?

    做生意理应童叟无欺,这首乌明显就是上等货,年份绝对在百二十年之上,非常罕见珍贵,拿去其他药铺一两一斤大家抢着收,你说二文一斤,这不是欺负人吗?”

    他做生意无论买与卖都不欺负人!因为生意不是一次性的,只有长久诚信经营,才是终生维计!

    谭盼儿目光闪烁,这几年药铺生意一落千丈自然是因为自己的相公不懂行,总是贪便宜拿些次货回来,影响了声誉,还赔了几次银子,导致药铺亏本。

    她有些理亏,也担心这个胳膊往外拐的温家贵真的让这两个穷鬼将首乌拿去别家卖了。

    等那三七事件东窗事发,就惨了!

    那样爹一定将药铺传给这姓温的。

    她一脸无辜的道:“我这不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首乌以为是假的。

    算了药材我也不懂,一两就一两吧!不能再多了!不就是一些烂大街的首乌!”

    明天她将这首乌送给刘员外夫人,和刘员外夫人打好关系。

    温暖没有错过她的表情变化,这女的眼神闪烁,明显在算计什么,现在唯一能算计的就是这首乌,不然她不会从故意刁难到退让。

    温暖心里有了猜测,便想证实自己的想法。

    她微笑道:“二伯,我就是拿这首乌来给你看看年份的,不打算卖,我身体不好,还是留在家里看门口,以备不时之需。”

    “不卖也好,百二十年首乌找烂大街都找不到!拿回去吧!当传家宝也好!”

    谭盼儿气绝!这吃里扒外的倒贴门!

    自己也不帮,过分!

    “那二伯,我们走了。”

    温家贵本来想给两个孩子买几个包子的,但是妻妹在这里,他不好走开,不然又在老丈人面前说他偷懒,只能道:“好,路上小心。”

    “好。”温淳拧起麻袋,两人转身离开。

    谭盼儿心中暗恨,却不得不拉下脸子:“原来这首乌有一百二十年啊!我刚才真的是有看不识泰山了,百二十年的首乌,我见都没有见过,这样吧,一两半银子一斤,我们药铺收了,做镇店之宝!”

    温家贵嘴角抽搐,百二十年的首乌做镇店之宝?铺子里可是有一根两百年人参做镇店之宝。

    温暖见此更加不卖了,她倒要看看这女人有何用。

    她决定留给温家贵,说不定能帮二伯也不一定。

    只当没听见,快步走。

    谭盼儿见他们真的走,追了两步,咬牙道:“三两银子!我买一斤!”

    “不卖。”温暖头也不回的拉着温淳走了。

    谭盼儿气结,忍不住责备温家贵:“姐夫,这么好的首乌你怎么不收?你到底想不想铺子好?”

    温家贵没好气道:“刚开始你用两文钱去收人家价值一两一斤的首乌,人家不卖不是很正常吗?”

    说完,他便没再理她,继续去算账。

    谭盼儿心中那是一个气,她看着温家贵冷哼一声。

    等着,她有的是办法让他去将那首乌收了。

    这时一个大腹便便,有点秃头,身穿长袍的中年男人勿勿走了进来。

    男人一脸忧色道,似有什么事困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