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其他综合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十章 钱婆子的两全其美
    温然看见敲门的人是同村的一位婶子脆声声的道:

    “永福婶子什么事啊?”

    “大事不好了!你娘亲和奶奶弄坏了冯地主家小姐的衣服,要赔银子呢,你快带点银子过去吧!不然她们恐怕会被打断腿!”

    打断腿?温然听了这话吓得脸都白了,声音不自觉带了颤音:“要,要多少银子?”

    家里只剩下十几文钱了啊!

    “我不知道,地主家的衣服都是凌罗绸缎做的,一件少说也要几百文吧!有些甚至几两银子的!你快去吧,我也是路过看见了,你娘亲和奶奶被地主家那婆子拉着要她们赔钱呢!不赔就报官,打板子什么的!”永福婶子是村里一个有名的长舌婆,她每日无所事事,吃完饭就是到左邻右里的家里逛逛,说说东家长西家短,有什么小道消息,她知道得最快!

    永福婶子留下这话便转身回家吃饭了。

    也不知谁家做的鸡粥贼香贼香的,都飘到村尾来了。

    她闻到一股子鸡粥的香味,肚子饿得呱呱叫。

    永福婶子完全没有怀疑是温暖家做的鸡粥,她家被那个病坏娇拖累得一家人经常吃糠咽菜的,怎么可能有鸡粥吃!

    幸好她没有怀疑,不然这就是一个厚脸皮的,绝对会留下来吃。

    温暖已经听见两人的对话了,她在柜子里翻出了王氏藏起来的十五文,塞进衣服的口袋里,走出屋,对吓傻了站在院门处的温然道:“然姐儿,走,我们去看看咋回事。”

    “哦,好,姐姐鸡粥有人买吗?”然姐儿快哭了,她们家怎么这么多事啊!

    一窝鸡粥能卖多少钱?够赔吗?

    “先去看看,别担心,奶奶和娘亲洗了这么多年衣服,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误会。”温暖安慰道。

    这孩子是被那几百文和几两银子吓傻了。

    “哦。”

    两人是用跑的赶到了隔壁村冯地主家。

    以前吴氏带温然来过,所以她认得路。

    这时,冯地主家四进的大房子后门的院子里,一个婆子对着王氏和吴氏破口大骂:“你们两个破落户是什么意思?这好好的衣服怎么可能拿出来给你们洗的时候就坏了?这是我家小姐今年新做秋装,一次都没有穿过呢!别想赖账!二两银子,赶紧陪!不陪我就去告官!”

    吴氏一脸着急:“婶子,我真的没有撒谎,这衣服我刚拿起,还没开始洗,就发现它裂了一个口子。真的不是我将衣服洗破了。是我做的,我自然会认。”

    王氏在边上耐着性子,低声下气的道:“钱大姐,这事我可以作证,这衣服真的是拿起来的时候就已经破了!会不会是买回来的时候就破了?你也知道我们洗了那么久的衣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

    “我呸,这衣服买回来时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交到你们手中前,我还检查过一次,一点问题都没有!你们别想抵赖,二两银子,快赔!”

    温暖和温然跑到了王氏和吴氏身边。

    温然:“奶奶,娘亲。”

    吴氏惊:“你们怎么来了?”

    温暖有些气喘,她缓了缓才道的道:“奶奶,娘亲,你们怎么还不回家吃饭?”

    王氏看见温暖跑得脸都红了,一头大汗,吓了一跳!

    这丫头身子刚好一点,怎么就跑过来,她赶紧拿出一条帕子,擦拭她额头的汗:“你们怎么过来了?然姐儿,你怎么带你三姐来这里!”

    王氏的语气有点凶。

    温然这时也想到了三姐的身体,脸色吓更白了,一时说不出话。

    温暖赶紧扯了扯王氏的衣袖:“奶奶,别怪然姐儿,是我自己要来的。”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好好在家待着,养身体。”王氏到底不舍得骂温暖,谁让她自小便体弱多病,惹人心疼。

    吴氏站在另一边帮温暖顺背,这孩子长这么大,连走快几步都没有,更不要说跑了,她也担心温暖的身体受不了,又一病不起,忙道:“然姐儿,快带姐姐回家。”

    温暖见两人紧张成这样忙安抚道:“娘亲我没事,你和奶奶怎么这么迟还没回家?”

    钱婆子那双眼在温暖和温然身上转了转,仿佛在评估一样货物的价值,心里有了计较,她笑道:

    “你娘亲将我家小姐的衣服洗破了。想你娘亲和奶奶能早点回家那就赶紧赔二两银子!如果没有钱子,我看你这小姑娘挺合眼缘的,你若是能给我家儿子做童养媳,那二两银子我帮你赔了!以后地主家的活计,你们继续可以做。”

    钱婆子指了指温然,至于温暖,一看王氏和吴氏如此紧张,这恐怕就是那个闻名十里八乡的病秧子,瘟神,她可不敢要!

    其实她之所以想要这女娃童养媳,是因为这个吴氏的大女儿就是给他们村的钱秀才家做了童养媳。

    那个温柔可能干了!

    下地,种田,洗衣做饭,养猪,家里所有家务活都是她一个人全做了!

    而且性子特别好,天天被钱秀才娘子打骂也不敢吭声,埋头就是干,吃得少,干的多,起得早,睡得晚!

    钱秀才一大家子人,每天就坐在那里等吃就行了。

    她看着别提多羡慕!多想有这么一个童养媳,自己每天像大爷一般坐在那里,享清福。

    钱婆子知道他们绝对没银子赔!

    听说这家人有一个瘟神,一家人为了给她治病,卖屋卖地又卖地又卖人,只差家破人亡了。

    昨天,自己的女儿不小心将小姐的衣服剪了一个小小的破口子。

    二两银子的衣服,是她半年的工钱了,那里赔得起!

    正好今日是王氏和吴氏来浆洗衣服的日子,她便直接用手将那个破口子撕大一点,赖在她们身上。

    她们有银子赔,那自己就不用赔银子,女儿也不用害怕被小姐责罚。

    她们没有银子赔,那自己家就多了个童养媳,以后她也可以像秀才娘子那样什么活计都不用干了!

    她真的太聪明了,这种两全其美的法子都能想到!

    温然吓的脸色一白,下意识的躲在吴氏的身后,她不想去做童养媳,离开家。

    可是如果没有银子赔.......

    温然看了一眼温暖:三姐身体不好,总不能她去做童养媳,去了别人家,一定会嫌弃她的。

    可是,二两银子,家里怎么可能赔得起?

    若真的赔不起……那还是自己去做吧!温然心里难受的想。

    吴氏将温然护在身后:“不可能,你别打我孩子的注意!这衣服不是我洗破的,我都还没开始洗,只是泡在水里了!这银子我不赔!”

    “别想赖账!不当我家的媳妇,那就赔银子!不赔我就报官!”钱婆子看着胆小得躲在吴氏身后的温然,越看越满意!

    胆小就好,只有胆小才能使劲的磋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