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其他综合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一章 被赶
    枯藤老树下有一间猪舍,猪舍里有两只大肥猪叫得欢。

    猪舍旁边有一间茅草屋,屋里的人吵得欢。

    吵死了!温暖脑仁疼,想睁开眼睛,却一阵阵晕眩袭来。

    “我不管,你们现在就得将这个晦气的瘟神丢出去,不然就别住这柴房了!

    老头子,你管一管!你不管以后你有脸面对温家的列祖列宗吗?!”一个头戴银钗,皮肤有点白,两额略高,眼睛有点倒三角眼,嘴皮子很薄,身穿锦衣襦裙,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妇人声色俱厉的道。

    大夫说这个瘟神如果今晚醒不过来,那就得准备后事。

    她的大孙子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她绝对不能被这个晦气的家伙冲撞了她家大孙子的喜事,坏了大孙子的运道,他将来还要考状元,当大官的。

    再说她早就想赶这晦气的一家子走了!

    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会错过。

    温老爷子听了自己平妻的话,他走到床边,探了一下床上的女孩的鼻息,若有若无的。

    他心里一慌,真担心她就这样死了,然后冲撞了亮哥儿的喜事,坏了老大家的运道!

    看看老四家的前途都被她拖累,他看向自己的正妻:“桂枝,暖姐儿快不行了,这都快断气了和死人有什么区别?你赶紧席子一卷,将人丢了吧!你也不想一家子都被她连累死吧?”

    “老头子,一家人都是福祸相依的,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再说这也是你的孙女啊!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你怎么这么狠心说丢就丢?我不丢!

    暖姐儿福大命大,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们在这柴房里不出去,三个月内都不去上房,绝对不会冲撞了你的大孙子!”一个满头花白,身形瘦削,脸无二两肉,一脸皱纹的老妇人抹泪道。

    那可是一条人命,不是一块肉,他怎么说丢就丢!

    “爹,我求你了,不要丢暖姐儿,暖姐儿不会有事的,这么多年她都熬过来了,这次她也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要丢了她。

    我保证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绝对不踏出柴屋半步!不会冲撞了亮哥儿。”吴氏跪了下来红着眼睛道。

    她的暖姐儿太命苦了。

    站在角落里的两个孩子见自己的娘亲跪了下来,也跟着跪了下来,拉着温老爷子的裤脚哭着道:“爷爷,不要丢了三姐,她一定会好的!我们都不出去,以后都不出去!”

    “对,我们不出去,不会冲撞了大哥哥的!求爷爷不要丢掉三姐。她不会有事的!”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你们不出去,又不代表她不会死!难道死了还一直留在屋里吗?死了就是晦气!

    你们这些黑心肝的就是见不得我们好,想害亮哥儿考不上状元,害温家永远都出不了头!”朱氏一脸阴鸷的瞪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连胸膛都没有了起伏的女孩。

    这明显就要死了!

    “不要,不会的!爷爷,不要丢姐姐,她不会死的……。”

    “老头子,你的心是肉做的吗?暖姐儿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你怎么这么狠毒!”

    “这……”温老爷子看着两个孙子哭得满脸眼泪,有些犹豫。

    他也不想当个狠心的爷爷,做这缺阴德的事啊。

    可是大孙子的运道......

    “你不丢我丢!朱氏看见温老头子犹豫了,立马冲到床边,一把将人抱起,往外冲。

    幸好这个瘟神病坏娇瘦成了纸片,不然她都抱不动。

    朱氏的举动太过突然,王氏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去抢回自己的孙女。

    “朱氏!你快放下暖姐儿,万一摔了,我和你拼命!”

    朱氏紧紧的搂着女孩,不让王氏抢过去:“不放!我绝对不能让这个瘟神害了我一家!”

    两人一人搂着女孩的上半身,一人搂着女孩的下半身,两不相让!

    “暖姐儿才不是瘟神!朱氏,你放手!不然我和你拼了!”

    “不放!要么你将这短命种丢了,要么你们搬出去,别将晦气传给我们!”

    两个妇人大眼瞪小眼,两不相让。

    吴氏站在两人的边上提心吊胆,她双手半伸出去,以防万一,就怕女儿一不小心被她们摔了,她能第一时间接住。

    两个孩子也围在她们身边,急得团团转,又不知道做点什么好,只是姐姐姐姐的叫着。

    温老爷子皱起了眉头:“朱氏将人放下,有事好好商量!”

    “不放!”朱氏使劲的扯着人往外走。

    王氏使劲的搂着不放。

    “放......手!”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

    温暖感觉自己快被勒死了,她的胸膛被人箍紧,进不了气。

    “暖姐儿!暖姐儿醒了!”吴氏一直紧紧的瞪着自己的女儿,惊喜的道。

    “三姐说放手!大奶奶你快放手!”小女孩在旁边急得跳脚。

    “不放,醒了又如何?说不定这是回光返照!老头子,快帮我,将人丢了!你还想不想亮哥儿考中状元了!亮哥儿若是被这晦气的赔钱货冲撞了,考不上状元,我和你拼了!温家的列祖列宗也和你拼了!”朱氏紧紧的勒着温暖,死死不放,话像连珠炮一样放出来。

    温暖被勒得直翻白眼,她的身体很无力,根本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放手,你快勒死三姐了!”小男孩急中生智张嘴咬住了朱氏的手臂。

    朱氏吃痛,松了手。

    温暖的前半身往下掉!

    吴氏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然后,紧紧的搂在怀里。

    温暖一阵晕眩,浑身无力。

    这是什么豆腐身体?浑身发软!

    王氏着急道:“快将暖姐儿放在床上。”

    吴氏赶紧将温暖放回床上,护着。

    朱氏被咬,一巴掌扇在小男孩的脸上:“狗崽子!敢咬老娘!贱人的种就是贱!”

    小男孩被打得跌倒在地上,牙齿都掉了一颗,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五个手指印分外明显。

    “坏人!”小女孩见哥哥被打,直接冲过去用头去撞朱氏。

    朱氏被撞得一个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小贱人!”她稳住身形扬手又想挥一个巴掌。

    “朱氏!你个贱人,我和你拼了!”王氏见朱氏敢打自己的孙子,直接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扬手扇了她一巴掌。

    “王氏,你个泼妇!”朱氏被打失声尖叫,伸手去抓王氏的脸。

    于是温老爷子的平妻和正妻两人又成功的打起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