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历史小说 > 墨染未染 > 第五十四章:怀疑主持
    夏乾也大致了解了,就多问一句:“请问翊王今日来护国寺有何事?还带着红人坊的头牌?”说完看着墨染。

    “我来说吧,夏大人,今日我和翊王刚早起就被一个下人叫醒,说是一位护国寺的小和尚找翊王,我就让翊王穿好衣服就去了,不一会儿翊王回来感觉很开心,翊王就说吃完早饭去护国寺拿书,这不吃完饭刚到寺门口,就看到主持在门口等候,主持说太后在寺中翊王理应先去请安,我们就跟着主持来到这里,后面的事夏大人都清楚了。”墨染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尸体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躲进陌殇毓的怀里,陌殇毓护着她不让夏乾看到墨染的表情。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夏大人可以问主持和寺里见过我们的和尚。”陌殇毓一只手抚摸着墨染的背。

    “夏大人,正如青烟姑娘说的那样,可是我昨天晚上来给太后请安的时候都一切正常。”主持回忆的样子说道。

    “那主持昨晚几时来给太后请安?”夏乾问道。

    “大概戌时一刻,因为我们寺庙有晚课,结束是酉时末,我是看着所有徒弟走完才来的,从大殿到这里也需要一段距离。”主持又是回忆的样子,不过这次被墨染看到主持的眼是往夏乾的右上方看得,说完之后努力盯着夏乾看。

    “主持,你来的时候太后有何异样吗?”夏乾问道。

    主持想了想然后摇头,墨染嘴角笑了一下,但是没人察觉,主持接着说:“我昨日来请安的时候,太后好像没什么异常,就是大晚上的在喝茶,我还提醒太后晚上少喝点茶叶,以免睡不着,其他就没什么了。”主持说完,垂下的手好像晃动了几下,不是很明显,墨染还是看到了。

    接着一个穿着和尚衣服的人跑过来:“主持,大殿有人找。”墨染仔细关注跑过来这个人,走路没有声音,跑步也比普通和尚要快,胳膊处肌肉很鼓,就算寺里和尚练武,可是长年吃素是达不到这种肌肉。

    “夏大人,翊王,我先去大殿处理事情了。”主持说完鞠躬就走了。

    “主持,你有事去忙吧。”夏乾摆摆手。

    “翊王,你怎么看?最近这些案子一点头绪都没有,一点证据都没有,这又来一个几乎没有证据的案子,头疼。”夏乾抱怨道。

    “这个案子不是没有证据,夏大人你可以让人在京城各大药铺查一查有没有卖穹川这种的,或者查一下最近有没有大量购买血乌的?这种毒药里面应该是有血乌,味道很浓。”

    墨染一听手拽了拽陌殇毓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了,陌殇毓马上会意道,就说:“我就帮到这里,接下来看夏大人的了,我去找主持拿书,然后……”陌殇毓拉着墨染跑走,还传来笑声。

    夏乾无奈的摇摇头,马上吩咐下去。

    刚跑出院子,墨染就拉住陌殇毓,在陌殇毓耳边说:“小心主持。”

    陌殇毓不明白的看着墨染,墨染握紧陌殇毓的手,小声说:“等详细情况我回去再说,等会儿见主持什么都不要说,记住了没有?”墨染瞪着陌殇毓,陌殇毓点点头。

    两人刚进大殿,主持就走上了:“这是翊王要找的书,翊王可要拿好。”说完在陌殇毓接书的手上拍了两下。

    陌殇毓拿着书拱手道:“谢谢主持大师。”

    墨染也笑着说:“谢谢主持大师,对翊王这么上心。”这个笑让主持突然有些害怕,但是表面波澜不惊。

    陌殇毓拉着墨染走出大殿,陌殇毓想着既然来护国寺了,就想着带墨染去见见师父,走到寺门口趴在墨染耳边:“要不要见一见我前一段时间拜的师父?她就在后山。”

    墨染一听不行,现在大理寺正在查案如果看到我们去后山,嫌疑会更大,墨染拉下陌殇毓的手,笑着摇摇头说:“殿下,我们还是回府吧,我有点累了。”

    陌殇毓知道墨染的意思,就点点头说:“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走吧。”拉着墨染走到轿子前掀开轿帘说:“请上轿。”然后对墨染笑了笑。

    墨染顺着陌殇毓走进轿子,两人都发现了寺门里面有人在看,陌殇毓也进入轿内,大声说:“走吧,回府。”下人听后抬起轿子下山。

    “我明白你刚才说的话了,你是发现主持的异样了?还是你发现护国寺的异样了?”陌殇毓坐好就趴在墨染耳边问。

    “咱们回府再讨论这件事,我现在只需要王爷去证实我刚才说的那位下人已经死了,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刚才跑过来叫主持的那个穿着和尚衣服的人做的,我应该没看错,那人衣袖出有一滴血,还未干。”墨染回忆道。

    “还是染儿眼力好,这么隐蔽的事情都看到了,那咱们就回府说。”陌殇毓说着把墨染揽进怀里。

    刚到府,霆夜就跟上来说:“王爷,有事禀报。”

    陌殇毓带着我和霆夜进了密室。

    “什么事?”陌殇毓问道。

    “王爷,下人刘福已经死了,死在城外以南五里处,据王爷的宅子还有三里,属下赶到的时候有人已经把他埋了一半,应该是一刀毙命,没有挣扎痕迹。”霆夜把看到的说了出来。

    “看来染儿说的没错,人已经死了,我之前太信任主持了,主要是因为母妃的关系,看来这次是主持下的手了,染儿你来说说你怎么发现的?”陌殇毓转身问道。

    墨染坐到椅子上,倒杯水喝了一口:“首先刚进寺殿下并没有介绍我,而是说的染儿,那主持怎么知道我是红人坊的青烟,这只是我刚开始怀疑的。”

    陌殇毓不太明白的问:“这应该没什么吧。”

    墨染摇摇头,坐到椅子上接着说:“不要打断我啦,我接着说,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回忆主持从头到尾的语气和动作,发现他的手有一点一点的灼烧印,现在想来应该是昨夜他去下药的时候太后反抗了才会弄手上的,我当时想到的是生川乌和生草乌磨成粉末有这种效果,没想到是穹川。”

    庭夜听完问道:“这也不证明是主持啥死的太后吧?”

    墨染点点头说:“确实,只能证明主持制作了类似的毒药,不能说杀了太后,但是你们的计划天宇门里查出内鬼了吗?你们的计划除了内部人知道,应该就剩主持一个人了,还有穹川这种毒物很确定东越也没有生长环境,虽然东越长年潮湿,但是大树却长不起来,所以很明显这位护国寺和南竺国有联系。

    陌殇毓经过墨染的分析突然发现这么多年自己对主持一点都不了解,如果不是母妃把自己托付给他,或许他们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想到这里陌殇毓也坐了下来说:“或许真的是主持,主持和我母妃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墨染一听就了解这个所谓的过往是什么,就接着说:“还要说一点,后来跑进来的一个男人,虽说穿着和尚的衣服,但是挡不住的是轻功和长年吃肉的一个痕迹,寺庙怎么会有肉吃,那当然就不是寺里的人,我推断那个男人就是杀死刘福的人。”墨染说完把杯子里水一饮而尽。

    “没想到墨染姑娘见过一次的人就记得这么清楚,属下佩服。”霆夜拱手道。

    “不只你佩服,本王也佩服,可能之前本王确实受蒙蔽了,不过霆夜内奸之事还是要查,因为我打算动手是这几天的事,主持为什么就刚好知道,还有查白薇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陌殇毓说着给墨染满上茶,自己也倒了一杯。

    “是,王爷,属下现在就去办。”霆夜一闪就消失了。

    “霆夜天天被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心里该多难受。”墨染把双手放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看着陌殇毓。

    “在他跟我那天起就已经给他说清楚了,他说他愿意,说起来也都十几年了,他是师父带来的,让他做我的贴身侍卫,因为师父信任他,所以我也很信任他。”陌殇毓说着回忆起见缥缈人的第一年。

    那一年是第三次见的时候师父带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子跟陌殇毓说:“他以后跟着你,做你的侍卫。”

    想到这里陌殇毓笑了起来:“当年的庭夜傻傻的,不过很听话,这么多年霆夜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是怕他会被白薇误导了,就现在回报来看白薇和小孩失踪案有关。”陌殇毓说完把杯子水喝完,给墨染倒的时候墨染挡住杯子,陌殇毓马上会意,就把茶壶放下。

    “就那位?我觉得她也成不了大事,背后肯定有人。对了,这件事你不应该去皇宫面圣?”墨染想起来问道。

    “对,我要进宫,你和我一起吧?”陌殇毓拉着墨染站起来。

    墨染摇摇头:“我不去,殿下你自己去吧,是太后死了,又不是别的谁,我去不合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