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都市小说 > 乐游客栈 > 第一百五十六章:又见白萱歌
    上宁尊神体内蕴藏的力量比刚才大到了百倍不止,他的每一个步伐后面都拖着长长的脚印,地面一步步的凹陷。

    希煌眼神一定,迅猛的火焰像是金蛇一般缠绕在怪物身上,如同锁链一般把他固定在原地。怪物不断地挣扎,祝赤手腕上飞起一处飘带化为了金锁,一同束缚着眼前的怪物。

    肖佑机在一侧青芒淋漓,绿莹横尾一扫,那些叔伯全部被横腰斩断,登时身体化成了血水一片,却滚滚如同有生命一般被上宁吸附在了体内,一股腥臭之味弥漫在清冷的昆仑。

    上宁发力要挣脱束缚,孟蜀眼疾手快,长鞭化作锋芒毕露的利剑,直冲冲捅进了上宁的心窝,她粉裙飘飘,眉目清明。手腕转动,一个运气,却不想上宁尊神怒吼一声,污秽全部飞溅到了纱裙上。

    孟蜀急忙抽身旋转。

    “想杀我?”他声音沙哑,“我是不死的!我会吞噬一切,就像是太常令一般!”

    孟蜀心里有些微微发凉。

    “一切,我可以吸纳一切,吸纳百川!”

    孟蜀已经看不出来哪里是他的鼻口,只有黑漆漆的一片。上宁尊神猛扑过来,浓烟滚滚,黑屋弥漫,他的体内喷射出祝赤才可以操纵的真火。祝赤一个翻身,躲过了一片灰烬。

    上宁突然身后一转,隔空扼住了青蟒的喉咙,绿莹发出凄惨的尖叫。肖佑机一个剑气劈斩过去,却没有伤及分毫。

    孟蜀灵力灌注,那青蟒瞬间挣脱,背脊之上长出一片片龙鳞,口中喷出青色的火焰。绿莹飞快的冲上去,缠绕在上宁尊神的身体上,肖佑机默念咒语,绿莹越绕越紧,像是藤蔓缠住了上宁。

    上宁的血肉从绿莹缠绕的地方溢出来,突然间伸出来无数双正经的手,扼住绿莹的身体。孟蜀眼疾手快,一个绕身,长剑划过,那些手纷纷被砍断,落了一地,像是大蛆。孟蜀急忙把绿莹拉过来,怪物突然身体开裂,无数舌头锯齿紧追不放,绿莹尾巴的鳞片把系数刮落。力量同为一体的肖佑机突然间嘴角流出来一丝丝鲜血。

    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

    孟蜀站在怪物的面前,闭上双眼,她体内成魔的力量滚滚欲出。清漪鼎灌注的力量疾风骤雨般爆发出来,孟蜀每个毛孔腾着紫色的雾气,她的眼眸顿时成为了青色。把所有的力量凝聚在一点,双生石、清漪鼎、还有祝赤和肖佑机注入自己身体的神力妖力。

    姑娘心脏咚咚咚剧烈的跳动,长剑摧枯拉朽的激射而去,冲散浓重的黑雾,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狠狠的缠绕在怪物身上。

    顿时间飞沙走石。

    原本黑云袭岸,登时天光破云。

    孟蜀身上蜕变成一九色铠甲,她怒吼一声,如同白虎翻江,以身为剑,没入到膨胀于十倍之余她的怪物胸膛之内。祝赤大喊着他的名字,似乎一瞬间归于沉寂。上宁突然发出凄厉的嚎叫,孟蜀全身血污,带着清漪鼎的力量从他的体内劈开,怪物的肉身一分为二,落在了神殿的两边。

    它抽搐了两下,渐渐的不动了。

    “结束了?”孟蜀用手捋了捋自己腥臭的头发,厌恶的撩到了后面。

    黑色的汁水缓缓地聚到了一起,曾经上宁的模样渐渐回复,他将死不死,嘴里留着黑色的血液,笑起来眼睛里还有十足的嘲讽。

    祝赤轻哼一声,“祸害,这三界容不下你兴风作浪!”他抬起手臂,指尖火花飞到上宁尊神的口中,他嘴里涌出来更多的浓稠液体,将死之人却还瞪着眼睛怒视前方。他的身子慢慢的燃烧起来微弱的火焰,忽然一阵冷冽的寒风吹过。

    上宁尊神的身体瞬间凝结成了冰霜。

    “什么人!”

    突然间一道白光闪过,掠走了上宁尊神,没有留下一句话语,那人身上的魔气与孟蜀身上相似,她长长飞舞的头发,婀娜的身姿,孟蜀突然间猜出来了来者何人,但是……她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肖佑机,男人思虑慎重,飞身追了上去。

    殿外女子身后空气中凝结了无数细小的冰凌,见来人追出,猛然射去。肖佑机变换身形,冲着魔气飞去想要拉住那姑娘的裙角。

    只听姑娘恨恨地说道:“放开我!”

    “萱歌……”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她回头,眼底的仇恨比昔日孟蜀还要浓烈,“你杀我叔伯,还杀我父亲,你还想怎样!”

    白萱歌白净的脸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蜘蛛一样的红色纹路,她已经全然没有往日清纯天真的模样,就连声音也带着几分寒气。肖佑机突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他恍然的看着姑娘的样子,嘴里呢喃着她的名字。

    “放开!”白萱歌什么的魔气骤然高涨,把肖佑机推出了三丈之外,他的胸口赫然出现了一道青色的印记。孟蜀追了出来,“白萱歌?”

    她同他一样,只是以为白萱歌挣脱了锁链逃走了,却没有想到她已经成魔,神态都与之间娇憨可爱的样子大为不同。满脸的仇恨和怒火恨不得吞灭一切。“你们……杀了我家人,还想怎么样!我问问你们还想怎样!都是一群骗子!凶手!”她的声音撕裂了乌云,眼睛中流出来了血泪。

    “还有你,骗我……骗了我多久……一千年?”白萱歌凄惨的笑了起来,看着肖佑机。

    肖佑机没说话,孟蜀先插了嘴,“那是因为你先骗他,而且还骗他杀了我……怎么贼喊捉贼,倒是倒打一耙了?你装什么,卖什么委屈啊。”

    白萱歌一道光茫劈来,孟蜀硬生生接住,又登时反了回去。

    肖佑机皱起眉毛:“你少说两句。”

    “我偏不!”孟蜀像个任性的小姑娘,“你家人死了算死了,那被你父亲派人刺杀的希煌尊神呢,那我呢,那曾经成千上万那些甚至还没有化成人形的妖呢?你卖什么清高,讲什么委屈?真可笑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