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历史小说 > 此曲终兮不复弹 > 第一百三十七章《重回师门》
    “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肖如流说出这句话后抿了抿嘴低下头,心中一阵悔意。

    “没有,你看我还好好的活着。”肖辛夷笑着回了一句。

    虽然肖如流语气倔强又傲慢,可眼眶泛红却是真真切切的。肖辛夷心中一暖,这小人是真的关心自己。

    门口守卫看到来人连忙弯腰行礼道:“将军,属下已经赶过他多次了,可他不听,日日都来捣乱。”

    诸葛清鸿对他摆了摆手,想到肖如流毫不客气的那句话眉头一皱,语气颇为不悦道:“你何时多了个弟弟。”

    “此事说来话长,我们稍后再说。如流,我很快就要离开建河郡了,要去的地方太远,不能带着你,你可找到了落脚处。”

    “小爷四海为家逍遥自在,用不着落脚处,你没事就好,我走了。”肖如流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肖辛夷从袖带中摸出钱袋递到他跟前道:“我看不远处有座朋来客栈,这些银子够你在客栈中住些时日,等我忙完就来找你好不好。”

    肖如流目光在那枚紫缎绣白色海棠花的钱袋上停留片刻,随后转开眼睛道:“我不要你的银子,我会在建河郡里等你,你说过要带我吃最好的馆子,你不能骗我。”说完拔腿就跑。

    肖辛夷拿着钱袋愣在了那里,这小人可真怪。

    “你很喜欢他。”诸葛清鸿走到她身边淡淡淡。

    “他从小没有父母,不知受了多少苦才能活到现在。”肖辛夷对诸葛清鸿讲述一遍初遇肖如流时的情景。

    “此子戾气太重,若没有人加以引导,日后必会误入歧途。”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我现在自顾不暇…”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

    肖辛夷一愣。

    “我身边缺一个牵马的小童。”见肖辛夷犹豫,诸葛清鸿轻笑道:“怎么,怕我照顾不好你这个弟弟。”

    “自然不是,只是他性子太野,你留下他日后会添不少麻烦。”                         “怕什么,他若敢调皮,我打他屁股就算替你管教了。”

    肖辛夷思索片刻,觉得这也不失一个办法,在这兵荒马乱天灾连连的年头,无依无靠的孤儿除了偷只能抢,不然就只能饿死街头。她让他答应以后不再抢别人东西,就应该负起照顾他的责任。

    “既然如此我替如流谢过你的大恩。”

    诸葛清鸿剑眉微挑,看的肖辛夷一阵心虚:“我是替肖如流谢的。”

    “这次便不与你计较了,辛儿,我为你做任何事都是理所应当的,你我之间不需要谢这个字。”

    听到这句刻意压低的声音,肖辛夷脸又红了,低头“嗯”了一声。

    “他叫肖如流?”

    “肖善,字如流,如今取字是早了些,只是我怕他到了取字的年纪我不在他身边,他找不到为他取字的人,所以便一并取了。”

    “从善如流,是个好名字,再冠以你肖家的姓,希望他不会辜负你一番心意。”

    诸葛清鸿回到郡守府后便吩咐清霄堂的弟子去城中找肖如流。他们回房间时胡古月在榻上半坐着。秦悠悠见她们进来低着头飞快跑了出去。

    “古月你可有哪里不适。”

    “多谢诸葛公子,我已经没事了。”

    “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开口。”

    胡古月犹豫了一下,看着肖辛夷道:“师姐,我想和悠悠成亲。”

    “你可考虑清楚了。”肖辛夷眸光微沉。

    “很早之前就考虑清楚了,只是这次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才知道悠悠也和我有一样的心思。人生在世变故太多,我们都不想在有生之年留下遗憾,还望师姐成全。”

    “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只是古月,若你和悠悠成亲,日后便不再是医圣门的正式弟子,此事还要上报师父。”

    “我意已决。”

    “既然如此,我即刻动身回双圣门请师父与师兄定夺。”

    “有劳师姐。”

    胡古月就要起身行礼,被肖辛夷按下。

    “你我相处数年,在我心里已把你当作亲人,想必你待我之心亦是如此,看到你找到自己的归宿,师姐真心替你感到高兴,你在此等着我的好消息。”

    “多谢师姐成全。”

    胡古月满脸感激,待肖辛夷走后喜色渐渐退去,在他心里始终觉得愧对双圣门的收养,愧对司马正清的栽培。但除了秦悠悠此生他眼中再也容不下她人,现在离开双圣门,以后双圣门有需要他还可以凭“召回令”重回凌峰,可若是错过秦悠悠,他怕再也没有与她长相厮守的机会。

    现在的他终于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牵肠挂肚患得患失,可又是这样的欲罢不能甘之如饴。

    肖辛夷此时一刻都不愿耽误,出了胡古月的房间再次请求诸葛清鸿放她离开。这一次,诸葛清鸿再也没有留下她的理由,将白凤和一件厚厚披风交到她手里目送她离开,心里虽有不舍但也有期待,只要胡古月还在这里,她就一定还会回来。冷墨妍本要与她同回双圣门,可肖辛夷放心不下胡古月,硬是让她留在建河郡照看胡古月,冷墨妍只得做罢。

    一路疾驰下来肖辛夷几乎要晕倒在凌峰脚下,摸出最后一颗化雪丹吃掉她身上才有了些力气,将白凤拴在半山腰之后,便急不可耐的御轻功赶往医圣门。钟渊看到嘴唇发白的肖辛夷大惊失色,忙渡内力给她,可肖辛夷仍抵不过越来越沉重的眼皮,不知是睡了还是晕了过去。

    待她再睁眼时,已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钟渊正蹲在她榻边拨弄火盆里的炭,肖辛夷默默看着仰望了十年的背影,觉得即熟悉又陌生,她清冷如仙的大师兄是何时落入凡尘的。

    “师兄。”

    钟渊拨弄炭火的手一顿,回头正对上肖辛夷复杂的眼神。

    “醒了。”钟渊起身走到榻边搭上肖辛夷的手腕,片刻后道:“你都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做事还如此任性,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清楚,这种时节是你能随便外出的?”

    “师兄,你这么说话我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后山冬眠的大狗熊。”见钟渊板着脸训她,肖辛夷讪笑着回了一句。

    钟渊一滞,她什么时候敢与自己顶嘴了。还有,全身裹在被子里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的肖辛夷,什么时候有了如此明艳的笑容。她以前也经常对他笑,可那笑容始终都像是隔着一层浓云雾霭,让他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如今的肖辛夷,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再也不复以前的青涩稚嫩,跟在他身后唤着师兄的小师妹这是长大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