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机2019/6/10星期一12:58:27

    云向晚缓缓吐出一口气:“是个人都惜命,我尤其惜命,的确,自负狂妄的与昭王殿下您打赌是我蠢,但我也希望殿下能给我一次机会,放我一马,但如果殿下您真的要取我命的话……”

    “我才不会傻啦吧唧的等死嘞!”瞬息间,云向晚抓起了床上的一道符就往墙上扔,接着往墙上一跳就打算穿墙逃跑。

    谁知才刚刚一跃,手腕就被拽住,被人往后一拉。

    就这么措不及防的跌入了一个怀里,冷檀香扑鼻而来,云向晚愤愤的抬眼,却撞进了那深邃似海又清亮如星的眼眸里。

    那瞳眸里带着清清浅浅的笑意,似是嘲讽,似是戏谑。

    “除了逃你还会什么啊?”他松开了她,朝后退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似是无奈的抚了抚额角。

    云向晚:“……”不逃等着被你弄死吗?

    “不想死?”

    疯狂点头。

    “那你替我做件事。”

    “什么事?”

    “杀了萧烨。”少年眼中的笑意清浅,却无端的带着冷意,望向窗外,清透的眸子倒影着一盏盏花灯,周身肃杀之气骤现。

    云向晚怔了一怔。

    这楚宸萧烨又是什么仇什么怨,又为何要让她去杀他?

    不明白就问的传统美德云向晚传承的很好:“为什么是我?”

    “因为……”楚宸突然神色一变,气息阴郁,将目光定格在了云向晚的脸上,眼中是说不出的复杂:“只有你杀他的效果最好。”

    云向晚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杀人又不是做菜,还讲谁杀的效果比较好?

    忽然楚宸一笑,笑的灿烂似朝阳,仿佛刚才那浑身肃杀之气的少年不是他,伸手狠狠捏了把云向晚脸上的软肉,他认真道:“这是给你的警告,记住,一定得办到。”

    云向晚吃痛,甩开了他的手,揉着自己的脸:“行了行了知道了,我尽量想办法杀了他……”

    当然,这话是假话,人家萧烨又没对她怎么样,还好吃好住的招待她,虽然这一切都得感谢原主,但她有什么理由杀他?

    等过段时间找到雌胤兽将她体内的阴气吸尽,她立马就走,走的远远的,找个楚宸不知道的地方待着,他总不可能为了她寻遍四海八荒吧?

    “行了,我走了。”楚宸对她一笑,接着便转身离去,衣摆扬起一阵冷檀香的风。

    “昭王殿下走好……”看他走了,云向晚开心的恨不得三百六十度旋转升天,但面上还是温婉的目送他离去。

    待楚宸走后,云向晚长舒一口气,打算去洗个澡再继续睡觉。

    谁知,刚撩起袖子,看到的却是自己白皙手臂上被画的黑压压一片……

    一只小王八……两只小王八……三只小王八……等等,现在不是数到底被画了多少只王八的时候,云向晚面色突然一狠,将视线转移到了腿上。

    该不会连这都……

    猛的一拉裤腿,不出所料,就连腿上也被画满了王八,直接蔓延到膝盖上边,离大腿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楚宸!!!”

    这两字几乎是从云向晚牙缝里挤出来的,气急攻心,云向晚突然喉头一甜,一口热血吐了出来。

    可是当看到自己吐了的血以后,云向晚更加不淡定了,黑血……

    怎么会是黑血?

    急忙将精神力集中,顺着筋脉探了一番。

    再次睁眼时,云向晚眼中皆是不可思议。

    她怎么会种了寒毒?

    寒毒与她体内的阴气相呼应,让她的体质一下子变得极阴,这具身子根本承受不了!

    依这样的情况来看,她最多活不过半年……

    这是给你的警告……耳边缓缓流转着楚宸的那一句话,云向晚的面色彻底垮了下去。

    原来是一语双关?不,加上那一堆王八,应该算是一语三关……

    这家伙……云向晚骨节被摁的泛白,眼眶已红,泫然欲泣。

    有朝一日,她绝对要把楚宸脑浆给打出来,扒光了吊树上狠狠的抽……

    ……

    翌日

    云向晚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眼底下一片乌青,昨晚洗了一整夜,总算把一身的乌龟王八给洗掉了,等洗干净差不多都已经天亮了,简单的洗漱过后,丑鬼便来了,端着早点。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丑鬼见她憔悴的要死不活的样子,也是一惊,“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云向晚只是笑笑,思考该怎么开口让丑鬼替她办件事。

    寒毒加阴气,这两个世间极阴的东西就这么落在她身上了,寒毒无药可解,只能靠施毒者将自身阳气灌入她体内才能驱除。

    虽然她现在没有办法能够驱除,但却有办法能让寒毒在她体内扩散的慢一些,延长寿命,但这个办法,说起来还是有些羞耻……

    “那个,我能请你帮个忙吗?”斟酌了许久,云向晚还是开口了。

    “当然,”丑鬼又是笑的一脸狗腿,“能为姑娘做事,荣幸之至。”

    “你能不能……”云向晚笑的尴尬,“就是帮我买一点……”

    “什么?”

    云向晚笑意勉强:“壮阳的药……”

    丑鬼懵了一瞬:“什么?”

    云向晚艰难的抚了抚额角:“就是你们男人……要的那个……”

    丑鬼还是懵圈的模样,但只是片刻,眼中忽然一片雪亮:“我知道了!您是要给庄主用是不是!没想到庄主看着挺健壮的,竟然……”

    “不是不是……”云向晚连忙摆手,这个羞耻的帽子绝对不能扣在萧烨头上,“是我自己要用……”

    丑鬼:“???”

    自、己、要、用?

    见丑鬼眼神越发的古怪,云向晚叹了口气:“其实是我体寒,一位医师说可以用男子壮阳的药物泡澡慢慢调理……”

    丑鬼明悟似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不好意思的一笑:“我上辈子还没娶媳妇儿就死了,对这方面了解也不多,怕买错药……”

    “那我,陪你一起去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