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玄幻小说 > 神魂九炼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万岳封锁
    陈唐又讲:“但是还是有很多问题,比如后面四式我需要用冰心诀的功法,使用起来身边一定范围温度会很低,所以需要你们四人同时修炼冰心诀基础篇,只需入门即可,可以抵御寒冷,同样的,萧传风要将离火诀的基础篇教给其他人,希龙需要让我四人不受毒的影响,康九和福杀倒是没什么问题。”

    希龙嘻嘻一笑,“那好办,我一人咬他们一口就行。”

    康九翻个白眼,“你属狗啊,要咬我们。”

    希龙鄙视道:“可以不咬你,但是到时中毒可别怨我。”

    萧传风诧异,“你这咬我们一口就不会中毒了?”

    希龙傲然道:“那是,我口水解百毒。”

    几人吃惊的看看陈唐,后者点点头,“他的那个…确实解百毒,以后你们就百毒不侵了。”希龙除了陈唐从未在别人面前用过毒,这也是陈唐严词要求他的,毕竟希龙身上有的毒非常剧烈,好几种瞬间致死。

    康九神色复杂的看着希龙慢慢把胳膊伸过来,“那行吧,咬吧。”

    希龙邪邪一笑,抓住康九胳膊便是一口,康九大呼小叫的,“你就不能轻点。”

    萧传风也伸出手,希龙也是一口,然后哼了一声,“便宜你了。”萧传风面色无奈,希龙就没给过他好脸色。

    福杀英俊的脸上露着坏坏的笑,“到我了。”

    希龙抓起福杀的胳膊便是一口,顿时惨叫一声,把另外三人吓了一跳。

    希龙捂着嘴巴,“你胳膊怎么这么硬啊。”

    福杀捂着肚子吃吃的笑,“我不灭金身都第四层了,堪比铜铸,当然硬了。”

    陈唐喜道:“已经第四层了?不错啊,恭喜了。”

    福杀挥挥胳膊,“是啊,但现在希龙咬不破我,怎么让我百毒不侵?”

    希龙突然扶上福杀肩膀,“有一个办法,我吻你一下,效果一样。”

    福杀顿时傻眼,“不要。”

    希龙凑上去,“就一下,你就百毒不侵了。”

    福杀惨叫,“陈大哥,救救我。”

    陈唐三人笑嘻嘻的看着二人笑闹,最终福杀自己在胳膊上刺破让希龙咬了一口,其实不算咬,而是舔了一下,看福杀苦着脸希龙才满意的起身回去。

    临出门突然回身道:“今晚你们会发烧哦。”然后飞一般逃走。

    康九和福杀嗷嗷叫着追出去。

    陈唐看着二人追出去摇了摇头,都是筑基中期了还是跟孩子一样,转头问萧传风:“最近身体如何?”

    萧传风无奈道:“还是老样子,修炼你的功法后虽然好很多,但是还是不能入睡,否则就是千篇一律的梦。”

    “那下次我师门长辈醒来便叫你过来,让他老人家看看你。”

    萧传风点点头,听得陈唐又问:“赤霄宗那边你不用回去会不会影响不好?”

    萧传风道:“没关系,少宗主在外历练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说完又聊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陈唐送走他们便拿出离火诀,他现在幻海奔啸功已经第四层,按说不需要修炼离火诀,但是陈唐觉得还是保险一些好,萧传风的火系功法没准什么时候突然升级,自己猝不及防可不行。

    第二天陈唐的离火诀便入了门,又拿起三神枪演练那四式枪法,并想象其他四人的招式,他必须小心再小心,如果练不熟一个失误便伤的是自己兄弟。

    第三天五人聚在一起演练,开始时放慢动作,互相熟悉招式,熟悉后五人正常速度演练,四式完成后五人有些吃惊,更多的是兴奋,四式组合起来威力巨大,五人穿插使用武技,防护攻击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不过默契还差一些,因为对敌时千变万化,现在使用哪一招需要陈唐先行暗示,未来要做到心意相通还有很长一段路,况且后面还有八式没有推演和组合,后八式会有冰心诀和离火诀并用毒,威力更惊人但也更难。

    五人也不着急,慢慢磨合,演练后在一起聊了会天便四散而去,陈唐继续研究其他八式。

    他想的是,既然前四式很成功,那这次把后八式一股脑都推演出来,然后就是练习再练习,熟悉再熟悉了。

    后八式是滴水成冰、冰海雪舞、旋冰怒啸、寒冰雪莲、枪影腾云、雾海银龙、风卷残云、浩气长存。

    陈唐将这八式列出,然后再与其他四人武技相配,这个事情即繁琐又得细心,就这样陈唐一闭关便是五天。

    此时南丰州也是蒸蒸日上,十五亿居民也渐渐从安居乐业到现在稍许富裕,由于没有宗门的压榨,南丰州的商业要比其他四州活跃的多,虽然规模还比不上,但这只是时间问题。

    这一天,陈唐正在研究阵法时,福哥儿闯进来,陈唐疲惫的揉揉眉心问:“什么事这么急?”

    福哥儿脸色不好,:“陈大哥,出事了,薛宗主从赤霄宗传来消息,万岳宗封锁了流云门与紫阳门边界,赤霄宗已经紧急派周成吾率队进入紫阳门防备。现在任何消息都传不出来,不知道万岳宗发生了什么事。”

    陈唐腾的站起,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四大宗门底蕴深厚,任何一个与幻海宗敌对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这刚刚与万岳宗和缓的势头难道就这样重新归0吗?

    “云丹商号管事有传音戒,没有传出消息?”

    “没有,万岳州一个消息也没传出来。”福哥儿回答。

    “马上通知龙祖海祖,通知长老会在大殿聚会堂商议,通知刘振加强伏魔走廊的防御,超过筑基境的修炼者禁止进入南丰州,通知希龙,五城警务司加强五城的力量,防止有人闹事。”陈唐下达了命令。

    片刻后长老会聚在聚会堂,几人坐定后陈唐第一句话便是:“我感觉很不好,宗门封锁辖下疆域,必是有大事发生。”

    龙祖道:“你先不要急,我已经传回信,让龙族询问万岳宗到底怎么回事。”

    海祖也告诉陈唐,他派鲨雷去询问。

    陈唐将他刚刚下达的命令告诉了长老会,这等于是南丰州进入了最高防备状态。

    陈唐突然想起一事,告诉参加会议的福杀:“立即传音薛宗主,将其他三州已采购的粮食迅速运回,加大粮食采购量,他本人尽快回来。”

    霍震云诧异,“陈唐,有必要这么紧张吗?赤霄宗和我们关系良好,可以说是兄弟之盟。况且还隔了一个天星州,忘剑宗可不是好惹的。”

    陈唐想了想,“不是我不信任萧宗主,而是在某些状况下他恐怕也做不了主。至于忘剑宗,公孙宗主闭关,天星州对于万岳宗来说就是一马平川。”

    众人都很惊讶,萧炎风在赤霄宗威望很高,又是元婴境后期,对陈唐也是爱护有加,怎会对幻海宗不利?

    只有海祖龙祖似有所悟,龙祖道:“你是怕赤霄宗那些老家伙出面?”

    陈唐点点头,“在宗门危险的情况下,这些老人会以宗门利益为重,这我很理解,所以我反应才会这么激烈。”

    众人沉默,陈唐的这句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萧炎风即便力挺陈唐,如果后果是宗门受损,那些隐居的太上长老也会制止,萧炎风也无力对抗,这些太上长老很有可能有越过门槛进入化神境之人。

    “而且你们想过没有,如果万岳宗不是发生大事,云丹商号怎么会一点消息也传不出,他们有传音戒的。”至于传音戒没传出消息,恐怕云丹商号是被迅速控制了。

    最终长老会商议,南丰州进入最高防备状态,迅速打探万岳宗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再做下一步决定。

    于是南丰州迅速行动起来,部分少年军的人族修炼者进入伏魔走廊南北两端进行防御,海祖通知海族对人族禁海,伏魔走廊两边海域也进入防备,这样南丰州的安全性大大增高,想攻入南丰州只能从伏魔走廊进入,龙祖也命令南丰州的兽族配合,命令兽域也进入防备,如果需要,从黑域森林攻击万岳州。

    南丰州各大城池也紧张起来,防备有人混进来屠杀平民制造恐慌。

    打探的海族兽族和赤霄宗陆陆续续传回消息,根本不知道万岳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兽族海族使者也见到了万岳州边境管事,只是告诉他没什么大事,过几日便开放。

    陈唐并不相信万岳宗的话,只是加紧收购粮食,严密封锁伏魔走廊。

    此时万岳州之内一片紧张,很多长老弟子被派出搜寻什么,万岳宗内也是一片肃穆,议事殿内坐着以铁峰为首的留守长老,胡还山也在其内,都在紧张的等着宗主。

    而此时宗主封石义坐在他师父所住院内,脸色茫然,片刻后宗内的丹师走出屋子,封石义忙起身问:“怎么样了?”

    丹师是元婴境初期,是万岳宗最受尊敬之人,他向封石义行了一礼,“太上长老是受灵魂攻击所致,所以昏迷不醒,灵魂受伤极难治愈,恐怕太上长老要长期如此了。”

    封石义听完走进屋子,坐在床边看着他师父憔悴的脸,“师父,你昏迷前说袭击你的人表明身份是界外魂修宗门,命令我们不得再与陈唐为敌到底怎么回事,陈唐刚刚送给我功法也解决了几个太上长老的问题,这怎么突然发生此事?我该怎么办?灭掉幻海宗吗?”

    片刻后封石义抬起头,“不管是谁,我势报此仇,不过我要先问问陈唐,流云门弟子长老我已经全部归还,郑君越一家也放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干?”

    封石义起身离开后山来到议事殿,众长老站起迎接,等封石义坐定铁峰上前问:“宗主,已经按照您的命令拿下了云丹商号所有人,也没有让他们传音出去,不知宗主为何这样做?是和太上长老受伤有关吗?”

    太上长老严道奇受伤坚持着回宗才昏迷长老们都已知道,随后宗主下令控制云丹商号和一切与南丰州有关的商人和家族,所以都猜测严道奇受伤与幻海宗有关。

    封石义沉默了片刻,“是,太上长老回宗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对方言他乃界外来人,万岳宗不得再与陈唐作对。”

    众长老都吃了一惊,天相界最近千年陆续有界外人进入,但是从未有过筑基境以上的修炼者进入,这次这个界外来人能够打伤太上长老,必不低于元婴境后期,甚至有可能是化神境。

    一名长老站出来道:“幻海宗忘恩负义,实是罪无可恕,宗主,应该灭之。”

    铁峰道:“先调查一下,问问陈唐到底怎么回事再做决定为好。”

    胡还山也称应该如此,其他长老则反对,要求直接派人去灭掉幻海宗。

    正在争论,王远走入殿内,他是万岳宗为数不多的元婴境后期,众人都问他意见。

    王远郑重道:“陈唐身为天相界人却挑唆外界势力威胁我万岳宗,实是恶劣,这种人不能在我天相界,趁早让他滚出去,况且我万岳宗传承亿万年,怎么会惧外界人。”

    这话很明白的说明,他支持灭掉幻海宗,如果不同意的就是胆小鬼。

    王远向来性格温厚以宗主意见为准,封石义也诧异王远的坚决,他沉思良久道:“此事发生的突兀,需要调查,况且牵一发而动全身,举行宗门大战涉及兽族和海族,还有其他三宗的态度,而且定罪也得允许罪人自辩,铁峰,你写封信吧,情况说明要求他解释。”

    铁峰应声而去,其他长老则失望,王远面无表情的低头沉思。

    事情发生十天后,陈唐接到铁峰来信,是正式代表万岳宗向幻海宗质询,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陈唐召集长老会齐聚议事堂将信内容转述给大家,然后说明:“我根本没有跟外界联系过,灵老如果能与外界联系上,何须如此难受的憋屈在我的魂海沉睡?而且师门规矩,入门便不得加入任何势力,否则视为判门,我看此事是嫁祸与我。”

    灵老的事长老会的人都已知道,所以陈唐并未隐瞒,对陈唐所说龙祖海祖也持相同看法,此事为嫁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