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玄幻小说 > 恶毒女配日常 > 第八十七章、居心
    赵叔给她买了第二天回家的车票。晏安拿着车票跟晁朕说:“我不想跟董馨俞顺康见面,我想直接回家。”

    “我明天直接送你去车站。”

    “可是我的行李……”

    “很重要吗?”

    也不是很重要,都是一些换洗衣服和带给干奶的东西。衣服今天蒋柏送过来一些,够她换洗着穿一个暑假。至于带给干奶的东西……

    晏安看了看脚下的礼品盒,问他:“是给我的吗?”

    晁朕开始说些晦涩难懂的词语给她解释这些药材补品的吃法和功效,晏安听得直打哈欠,等他说完就说困了想休息。她拖着沉重的步子往楼上走,刚走一半,就听晁朕接了个电话,说:“常雨霏来了,在门口。”

    晏安步子加快往楼上走,边走边说:“我不想见她,别说我在你家,你最好提都不要提我。”

    谁知道常雨霏这次又会发什么疯。

    常雨霏对着车子后视镜打量了一下自己,画了浓妆戴上眼镜好像还是遮不住脸上和眼睛里的疲态浮肿。昨天喝得有点多,之后又哭了好一会儿,现在的状态实在差。照理说不应该出门的,可那个俞珂不知道怎么联系上的她,说晏安昨晚被晁朕带走后直到现在还没回家。

    急匆匆地过来了,现在看着面前的门又有点不敢敲。

    万一……

    怎么可能呢?那可是晁朕!那可是晏安!

    昨晚让她痛哭半宿的罪魁祸首站在她眼前,说:“家里有点乱,不招待你了。”

    “现在门都不让我进了?”常雨霏往里面打量了几眼,没看见晏安的身影,身体舒了口气。

    “俞珂请我帮忙找她姐,她昨晚不是你带走的,现在人呢?”

    “睡了。”面前的人平心静气地说出让她世界崩塌的话,“所以请你小声一些。”

    常雨霏觉得自己的脑袋大概有很长时间像是被根绳子绑住了,绳子把她勒得死死的,除了窒息和疼之外感受不到任何其他。

    “睡了?在哪睡了?”常雨霏捂着自己的耳朵,失声地问了出来。

    面前人没说话,开始下逐客令。“不早了,你早点回去。”

    晁朕看着她家司机把呆愣无语的常雨霏带走。他转身带上院门,一抬眼,见楼上属于他房间的窗帘撩开了一条小缝。像是小孩子偷窥成人世界的东西,意识到被发现后,迅速地想要遮掩痕迹。

    晁朕摇摇头,听自己淡淡地说了个蠢。

    晏安在床上把自己扭成了孙悟空七十二变的形状也没换得旁边看书人的半点注意。她赌气,说:“出去,我要睡了。”

    “这是我的房间。”

    “那我去客房睡。”

    “那边长期没人住,铺盖不知多长时间没有换过,你应该可以将就。”

    晏安一个纵身又倒回床上,想晁朕贴身的衣服被褥都是洗干净后专门放在玻璃房底下被大太阳烤得,稍微靠近一点就能闻到舒适的太阳味道。

    “我干嘛委屈自己。”

    她把脚搭在了他的墙上,距离他最喜欢的作家海报就一点点的距离。她的脑袋歪在床外面,头发洒得满地都是。从她的这个视角看晁朕,看整个世界都是倒着的。

    “常雨霏跟你说什么了?”

    “你感兴趣可以自己问她。”

    “我不敢!我可害怕她了,我每次见她都怕得要死,她那么凶,她吼我我只会哭。”

    这种不要脸的话说出来晏安自己都恶心,好在她现在整个人倒着,呕不出来。晁朕没继续她的话题,转而问:“你知道蒋柏今天来干嘛?”

    “不是来给我送衣服?”

    “除了衣服呢?”

    晏安一个纵身从地板上起来,问:“还有其他吗?是不是皮筋?我今天头发一整天都没扎起来过。”她笑嘻嘻:“蒋柏姐就是贴心。”

    晁朕从他书桌下面抽出个袋子丢了过来。晏安兴奋地把里头的东西全抖在床上,一眼看见了两个裹着塑封的粉色盒子,还有盒像药一样的东西。

    她先看了药,上面没写“感冒灵咳嗽糖浆”这种很通俗的名字,倒是写了一串晏安单个认识连在一起就不懂的字。

    “左什么什么片?这是什么?”

    背对着她看书的人脊背半点没动,声音也云淡风轻地可以。“不是什么好东西。”

    晏安悄悄摸摸地自己查了。突然,手里的东西就到了烫手的程度。她仓促地把它扔出去。好了,她现在也知道那两个裹着塑封的盒子是什么了。她拿脚把这些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下,哼了一声裹着被子翻了个身,想这家人真是个顶个的奇怪,只见过别人上赶着倒贴被拒绝的,没见过自家人买一赠二要喝着往外送的。

    蒋柏是有多担心她这个侄子没人要?

    缓慢而又节奏的翻书声音响在耳边,沉重的昏昏欲睡的,晏安脑袋眼皮全部泛重,想自己打来了他家以后就活得实在颓废。除了不怎么吃东西以外,其他和猪没都什么区别。

    她在家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外面只要有一点点动静就会惊醒。她要时刻忌惮着俞岩之前的事情再发生,所以她睡不好。她到了这个年纪还瘦瘦小小一只,大概也跟长期睡眠不足有很大关系。晏安抓着被子把它盖到了鼻梁往上,正要昏沉过去,就感觉鼻尖上的被子被扒了下来。她固执地把它又拉上来,不到半秒钟又消失,之后就再也拉不动。

    她把身子翻过去,脑袋贴上了冰冷的墙,随即就感觉身后有人躺下。她把手从被子里抽出去,说:“你可离我远点。”

    “你想太多。”身后人说。

    “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儿。”她坚持。

    身后人笑了,连带着贴着她的皮肤都产生共鸣,黏黏糊糊哼哼唧唧的。“我也是正经人家的男孩儿。”

    “正经人家的男孩儿会提前准备这些东西?”晏安不服气。

    “正经人家的女孩儿能理直气壮躺在人家床上还往外赶人的?”

    晏安闭着眼蹬了蹬腿,说:“我长得漂漂亮亮可可爱爱,我合理怀疑你的居心不良。”

    “请你睁开眼睛照照镜子,我两看上去究竟谁更居心不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