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 > 正文 第一卷 入赘豪门_第五百八十九章 安插
    海城,韩东跟白雅兰应汪冬兰邀约,在赶往餐厅的路上。

    晚上八点,海城的街道上除了车流,就基本没有了多少行人。

    过于寒冷的天气,让这里的人多半都喜欢深居简出。就算出门,也是会去一些有空调或者暖气的场所,而不喜欢逛街。

    餐厅的名字叫望月楼,算是附近一个标志性的饭店。

    高仅有三层,占地面积却很大。

    韩东跟白雅兰来过这里一次,菜味一般,胜在装修。

    万物枯荣的海城,能有这么一处把餐厅布置的像是春景的地方,客人不捧场才是奇怪。

    进去,那一抹绿色已经足够让人心阔神怡。

    外头停车场,韩东开车赶到这的时候,人已经快满了。

    他索性把车子停在路边,跟白雅兰一块去往餐厅二楼包厢。

    二楼。

    汪冬兰已经早在等在桌前,桌面上,也林林总总叫了七八个菜。菜偏家常,并不奢侈。除此外,桌面上放置的还有两瓶高度白酒。

    女人穿的也是便装,三十几岁的年龄,妆容也并不厚。

    跟普通的海城人不同,可能是常年养尊处优,汪冬兰皮肤底子很好。白皙,有光泽。

    一件无扣休闲长款大衣放置在身后,浑身只着简单的毛衣,紧身的衣服,身材看不出半分赘肉,也完全看不出她今年已经三十五岁。

    很有魅力,只随着白雅兰朝她走去,那股魅力,凭空散去了许多。

    汪冬兰热情起身,笑着道:“白局长,粗茶淡饭,千万不要嫌弃。咱们公务人员,很穷。”说着,视线瞥向另一边的韩东:“韩警官也来了,真好。”

    看似友善的态度,韩东不为所动。

    他今天不是主角,两个女人才是。而且,鬼才信汪冬兰会真的友善。

    上次在禁毒局,自己可是当着所有警察的面,把她给弄的上不上下不下。

    女人临走时眼中一闪而逝的怨毒,他看得到。

    白雅兰仍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态度,或者说她对除了韩东之外的所有人,基本都是这样。

    “汪局长,怎么着,今还打算喝酒?”

    汪冬兰自若示意请坐,开盖:“你们俩总得要有一个喝的。海城人好酒,能御寒,古来的传统。没酒,叫吃饭么!”

    边说,便自如倒着,略带着些糟糠味道的酒水,徐徐灌满整个酒杯。

    白雅兰也没拦阻,指了指韩东:“我是滴酒不沾,过敏,看多少大夫都不管用。让他陪你。”

    汪冬兰挑眉,很随意推了一杯到韩东面前:“小同志,你们领导没办法喝。怎么着,你肯定得代劳。”

    同在其位,面子上至少要过得去。

    韩东接了过来,三两杯。跟汪冬兰每人一杯,一瓶酒差不多都要见底了。

    白雅兰并不想跟她在这虚与委蛇,你来我往。等开始吃东西,随即道:“汪局长,咱们合作不少,但交集确实不多。你今天冷不丁请我吃饭,我这有点犯嘀咕。”

    汪冬兰笑着道:“妹子,咱们也别局长局长的叫了,我年长几岁,你不嫌弃的话就叫我汪姐。再说,能合作就是缘分。国内那么多人,我怎的偏偏就能碰到你了。”

    白雅兰习惯帮身边韩东夹了点东西:“那既然是缘分,汪姐有话就直说好了。”

    “说是肯定要说的,不过首先就得说说你这部下。我记得,叫韩东。”

    “上次禁毒局的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但动手打我部下,差点要拿枪对着我……妹子,这性子可不行,同是警察,就是一家人。一家人,拔枪相对,多不合适。”

    “我是念他年纪轻,看妹子你的面上,忍了这口气。”

    笑着在说,句句针锋。

    韩东以为她要继续长篇大论的唱戏,结果话风一转,就听汪冬兰直接道:“小同志,你是不是得敬我一杯,认个错。”

    一口一个小同志。

    韩东恍若未闻,举了下酒杯笑道:“汪姐,那天纯属开玩笑,我知道你们海城人大度,汪姐也肯定没放心上。不过,确实是我错了,这杯敬你。但我酒量小,等会喝多还得叫代驾,适当喝一点。”

    汪冬兰眉眼含笑,极轻巧的几口把近三两杯酒灌进了肚子中,如同饮水。

    韩东古怪,这娘们摆明了是要拼酒……

    他脑子生锈,才会跟汪冬兰这种人如此喝法。海城人饮酒闻名国内,很多女人一口气都能喝一瓶。网上流传的视频中,一般三个海城人坐一块,桌面上至少会摆十来瓶白酒……亦或者是大桶装的散酒。

    压根也不受她激将,韩东一句公务在身,轻抿了一下,把汪冬兰晾在了一旁。

    大概没碰到韩东过这种不识抬举的人,汪冬兰脸色微变:“小同志,你这有点不像个男人。”

    韩东任她目光鄙夷的挤兑,也不动容。

    他责任是护着白雅兰安全,酒,意思一下便可以了。得多傻逼,才会在外面随随便便的喝醉。

    别说三两,二两,一两,也会对他本人造成一定的影响。

    白雅兰想笑,忍住了:“汪姐,他脑袋一根筋,竟惦记着做好我司机。再说,咱们风俗不同,没酒,该谈什么也可以继续谈的。”

    汪冬兰还要再说,韩东直接起身:“白局,汪姐,你们俩先吃着,肚子不舒服,去趟厕所。”

    不等答复,他直接去了包厢门口,点了支烟。

    就趴在二楼栏杆上,随意往下看。

    针对白雅兰的一系列暗杀活动,似乎消停了。可是,整个海城有多少人想要她的命,韩东最清楚。

    任何环境,包括禁毒局之内,他只要在白雅兰身边,就不会掉以轻心。

    楼下,四五十桌散座,基本算是满了。服务员穿梭,客人呼喊,以及划拳叫嚷的动机,闹哄哄的乱。

    眼睛,在每一桌上一一掠过,没发觉反常,随即坐包厢前走廊的长椅上抽烟。

    应酬是白雅兰的事,不是他的。饭吃不吃也没关系,左右也不饿。

    他有必要呆在外面,而不是里面。

    包厢隔音不错,韩东基本听不到里面的两人在说什么。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他收到了一条白雅兰发来的>

    韩东摁下拨号键,也没放耳边。

    片刻就听到白雅兰在另一端装模作样的自说自话,挂断电话不久,里头脚步声响了,是两人走了出来。

    短短时间,汪冬兰态度已经十分熟络热情:“妹子,那事就这么说定了……谁都知道你们禁毒局待遇好,多留几个名额给我。”

    说着,不无讽刺的看了眼韩东,没搭理。

    韩东视若无睹,把烟头塞进一旁垃圾桶,先一步走在白雅兰身前下楼。

    他跟白雅兰路上商量好的,那就是同意当地公安部门安插别的警察来禁毒局。这不见得就是坏事一桩,用好了,就是好事儿。

    没必要连对方这点面子都驳回去。js3v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