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其他综合 > 名门医女 > 第一百零二章 同眠
    名门医女?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穿着家常的袍子。

    “我身上也流着周家的半份血,我是不是也是蛇蝎心肠?”他看着谢氏沉脸喝道。

    “到现在你还护着那女人!”谢氏亦是喝道,扶着桌子站起来。

    “行了,这件事以后不要再说了。”定西侯喝断她,坐在了炕上,重重的抓过茶喝了一口。

    常云成冲谢氏摇头劝慰,谢氏慢慢的坐回去,不再说话了。

    屋子陷入一阵沉默,婆子们也不敢走。

    “她说了什么没?”定西侯忽的问道。

    婆子一愣。

    “说,说。。”她结结巴巴的开口,“阿金做了这事到底是为了她,虽然她不知情,但她的过错不可饶恕,只愿侯爷忘了她…”

    定西侯的神情一怔,谢氏在一旁冷笑一声。

    “都已经证据确凿了,还在垂死挣扎,这种话,也有人信啊?”她冷冷说道。

    定西侯看了她一眼,冲婆子们摆摆手。

    婆子们退下了。

    “月娘,你受惊了,是父亲没有照顾好你。”定西侯看向齐悦,叹息说道。

    “媳妇不敢当。”齐悦说道,“他人心,又不是父亲你可以做主的。”

    定西侯看着她再次叹气,又带着几分欣慰。

    “你别怕,以后断不会有这样的事了。”他郑重说道。

    齐悦低头道谢,垂下视线。

    “你这臭小子。”定西侯又看向常云成,猛地喝骂道。

    常云成神情依旧,谢氏眉头皱了皱,但忍着没说话。

    “要不是月娘,看你这次怎么办!”定西侯恨恨喝道,“这么好的媳妇,你闹什么幺蛾子,把那个丫头给我赶出去,谁敢往你跟前凑,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

    这话说的屋内三人都有些色变。

    常云成是脸色微僵,谢氏神情微恼,齐悦则是有些尴尬,不过这还没完,定西侯紧接着又说出一句话。

    “…月娘的东西我已经让人送回去了,再敢让我听到你把月娘赶出去,你就跟我滚出去,别回来了。”他看着常云成愤愤说道。

    齐悦惊愕的抬头看着定西侯,不会吧。

    名门医女?第一百零二章?同眠

    夜色深深。

    定西侯的灯火逐渐熄灭了很多,前后院上夜的人裹紧了棉衣,敲着梆子吆喝着而过。

    常云成的院子里还灯火亮亮,院子陡然多了很多丫头,但却比往日更加安静。

    齐悦站在常云成的屋内。

    “这是我第三次还是第四次进来啊。”她环视一眼感叹道。

    常云成站在一旁,绷着脸看上去心情很不好,自然也没回答她。

    齐悦其实也并没有要回答。

    她的视线落在那张大床上,大红鸳鸯被褥并排一起,布置的像是新婚大喜一般。

    这个定西侯还真是…。

    “这个,你可不能怨我。”齐悦吐了口气,看向常云成,有些无奈的说道。

    常云成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看上去面无表情,那微微握住扶手的手显示了他内心并不像外表这般平静。

    “走一步说一步吧,我再想办法。”齐悦来回走了几步,说道,再次看那张床,“你说怎么睡吧?”

    常云成觉得身子陡然一僵。

    “虽然这样说不太礼貌,但是呢,我是女人,还是我睡卧房吧,这里挨着净房,我洗漱什么都方便。”齐悦接着说道,说这话转过头看常云成,看他神情怪怪,“你…不同意?”

    常云成抬头看她,灯光下这女子神情淡然。似乎说的是是今天天气怎么样一般。

    他的手不由握紧了扶手。

    “不同意。”他张口说道。

    原本话出口有些后悔,但看到眼前的女人皱起眉头,终于不是那一副疏离的神情,心里反而觉得舒服了些。

    “这是我的卧房。凭什么要我让出去。”常云成靠在椅背上。缓缓说道,“你爱睡不睡。”

    齐悦看着他一刻,无奈的举举手。

    “好好,我惹不起躲的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实在是没精神跟你们打交道了。”她说道,一面喊阿如。

    他们夫妻两个站在室内对着床看时,秋香一直站在堂屋里,安静的如同不存在。

    这一次她是侥幸逃的一劫。定西侯本来要把她跟早先那两个倒霉通房一般卖出去,是少夫人开口说话才留下来。

    “这个丫头不是那样的人,做事做得好。人也机灵,几个丫头挤在一个屋子里,正好有空屋子,赏她住,这样别的丫头住着也宽松,倒不是只是为了她,那丫头不是有不该有心思的人。”少夫人这样对定西侯说。

    这话是定西侯让人来一字一句告诉她听的。

    没有心思,她什么心思都没有了,秋香跪在地上叩头心内狂喊。

    定西侯很少做决定,但做了决定就很少有人能让他改变。自己这一次能逃过一劫,真是少夫人开眼…。

    秋香看向那边,她的视线一直落在齐悦身上,见齐悦似乎是审查完这卧房,夫妻两个又说了几句话。不过好像不是很愉快…。

    齐悦刚一喊阿如。秋香就忙过去了。

    “少夫人,阿如姐姐去安排鹊枝阿好她们了。奴婢伺候你洗漱吧。”她带着几分小心紧张讨好卑微的过去低声问道,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看都没看常云成一眼,在她的眼里除了少夫人别人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你帮我把那边的罗汉床铺一下。”齐悦看着她和颜说道。

    秋香有些惊愕的怔在原地。

    什…么?

    热气腾腾将浴桶里的齐悦包住,阿如在一旁帮她擦拭已经洗好的头发,许久不见齐悦说话,她带着几分担心看去,见齐悦仰面靠在浴桶边上,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少夫人,不能在这里睡。”她忙提醒道。

    齐悦回过神起身,换上里衣出来,屋子里只有常云成一个人了,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本书。

    女子洗漱过后的潮湿的清香在室内散开,常云成握着书微微皱眉。

    他眼睛看着书,却能清楚的看到那女子穿着白绸桃红滚边中衣,披着如瀑布般的长发晃悠悠的走过去,又低低的和丫头说话,不多时丫头也退了出去,屋门被带上了。

    屋子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常云成只觉得身子终于放松了,他站起身来走向净房。

    一切似乎跟日常没什么区别,除了多了一个浴桶,一个空了,另一个放上了滚热的水,但空气里弥散着一种不属于他所熟悉的味道,这是陌生人闯入他阵地的味道,这么多年了,他的阵地第一次出现其他人的味道…

    真是太不舒服了!

    常云成走出来时,看到那边的灯已经熄了,隔扇没有门,所以他一眼可以看到罗汉床上被子下的人形,小小的侧卧着,似乎察觉到他的注视,那侧卧的人翻过身来。

    常云成收回视线,只觉得心跳得厉害,当察觉到这一点时,他不由啐了自己一口。

    呸,有什么可慌的,女人又不是没见过!

    他走过去猛地关上门,转身吹熄灯。

    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中。

    常云成躺在床上,却瞪着眼。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太过于震惊了,那个丫头死了,并且是被自己的主子周姨娘害死的,一心要害死齐月娘的人竟然是周姨娘…

    对于这个姨娘也好齐月娘也好,他原本没什么印象记忆,但此时此刻不知怎么的想起很早以前,他走过老侯夫人的院子,看到周姨娘拉着齐月娘的手,不知道和她说什么,笑的那样亲切。那种亲昵让常云成站住了脚,那种亲昵是自己在母亲脸上看到过的,虽然母亲的样子已经记不清了,但想起母亲时。他的心底就会浮现那种笑…

    常云成猛地坐起来。

    他侧耳听。可以听到透过门传来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并没有啜泣之类的异样。

    得知一直当做亲人的人要自己的命…

    常云成掀开被子下床,打开了屋门。

    对面静谧的黑暗,传来均匀的呼吸。

    这也是她自找的!谁让她是老太太带进来的人,活该她命不好…

    常云成怔怔一刻,又抬手将门关上,回转身走到桌案前倒水,慢慢的喝了一口。

    在那样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喊着自己是凶手的情况下。又是她看到了别人不看的事实…。。

    这个女人,她是那样的相信自己么…

    常云成不由攥紧了茶杯。

    白日死了一个人,而且她还蹲在那里看了那么久。看的那么认真,要不然也不会发现死因有异…

    女子毕竟是女子,又是自己熟悉的,且信任的人死去了,她心里一定很害怕吧…

    常云成慢慢的喝完水,又走过去打开了屋门。

    “大哥…”

    一声女子的叹息幽幽的在室内响起。

    声音突然,再加上刚刚想到的事,常云成竟忍不住头皮一麻。

    “我说你是怎么个意思?”齐悦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常云成身形放松,顿时又有些恼怒。

    “大半夜的,你乱叫什么!”他不由低声喝道。

    那边被褥摩擦声。适应黑暗的常云成可以看到齐悦翻转身就那样侧躺着看过来。

    “大哥,你也知道半夜了啊。”她说道,带着无奈,“那门再好玩,你白天玩个够可好?”

    常云成勃然大怒。

    这边齐悦还没说完。

    “或者。你有什么…不良嗜好?”她带着几分揣测说道。“比如喜欢偷窥女人睡觉?”

    回答她的是门砰的一声巨响。

    “不知好歹!”以及一声沉闷的喝声。

    齐悦皱眉,什么不知好歹。这人真是莫名其妙,不过好在那边终于安静下来了,她翻个身面向上,看着黑黑的房顶,轻轻的吐了口气。

    一个人说死就这样死了么?

    悄无声息的死了么?

    她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死的么?

    还是不知道的好吧…。

    这里的人,这个侯府的人,已经可以吃得饱穿得好,衣食无忧一辈子的人,难道还不满足?这些人心里倒是想的是什么?

    齐悦伸手抓住被子,将自己的脸慢慢的罩起来。

    晨光朦胧的时候齐悦自然醒来,她起身下床,习惯性的抓着头眯着眼寻净房,头撞到隔扇上才想起自己换了新地方住。

    那个男人…。

    齐悦探头往那边看了眼,卧房的门大开着,她迟疑一下走过去。

    言情群【61903070】

    PS:求收藏、求分享、求支持

    坐酌泠泠水:【玉琢】

    前世出身名门,自择探花郎,扶他上青云,却遭爱情背弃。

    今生,重生在玉雕商家,又见生父攀附权贵而将母亲遗弃。

    于是她发誓,今生今世,要自强自立。

    再不作那深宅里的菟丝花,依附男人生活。

    玉不琢,不成器。

    她要用手中的刻刀,为自己雕刻出世上最精美的幸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