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字:
关灯 护眼
书本网 > 灯花笑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行途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行途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行途 (第1/2页)
  
  十月节,已近立冬。
  
  广云河水面渐结薄冰,宽阔大河之上,巨船缓缓靠岸。
  
  一群身穿深蓝棉袍的人从大船甲板纷纷而下,远远望去,似荒原中一行蚁群,踽踽独行。
  
  河畔有暂时落脚的茶坊,茶坊主人送上几壶热茶烫面,摆出几盆炭火,人群渐渐热闹起来。
  
  林丹青打了个喷嚏,抱怨了一声:“好冷。”
  
  身侧医官宽慰道:“马上就过孟台了,挨着河是冷些,过了孟台要好得多。”
  
  去往苏南的随行车队已出发半月了,其间广云河一段需乘船,立冬后河面结冰,又连日下雨,脚程耽误了些。
  
  盛京处北地,冬日一向很冷,原以为苏南靠南,冬日暖和得多,未料不仅不暖,比盛京的冷还添了份潮湿。连身上棉袍都像是在冰里浸过般,又冷又沉。这还没到苏南,有医官手上就先生了冻疮。
  
  常进从茶摊后厨走出来,递给陆曈和林丹青一人一碗热汤,道:“趁热喝暖身子。”又看向陆曈:“陆医官感觉如何?”
  
  陆曈苍白着一张脸,接过常进手中热汤,颔首:“好多了。”
  
  行路长远,陆曈比别的医官还多了一份折磨,她晕船。
  
  过广云河乘船得七日,陆曈从未走过这样长的水路,纵然晕船药吃了不少,仍吐得昏天暗地,下船时,脸都瘦了一圈。
  
  “陆妹妹,从前见你无所不通,没想到是个旱鸭子。”林丹青拍拍她肩,又思忖,“或许老天爷是公平的,医术给你些天赋,别的事就要寻你些不痛快,否则怎么这么多人,就你和纪医官二人晕船成这幅模样?”
  
  旱鸭子不止一个,纪珣也是。
  
  不过纪珣又比陆曈好些,至少晕船药对他有效。
  
  听见谈论自己,纪珣朝她们这头看来。
  
  林丹青被抓了个正着,镇定自若地端着热汤起身离开,走到常进身边佯作交谈。陆曈低头喝汤。
  
  汤是茶坊主人自家做的白萝卜鸭子汤,清甜鲜爽,一口下去,胃里渐渐熨贴起来。
  
  正喝着,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影,陆曈侧首,纪珣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她怔了一怔,听见纪珣开口:“你好些了吗?”
  
  陆曈点头。
  
  众医官都打趣他俩是整条船上唯二的旱鸭子,总有几分同病相怜。
  
  “本想做一味晕船药给你,没想到到下船也没做出来。抱歉。”他说。
  
  纪珣虽也晕船,但吃过晕船药立刻好转。陆曈却不然,整整难受了七日。
  
  一整船医官,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医官,愣是没找出一个靠谱方子,就连天才医官纪珣也不行,做出的晕船药被陆曈吃下去,丝毫没有好转。
  
  要说出去,实在让人怀疑这群人究竟能不能解决苏南疫病。
  
  纪珣看着她,神色有些奇怪:“不过,为何所有的晕船药都对你毫无效用?”
  
  “或许是心病。”陆曈坦然回答,“我心中忧惧,所以无论用什么药物,都没用。”
  
  这也未必不是一个原因。
  
  纪珣点头,没再说这个,转而说起别的:“过了孟台,再走几日就是苏南。”
  
  “陆医官是苏南人,归乡在即,心中可会紧张?”
  
  陆曈垂眸:“紧张无用。”
  
  “我以为,陆医官是为了家乡才主动要求前往苏南。”
  
  陆曈不语。
  
  去苏南的老医官里,撇开纪珣不提,林丹青一个新进医官使混入已是十分出格,临行前,又添了一个陆曈。
  
  明眼人都瞧得出来,陆曈是为了避免太师府迁怒才远走苏南,不过,也有人认为,陆曈是苏南人,主动要求前往,或许是忧心故乡。
  
  只是这一路上,众医官商讨治疫良策药方,陆曈都表现得很平静,瞧上去未免有些冷血。
  
  默了默,陆曈道:“纪医官认为是怎样,就是怎样。总归我已经在路上了。”
  
  纪珣看着她,想了想,犹豫片刻才开口:“我有件事,想问陆医官。”
  
  “何事?”
  
  “戚家公子出事前,先由崔院使行诊,后来崔院使落罪,你接替崔院使之职。戚公子的医案只有你能翻阅。”
  
  “不错。”
  
  他道:“虽太师府说戚公子是因丰乐楼大火受惊致病,但我听旁人口中症像,戚公子更似癫疾,我记得陆医官曾问过我:茯苓、茯神、没药、血竭、厚朴……再加一味山蛩虫如何,我说过,若用此方,短时间里,或可舒缓情志,平息癫疾。但长此积累,体内余毒淤积,麻痹神智,表面是好了,实则病越重,将来疾症反复难治。”
  
  纪珣看一眼陆曈,见陆曈神色平静,并未反驳,才接着说道:“后来戚公子反复生病……”
  
  “纪医官此话何意?”陆曈打断他的话。
  
  “我是为戚公子治病,戚公子也并非癫疾,这一点,崔院使、太师府都已反复说明,世上没有凭一句问话就定罪的道理。”
  
  她开口:“况且,戚公子在傩祭之上死于父亲之手,是众目睽睽的事实。纪医官秋后算账,莫非是认为,无论如何,只要我曾登门戚府,身份高贵的戚公子身死,作为他医官的、平人出身的我便不能苟活,非得陪葬不可?”
  
  这回答尖锐,纪珣怔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纪医官处心积虑寻找我的罪证,是为何意?”
  
  纪珣语塞。
  
  戚玉台确实是死于戚清之手,这一点和陆曈没有半分关系。
  
  他也知道若陆曈不跟着救疫医官前往苏南,或许会被牵连连累到这桩事故之中。
  
  自己于医案的怀疑反而令陆曈如惊弓之鸟,是他没有考虑周到。
  
  “抱歉,”纪珣道,“我不是怀疑你,只是医案上有些不解之处,日后不问你了。”
  
  陆曈没说话,二人正沉默着,忽然间远处石菖蒲匆忙奔来,神色有几分惊惶。
  
  随行医官中,石菖蒲平日里最是随性自在,不商讨救疫时,十有八九都在睡觉,剩下一二在吃饭,难得见他如此惊惶。
  
  石菖蒲一口气跑近,拉起常进就往一边走,隐隐有声音传来:“刚才孟台驿站那边的人过来接应,京城里出大事了!”
  
  陆曈心中一动,抬眸朝二人远走的方向看去。
  
  出大事了?
  
  石菖蒲将驿站传来的消息带给常进,不多时,整群救疫医官都知道了。
  
  盛京确实出大事了。
  
  前些日子,车队忙着赶路,日夜兼程。后来过广云河,七天七夜都在河上,什么信件都传不过来。
  
  是以这消息都传到孟台了,众人陡然得知,全部大吃一惊。
  
  陛下驾崩了。
  
  三皇子元尧在勤政殿外设下伏兵,趁夜里入宫觐见时发动宫变,弑君夺位,陛下重伤。太子替陛下挡剑,不幸丧于元尧之手。
  
  宁王元朗赶入宫中,擒拿三皇子,打入昭狱。陛下临终前下了一道传位诏书,将皇位交给宁王元朗手中。
  
  短短数日,太子身死,三皇子入狱,竟由宁王登上龙椅。
  
  这实在古怪得过分。
  
  虽然梁明帝近年来身子不好,太子与三皇子间明争暗斗,众人都知或有一战。然而一夜间天翻地覆。从来“父死子继,兄终弟及”,梁明帝尚有二皇子与四皇子两个儿子可接应大位,何以绕过二人传位给宁王?
  
  而那个成日笑眯眯的、只知道流连坊市、官巷上买花买菜的的废物王爷,又如何能凭一己之力擒拿乱党。
  
  朝堂之事远在千里,医官院中位卑名隐的医官们噤若寒蝉,不敢多问一句。
  
  有年迈的老医官颤巍巍开口:“医正,咱们还去不去苏南?”
  
  苏南救疫名册由梁明帝通过,如今龙椅却已换了人坐,世事无常。
  
  北风呼啸而过,常进打了个冷战。
  
  “去。”他定了定神,“这些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去救疫的人,无论坐上龙椅的人是谁,苏南百姓正在受疫病之苦是事实,绝没有掉头撂挑子不干的说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盗墓笔记 末世召唤狂潮 巫师:从骑士呼吸法开始肝经验 紫气仙朝 今夜不设防 余年 我在迷雾世界当众神之主 潮湿夏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