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字:
关灯 护眼
书本网 > 灯花笑 > 第五章 柯老夫人

第五章 柯老夫人

  第五章 柯老夫人 (第1/2页)
  
  陆瞳随柯府下人进了宅门,银筝留在外头。
  
  一进门,正面迎对一座芍药台,柯家宅子的花园很大,花开得正好,人走进去如进花丛,一整院都是芬芳。
  
  陆瞳垂下眼睛。
  
  陆柔对花粉过敏,一靠近时鲜花朵,脸上身上就会起红疹。陆家里从来寻不到一朵花的影子。奈何陆柔又很喜欢花,母亲就用碎布头扎了许多假花盛在瓷瓶中,装点几分颜色。
  
  但柯家似乎没有此种顾虑,群芳竞艳,百卉争妍。
  
  待到了正厅,花梨木椅上坐着个年长妇人,一张容长脸,眼角尖而下垂,薄唇涂满口脂。穿一身荔枝红缠枝葡萄纹饰长身褙子,耳边金宝葫芦坠子沉甸甸的,打扮得格外富贵,一眼看上去,稍显刻薄。
  
  须臾,陆瞳朝柯老夫人轻轻行礼:“小女王莺莺见过老夫人。”
  
  柯老夫人没说话,居高临下地打量陆瞳。
  
  这是个年轻姑娘,穿着件洗得发白的浅褐色葛衣,手肘处有一块不起眼的补丁,十分寒酸。柯老夫人的目光落在陆瞳面上的白纱上,微微皱眉,道:“戴着面纱干什么?”
  
  “莺莺上京路上染了急症,面上红疹还未褪尽。”陆瞳轻声道:“不敢污老夫人眼。”
  
  柯老夫人见她露出的脖颈处果然有红疹痕迹,心中一动,摆了摆手:“那你离远些。”语气毫不客气。
  
  陆瞳依言退远了两步。
  
  身侧的李嬷嬷堆起一个笑来,一边替柯老夫人揉肩,一边问陆瞳:“莺莺姑娘是哪里人?”
  
  陆瞳回道:“小女是苏南人。”
  
  “苏南?”柯老夫人打量她一眼,“没听过陆氏有什么苏南的亲戚。”
  
  “柔姐姐的母亲是莺莺的表姑母,莺莺幼时就随爹娘去往苏南了。当年母亲体弱,父亲急病,表姑母曾提过,将莺莺当亲生女儿对待,倘若日后困难,就去常武县求助。”说到此处,陆瞳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带了一丝哀婉,“如今爹娘去世,莺莺好容易赶到常武,才知姑母已经……”
  
  柯老夫人心中松了口气,果如李嬷嬷所说,这王莺莺就是个来打秋风的破落户。估计是想在这里骗些银子。
  
  思及此,便也没了耐心,遂道:“你既是来找陆氏的,可知陆氏早已病故,柯家现下没这个人。况且,”她皮笑肉不笑道:“你说陆氏与你亲如姐妹,可过去从未听陆氏提起过这么个人,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老夫人不必担心,莺莺曾在常武县住过一段日子,左邻右舍皆知。老夫人可以令人去常武县打听,一问便知真假。”
  
  柯老夫人噎了一噎,身边李嬷嬷立刻开口:“姑娘,先夫人已经去了,您纵是想要投奔,可如今大爷早已娶进新妇,和陆氏夫妻缘分已尽。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留在柯家,这不清不楚的,传到外头,对您的闺誉也有损。”她自认这番话说得很在理,哪个姑娘不在乎清誉?纵是想要打秋风,也要掂量掂量值不值得。
  
  陆瞳目光微微一闪。
  
  新妇……
  
  陆柔才过世一年,柯承兴竟已再娶。
  
  她拢在袖中的手指微微攥紧,面上却浮起一个柔和的笑:“莺莺自知身份尴尬,自然不敢留在柯家。方才已经与门房小哥说过,此行,是来取走表姐的嫁妆的。”
  
  此话一出,屋中静了一静。
  
  半晌,柯老夫人缓缓开口:“你说什么?”
  
  仿佛没有瞧见她阴鸷的目光,陆瞳细声细气地开口:“表姑母曾愿将莺莺记在名下抚养,莺莺也算半个陆家人。大爷既已与表姐夫妻缘尽,已成陌路。表姐又未曾诞下儿女,嫁妆,自然该还给陆家,莺莺可代为收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盗墓笔记 末世召唤狂潮 巫师:从骑士呼吸法开始肝经验 紫气仙朝 今夜不设防 余年 我在迷雾世界当众神之主 潮湿夏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