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字:
关灯 护眼
书本网 > 在霍格沃兹的中国留学生 > 第103章 金蛋的秘密

第103章 金蛋的秘密

  第103章 金蛋的秘密 (第1/2页)
  
  龙虎山,上天师府
  
  当魔法投影的摄像机把镜头对准橡木大门的时候,整个大厅便沸腾了起来。
  
  各位看热闹的师门长辈马步都不蹲了,嗖的一声围在了投影面前,等着看张潇那小子的舞伴是谁。
  
  张承道和李清姝尤为激动,夫妻两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盯着屏幕,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终于,投影内主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低沉的说道:
  
  “让我们欢迎来自于东方的勇士,第一轮比赛中给我们带来无数震撼的优胜者,潇·张!
  
  将由他和他的舞伴进行本次圣诞舞会的开场舞!”
  
  橡木的大门缓缓的打开,光灯下的张潇身着一袭长袍,如同一位从画卷中走出的人,仙气飘飘,立刻赢得了师门长辈们的满堂喝彩。
  
  “好,这才是我道门的小天师嘛,学校的校服压根显示不出潇潇的风采。”
  
  “没错没错,还是这身袍子适合潇潇。”
  
  张承道和李清姝更是笑的嘴都快合不拢了,只觉得自家孩子天下第一。
  
  很快他们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手套女士的身上。
  
  “这是谁家的闺女?”
  
  “看面相倒是个心善之人,只是——嘶——”
  
  二师伯摸着下巴,眉头紧锁,似乎看出了些什么,却又不太确定。他转头看向旁边的三师伯,小声问道:“三师弟,你最擅相面,你来看看,我咋觉得——”
  
  三师伯原本正和张承道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张潇日后的婚礼该用什么样的袍服,听到二师伯的话后,他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投影。初看之下并未发现什么,但当他凝神仔细看去时,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怪哉!看面相,已经不是活人了!”
  
  此言一出,众人的面色立刻便不好看了起来,什么档次的鬼,也敢与天师共舞?
  
  倒是最精于纸人的老五轻咦出声:
  
  “咦,我怎么看着那么像寄灵纸人呢?”
  
  大家闻言便又仔细的一琢磨,还真是,不由得齐齐松了一口气。
  
  这鬼和寄灵纸人性质可不一样,一个可能是什么千年女鬼仗着道行高,蒙蔽未来天师,这就严重了。
  
  可如果是寄灵纸人,那就是张潇那小子知道,主动给的。
  
  老天师将盘子里的最后一粒多味豆捻起来丢嘴里,十分接地气的拍了拍手,这才慢悠悠的说道:
  
  “你们几个,就别瞎操心了,潇潇这孩子自己有主意,西边,南边都有异象,让伱们回来看一场已经差不多了。
  
  现在都去吧!”
  
  师兄几个收敛了笑容,整理了一下衣服,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
  
  “是!师傅。”
  
  圣诞节的第二天,大家起的都很晚,直到接近正午时分,才有小巫师带着满满的困意,哈欠连天地从寝室内拖着脚步走了出来。
  
  公共休息室的炉火烧的格外旺盛,橘红色的火光照在玻璃上,将湖水映照的波光涟涟,一些趋光的鱼眷恋的围绕在玻璃外不肯离去,倒是有一种水族馆的感觉。
  
  张潇抱着不知道哪个小巫师带来的宠物猫窝在扶手椅里。
  
  这只英短蓝猫胖乎乎的,看起来又蠢又萌,在张潇的怀里也不反抗,反而随着他手指挠动下巴,发出了响亮的呼噜声。
  
  主要是这只猫跟自己曾经养过的蠢猫一样,在家里总是被那只长毛大橘暴打,打又打不过,经常一个人躲在一边生闷气。
  
  旁边的小桌上堆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信件,这些都是热情的观众们寄来的。
  
  他们在信中盛赞了张潇在舞会上的精彩表演,并纷纷询问如何订购他那身引人注目的长袍。
  
  更有些观众对那位神秘的手套女士着迷不已,居然想要这位女士的联系方式。
  
  这就很让人无言以对了。
  
  烦不胜烦的张潇只能拜托小精灵,拦截下这些信件,交给已经开始进入到最终管家实习期的小精灵们审核。
  
  这些学会拼写的小精灵初步的读完后,觉得有必要的再给自己递过来。
  
  只能说有些东西还是根深蒂固的,这些小精灵们送过来的信件基本上都是那些在巫师界比较有名声的纯血家族写的
  
  比起这个,张潇掏出了自己在第一轮比赛中获得的金蛋。
  
  邓布利多说金蛋已经解锁,里面藏着下一轮比赛的线索,但自己尝试过了,怎么也打不开。
  
  随手将金蛋放在了桌子上,却没想到自己怀里的蓝猫突然窜了出去,将这枚蛋抱在了怀里。
  
  嗯?这蠢猫该不会把蛋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了吧?
  
  你是公猫啊!而且你们是胎生的,不是卵生的。
  
  张潇哭笑不得的准备将金蛋解救出来,随即便看到了那只蓝猫的耳朵呈现出飞机耳,用后腿拼命的蹬着金蛋。
  
  这是妥妥的攻击姿态。
  
  哭笑不得的将金蛋从蓝猫的怀里解救出来。
  
  与原著相比,现在的难点好像是如何打开金蛋,而不是原著中的破解金蛋的声音奥秘。
  
  所以到底该怎么打开金蛋?
  
  张潇将手中沉重的金蛋上下抛飞着,昨天晚上的时候自己和马尔福已经尝试了很多种办法。
  
  他的那枚金蛋在赫敏那里,这样他可以在宿舍蹭张潇的金蛋。
  
  至于这样公不公平,是不是违反了比赛规则之类的
  
  呃,张潇才不会觉得在其他校长拼命的打探消息告知自己勇士的情况下,自己和霍格沃兹讲这一套是什么高尚。
  
  相反,他觉得这更像是迂腐。
  
  “早——早啊,张.”马尔福打着哈欠,昨晚上还柔顺的头发现在乱糟糟的,像是鸡窝。
  
  苍白的脸上黑眼圈特别明显,他一屁股坐在了张潇的身边,看着他手中的金蛋来了精神。
  
  “找到方法了?”
  
  “完全没有,这个金蛋毫无破绽——”张潇随手往空中一抛,快速的拔出了魔杖,像是左轮速射一样,魔杖尖一道道魔咒嗤嗤嗤的朝着金蛋射去。
  
  金蛋被打的在天空中乱飞,等它重重的砸下来时却依然是那副金光灿灿,甚至连一丁点的划痕都没有。
  
  “看,我觉得它坚固的就像是实心的,无论用什么咒语都不能对它造成影响,哪怕是变形咒这种忽视物体本质属性的东西也不行。”
  
  张潇将金蛋拿过来,给马尔福展示着,金蛋在阳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芒,仿佛蕴含着无尽的秘密。
  
  “可它一定会有办法打开的吧?”马尔福好奇地接过金蛋,轻轻地抱在怀里。
  
  他仔细地摩挲着金蛋的表面,试图找到任何可能的缝隙或机关。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金蛋表面光滑无痕,仿佛浑然一体,无懈可击。
  
  他们尝试了各种方法,但依然一无所获,最后只能无奈地将金蛋暂时收起。
  
  餐厅内的座位空了很多,各个学院的人都在赖床,才坐下一会儿,格兰芬多的几小只便端着餐盘无精打采的坐了过来。
  
  “早——哈欠”哈利才刚刚张开嘴,便忍不住接上了哈欠,罗恩和赫敏也差不多。
  
  只有纳威的精神状态依然旺盛,道门在这一块似乎特别有优势,纳威甚至连每天早上五点多开始的站桩都没拉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盗墓笔记 末世召唤狂潮 巫师:从骑士呼吸法开始肝经验 今夜不设防 余年 紫气仙朝 潮湿夏夜 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