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龙引阙启,天机无限(一
    蓝色澄净的天空下,那一圈圈释放的光晕在温和地冲击着眺望天空的一双双眼睛。

    天际之下,一条蜿蜒而行的灰黑色人流穿行在大地的腹野,一声响彻寰宇的鹰鸣让所有人抬起了沉重的头颅静静地仰视着上苍,他们都是一夜之间被唤醒强制迁离,一夜颠簸而行,甚至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就要搬离故土。

    万邦大会,宗正引出了那些隐藏在背后左右着棋局的五大门家传人,也揭开了五件上古宝物的最终秘密所指,雪峰山,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成为了忽必烈进军的目的地,他调集了西线戍卫营一半的兵力近两万人先行对雪峰山周围的村民进行了强制迁移。

    面对高耸浩大的雪峰山,一旦实行五行分离之火沾油地之法,势必会引起洪流席卷周边,所以,对这些村民强制迁移势在必行。

    一边是沿着山边小路撤离雪峰山而缓缓前行的村民,另一边却是沿着大路重步向雪峰山挺进的重甲步兵,他们携带重型攻城武器,身后附带大量桐油。

    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算五件上古宝物的秘密被揭开,可要想揭开雪峰山主峰的面貌却绝非一人或者几人之力可为,忽必烈是唯一具有这个能力的人,只需要他的一道命令而已。

    这一次,忽必烈将所有万邦使臣请出了边境,虽然有点卸磨杀驴之嫌,引来万邦诸多抱怨,可强者注定是强者,如今的形势,服从是万邦唯一的出路,面对有主宰天下利器可能的最后秘密,可又有谁能够完全服从呢?这些明里出境的使臣暗地里的潜行忽必烈想得到,却不能完全防范,他只能依靠强大的军力封锁了所有进出雪峰山通道的路口。

    宗伦,天机子,妙机和宗正自然是随同跟行的,忽必烈也定然拦不住他们,而他们也是定然要来的,忽然间,各自都有一种预感,所有事情和真相都要在这巍峨大山做个了结。

    投石机被分拆由步兵艰难运送至雪峰山主峰两侧的山峰,而桐油则直接运上了主峰,汇集万千人力织造的布条从雪峰山山顶分至七十六条线沿着侧坡挂列而下,以七十六条布条线再横向围圈一百零八条布条,这一百八十四条布条将巍峨的雪峰山牢牢捆住,就像组成了一个铁笼将雪峰山束缚住,这是一个极大的人力工程,雪峰山远远望去白色背景下布满了士兵的灰色点点。

    这些布条都是用耐燃材料织成,分列完毕,士兵们分头将桐油涂抹在了布条上,转眼之间,在万人合力之下,这些布条都沾满桐油成了*。

    每隔一米间隔,士兵们便安置了一根红烛,将烛芯紧紧挨着布条,大量的燃木和桐油还在陆续输送和布置。

    远远看去,蓝色的布条,就像一道网网住了雪峰山,满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丁点。

    布置完毕,所有雪峰山主峰上的士兵半个时辰内悉数撤离到两侧副峰,在那里,投石机已经组装完毕,旁边堆满了无数的火球,这一次,所有的士兵和武器没有敌人,只有眼前这座巍峨的雪山。

    “大汗,已经布置完毕,等您的号令”西戍营的统领上前向忽必烈禀报道。

    忽必烈望着眼前这座广袤的雪山,他忍不住猜测它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一个让先祖成吉思汗都孜孜以求,念念不忘的秘密,它究竟会是什么?

    宗伦,天机子,妙机也只是表面的笃定,他们的内心何尝不是也暗自期待,唯有宗正却好似特别平静,他可能更多的不是期待,而是害怕,为了让自己的心不再由满怀希望的期待到漫无边际的失落,他选择了平静去面对一切,心中唯念只是那一丝可能而已。

    “放。”忽必烈做了一个郑重的手势。

    两侧副峰的投石机都装上了火云石,立于前方的助手将火云石点燃便立即启动了投石装置,两侧山峰的投石机齐发,十几枚火云石凌空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红黄色弧线径直朝主峰而去。

    那火云石砸落山边,顺势翻滚而下,遇到沾满桐油的布条顿时燃起熊熊大火,布条的火势一起连带着点燃密密麻麻的蜡烛,一瞬间整个雪峰山都着起了大火,火光甚至都盖过了太阳折射在雪面的光芒。

    雪峰山俨然成了最大的火球,一颗固定的被烈火焚烧的火焰球,火势一起,温度陡然升高,雪峰山沉积多年的雪开始融化,在这样的火势面前,再深厚的雪都要被一一融化,投石机从未停下,火云石一直还在滚滚而下。势要将雪峰山的银白色皮毛灼烧殆尽,融化的雪水由高而下奔涌起来,冲破了所有阻碍,沿着低涧滚滚而流,整个山体开始崩塌,越来越大的水流往山下冲刷。

    桐油浮于融水水面,却依旧还在燃烧,那升腾的烟直往天际滚滚而去。

    站在两侧山峰,看着眼前这颗偌大的水火与共的大山,听着山体胡啦崩裂的脆响,每个人自然有每个人不同的心境,万事开弓没有回头箭,雪峰山既然承载了这样的秘密,自然就要经受得住烈火的考验。

    在水与火的交融中,沉积万年的冰雪大面积塌落,融化的雪水汇成一股洪流直冲山下,随着最后一块大冰层的整体崩塌,两侧山峰忽而震动,那支起的投石机应震倒地,立于地面的人全部晃晃悠悠,这不禁让两侧山峰的士兵有些短暂的惊慌。

    随着最后那几秒的震动,整座山峰已经渐渐露出了真容。

    “出现了,快看!”发思巴站住身子后以不可置信的眼神指着眼前大声疾呼道,众人随着他的视线望去。

    一阵金黄色的光芒恍然直射天空,一座高耸巍峨的金色宫殿陡然眼前,没有人会想到雪峰山常年积雪下深埋的竟然是一座如此宏伟的宫殿,它的纵宽远在大都城最宏伟的宫殿之上,那宫宇气势逼人,让人不自觉分会有种压迫感。它在雪水的冲洗下,显得异常华新,却又淡定从容。

    所有人都怀着讶异的眼神紧紧观瞻着眼前这座金灿灿的宫宇,也不由得让忽必烈,天机子等人更加对宫殿里的秘密感到愈发好奇,这样一座华丽雍容的宫殿难道是藏着惊世的宝藏?还是其他什么可以主宰天下的神机宝贝?

    天机子,妙机,宗伦以及宗正自然也是万分惊讶的,却也映证了宗正对五件上古宝物的准确解密。

    忽必烈命人死死守住外围,并着人立即取来了钩索,他显得有些亟不可待。

    贴身护卫抱起地上的钩索往尚未倾倒的投石机的座槽放去,将钩索的另一端牢牢抓在手里,随着投石机的发射,钩索腾空而起,划过一道弧线往宫殿而去,钩索前端的钩落在宫殿之上,那贴身护卫只用力一扯绳子的另一端,那钩子便钩住了宫殿的屋角,随着几个投石机的发射,几条连结宫殿和侧峰的绳索便已经筑成,一端连着宫殿的屋角,一端套牢在侧峰的巨石下。

    顺着这些绳索,一众人凌空滑翔而过,一起迎着那颗跳动期待的心冲向那闪着金光的庞然巨物。

    在这座金殿面前,远远望去,这些人看起来就像爬行在屋面的蚂蚁,他们在寻找着金殿的入口。

    “找到了。”随着侍卫的一声大喊,众人纷纷朝那个方向集结过去。

    抬望眼,确实是一道金色大门,大门两侧还盘覆着两条金龍,它们的头向外翻,那眼睛直渗心魂,看得入神不禁让人有短暂的幻觉。

    发思巴一个手势,随即便有两名侍卫上前推门,可任凭使尽气力,大门却依旧纹丝不动,发思巴只一个手势,便又上去六名侍卫,他们一起发力却依旧不能动金门半分,显然,这道门有玄关,并非如想象那般容易推开。

    宗正很快便注意到大门上雕刻的图画,他快步上前,推开一众侍卫,仔细盯着那门上雕刻的图画。

    忽必烈知道宗正肯定有所发现,众人跟上步伐,亦慢慢靠前,欲一看究竟。

    两门合一,所画者正是根据《宝马万里图》《伤城攻略》和风老琴提供线索拼凑的那张地图,也难怪宗正看上去会那么熟悉。

    可这样的一份地图再次出现在门上又意味着什么呢!难道是为了确认五件上古宝物的秘密,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宗正的直觉告诉他,这一份地图肯定另有所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