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万邦大会,终极揭秘(四
    “让我们先耐心听一段故事。”宗正似乎在等什么,又或者又有别样的目的,只是在这样的场合,无论是天机子还是妙机,又或者是忽必烈及万邦使臣,似乎都特别想听宗正说完,这场盛会因为宗正而别开生面,所有人的视线从宝物本身转移到了宗正,因为他们都能感知到宗正是集齐和解开五件上古宝物的关键。

    “这个故事要从上古时期说起,话说黄帝一统四方后为了更好地治理领地,组建了四大门家,他们就是天帝玄屠四大门家,天家善武,是黄帝操练兵士的主要支柱,他们也格外专注武学的研究,帝家擅谋,专门替黄帝出谋划策,深谙帝王韬略之法,玄家通术,既负责医术也负责星象玄卦易卜之术,屠家炼器,以集天地灵物炼制不世神兵利器闻名,有一天,黄帝不知从哪得来了一个特别重要的秘密,为了流传和保守这个秘密,他将此秘密的线索一分为五,并将它们藏于五件上古宝物之中,并依据天帝玄屠四大门家的特性将五件宝物分而保管,天家接管了五行剑,帝家得到了《伤城攻略》,玄家持有盘古棋盘,屠家拿得风老琴,而宝马万里图则由黄帝本家的人负责保管。随着世代更替,世人知道的更多是四大门家的传说,而往往忽略掉了黄帝本家,甚至都没有人能够记得有黄帝本家的存在,那是因为四大门家后来因为这个秘密联手反叛了黄帝本家,在灭掉了黄帝本家以后又因为这个秘密,四大门家彼此争斗,都想着将所有宝物据为己有。这就是五件上古宝物的渊源。”宗正说道。

    这段渊源能够知晓者除了四大门家及黄帝本家的传人,恐怕为数不多,而在场不知者也只是听懂了大概,他们听完反而心中多了更多的疑问。

    “这一切,你是怎么知道的?”妙机很是疑惑,这个疑问天机子也是存在的,只是他知道妙机肯定会先发问,所以才一直故作淡定不去追问,毕竟这个秘密除了四大门家和黄帝本家的传人,无几人知晓。

    “妙机大师,还记得帝家传人美人谷谷主赢胜天吧?”宗正望着妙机,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了一布帛,眼里似乎又闪现出了那晚在那断崖边的情形。

    “这个是她跌落悬崖前塞到我怀里的,上面记载了这样一段故事,现在想想,不得不说,她不愧是帝家的传人,到死也要把这盘棋局延续下去,实在高明。”宗正颇有感慨,这个评价跟他之前对赢胜天的评价截然不同,以前,他对赢胜天更多的是厌恶,而如今,他已经没有了那种厌恶,反而更多的是钦佩,或许,他知道了最后的真相对赢胜天有所改观吧!因为,他也能体谅到赢胜天的不得已,毕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现实就是那么残忍,不能够允许半分的仁慈,这是她的宿命。

    “原来是这样!”妙机的这声感触并未显现他的真情,当日他也是对赢胜天自愿赴死前的那一句“我赢胜天是永远打不败的”有些疑惑,一来当时受了重伤,急于逃离并未有机会深思,二来,他也想不到赢胜天还有什么杀手锏没有用上,不过,如今听完宗正所言,倒不觉自己轻视了赢胜天,她毕竟是帝家的传人,论筹谋布局,若非借助宗正之力,恐难以侥幸获胜。

    “你们四大门家如何争斗,五大上古宝物如何辗转,天家和玄家如何并为一家,这个我都不清楚,只是,你们都是厉害的人物,经过长时间的争斗,终究没有结果,于是你们学会了隐藏,本来一切都很平静,直到龙鳞奇子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平衡和隐遁,因为四大门家的故事里还有一件更为关键的事,那就是龙鳞奇子能够参破五件上古宝物的最终奥秘,你们都有各自的宝物,甚至有些人还拿到了更多不属于他的宝物,可惜,终其几代传人心智都未能参破其中奥秘,你们只能寄希望于龙鳞奇子,你们也很清楚,四大门家的传人都会卷入其中,要想获得最终的胜利,只有步步筹谋,引出对手,各个击破,于是,一场深不可测的棋局较量便开始了,我说的对吗?天机子,妙机大师?”宗正以嘲讽的口气和眼神望着两个人,在世人心中,四大门家的都是神一般存在,当真相揭示在宗正的心底,不免多了一种俗气的印象,却比世间的俗气更为恐怖和让人不屑,因为他们的贪欲,他们的心机远比普通世人更为让人不齿。

    “这台上的《宝马万里图》和《伤城攻略》,妙机大师,你应该最为熟悉吧?”宗正望着妙机,妙机对突如其来的这一问似乎很是惊诧。

    “这两件宝物可是你亲自让家父带回中原的,从那一刻起,你的计划是不是就开始了?”宗正继续问道。

    “你怎么知道?”妙机的眼神充满了惊讶,他自信他和宗韦的关系隐瞒的天衣无缝,而宗正又是从何而知这一层关系。

    “起初,我也只是怀疑,那帮波斯和西域高手的出现本就很奇怪,而你又是在那个时期出现,不难让人去怀疑你跟他们是否有所关系,我娘临终交托我这两件宝物时亲口对我说过,这两件宝物是家父从西域外邦带回,正是承自他的师父。”宗正解释道。

    “可那也只是你的怀疑和猜测。”妙机岂肯轻易承认,他想要的无非是一个合理的解释以安慰他对自己过失的自责。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千算万算,却还是遗漏了一个人。”宗正恶狠狠地盯着妙机,因为就是妙机害死了他的父兄,可怜的父亲到死都不知道成了他尊敬的师父的牺牲品。

    “谁?”妙机大声质问道,

    “庄卫,就是那个赢胜天死前提及的家父结义兄弟.”宗正指着妙机,他的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想到自己曾经无知到成了他的帮手除掉了赢胜天,他就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在美人谷崖口与赢胜天对质时,她口口声声指证仙儿的父亲司徒博文害死了家父时,就已经埋下了伏笔,赢胜天知道自己身处危局,恐无力回天,可她也绝不是善茬,她自然要留下遗局以图报仇,事实上,我也是后知后觉,其实,事实并未如赢胜天说的那般,仙儿他爹确实之前迫不得已有暗中做过些对自己父亲不利的事情,可他却不是害死我爹,出卖我爹的人,她只是想让我留意到此人,因为此人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秘密。”宗正倒是很乐意解释给妙机听,因为他要让妙机知道,赢胜天虽然已经死了,可是终究还是胜他一筹。

    “庄卫,结义兄弟?什么秘密?”妙机喃喃自语,一时半会想不起这个所谓的庄卫究竟是谁,似乎并无印象,却对庄卫身上的秘密很是好奇。

    “这个秘密不仅关乎你,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赢胜天将庄卫关押在聚贤阁地牢十几年之久的原因,她知道不能直接在那样的场面说破,因为,一旦说破,庄卫必然会遭到杀人灭口,想杀他的人太多,只有说他是指证仙儿父亲的人证,我才会去找寻他,也只有这样,才能转移你们的注意力。”宗正不急于道出妙机关切的答案,而是一味地诉说着赢胜天的高明,这着实让妙机有些不耐烦。

    “天机子,难道你就不关心庄卫身上的秘密吗?”宗正见天机子依旧一副淡然笃定,刻意将视线转移到了天机子身上。

    天机子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过庄卫的,不然,庄卫定然也遭遇不测,若说不好奇,那也是假的,于天机子本身,算无遗策,庄卫身上的秘密,他似乎有所预感,却又说不上来。

    “你若想说,自然会说,又何须我开口问呢?”天机子的回答倒是不失其风范。

    “快说,何必卖关子?”妙机附和道。

    “好,既然妙机大师,你那么心急,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庄卫告诉我,当年天帝玄屠四大门家联手反叛黄帝本家,事实上,黄帝本家的人还留有活口,并一直留有传人,他们吃过暗亏,所以隐藏得更深,而赢胜天,天机子还有你妙机一直最怕的人就是那个躲在背后深不可测的黄帝本家传人,这也是天机子为何要用元极真人假死,为了隐藏自己身份不惜杀死自己爱徒的原因,因为,那个黄帝本家的传人远比你们厉害,黄帝为了控制四大门家,防止反叛,留下了一个足以让你们忌惮顺服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就只传给黄帝本家的人,事实上,黄帝本家的传人拥有你们天帝玄屠四大门家的所有优势,无论是武功,智计,还是玄卦炼宝之术,你们都不及,当年四大门家能够一举重创黄帝本家无非是靠团结,加上突袭,实属侥幸,而如今,他们的传人躲在暗处,你们也只能隐藏身份,躲在暗处,我也可以毫不避讳地告诉你们,那个最让你们忌惮的人,今时今日,就在这人群之中。”宗正慷慨陈词地说完,继而望向底下的人群。

    这一刻,一向淡定的天机子终于开始不淡定了,他竟也顺着宗正的目光投向了人之中,妙机更是害怕。

    五大门家的争斗似乎就要在宗正的手下有个了结,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注定了龙鳞奇子在这一段争斗的奇缘。

    那个在人群中缓缓显露出来的神秘人物,远比在场的任何人更让人紧张和好奇,他拍着手掌不住地赞赏着宗正的智慧,缓缓地走出了人群。

    “果然厉害!不愧是龙鳞奇子,老夫欣慰!老夫欣慰啊!”他一边鼓掌,一边赞赏道,却是饱含深情。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