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九转疯魔,百死不移(一
    起风了,阳光渐渐洒向大地,耳边传来芦苇叶被风吹拂轻微敲打的噼啪声,清晨,凝聚在芦苇叶尖的露珠一点点在滴落和消散。

    那一抹绿叶尖上的露珠终于抵不住清晨那冰凉的风,挣脱了最后的束缚,朝地下滴落,打在了宗正的鼻尖,那股瞬间滴落的冰凉刺激着他的神经。

    仿佛做了一场美梦,尘世太过辛苦,饱含沧桑痛苦,各种算计和被算计,在宗正的梦里,有仙婕,有师姐,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过着与世无争,纯粹安宁的日子,时刻相守,幸福温馨,这种简单的喜悦却是彼此最大的幸福,在梦境里他看着孩子慢慢长大,日子一天天过去,梦境太长,太幸福,以致于他久久沉浸在梦境,难以醒来,也不愿醒来。

    又或许,身体太过疲惫,躺在棉柔的绿草地让他很是舒心,又或许,他太过厌倦了如今尘世的生活,内心的向往便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占据了大脑,就像一种自我引导的催眠,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直到这一滴彻骨的清凉,穿透了梦境,刺激了他的潜意识,那股内心一直憧憬的虚幻突然破灭,杳无踪迹,整个世界一片混沌。

    是时候该醒了,他的脑海一股强烈刺耳的声音响起,他微微地抖动着眼角,慢慢地张开了瞳孔,透过芦苇缝隙射入的曦光格外刺眼,他不禁眨了眨眼,心神渐渐回复,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他的脑海忽而想起了昨日晚上发生的事,不禁紧张地要起来,口里念叨着“仙儿,师姐。”

    “啊,嘶。”他的右肩还有大腿隐隐作痛,但他顾不得这些了,硬是强撑着站了起来,身上沾满灰尘泥土,头发凌乱散扬,灰头土脸的样子可谓着实狼狈不堪。

    他第一时间扫视了四周,就在脚下不远处,他惦念的仙儿,师姐横躺在草丛上,纹丝不动,昏睡得死死的,还有那两个孩子,紧紧地贴在师姐的腰部,被她的衣衫遮盖着,外面露出红色的小衣袖。

    宗正欣然一笑,踉踉跄跄地朝孩子走去,掀开了师姐的衣衫,两个孩子安静地看着宗正,那两双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那一刻,滚烫的热泪几乎要涌出他的眼眶。

    “师姐,师姐,醒醒。”宗正推搡着师姐,可是不管他怎样用力,溪洁一点反应都没有,宗正想到昨夜那场内力的对决,想到师姐以身护子的场景,担心师姐受伤过重,不由得紧张地把手贴在了她的鼻尖,好在还有鼻息,虽然微弱,却很均匀。

    他放下溪洁又赶紧走到仙婕的身边,小心扶起她的身子,摇晃着呼喊道:“仙儿,仙儿,醒醒。”

    仙婕在宗正的呼喊和摇晃中慢慢清醒,她微微睁开双眼,看到是正哥哥,莫名地嘴角露出笑容,“正哥哥,我们这是死了吗?”

    “不,仙儿,我们还没死,快起来。”宗正赶忙拉起仙婕,因为他知道,这个地方不能久留。

    “这是哪儿?我明明记得我们好像都晕在了洞内,怎么会在这呢?。”仙婕渐渐清醒,忽而记起了昨夜发生的事。

    “这是仙女林,看来确实有人在暗中关注我们,也在暗中帮了我们一把。”宗正回复道。

    仙婕不明白宗正究竟何意,她来不及追思,第一时间记起了姐姐,着急忙慌地问道:“正哥哥,姐姐呢?她怎么样?哦,还有孩子。”

    “仙儿,别急,她们都在,看。”宗正指向身后的溪洁母子。

    仙婕赶紧冲向溪洁,看到她怀里的孩子安好,不禁松了一口气,只是看到姐姐一直闭眼不醒,眉心微蹙,“姐,你醒醒。”

    “仙儿,师姐她受伤过重,需要尽快找个地方静养,这个地方不安全,得尽快离开。”宗正提醒道。

    说到此,他想起了那个地道,那个躲在背后救他们的人肯定是通过地道将他们救出,他必须毁了那个地道,不然四元尊者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仙儿,照看好师姐还有两个孩子,我得尽快去办一件事。”宗正道完便赶紧往东北方而去。

    “你要去干嘛?”仙婕问道。

    “呆在这别动,我一会就回来。”宗正回复道,急匆匆离开。

    仙女林的芦苇丛浩荡而又广袤,高挺的芦苇杆子高过人头,行走在这芦苇丛,视线不清,芦苇丛中又多条路径穿插,幸得宗正对仙女林熟悉,他准确地朝那个地道出口的方向而去。

    沿着芦苇荡的路径走出了芦苇丛,洞府所在的山岭便在眼前。

    他往那山岭小心翼翼而去,来到地道口,却见地道口已经被人震塌堵住,他知道这一定是救他的人做的,既然地道口已经堵住,他便稍稍心安,赶紧往回赶。

    一路上,他总觉得体内有一股异样的真气在体内游走,很是温和,提振着他的精神。

    路过芦苇丛边的小溪,宗正洗了把脸,取出别在腰间的那只小葫芦顺势取了些水便着急忙慌地返回。

    仙婕在宗正离开后,总觉得体内有股异样的温和的真气在游走,便打坐运功调息,她想着得赶紧恢复好给姐姐疗伤。

    宗正拿着水回到,芦苇的震荡一下子惊醒了仙婕,她睁开双眼警觉起来,直到看见是正哥哥才松了口气。

    “是我。”宗正说道,话毕便走向溪洁,他小心扶起溪洁,拿起手中的小葫芦朝她的嘴递入水。

    “仙儿,我问你,是否感觉体内有一股温和的真气在游走?”宗正问道。

    “你怎么知道?”仙婕有些疑惑。

    宗正并未及时应答,他给溪洁喂完水便轻轻将她放下,而后将水递给仙婕。

    他拿起溪洁的右手,把了把脉搏,果然不出意料,师姐的体内也有一股温和的真气在游走。

    “应该是救我们那个人给我们输了的真气,若无这股真气,怕是我们几个都性命难保。”宗正解释道。

    “究竟是何人救了我们呢?为什么不愿现身?”仙婕追问道。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此人既然知道从密道救出我们,肯定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注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而他又不愿现身,定然有更为深层的原因和目的,不管怎样,我还是感激他救了我们。”宗正回道。

    “正哥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宗正看了看昏睡在地上的师姐,还有两个孩子,想着自己和仙儿也是重伤未愈,就此行走,恐怕也是走不了多远,而四元尊者进入洞府发现人不在肯定也会在附近搜索,现在贸然出去无疑送死,而这芦苇丛广袤高耸,或许能避一时。

    “仙儿,我们抓紧时间疗伤,最好能挨到傍晚,趁着夜色离开。”宗正思虑一番如是回道。

    四元尊者昨晚间因洞口坍塌便在附近寻找其他入口,由于天黑未能寻到入口,一致决定守住四面待得天亮再做打算。

    次日天明后,木元尊者一番搜寻找到了顶部的的入口,一掌震开了宗正事先压好的石头。

    四人格外谨慎,留下金元和水元尊者,只让木元尊者和火元尊者两人下去搜寻。

    火元尊者进入洞内,以火元功点燃了四周洞壁的烛台,待烛火照亮整个洞壁,他们却并未看到宗正等人的踪影,一番搜索还是发现了洞内坍塌的地道口。

    火元尊者和木元尊者将情况告知了金元尊者和水元尊者,金元尊者想着昨夜四人合四元之功往洞内击去,虽顾忌宗正,功力有所保留,但足以让三人受重伤,他料想他们肯定跑不远,果断四人分开在附近搜查。

    宗正查看完地道离开后不久,金元尊者便刚好搜查到那个位置,也很快发现了洞内通往外界的另一个坍塌的地道口。

    他召集了其他三个师兄弟径直锁定了眼前这块广袤高挺的芦苇丛。

    四人一起往芦苇丛走去,进入芦苇丛,他们才发现,里面小径环绕,视线不清,很难掌握方向,一番搜查并无发现,又继续向前。

    彼时,宗正和仙婕正在运功疗伤,忽而听到了芦苇丛传来的动静,“他们还是找到这来了。”宗正感叹道,他感觉到了隐隐的危机。

    “怎么办?”仙婕轻声问道。

    “现在更不能移动,一旦闹出动静就只能死路一条,只能赌一把了。”宗正回道,静静地猪食着前方,屏住了呼吸,做到足够的安静。

    他忽而想到了孩子,此时若孩子突然哭闹,位置即刻暴露,故而他轻声挪动到孩子旁边,做好了准备,一旦孩子突然发声便立即捂住孩子的嘴巴。

    芦苇被拨开的声音越来越大,听这动静,四元尊者已经越来越靠近宗正,仙婕的心都快要跳出来。

    好在两个孩子很安静,他们似乎也体谅到了父母的难处,难得的听话。

    四元尊者继续往前搜索着,忽而火元尊者停住了脚步,“师兄,莫大的芦苇丛怕是很难每个角落都搜寻到,倒不如让我一把火烧了这芦苇,逼出他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