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五十九章 高手长辞,万密归土。
    土元尊者已经没有了气息,身子早已冰冷僵硬。

    宗正立时慌了心神,土元尊者对自己一直有相护照顾之恩,两人虽相识不久,可一路走来,土元前辈对自己的关爱有加,那是有目共睹的,如今他突然就死了,这无疑让宗正感到很是伤心,这来的太突然了。

    他甚至感到有些惘然,土元尊者的死打乱了他最重要的一项计划,原本宗正打算用五行功的秘籍引诱四元尊者修炼,然后在五行合体时让土元尊者逆行经脉达到以土元尊者一人之伤伤及五人的目的,这一切都是自己和土元尊者商量好的,可眼下他突然死去,四元尊者便再难有人收拾得了他们,而自己就算回复了身体,恐怕也会再次成为他们的目标。

    宗正正在伤心惘然之际,袁天地赶到了现场,看到宗正的神色,复又看到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土元尊者,他立马感觉到了什么,上前把了把土元尊者的脉搏。

    “没用了,他已经走了。”宗正凄恻地回应道。

    袁天地也确定土元尊者确实已经回天无力了,他的脉搏早就僵硬,看样子已经死了有两三个时辰。

    “这土元尊者是何等人物,当今之世能将他杀死的人绝不简单,而此人定然就在盘古峰内。”袁天地分析道。

    “不错,可这盘古峰内只有我们三人,而我们三人任何一人都没有绝对实力可以击倒土元尊者,也没有动机去杀他啊!而知道进入盘古峰的人除了我们玄门弟子,他人想要进来怕是也难。”宗正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袁天地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俯身扒开了土元尊者身上的衣服,却见他背上有一道极为深黑的掌痕,就是这一掌直接要了土元尊者的性命,可土元尊者的内力修为也算足为厉害的了,仅凭这一掌就要了土元尊者性命,出掌之人必须是突袭,而且内力修为也必定远在土元尊者之上,不然绝无可能。

    两人都说出了自己的观点,不谋而合,而土元尊者脸上的安详更让宗正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凶手肯定认识土元尊者,而且与土元尊者关系不浅,不然绝对不会突袭成功,让土元尊者一点挣扎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袁天地有怀疑会否是四元尊者联手出击,从理论上是有此可能的,先以一人突袭从背后一掌打在土元尊者背上,同时剩余三人汇聚内力传导至出掌之人身上,那么合四元尊者之力将土元尊者毫无反抗地杀掉亦不无可能。

    “不可能。”宗正很快便推翻了袁天地的猜想。

    “为什么师弟如此肯定?”袁天地不解。

    宗正便将自己想借土元尊者之手诛除四元尊者的计划告知了袁天地,袁天地听后也忽而明白,如果按照宗正所说,四元尊者是绝对舍不得土元尊者死去的,仔细一想,土元尊者面态安详,必定是被关系不错之人暗算,而土元尊者与四元尊者虽为师兄弟,可关系并不好,如此一来,杀死土元尊者的凶手便成了一道迷。

    尽管宗正很伤心,很失落,可他不得不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一个事实,更让他担心的是杀死土元尊者的人绝不简单,而此人肯定就在盘古峰中,而伴随着土元尊者的死,四元尊者必将对自己形成极大的威胁。

    他和袁天地将土元尊者的尸体带回了盘古洞。

    溪洁原本只以为土元尊者在外闲逛,却不成想突然就死了,看着土元尊者的尸体,她觉得很是惊诧。

    宗正和袁天地倾诉了他们的猜想并提示凶手就在盘古峰内,而且凶手绝不简单,一时间,三人都觉得盘古洞已经成了危险之地。

    原本袁天地和土元尊者打算一道离开,如今土元尊者暴毙,他也不敢一人独自出盘古峰,也不放心留下溪洁和正在恢复中的宗正。

    三人经过商议,决定让袁天地暂时多留几日,这几日大家尽快商量出一个好的对策,为了防止土元尊者的悲剧再度上演,三人提议这几日互相不能独自离开,以保完全,毕竟对手是一个躲在暗处的厉害之不能再厉害的角色。

    本来一向安心过日子的溪洁因为土元尊者的死而突然变得心慌,她倒不是担心自己,她是担心她的两个孩子,还有自己的去处,毕竟盘古洞似乎已经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她望向正在竹篮熟睡的两个孩子,眼里满是关切和担忧。

    宗正看出了溪洁的忧虑不安,他看着溪洁焦虑忧心的神色,忽觉师姐也是蛮惹人怜爱的,不自觉地上前紧紧抱住了溪洁,“放心,师姐,师弟会陪着你和孩子。”

    溪洁被宗正突然的拥抱感到有些不适,可她并没有反抗,她本能地选择了接受,第一次感受到师弟对自己的这种爱意,他的体温,他的心跳,溪洁都能感受得到。

    宗正发自内心地将溪洁抱得紧紧的,透过溪洁白雪般的脖颈,他能嗅到师姐身上散发的乳香,夹着师姐身上特有的淡淡的香味,那种淡淡的香味似乎又让他想起了什么,对,就是梦中那一晚梦里那个女子的味道。

    溪洁的手不自觉地搭在了宗正的腰后,两人紧紧相拥,忘却了旁边这位老师兄的存在,不过,袁天地倒一脸平静,他并未觉得有何尴尬,而是由衷地在心底祝福着这对年轻的师弟和师妹。

    两人短暂的温存后便松开了,那相互对视的眼神却明显超出了之前的师姐弟之情,不管宗正是否承认自己已经对溪洁动情,他的言行举止,各色神态都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有所体现。

    宗正和袁天地打算将土元尊者带到洞外择一处安静的宝地好好将他安葬,也算是对土元尊者最后能做的一点感激了。

    考虑到盘古洞不再似以前那样安全,特别是有两个幼弱的孩子,宗正让溪洁带上孩子随同自己和大师兄一起去安葬土元尊者。

    溪洁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考虑,加之,她对土元尊者也心存敬意,理当前去祭奠,便将两个孩子左右手一起抱上,随同宗正和袁天地一同往外而去。

    宗正精心挑了一处佳地,那是他昔日在盘古洞时一直喜欢待的地方,那里有郁郁葱葱的树林,旁边是泉水叮咚的溪涧。

    挖好墓穴,他与袁天地小心翼翼地将土元尊者搬到小溪边,宗正取出一块布巾,临着溪水,他要给土元尊者擦拭干净身体,出于心底对这位前辈最真诚的敬意和感激,他要让他干干净净地离去。

    当宗正用力摊开土元尊者的手准备擦拭时,他看到土元尊者的手指沾染了许多灰尘,指甲内尤为明显,他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并无头绪,也只是那么一刹那的怀疑,很快便又继续给土元尊者擦拭着身躯。

    待擦拭完身体,宗正才注意到土元尊者虽然面态祥和,可他死前的眼神却格外不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与他面部的祥和是明显有矛盾的。

    在袁天地的帮手下,二人将土元尊者入土为安,并树了一块墓碑,三人诚挚地给土元尊者行了个大礼以示对他的尊重,他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看着眼前的坟墓,还有墓碑,宗正不由得想起了幼时埋葬母亲的情形,还有在仙女林给欧阳前辈和上官前辈立牌之事。

    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悲伤,土元尊者的死很是蹊跷,他身上有太多的疑点和不解。

    宗正对着墓碑暗暗发誓,一定要亲手揪出那个杀害他的凶手,纵使不敌也自当尽心,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两个孩子因为饥饿啼哭了起来,三人再次向着土元前辈行礼,然后悻悻然离去。

    土元尊者的突然离去,一时间让盘古洞人心惶惶,对方是个躲在暗处的惊世高手,特别是溪洁有两个孩子需要庇佑。

    溪洁怀疑这个人是跟随宗正或者老师兄进来的,此前自己住在盘古洞并一直平平静静。

    宗正则觉着土元尊者的死很可能是个偶然,他和溪洁的想法刚好相反,他怀疑这个人一直就在盘古洞中,很可能土元尊者发现了什么秘密才导致此人杀人灭口,而且此人绝对认识土元尊者,不然不可能偷袭成功。

    袁天地对宗正的怀疑更为支持,只是,如果宗正的推测如果正确,那么杀害土元尊者的人究竟是谁呢?土元尊者究竟发现了什么秘密招来杀身之祸?

    这一切,恐怕只有死去的土元尊者知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