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情起情落,真情难断(二
    “我知道。”黄本草话音刚落,土元尊者便按捺不住了,既然黄本草已经开了端,宗正要想治愈奇经八脉还得找溪洁,这事就迟早瞒不过,倒不如索性全部说出。

    宗正唰地将视线转移到土元尊者,黄本草也是心有疑惑,他有猜想过是谁,但也只仅限于猜想。

    “是谁?”宗正问道,他的眼睛掩饰不住暗里的忧伤,在他的心里,师姐是如此高洁冰冷的人,怎会突然就有了身孕,算着时间根本就不可能,他对师姐除了感激,更多还是敬仰,如果非要深究,他不敢否认,自己对师姐的确有那么点情愫,盘古洞内的岁月任谁都不会轻易放下,两个人的世界,一男一女,日久天长,若说无半分互相的爱慕总是轻描淡写,无人相信,只是说溪洁爱得更深,而宗正心里更多有了仙婕的位置。

    “宗正,你听清楚了,孩子的父亲就是你。”土元尊者异常郑重地说道,带着对溪洁委屈的打抱不平,带着对她们母子的深切可怜和同情。

    “是我?”宗正难以置信,土元尊者的话就像一阵惊雷打在他的身上,“怎么可能?”

    黄本草似乎已经预料到,他没有丝毫的惊讶,感情这事向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初在他那疗伤的岁月,他早就感觉到溪洁对宗正不仅仅是师姐弟那么简单,如今却也是得到证实了,他或许想到的更多是仙婕吧!

    土元尊者便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宗正说了个明明白白。

    听完土元尊者的叙述,宗正忽而想起了自己那时做的一个梦,这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

    他忽而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师姐,她为了自己牺牲了女子最珍贵的清白,她知道自己最爱的人是仙婕,还为了成全自己和仙婕,将此事瞒得密不透风,独自一人默默承受着,他似乎能够想象得到师姐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纠结。

    “怎么会这样?师姐,我对不起你,欠你的这辈子怕是也还不清了。”宗正于心底深深地感慨,往昔种种尽皆眼前一般,盘古洞的无私救治,贴心照顾;聚贤阁的亲身冒险,及时解救;还有。。。。

    宗正沉浸在对师姐往昔恩情的感激和愧疚中。

    “谁?”忽而土元尊者感觉到窗外有异动,一掌便破开了窗户,追了出去,却只见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黑夜。

    土元尊者停住了脚步,立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可能猜到了是谁,一对深爱的人,另一个怎会轻易舍弃。

    待折回客栈,宗正便问土元尊者情况。

    土元尊者怀疑躲在外面偷听的是司徒仙婕,面对宗正的询问,他有些纠结,刚才那番话若真的被司徒仙婕听到,他不敢想象会有怎样的后果,更不敢想若是宗正知道这回事会有怎样的担心。

    “没看清,追出去已经没人影了。”土元尊者沉顿了片刻,如是回道。

    宗正没有在意,他还陷入在方才突然的怔然中。

    一个是已经无法生育,却深彻爱的人,另一个是已经有了自己孩子,没有感情基础而自己格外尊敬的师姐。

    宗正不知该如何面对师姐,更不知如何面对仙婕。

    这一夜,很安静,静得能够听见两个人的心快要裂碎的心底的那阵阵痛苦*。

    翌日天明,黄本草留了封书信便和胡适聪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宗正看完黄本草的信,没有过多的伤感,他和土元尊者往盘古峰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其实,土元尊者知道,他们身后总有一个白色身影,只是他心中有数,从不点破。

    带着一个坐着轮椅的残疾之人,路途迤逦,倒是费了不少时间,他们历经辛苦,却也总算平安到达了盘古峰山脚。

    看着眼前入口旁那道悬崖,宗正又想起了昔日被各大派误会联手围攻重伤的情形,现如今再次回到这里,所有的误会已经解开,世事沧桑,许多事情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却又似乎暗含缘法,现在回头想想,若无当日的重伤也不会误入盘古峰,也就无缘得见师姐,也不会有今日的是是非非。

    土元尊者背起宗正,按着宗正指引的路线往山内深处而去。

    行行复行行,来到盘古洞外,宗正似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他让土元尊者放下自己。

    坐在石台上,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听着远处溪涧的流水,宗正不停地在平复自己的心情,他有想象过进到盘古洞内看到师姐,甚至看到自己孩子的情形,可想到一半便再也不敢想下去。

    “该面对的你无法逃避。”土元尊者看出了宗正内心的怯懦。

    宗正闭上了双眼,一阵深沉的呼吸,“我们进去吧!”久久才睁开双眼,下定了决心。

    寻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路线,土元尊者背着宗正向盘古洞走去,刚进入洞口,两人便听到了婴儿清脆的啼哭声。

    那种呜哇呜哇的哭声,声声震恸着宗正的心灵,“是自己孩子的哭声吗?”

    闻着这股啼哭的声音,二人慢慢向洞内走去,越走越近,直到走到了师姐的闺房外,师姐哄娃的声音也渐渐清晰,那温柔甜蜜的声音一如宗正之前对师姐的印象。

    土元尊者背着宗正,脚步声太过沉重,即使是婴儿的啼哭声也未能掩盖,溪洁自然有所感应。

    “谁?出来。”溪洁喊道。

    原本想安静地听听孩子和师姐的声音,却没想到这么快暴露,土元尊者便背着宗正出现在了溪洁面前。

    那时,溪洁还在为其中一个孩子喂奶,当她看到宗正的刹那,她的脑海一片空白,旁边竹篮里另一个孩子的啼哭声依旧清脆地在洞内回荡。

    溪洁坐在石台上,就这样呆呆地望着,她的眼眸一动不动,眼珠里全是宗正的面孔,鱼白渐渐红润。

    宗正看到眼前的师姐,还有她怀中及竹篮中的两个孩子,他再也忍不住,他的眼泪直直地在眼眶打转。

    他惊喜,他有后了,他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竟然还是两个,他可以告慰在天上看着他的父母了,他们若还在,该会多么地欣喜;

    他愧疚,师姐默默承受着,为自己生了两个孩子,而自己却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她为自己牺牲了清白,不知道她生这两个孩子背负了多大的痛苦和压力。

    他慌乱,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师姐,如何面对这两个孩子,如何面对仙婕,自己如今又是残废之躯,如果可以,他很想亲手抱抱这两个小孩,可是他做不到。

    一时间,那种惊喜,愧疚和慌乱让他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但更多表现出来的却是无能为力的激动。

    “师弟,你怎么了?”待溪洁缓过心神,很快便注意到宗正受了重伤,她赶紧将正在吮吸母乳的孩子放入竹篮,上前配合土元尊者将宗正扶着平躺在自己的石床上。

    就在帮手的当口,溪洁已经能够感觉到宗正的奇经八脉已经震断,她看着宗正沧桑的脸,心里一阵心疼,她不知道师弟究竟经历了什么。

    “师弟,告诉师姐,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师姐找他报仇,让他十倍百倍地还回来。”溪洁用她柔软的双手抚摸着宗正苍白的脸庞,很是激动,她的眼泪瞬间便掉落在宗正的脖子上,那种滚烫,那种湿滑,宗正从未觉得如此刻骨铭心,师姐发自内心的气愤和心疼恰恰是深爱自己的体现,真情流露,宗正这一次是用心去感悟到了,若换做以前,他也许还会以为是师姐对师弟的关爱之情。

    “溪洁姑娘,是我将他伤成这样的。”土元尊者在背后轻声说道。

    溪洁很是诧异,她转身疑惑地望着土元尊者,“为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

    溪洁还算冷静,没有当即大打出手,因为她很清楚,这事肯定有原因,不然土元尊者绝对不会大老远背着宗正回盘古洞找自己。

    “不要怪土元前辈”宗正虚弱地说道,“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是我让他这样做的。”

    “什么?你怎么可以那么傻!”溪洁说出这话带着深深的心疼和不解。

    “别问了,师姐。”宗正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沿着眼角滑过脸颊。

    “师姐,孩子,这两个孩子我可以看看吗?”宗正听到孩子的哭声,很想很想看看自己的孩子是怎样的模样。

    溪洁忽而觉得宗正的反应不正常,她有一种预感,他似乎知道真相,他不仅没有好奇地问自己孩子的事,还表现出对孩子的那种隐隐的初为人父的欣喜。

    她回头望了一眼土元尊者,土元尊者从溪洁的眼神看出了她的意思,不自觉地有所逃避溪洁的眼神。

    溪洁多少已经感觉到土元尊者已经将真相告诉了宗正,她也不知道宗正知道这事是否正确,也无心去责怪土元尊者,或许此时此刻,她更为关心的是宗正的伤势,还有她的心头至爱,她的两个孪生儿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