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荡气回肠生死局(九)
    各大派主力见到孔明灯的信号,便开始了攻打美人谷的计划。

    美人谷谷主被宗正的一问打断了怀疑的思路。

    “你们口中的她可是仙儿?”宗正复又问了一句。

    谷主瞟了一眼碧嫣,碧嫣自知多嘴犯了错,便低下了头不再多言。

    “不错,正是她,琴曲已经奏完,你也该说说风老琴的秘密了吧?”谷主扯开了话题。

    宗正眼下最需要的是时间,各大派主力赶到美人谷至少需要半柱香时间,所以他必须用风老琴的秘密拖住谷主。

    “此琴名唤风老琴,却还有另一个名字,阙云琴。”宗正开始了揭秘,却有意在控制着节奏。

    “阙云琴?”谷主从未知道风老琴还有另一个名字,不禁有些疑惑。

    “不错,在解开这个秘密之前,还请谷主耐心听我讲完风老和阙云二人的故事。”宗正的用意非常明显,一个字“拖”,如此关键时刻,时间就是成败的关键。

    见谷主并未吭声反对或打断,宗正便开始讲述道:

    “风老善制琴,阙云长弹奏,他们和凤凰同出一个师门,那便是在音律上名动历史的妙音宫,我们之所以唤此琴为风老琴,那是因为此琴乃风老所制,既是他得意之作,也是遗作,但此琴真正的名字乃是阙云琴,因为风老把它赠送给了他最心爱的阙云,并将它命名为阙云以表达他对阙云的爱意,而阙云却是一个让他这辈子既爱到骨子里又恨到心底的女人。”

    “既爱又恨,为何如此?”谷主疑问道。

    “因为另一个人,凤凰。”

    “凤凰?”

    “不错,凤凰精于谱曲,风老爱慕阙云,可阙云最后却爱上了凤凰,所以,风老对于阙云是既爱到骨子里却也恨到了心底,因为阙云背叛了风老的爱情。”宗正解释道。

    “所以,那六根断弦就是,是风老自己。。。。”谷主大胆猜测道,这是他多年不解的疑问。

    “不错,风老因为阙云的无情,亲自当着阙云的面将六弦拉断,所谓琴断则情断,这就是风老琴为何是断弦的原因。”宗正给了谷主多年疑惑一个完满的答案。

    谷主听到此不禁黯然感伤,“琴断则情断,好一个琴断则情断,若不知风老琴背后的故事,怕是没有人能够解开这断弦之谜吧!”

    谷主暗自感慨,这么多年,她为了解开风老琴的秘密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断弦之谜上,她以为解开风老琴秘密的关键就是断弦之谜,却没想到断弦是这个意思,不禁觉得自己枉费了精力。

    “那之后呢?”宗正口中的故事极度地吸引着谷主,她很想知道风老,阙云以及凤凰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

    “风老一直以为是阙云背叛了自己的爱情,可是他错了,错得一塌糊涂,因为,阙云自始至终从未背叛他,相反她爱风老爱得很深很深,她之所以假装爱上凤凰是因为,”话至此处,宗正不免有些哽咽,因为这段感情实在太唯美而又太过凄凉残忍。

    “因为什么?”谷主显得格外好奇,她从未表现得如此激动过。

    “因为阙云得了不治之症,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可她深知风老是多么地爱自己,自己若香消玉殒,风老绝对也不会苟活于世,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她也深爱风老,希望风老好好活下去。”宗正继续说道,他的语气多了些悲凉的意味,满含遗憾和对这种爱情的可歌可泣。

    听到这里,聪慧的谷主又怎能不明白,“所以,阙云假装爱上凤凰,让风老对她带着恨意,这样就算阙云突然间死了,风老至少不会悲伤绝望。”谷主情不自禁地填补着这个悲情故事。

    “不错,就是如此,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问世间情为何物?”宗正感慨激昂,他的眼睛有些红润。

    在场的胡适聪和碧嫣听着风老阙云的故事亦不免有些动容,沉默不语,暗自感慨万千。

    “凤凰其实也是喜欢阙云,在得知阙云得了不治之症不久人世的时候也是伤心欲绝的,只是他更知道阙云心中没有他,所以在阙云请求他配合完成此事时,凤凰抵不住阙云的苦苦哀求,答应了她,就在风老断琴半年后,阙云便离开了人世,凤凰答应将阙云故世的消息保密三年,因为天妒英才,阙云英年早逝,所以,世人几乎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只知风老和凤凰,而他们三人的故事更是鲜有人知。”宗正继续凄恻地诉说着他们的故事,拖延着时间,把控着节奏。

    “那这和风老琴的秘密有什么关联吗?”谷主终于有些按捺不住。

    “不急,且听我把故事说完,很快便会提到风老琴的秘密。”宗正安抚住谷主,继续把控着时间节奏,他还需要一点时间。

    “风老在断琴之后,过得其实并不好,一个曾经爱到死去活来的人突然的背叛,任谁都承受不住打击,事情并未像阙云想得那般,她低估了风老对她爱情的执着,风老整日醉生梦死,就像行尸走肉,凤凰本想守住这个秘密三年,可他看到风老意志消沉,把自己虐得遍体鳞伤,实在看不下去便在阙云死后的半年找到了风老,告诉了风老阙云的死讯,并告知了所有真相,风老得知阙云的死讯和真相后,悔恨难当,又是痛心至极,他捶胸顿足,泪雨阑珊,他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不该对阙云的爱有所怀疑,他觉得就算如此,自己也应该和阙云相守度过她剩余的每一天,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带着深深的遗恨连阙云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在知道真相后,风老便再也了无生趣,一个没有爱也没有了恨,只有满满遗憾和悔恨的人又有何动力活下去呢?而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屠家的秘密,所以他把这个秘密放到了他这辈子最爱也最恨的风老琴里,让凤凰就他和阙云的故事谱了一曲《涅槃》,屠家善制宝,风老依据《涅槃》重新改制了风老琴,所以,只有弹奏出完整的《涅槃》,风老琴的秘密,也就是屠家的秘密自然就会出现,风老改完风老琴后便将此琴传给了屠家后人,命后人好生保管。”

    说到这里,宗正总算是提到了风老琴秘密的线索,就是方才碧嫣弹奏的凤凰的《涅槃》,那么问题来了,《涅槃》存世的曲谱只有上半曲,下半曲曲谱久已失传,而宗正提到了要揭秘,自然是知道下半曲曲谱所在。

    “下半曲《涅槃》的曲谱,你是不是知道?”谷主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直接问道。

    宗正却不急于回答,冷冷地笑了几声,他在笑谷主还是一样的心急,一样的目的性如此之强,只不过,这一次,宗正渐渐不知不觉占据了上风,因为时间已经算得差不多了,尽管他知道自己再讲下去这个故事,她会越来越没有耐心,但他就是要谷主浮躁起来,只有她浮躁了,他才更有利,所以,宗正并未直接回答谷主的问题,一如既往地平静地继续诉说着故事。

    “风老改制完风老琴,对传人交托完所有事情便发了疯地跑到阙云的坟墓前痛哭流涕,三天三夜跪在地上不眠不休,风吹日嗮,最后抱着阙云的墓碑永远地睡去了,凤凰看到风老对阙云的深情如许,黯然落泪,风老死去的那一夜,凤凰顿觉人生在世失去了两位知己,无比失意和孤独,在天凤楼喝了个烂醉如泥,又借助酒兴弹出了他亲自给风老和阙云弹奏的《涅槃》,那一夜,或许是酒醉无心,或者是情起难抑,他就这样弹出了《涅槃》,那一夜,天凤楼的这股妙音不知倾醉了多少人,好在,凤凰当时已经喝得够醉,未及弹奏完《涅槃》便醉倒,不然《涅槃》全曲便被许多人知道了,凤凰酒醒后被诸多音律大家请求分享完整的《涅槃》曲谱,他方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因为他答应过风老保密《涅槃》,这是属于风老和阙云两个人的曲谱,凤凰觉得自己有愧风老,没有尊重风老和阙云之间的爱情,更是对自己和风老之间友情的侮辱,自此,凤凰作完《涅槃》也就封笔不谱曲了,妙音宫三杰就这样淡出了视野。”

    宗正说得是如此动容,谷主不忍心打断,尽管是没有了耐心,不知不觉,还是听宗正讲述着接下来的故事,可是宗正依旧未提及《涅槃》下半曲曲谱的所在,她再次提醒宗正道,

    “那《涅槃》下半曲究竟下落如何呢?”

    宗正看得出,谷主越来越没有耐心,可她越是这样,宗正便要继续拖着她,再次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将最后的故事说完。

    “就这样,《涅槃》让凤凰声名大噪,世人也只知上半曲,却对下半曲充满好奇,也留下了千古疑惑和猜测。”

    “够了,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有《涅槃》下半曲的曲谱。”谷主终于发飙,没有了耐心。

    “快看,谷主,那是什么?”碧嫣于亭中指着远处的天空忽而喊道,

    谷主往天空看去,就在谷主和碧嫣不留神之际,一道闪电般的身影从碧嫣身前舛过,瞬间夺走了碧嫣手中的风老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