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荡气回肠生死局(四)
    宗正被萧琶夫妇和鬼脸老怪制住,南罗星趁机朝宗正击去一掌,关键时刻宗正收住万象更新神功,等待竺韵诗出手。

    竺韵诗一直犹豫纠结,见此危急,最终还是没能按捺住内心的真实感觉,千钧一发之际果断用剑抵住了南罗星。

    宗正则趁势撇开了萧琶夫妇和鬼脸老怪。

    “你怎么了?”南罗星被竺韵诗突然的举动感到格外惊讶,萧琶夫妇和鬼脸老怪也是一脸异色地望着竺韵诗。

    竺韵诗看着伙伴们问罪的眼神,复又看了一眼宗正,她当即用剑架在自己脖子上,“看在我们同伴多年的份上,诸位可否放他一马,就当韵诗求你们了。”

    “为什么?”南罗星大声质问道,或许他还有鬼脸老怪等人也始终想不透,竺韵诗怎么就和宗正扯上关系了,看这情形,两人的关系匪浅,只是在他们印象里竺韵诗根本就没有和宗正接触过。

    “别问了,就当韵诗求你们了。”竺韵诗再度哀求道。

    “你这样做值得吗?他可是杀了刀坨,这笔账怎么算?”鬼脸老怪心有不平。

    “就算我们放过他,他能过得了四元尊者那关吗?”南罗星提醒竺韵诗,更是暗示她,如此做法势必会引来大汗的追究。

    “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就算他过不了四元尊者那关,但至少我不愿意和他动手,更不愿意亲眼看他死在我们手上,所有罪责我一人承担,若各位不答应我的请求,我也只好自刎谢罪了。”说着便要动手。

    “好!我们答应你,我们放他走。”南罗星和竺韵诗同来自天竺,两人关系稍深,自然不愿意看这竺韵诗如此做法,他也很清楚,宗正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四元尊者这最后一道防线的。

    宗正看着竺韵诗为其竟能做到如此,倒也低估了竺韵诗对自己的深情,他原以为他们之间只是很好的朋友,可他这次忽而有些明白,在竺韵诗的心里,其实,并非如此。

    萧琶夫妇和鬼脸老怪见此情形,也不好说啥,只能让开了一条去路。

    宗正拿着火炎剑从五人中间的道路缓缓走过,他再次看了一眼竺韵诗,他的眼里带着满满的愧疚,他利用了竺韵诗对他的感情,他也很清楚,无论此经离去结局如何,他终究是和竺韵诗没有结果的,终究是会负了她的一往情深。

    竺韵诗望着宗正渐渐远去,“我只能帮到这了,希望你能够活着离开。”竺韵诗看着宗正远去的背影,于心底暗自祈祷,或许,她已经猜到了结果,但终究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走过广场,穿过大门,四元尊者如预料般守候在外,他们四点排开,呈弧形围住了大门。

    宗正脸上和身上的血渍让他看起来有些疲惫,有些虚弱。

    “能走到大殿广场之外,小子倒也不简单。”金元尊者冷冷评论道。

    话音刚毕,凌空翻过一阵白影,土元尊者忽而现身宗正身旁。

    “师弟,你终于现身了!”金元尊者看到土元尊者一点也不讶异。

    “几位师兄,可否还记得师尊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土元尊者问道。

    这么多年了,土元尊者从未叫过他们师兄,今日忽而唤起,倒是让四元尊者有些讶异。

    “自然是五行功。”金元尊者回道。

    “不错,师尊醉心研究武学,所以他最大的心愿便是得见五行功修成的威力,这也是我们天家的宗旨。”土元尊者提到了天家,这又证实了宗正的猜想。

    “你究竟想说什么?不要老是拿师尊来压我们,不错,当年的确是我们四人负了师尊,可那又如何,师尊迟迟不肯给我们五行功的最高修炼秘籍,还不是因为他自己还没研究出克制五行功的武功,怕倒是压制不了我们,说到底还是防着我们,未曾真心相待,迟早有一天他老人家也会收拾了我们。”木元尊者心气忽来,却是着实误会了土元尊者。

    “你错了,我并未想用师尊来压你们。”土元尊者反驳道,他拿出了一本秘籍,正是五行功的最高修炼秘籍,五元合体的终极奥秘。

    “这就是五行功修炼的最高秘籍,我已经想通了,我想和诸位师兄一起完成师尊的心愿,缺了我,这五行功恐怕就再也修炼不成,师尊的心愿便再也无法完成,所以,我愿意和几位师兄合力完成师尊的心愿。”土元尊者以诚挚的眼神看着四元尊者。

    抛开对土元尊者的疑心不论,这五行功对四元尊者的吸引力自不必多言,天家的门徒一旦修炼了至高的武学,又有谁不想追求更高的境界。

    所以,四元尊者看着土元尊者手里的秘籍,还是心有旁骛,他们既然想修炼就自然缺不了土元尊者,而对于土元尊者又是抱有戒心,这是个两难的选择,就看他们能否抵得住秘籍的诱惑,又或者能否放下对土元尊者的戒心。

    所以,他们很快便回转了心神,“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就突然想通了?我们怎么相信你?”金元尊者反问道。

    随即土元尊者便暗中攒集内力,忽而朝后给了宗正一记狠掌,宗正措手不及,幸亏有化功缕衣化解了大部分内力,然却也重伤呕血不止,立时失去了还手的任何能力。

    “前辈,你,竟然。。。”宗正口中喷着鲜血,指着土元尊者,再也没有气力说下去。

    这一掌的威力,四元尊者再清楚不过,他们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土元尊者会突然对宗正下如此狠手。

    这还不算,土元尊者又随即走向宗正,再度狠力出手,将宗正奇经八脉全部震断,宗正俨然成了废人,因忍受不住剧烈的疼痛,当场便晕厥了。

    四元尊者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过,土元尊者竟会对一心想要保护的人下此狠手。

    “我知道,师尊说过龙鳞之子是你们和我的克星,这也是为什么师尊命我好好保护此人的原因,你们也清楚我们又绝对不能杀了他,否则会应了天谴,所以,思来想去,唯有将他变成一个废人,才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土元尊者当着四元尊者的面说出了他们心中所想。

    如此一来,虽不能完全打消四元尊者对土元尊者的顾虑,却多少减弱了他们的戒心。

    而于宗正而言,就算土元尊者不出手,今日不被困在和林大殿,他也终究逃脱不了这样的结局,这是他作为龙鳞之子的宿命,四元尊者太厉害了,而他又是他们的真正克星,他们又岂会容得下宗正,要不是顾虑天谴,他们恐怕直接会要了宗正的性命。

    看着宗正奇经八脉震断,浑身血渍,土元尊者趁势说道:“既然他已经成了废人,几位师兄的顾虑便可打消,但他如今受了重伤,随时有性命之忧,他可绝对不能死在我的手上,我现在要带他尽快离开,寻名医解救性命,几位师兄应该不会再阻拦了吧?”

    五行功的修炼离不了土元尊者,今日若宗正死于土元尊者之手,他免不了遭受天谴,那么四元尊者修炼五行功绝无可能,他们知道轻重,再说,宗正成了废人,包住性命后自然也是苟延残喘,极大可能自己便了结了自己,到时便再也不会有天谴之罚。

    “自然没有问题,不过,你手上的秘籍要先给我们。”金元尊者何等聪明,不过,却也暴露了他们贪婪的一面,他们最终还是抵不过至高武学的诱惑。

    土元尊者知道就算给了秘籍他们,离开自己,那也终究是一本废纸,土元功的基础普天之下只有自己会,他们要想修炼这至高秘籍,定然离不了自己,当即将秘籍给了金元尊。

    金元尊者接过秘籍,看了一眼,“不错,正是这本秘籍。”他向其余三人以眼色会意。

    随即四元尊者便让开了一条路,土元尊者架起一摊烂泥般的宗正便从四元尊者面前一个纵身离去。

    整个杀局最终由此落幕,可这却是整个局面的反转,忽必烈没有想到,四元尊者恐怕也想不到。

    五谷长老一直躲在暗处,不曾露面,眼见宗正被废,生死未卜也不敢贸然相救,因为轻功不如土元尊者,也把人跟丢了,只得将情况如实汇报美人谷谷主。

    土元尊者带着重伤的宗正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最近的黄本草住处,似乎黄本草早有预料,他并未惊讶,而是快速对宗正施救。

    外伤可愈,内伤调养后也可恢复,可这震断的奇经八脉黄本草束手无策。

    和林宫殿经过杀戮,很快便再度恢复,忽必烈并未追究竺韵诗的责任,这一点或许鬼脸老怪等人有些诧异,可是忽必烈自己很清楚,他倒是有些感激竺韵诗的做法。

    宗正成了废人,于忽必烈,于四元尊者,都算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可他们终究领会不了宗正的真实意图,因为在他们心里,没有人会将自己逼到绝境,也没有人会以这样的代价去图谋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