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荡气回肠生死局(二)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忽必烈放下酒杯说道。

    宗正并没急于说,而是先扫视了一番在场所有人的面孔,他知道自己的退路已经截断,要想控制住忽必烈也是不可能了,发思巴和刘秉忠就挡在前方两侧,一旦自己有异动,以二人武学修为抵挡住自己不在话下。

    不过,宗正自始至终没有想过逃,他只是有点寒心,虽然这是自己一手设计的局面,但是看到事情真的发展到这步,不禁觉得人情冷暖随着利益的变化是如此腌臜。

    他看着这些人的面孔,闭上了眼睛,一阵深深的呼吸,他很明白,接下来自己会经历怎样的痛苦,当他再次睁开双眼,心里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

    “如果我没有猜错,聚贤阁的四元尊者就在外面吧?大汗以为凭你千军万马可以制服得了这四个人吗?”宗正直望着忽必烈,这是他心里的另一道梗。

    “你究竟想说啥?”忽必烈的眼睛有些泛红,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掌控不了武功如此高强的四元尊者,他们也并不受自己的控制,迟早会威胁到自己的权威。

    “再者,大汗对美人谷究竟了解多少?你确定那谷主是真心为蒙古效力吗?还是别有所图?”宗正再一次扣问,又直戳忽必烈心头另一根刺,脸色大变,他这次诛杀宗正没有通知美人谷谷主,也足见他对美人谷起了戒心。

    “你说这些,无非是想在我心头埋下一根刺而已,他们固然是会威胁到我,可本汗却认为你才是当前最大的威胁。”忽必烈彻底撕开了脸面,没有了顾忌,说出了心中最想说出的话。

    “你错了,大错特错,我不是要在你心里埋下一根刺,相反,我是要帮你除掉这两根刺,我也不是你最大的威胁,我很快也不会成为你的威胁。”未及忽必烈道完,宗正便愤慨地续接道。

    “此话何意?”忽必烈对宗正的话不是很明白。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四元尊者也好,美人谷也罢,我都会替你拔除,而我,自然也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一个废人是不会对你构成威胁的。”宗正说到此处,不免有些神色低落。

    “废人?”忽必烈满脸疑惑地望着忽必烈。

    “不错,你以为四元尊者真就会杀了我吗?他们正期待你自己动手,这样龙鳞之子的诅咒自然就会降到你的头上。”宗正解释道。

    这个诅咒或许发思巴和刘秉忠不曾知道,可是忽必烈却是熟悉,窝阔台当年就是因为逼死龙鳞之子,遭了天谴,暴病而亡,不过,如今宗正安然无恙出现在眼前,那么龙鳞之子的诅咒自然也就不成立,所以,他也说出了心中的不信服。

    “什么诅咒?你不是照样活的好好的嘛?”忽必烈反诘道。

    宗正知道忽必烈的意思,“是,我是活得好好的,可是我的孪生哥哥却被窝阔台活活逼死了。”宗正义愤填膺地回敬道。

    忽必烈满脸诧异,“孪生哥哥?”

    “你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吧?龙鳞之子其实有两个,当年被你们逼死的就是我的孪生哥哥,当然,窝阔台也遭到了应得的报应。”宗正毫不客气地回道,眼里多少有些仇恨的眼神。

    忽必烈之所以敢对宗正彻底有杀心,正是因为他死而复生打破了天谴的传言,可是,宗正如今扯出了他的孪生哥哥,不免心有顾忌,所以,他对宗正的杀心锐减。

    可他终究害怕宗正,他的能量实在太大,他一时间陷入两难境地。

    关键时刻,美人谷的快线传报抵达,对于美人谷的快线传报,忽必烈是下了命令的,绝不阻拦,第一时间传达,故而,即使是如此紧要关头,负责接线的人还是冲到了门外,隔着封闭的大门急呼道;“外亲紧急线报。”

    忽必烈知道这是美人谷传来的急报,他也猜到这份急报肯定和宗正有莫大关联,如今接报之人从暗处直接转明,公开传递急报,足见美人谷谷主对此事的重视,事态确实已经万急,若是宗正不提起当年窝阔台汗之事,忽必烈不会犹豫,更绝不会动一丝去看急报的想法。

    “外亲紧急线报。”门外再次传来急呼,想来是美人谷谷主亲自叮咛,事态确实紧急。

    忽必烈深深呼了一口气,最终还是下了传送过来的命令,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倒是好奇,美人谷会传送怎样的急报。

    如此紧张关键的时刻,大门吱呀打开,门外第二线的外族高手不免有些疑惑,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接报使者方才进入,大门便又再次紧紧合上。

    接报使者蒙着面拿着急报从席间长道穿行而过,穿着打扮异常神秘,刘秉忠和发思巴从未知道美人谷的存在,对于这样的传信使者,不免有些警戒。

    忽必烈示意无碍,二人才放其近前。

    宗正不禁于心底暗叹“你终于沉不住气要出手了。”

    忽必烈接过急报,舒展一看,心中渐渐有了定数,美人谷谷主的末尾那句郑重叮咛让忽必烈彻底放下了对宗正的杀心。

    待接报使者退下,忽必烈望着宗正,他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或悲伤,或庆幸,也有不安。

    “那这杯酒我还要喝吗?”宗正端起酒杯往嘴里递去。

    “住手。”忽必烈当即喝停,他最终还是动摇了,只是,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绝不能如此轻易放过宗正,不然便是放虎归山。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说过,我即将成为一个废人,一个废人是不会对你构成威胁的。”宗正看出了忽必烈的心思,再次提起之前所言。

    “本汗不是很明白。”忽必烈自始至终仍是不明白宗正的意思,他感觉宗正的心智实在太厉害了,就算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他自己也想不清楚为何明明自己已经彻底动了杀心,却终究还是动摇。

    “你放我出去,把我留给四元尊者,他们会怎样对待我?他们其实和你一样的心思,不会杀了我可是也绝不容我成为他们的威胁,所以,他们最终只会将我变成一个废人而已。”宗正解释道,不免觉得有些失落,他的眼眸似乎已经看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你似乎对所有事情都有所预料,可是,本汗不明白,你既然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不趁早离去,还要置身危局之中?你究竟是什么目的?”忽必烈看着宗正,他感觉眼前之人远比自己想象得要更加高深莫测,没有人明知是这样的结果却还要一味向前的,他断定宗正肯定有更深远的目的,只是,为了这个目的,付出这样的代价似乎也不合常理,他既然心智如此厉害,又怎会让自己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呢!

    “哈哈,哈哈哈。”宗正不禁大笑起来,笑声里明显带有些许无奈,他渐渐收住了自己的笑声,眼珠明显有些湿润,带着丁点渗人的血丝。

    “目的,目的就是帮你铲除四元尊者,他们是你的心头梗,也是我的死敌,我和他们之间早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只需放我出去,剩下的事无需多管,我可以答应你,四元尊者还有美人谷很快再也不会是你的威胁。”宗正有些歇斯底里,没有了任何外在束缚,他有种要解脱的意境。

    这一切被发思巴和刘秉忠看在眼里,他们依旧不明白宗正究竟打的是何算盘,他们隐隐觉得事情可能并没那么简单。

    忽必烈第一次看见宗正是如此样子,他于心底暗暗分析着,权衡着,宗正是杀不得了,放他出去,四元尊者自然也不会放过他,看着宗正视死如归的样子,想来对四元尊者也是留有后手,四元尊者不受自己掌控,留着迟早是大患,美人谷的疑问尚且可以留待日后慢慢查证,倒不如顺着宗正的意思,放手一搏,虎狼相争,两败俱伤,自己倒是可以一举两得。

    “好,本汗放你出去,生死有命,接下来如何面对四元尊者就看你的造化了。”忽必烈做了最终的决定。

    “大汗,”发思巴上前欲劝阻,他根本不知忽必烈的真正心思。

    “国师不必多言,本汗自有本汗的考虑。”忽必烈制止了发思巴的劝阻。

    “就这样轻易放我出去,恐怕后面大汗也不好轻易向四元尊者交代吧?”宗正缓缓抽出手中的火炎剑,那股温热的光芒亦跟随剑锋缓缓溢出。

    忽必烈明白宗正的意思,只吩咐刘秉忠和发思巴不许动手。

    宗正最后瞥了一眼忽必烈,提起手中的火炎剑便往后方的门直闯而去,所阻拦者,剑锋相向,酒台翻飞,和着飚起的鲜血。

    里面传来动手的动静,守卫在外的外族高手便已经做好了准备,竺韵诗握着手中的长剑,她的脸色极为难看,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要是宗正冲将出来。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会做何选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