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无敌间谍之无敌(八)
    宗正对忽必烈立下许多大功,更有救命之恩,只是,忽必烈早已不是当年的忽必烈,他现在是整个蒙古的汗,他有自己的野心和抱负,他承载着一个国家的使命和责任,帝王之心,从来都容不下朋友,他们永远是孤独的。

    忽必烈对宗正的怀疑和防范越来越重,抛开他对宗正之前断肠谷的猜疑,如今他提出三大计策,一切都顺利进行,可越是这样,他便越是心有不安,尤其是那句“得龙鳞之子的天下”,这个天下是自己的,凭什么需要依赖一个小子,最关键,宗正究竟帮谁?还是别有图谋,他根本就看不透。

    四元尊者对忽必烈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宗正是四元尊者的克星,是他们的死敌,他们绝对不会容忍宗正存活于世,而四元尊者也是忽必烈心里的一根刺,帝王的眼中容不下任何威胁,只是,他们武功确实极高,若无周全计划,只怕打虎不成,反被虎咬。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蒙古的实力逐渐上升,各种情势的发展也极好,宗正知道忽必烈迟早会对自己动手,他也早就希望忽必烈会对自己动杀心。

    一切的一切只是等待一个时机,等待万事酝酿地差不多,而如今,就是时候,只是缺一个*而已,所以宗正决定亲自去点燃这*,他很清楚,这*点下去,会有怎样的结果,可是,事到如今,他已经没得选了,他只有一往直前。

    就在这敏感时期,一位神秘的人物出现在了和林,请求密见忽必烈,有要事相告。

    此人年事颇高,手持浮尘,白须飘飘,面阁清雅,眼睛却有些浑浊。

    忽必烈带着发思巴秘密召见了此人,初见此人,忽必烈自然看得出,他乃是一个修道之人,倒是有些清风傲骨的风范。

    “阁下是何人?”忽必烈未问何事,先问其人。

    “贫道极乐派掌门袁天地。”

    只淡然一个回答,发思巴却一下子紧张起来护在忽必烈身前,见袁天地岿然不动,并无杀意,忽必烈示意发思巴放下敌意。

    “你就是三重人袁天地?”忽必烈颇为惊讶,对于袁天地,自始至终,哪怕是中原各派,已经好多年不曾显露江湖,大多数人也只是听闻其名号,可他为何突然现身蒙古,还密见忽必烈。

    “三重人不过一虚名罢了。”袁天地轻弄浮尘,出语和缓,只那浮尘轻轻一扬,发思巴便足以感受到袁天地那沉厚的内力,而袁天地本人竟是一脸的平静如水。

    这只不过是一个暗示,一来告知忽必烈和发思巴,自己就是如假包换的袁天地,二来也提示忽必烈和发思巴,自己此行并无恶意,若有恶意,就地取二人性命也不是难事。

    忽必烈打消了对袁天地真实身份的怀疑,也彻底放下了对他的戒心,因为即使有戒心,那也是徒劳。

    “道长千里而来与我秘密相会,不知有何要事?”忽必烈便打开天窗说亮话,直奔主题。

    “宗正可在你这?”袁天地并未直接回答忽必烈,而是问到宗正。

    忽必烈和发思巴互相望了一眼。

    “道长找宗正何事?”发思巴问道。

    “我先不说宗正的事,先来说说断肠谷一战,断肠谷为何崩塌,难道诸位就不好奇?”袁天地本来就性格古怪,说话亦不如是。

    这一问再次点中了忽必烈心中那道坎,这个疑问,他何尝不是一直想不通。

    “道长,不妨直言。”忽必烈心绪沉重,他想到了那日的惨况,就连自己也险些葬身断肠谷,望着眼前此人,他又不禁怀疑,既然此人知道断肠谷之事,会不会那日千钧一发之际救我之人就是他?

    “这是玄门极为深奥的地理学问,断肠谷上靠大坝,下临绝谷,两侧四面皆是悬崖沟壑,绝谷大道的地下正是暗河,水坝决堤,临势而下,所经之处,必下暗河,由于暗河因堤坝储水旧旱,突逢沛洪,久浸基土,水力不得外泄,悬崖沟壑,河床地表早已飘摇欲沉,你和林十万大军马蹄破地,气势汹汹而来,你自以为救兵赶至,却不知正是这十万大军触发了本就飘摇欲坠的断肠谷,这便是断肠谷突然崩塌的真正原因。”袁天地老迈深沉,讲述起玄门学问,却是句句精要。

    就连对于玄门地理不熟知的忽必烈和发思巴亦是听得明明白白,忽必烈的脸色很是深沉,断肠谷一事全部都是宗正策划,就连选址都是宗正,成也宗正,败也宗正。

    “道长和宗正是何关系?为何要告知本汗这些?”忽必烈望着袁天地,他的眼神似乎充满了愤怒,显然对宗正动了杀心。

    “我和他是师兄弟关系。”袁天地如实回道,

    忽必烈和发思巴自然是异常惊讶的,一个是白须老者,一个是黑发青年,两人的年纪相差如此之大,做师父都有过,竟是师兄弟,任谁都会诧异的。

    袁天地自然也看出了他们的惊诧,“你们不必讶异,我俩的确是师兄弟,此时说来话长,此番前来是为了清理门户,只是师父有明训,同门师兄弟不得相残,故而此番前来告知真相,希望你能够替我出手。”

    “宗正他究竟与您有何恩怨,竟至清理门户的地步。”发思巴好奇问道,

    袁天地不多言,只淡然回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我也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老道告辞,不必相送。”

    说完便悠然往殿外而去,待至门口,再度转身“老道提醒你们一句,宗正不除,你们后患无穷。”随即踏步舛身,如云烟般消失在殿外,不见了踪迹。

    忽必烈的脑海回荡着袁天地的那句提醒,久久不能停歇。

    发思巴问及忽必烈是否该信袁天地,忽必烈认为他一介老者,修道多年,不问世事,若是寻常之事,不必躬亲远至,而且,中原各派本就与蒙古有仇怨,他根本没有必要透露这个消息给我,继续让宗正把我蒙在鼓中即可,而且,断肠谷一事我本就一直对宗正有所怀疑。

    “不知为啥,我觉得这个袁天地不简单,可我却很愿意相信他。”忽必烈自语道,他在猜测一件事,那个在断肠谷解救自己的人会否就是这个袁天地,他对断肠谷之事如此了解,又提到了那十万和林奔赴过来的军队,不由得他做出这个猜断。

    发思巴不明白忽必烈的意思,也没多问,只是问道:“那对于宗正,大汗作何打算?”发思巴的语气明显变弱,或许他也感觉到了忽必烈的杀意。

    对于宗正,发思巴虽然也是心有存疑,一直防备,可是说到底,他在内心还是极为佩服宗正的智慧的,年纪轻轻有如此才智,想到这,不禁觉得有些可惜。

    忽必烈让发思巴退下,他一个人需要冷静,发思巴看出了忽必烈心中的纠结,对于忽必烈,杀与留一念之间,一念之差,却是生死之别。

    发思巴退下后,忽必烈想起了宗正过往对自己的点点滴滴,于私,忽必烈自觉宗正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兄弟之情。于公,若无宗正,他也不会如此顺利击败阿里不哥,可他也让蒙古损失了几万战力,他已然有了复仇之心,当年的杀父之仇定然会让他成为蒙古的隐患,成也宗正,败也宗正,成败之间,去留之间,忽必烈有些犹豫。

    可他是蒙古的王,不能再有个人感情,他要为整个蒙古考虑,于往,蒙古不允许这样一个设计坑杀蒙古无数士兵的罪人,于后,蒙古也容不下这样大的威胁,宗正的能量太大,既能助蒙古成事,也能害蒙古于无形,对于这样的人物,与其把控不了,倒不如毁之。

    堂堂蒙古可汗,他也容忍不了宗正对他的欺骗,更容忍不了宗正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忽必烈最终还是下了决心,或许,他早就一点点积攒着对宗正的猜疑,杀意,只不过,今日袁天地的出现,他的一席话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只是,他终究是美人谷派过来的人,忽必烈在犹豫是否该知会一声美人谷谷主。

    袁天地的出现,彻底点燃了导火线,宗正能说服他出关助他,凭的既是元极真人的情面,更有相救他弟子的恩情,最重要的是也只有他出面,才能让美人谷谷主出其不意,才能让她信服。

    一步步走来,即将走到关键时刻,他不能在关键细节出错,他要彻底打乱美人谷谷主的思维。

    宗正小心策划,断肠谷一战将中原各派,忽必烈,阿里不哥,以及南宋玩弄鼓掌之间,事后又像个恩人般出入各方,实乃城府极深的间谍,只是他不属于任何人,他是属于自己的间谍。

    间谍周旋各方,所求者乃是生存,可是宗正却似乎背道而驰,他在一心求死,他的每一步棋局都在将自己往死路上逼。

    他也很清楚,*一旦点燃,精心谋划的棋局便没有回转的余地,能否扭转乾坤,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