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别有忧愁暗恨生(二)
    天地浩大,万物并存皆有缘法,芸芸众生,又有几人能够挣脱命运定下的枷锁,自宗正和仙婕出得仙女林,之后一切的一切与其说像是偏离了命运的轨迹,倒不如说是命运使然。

    仙婕无意知悉了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实,加上自身身中香毒,毒入骨髓,还有谷主告知自己的那个备受打击的秘密,这一切忽而让她觉得自己和正哥哥的距离突然间变得越来越远,不知不觉间,已经遥不可及。

    而于溪洁,她爱慕着自己的师弟,也已经有了他的骨肉,她也很清楚自己的师弟并不爱自己,他有的只是对师姐的尊重和救命之恩的感激,而自己有了他骨肉一事他至今未知,而自己也没有勇气告知,只因为她很清楚,这样只会对师弟和仙婕造成困扰。

    自接受了黄本草的治疗,溪洁失忆之症渐趋好转,近些日子,她脑海中沉寂的画面不断浮现,直到记起了所有,不管是该记起的,抑或是不该记起的,都一一呈现。

    这让本就陷于感情纠葛而痛苦难受的她更加慌乱无神,仇恨是否该报,亲人是否该寻,此时此刻的她或许更关切的是师弟的安危。

    仙婕独自走出隐蔽处,黯然神伤,她把信件缓缓收起,再次放入胸口,她的眼神有种莫名的忧愁,夹杂着对老天造化弄人的恨意。

    一路走来,她备受命运的煎熬,明明是两个真心相爱之人,却是有情人始终不成眷属,看似离得很近,却始终有种看不透的力量在用力地分离着他们。

    她有想过,让正哥哥慢慢放下仇恨,放下内心对自己解药的执着,一起隐居仙女林,纵使是不能一直陪伴终老,哪怕是过上一分一秒那种恬静纯粹的爱意生活,那也是刻骨铭心,幸福快乐的,可是,她知道,她办不到,正哥哥太过执着,而自己不能陪伴正哥哥终老也是一份对正哥哥的残忍,她很清楚,正哥哥也不会苟活。

    立于林地之上,微风轻轻地吹拂着她两侧的秀发,轻盈飘飞,她的心神明显已经糟乱,一道暗影迅速飘过,她都不曾察觉,直到瞬间被人从后方点了穴道,不得动弹。

    背部的微疼让仙婕回复了心神,方知有人趁她不备,待要呼喊求助,哑穴瞬间也被点上,仙婕很清楚,这个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自己后方快速出手点动两处穴位,他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仙婕能感受到来自背后那股异常平静雄厚的内力。

    那人在点完哑穴之后,便是以极快的速度挟持着仙婕远遁,其间未露半点声响,就连不远处的溪洁和土元尊者竟然也毫无感知。

    半个时辰未见仙婕,溪洁忽而担心起来,见土元尊者伤势缓和得差不多,便出外寻找仙婕。

    然而,出外一看,并未见到仙婕的身影,溪洁不禁有些担心,便决定走得更远些,不敢大声呼喊以免引来敌人,故而只是轻步往前搜索。

    林子附近,溪洁皆搜寻了一遍,仍旧未见仙婕身影,不禁好奇,这姑娘能跑哪去?不过,很快,她便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转而快速往回赶。

    待她赶回,便异常谨慎地靠近土元尊者疗伤的隐蔽之处,未见异样,却只见土元尊者递来一封信件,显然,土元尊者已经拆开过,一脸严肃。

    “你刚出去不久,便有一个影子飘过,飞射进一封信,我飞身追赶,却没了他的踪影,对手武功不俗。”

    溪洁接过信件,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欲救司徒仙婕,拿宗正来秃鹰峰交换。”

    信件里还有一司徒仙婕的信物,溪洁取出一看,是一块白色玉佩,正是仙婕自小佩戴的贴身玉佩,然而,溪洁看那玉佩的眼神却是别样失望,又或者是绝望,没有惊喜,透着些许心境的悲凉。

    她不自觉地把手伸往自己的脖子,她也取出了一块同样的白色玉佩。

    这个玉佩或许旁人不清楚,但是溪洁心里很明白,这是娘亲给她和她妹妹的贴身信物,自出生便一直佩戴。

    她其实早就有想到过,只是因为爱慕宗正的原因,一直不敢去相信和承认罢了,当她渐渐回复记忆,司徒仙婕的名字又岂能不熟悉,只是她心里不愿意去承认罢了,更愿意相信世间有很多的巧合,尽管她也很清楚,仙婕的容颜和自己有种不用明言的相像,她的年龄和小妹的年龄一般。

    如今,看到了这个玉佩,她心中唯一固存的希望也破碎了,她,仙婕,就是自己的亲生妹妹,尽管自己多么不愿意去承认,这也让她断却了最后对师弟的念想,因为,她不能和自己的亲妹妹争抢师弟,而且,她们是如此相爱,她找不出任何理由去介入这份爱。

    她想到这,不自觉地便轻抚了下小腹,她想到了腹中的胎儿,眼睛格外湿润,一举一动,土元尊者皆看在眼里,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不禁暗自感叹怎一个情字了得。

    “现在该如何是好?看样子,仙婕肯定落在了那帮外族人手中,而宗正则很有可能被美人谷劫了去,难道那帮外族人以为宗正在我们这里?”土元尊者分析道。

    溪洁回复思绪,她沉静片刻,“这就是对手的高明之处,他们摸准了只要抓住仙婕,就能逼师弟现身,不管师弟是否在我们这里,只要仙婕在她们手上,我们都会始终想办法带师弟去交换。”溪洁回复道。

    土元尊者觉得溪洁分析得甚是有理。

    “可如今宗正在美人谷,而仙婕又落入外族人之手,这可如何是好。”土元尊者忽而觉得有愧宗正所托,弄丢了仙婕,以致于局面如此被动。

    “前辈暂时可以放心,他们二人目前都不会有性命之危,只是,目前形势复杂,我们万万不可乱了阵脚,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溪洁安劝道,她的心已经有些乱,暂时也没主意。

    宗正看着谷主,他早就知道谷主不会轻易交出那半朵雪莲,所以早有打算。

    若说以美人谷是蒙古安插在大宋境内的间谍机构借由大宋来铲除美人谷,并以此威胁谷主,宗正很清楚,不太现实,美人谷在南宋经营多年,根深蒂固,早就在朝廷安插了耳目,加之美人谷本身地理位置极为隐秘,易守难攻,又缺确凿证据。

    若说以自己对美人谷的价值作为威胁,显然,刚才一番唇舌交锋,彼此心理底牌都已经亮出,谷主是不会顾忌的,她只会咬着自己的软肋对自己穷追猛打。

    总而言之,只要那朵雪莲在谷主手上,只要她拿准了自己和仙婕深爱的命脉,她就占了主动权,就能毫无顾忌地威胁自己以达到她的目的。

    这一点,宗正又何尝不知,可是这就是事实,仙婕注定是他这辈子最难以割舍之人,也是他愿意付出一切愿意一辈子守护的人,所以,他必须拿到那朵雪莲,哪怕这朵雪莲只能再延长仙婕十年寿期,他也要牺牲一切去拿到它。

    而谷主之所以一定要让仙婕留在自己身边,除了怕宗正耍花招外,最大的原因还是顾忌宗正,谷主很清楚,仙婕是宗正最大的软肋,可是一旦自己失去了这根软肋,那么将没有任何东西去束缚住宗正这匹凶兽,依着他的智慧和性格,他必将对美人谷报复打击。

    所以,只有将仙婕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确保仙婕的安危,这才能确保宗正这枚关键棋子在自己整个精心谋划的大局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也是她不愿意一次性给付一朵雪莲的重要原因,她既要掌控住仙婕,更要掌控住拯救仙婕的雪莲,只有掌控了双重保险,她才能心安,只有这样,无论风筝飞多远,风筝的线才会一直栓在自己的手心。

    如今,仙婕尚未进入美人谷这个囚笼,谷主手中也无非剩余雪莲一个束缚而已,倘若仙婕被困,那么自己要再想解困,那就难上加难了。

    宗正细细地分析着谷主刚才所言,很明显,她要利用自己帮助蒙古一统江山,而上古神器秘密的背后便是女娲灵石,谷主既要蒙古一统江山,又要获得女娲灵石,可是拿到女娲灵石,掌握了灵力不是自然可以助力蒙古一统天下吗?究竟帮助蒙古一统天下和获取女娲灵石有何关系?谷主真正地意图何在?宗正一时琢磨不透。

    眼下,他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只是心中多出的疑问,好在上古神器已经有大半他知道了线索,可以留待日后慢慢思索,倒是目前如何打消谷主质留仙儿的念头方是首要之事。

    宗正思来想去,只有找到谷主的软肋,而且这根软肋与自己毫不相干,如此便能以谷主的软肋暂时做个交换,只有这个法子才能暂时换得仙婕自由,以待日后布局逼迫美人谷交出完整雪莲,从此不再受缚。

    (注:前面章节对错误略有修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