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八方聚合大乱斗(二)
        大雨伴着时时闪现的雷光倾泄而下,在斑驳的夜色里,万象空濛。?  ???

    积落在屋顶的雨水沿着屋顶漏开的口子啪啪往屋里坠,雨珠打落在木板上,溅开细小的水花。

    屋内的打斗声持续了近半柱香,屋内的梁柱早已刀剑之痕累累。

    “前辈,还不动手?”宗正忽而喊道,

    土元尊者适时出手,以土元功法汇集全身内力,舛集地上的木板直往一众蓑衣剑客而去,直把三个蓑衣剑客震出客栈之外,再一力,又是三两人连人带刀重重甩到墙边,直把墙边木桩撞个稀碎。

    领头二人见突然杀出个极度厉害的角色,随即转而联手对付土元尊者,而土元尊者只三招两式便直中那二人要害,直把二人打得重伤吐血。

    那二人从未想过,有人能够如此犀利地击伤自己,或许,这就是土元尊者与宗正的默契。

    先让宗正与敌人过招,土元尊者一旁静观敌手武功路数,从而找出对手武功的破点,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加之土元尊者内力深厚,自然对于对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自当要一击必中。

    几名蓑衣剑客及时上前扶住领头二人。

    情势急转直下,领头二人当即做出撤退的命令,宗正与仙婕并未追击。

    一行人正要整兵待出,刚到门外便有两名蓑衣剑客被重劲而来的利箭弹射回屋内。

    领头二人顿觉不妙,又在一众残兵簇拥下退回客栈。

    很明显,一开始,这群人便步入了别人设下的陷阱,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如今双方力战许久,胜负自分,埋伏在暗处的人自然要趁机出手。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一伙束面黄之人持刀涌入。

    他们身着打扮相当怪异,他们都扎着后尾便,穿着短袖,手举弯刀,那弯刀的弧度却又微略,与蒙古人的弯刀相比大相径庭。

    他们习惯性地双手紧握刀把,两人一组,此次进去入的人数不亚于第一波人。

    仙婕与宗正手持宝剑,再次合为一体,紧挨土元尊者。

    先前进入之人早已死伤过半,他们相互搀扶,被刚进入之人逼到了客栈一角,在领头二人的组织下作对峙之状。

    宗正从那些刚入之人的外表可以断定,这些人绝非中土人士,但也绝非与先前那波人来自同一地方,他们的身材略显矮小,相貌举止大为不同。

    正揣测思考之际,屋顶破裂而开,飞身舛入五名蕃僧,此五人内力刚浑,两手手腕均携带金色伏魔钢圈,面目凝肃。分列五方,将宗正三人围于中间。

    这五人的突然杀入,也让其余两方头目面露惊色。

    一时忽然涌入这么多外族人士,宗正有些凌乱,但是可以确定,这群人绝非美人谷派来之人。

    可是宗正不明白,这帮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自己似乎没有任何地方与这帮人会扯上关联,而他们之间却又似乎存在矛盾。

    其实,先前进入之人乃是波斯人,而后面进入之人乃是东洋人,那五名蕃僧来自天竺。

    所谓螳螂捕蝉,波斯人欲先制人,却远远低估了客栈内三人实力,反倒是以静制动,试图后制人的东洋人及天竺人暂时捡了便宜。

    来不及细想,东洋人的头头便举着弯刀指向自己,随即这帮人便往宗正而去,那五名蕃僧亦是直朝宗正而去。

    一旁的波斯人元气大伤,无力再战,只得待在一旁,伺机逃脱。

    宗正这才下意识地猜测到对方的目标在于自己。

    论起打斗,宗正和仙婕的双剑合璧,所向无敌,东洋人根本就不是对手,很快,东洋头目便现自己计划虽好,却远远低谷估了客栈内三人的实力。

    然而,那五名蕃僧却难以应对,他们武功过于刚硬,内力雄浑。

    脱手猛飞乱遄的金色钢圈看似毫无章法,却好似一道捆仙阵,让宗正和仙婕疲于应对,紧紧困住。

    二人不得不一面小心提防随时飞旋而来的钢圈,一面抵挡五名蕃僧的联手出击。

    好在宗正和仙婕以合剑招式互为援引,有惊无险。

    数十金色钢圈来回飞旋,出呤呤脆响,被宗正与仙婕的利器击中后,却又纹丝未损地弹飞回蕃僧手中,只出一阵叮当之音。

    就连火炎剑与水冰剑这样的绝世神器都无法劈动飞环,宗正与仙婕不禁有些诧异,看来这些人绝非泛泛之辈。

    五方飞环上下左右各有回旋,而宗正与仙婕在应付飞环之际,五名蕃僧又能在五个方位看准两人的破绽,适时出击,直切要害和破绽。

    尽管合剑招式犀利无比,却也不能破阵脱离,宗正一面应对,一面寻找阵法破绽。

    为了减少对手的进攻面,宗正暗示仙婕,一并退到客栈边角。

    五名蕃僧转而以宗正二人为中心,围成一条半圆弧,此番虽然减少了遭受攻击的暴露面,却遭遇更为密集和强势的进攻。

    土元尊者欲出手支援,却及时被东洋人以忍术止住。

    东洋人的忍术,以虚假真实难分难解而出众,土元尊者虽然武功高深,却也一时被这种迷幻之术困住。

    眼见敌人在前,可是每次出手深重,似乎击中,却又明显打空,只是将一件黑色破布撕碎而已。

    一切都如重拳打在棉花上,土元尊者却并未急躁,他老道深沉,知道定有玄机奥妙。

    “既是敌暗我明,何不索性敌暗我亦暗。”土元尊者想道。

    索性以指汇力将客栈内所有火烛尽数熄灭,并云集地上漫尘以内力倾散而开。

    一瞬间,客栈内一片漆黑,尘土迷蒙。

    这下双方都在暗处,这个策略倒是无形中支援了宗正与仙婕,看不见攻击的目标,五名蕃僧的飞环阵便失去了效力,他们再也不能精准地使出双臂钢圈。

    而东洋人迷惑敌人的忍术效果亦大打折扣。

    如今,一大堆人都是暗夜中的瞎子,宗正与仙婕自小修习的万象神功便派上了用场。

    深处万象,万象浑然,心通万象,万象更新。

    宗正与仙婕索性闭上了眼,平心静气地倾听,去感受所有来自地面和空气的振动。

    土元尊者在地牢被困十余载,暗无天日,多年武功修行,身处暗处,对其而言,于明处又有何异,而土元功的精粹便是借助土元击中对手,空气中弥漫的尘土让土元尊者清晰地感应到对手移动的轨迹。

    黑夜只能蒙蔽眼睛,却不能遮挡人内心的明净,身处黑夜,只要有一颗明亮的心,黑夜无处不光明。

    宗正与仙婕联手对五名蕃僧各个击破,而土元尊者则肆意大杀,多年束缚的身躯和土元功尽情地在黑夜里,在尘土中淋漓尽展。

    趁着灯灭,那班受伤的波斯人自知不敌,早已悄然撤退。

    眼见形势大为不利,情势与先前所想大出预料,东洋人与蕃僧只能趁机逃离。

    当烛火再次点燃,烛光再次照亮客栈,客栈却是破破烂烂,梁柱尽毁,在风雨中飘摇欲坠。

    这些人逃离仓促,未及带走同伴尸身,阁楼上,楼梯间,地面上,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让宗正很是好奇。

    他拿起手上的火炎剑,剑尖还渗着殷红的鲜血,只见他用剑轻轻挑开遮在几具尸体面容的黑布,看着这些异常陌生的外族面孔,他不禁问道“却不知,这些人究竟是些什么人?”

    仙婕亦是讶异地扫视着这些人的身形面孔,忽地视线停留在兩具尸体之间。

    她看到了一封信,信封上依稀能看到“宗正亲启”的字样,她回想起了那天与黄本草分离时,黄本草曾经递送给正哥哥一封信,如果没有猜错,那遗落在地面上沾着微许血渍的信件正是那天黄大夫送给他的信,定是方才正哥哥应对飞旋的钢圈时不小心遗落的。

    她往那信件走去,口中正要念叨提醒,忽而莫名止住,也停住了脚步。

    或许是因为好奇吧,当那天黄本草递给信件宗正时,黄本草嘱咐宗正勿当亲启,仙婕便暗生好奇,如今,一股探知的**更加强烈。

    她缓缓靠近,神不知鬼不觉地便以内力将信件从地上吸附于手间,顺势塞入怀中。

    宗正的心思都在那帮外族人身上,仙婕短时的沉默以及静悄细微的举动,他丝毫没有注意到。

    而土元尊者就在仙婕身前,自然也没注意到仙婕这一隐秘的动作。

    放入怀中那一刻,仙婕有些心慌,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对,也不知道这样私自拆开黄大夫给正哥哥的信件是否对得起自己那颗本分正直的心。

    就在心中忐忑,神情纠结闪躲之际,宗正忽而斜转身躯,希冀从见多识广的土元尊者口中探知一二,却无意间注意到仙婕的神色似有不对。

    “仙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宗正一边关切问道,一边急奔到仙婕身旁,抓住她的小手,他心里还不住地揣测是否是黑夜中仙儿受伤自己却浑然不知。

    宗正能够感觉到仙婕的手有些冰凉,心里越着急地问道“仙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正哥哥,莫要为我担心,兴许是方才有些着凉了。”仙婕回道,眼神有些闪躲,不敢直视宗正那双关切紧张的眸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