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此情彼情终得清(四)
    第二百一十三章此情彼情终得清(四)

    “大佛真经下卷”两人不约而同地念道,

    黄本草听到宗正和仙婕吃惊的口气不禁疑问道:“难道你们识得此部经书?”

    宗正只问道:“敢问此部经书,令尊从何而?”

    “据父亲所诉,大约三十年前,他曾救得身受重伤的智聪大师,智聪大师自知命不久矣便留下此本经书,并命家父好生保管,之后智聪大师便失踪了,家父虽然过世,可是智聪大师托付之物却不敢轻易丢弃,故而命我好生保管此经书。”黄本草答道。

    “原来如此。”宗正略有感慨,

    “你既识得此书,那此经书到底有何来头?”黄本草继而问道,毕竟是心中的一大疑问,终得识书之人,黄本草自然是要揪根问底的。

    宗正对黄本草的为人深信不疑,自然无所防备之心,便实话告之道:“此书是佛家至高无上的武学秘籍,共有三卷,此卷正是下卷.......”

    未及宗正道完,仙婕便因心中一时疑惑打断了宗正,转而问黄本草道:“既然后来聪大师未能出现,此书又是少林寺之物,你为何不将此书归还少林寺呢?又何须为了一个承诺保守此书3o余年。”

    黄本草摇头蹙眉,反问仙婕道:“智聪大师武功高强,那你可知是谁重伤于他?”

    仙婕被黄本草反过来的一问怔语不解,而宗正却顿时领悟,大惊道:“难道是少林寺的人?”

    宗正能够快领悟,黄本草心底不禁暗自佩服宗正的智慧,“宗正,你果然聪明,智聪大师怀疑少林寺有内奸,所以特地交代,万勿将此经书送还少林,所以这本经书才在此处保管了3o余年。”

    宗正则心底疑惑,智聪大师武艺高强,功力深厚,少林寺中又有谁能重伤于他呢?

    想到此处,宗正的目光不禁又落在了那本经书上。

    “黄大夫,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成全。”忽而宗正向黄本草请求道,

    “你请说!”黄本草平淡的客气之间,心底却蓦地涌起一丝疑惑,一本无字经书,何以宗正会如此看重,他冥冥中感知到这本无字真经暗含着深层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宗正或许知道。

    “可否借此经书一日,日落之前,我必返还。”宗正客气恳请道,

    黄本草沉顿了片刻,继而问道:“这本经书乃是无字经书,你借此经书又能如何,难道你知道此经书的奥秘?”

    及此问之前,黄本草便在心里略有纠葛,故而他想试探宗正,倘若宗正不能实言相告,而是假借一番说辞,那么宗正对于此书的目的并非那么纯善,而宗正本人对自己也绝非如此坦诚,但是无论宗正是何目的,是否坦诚,如今既已现了此本经书,他若想要得到,却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所谓的试探,亦无非求个心安罢了。

    而宗正却毫不迟疑地回道:“实不相瞒,我确实知道此经书的奥秘,而且上卷和中卷的武功我也学会了。”

    或许,黄本草早就对这本经书的性质有了猜测,宗正坦言这是武学秘籍,倒符合黄本草的猜想,而宗正毫不迟疑地回答却见宗正并非隐瞒了什么。

    仅凭这两日对宗正及仙婕姑娘的感知,黄本草觉着他们二人绝非心地不纯善之人,想着宗正既已经取得上册和中册,想必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不禁于心底安慰自己道:“一切都是天意,也罢,他心性刚正,学会此门绝世武学,也是武林之福,就借于他罢。”

    “没问题,看完记得及时放回原处即可”沉默了半天,黄本草还是答应了。

    宗正便拿着《大佛真经下卷》谢道:“多谢黄大夫对宗某的信任。”见黄本草还要祭奠亡父,不愿叨扰独处时刻,说着便拉着仙婕离开了。

    溪洁遥见宗正拉着仙婕离开后,心里有些不痛快,兀自一人回到房间,坐在床榻,逐渐有些精神恍惚,脑海里断断续续出现昨日催眠后的情景。

    那些破碎的画面虽然让溪洁有些头痛难忍,但随着疼痛的缓解,她也似乎记起了往昔某些丢失的回忆,虽然这些回忆也只是一小片段,模模糊糊的,但是,她的心底却有了大概的印象。

    宗正拿到大佛真经下册后便与仙婕躲在房中,宗正拿水敷于书页上,随后举着书页对着窗户透过的微光,细细地默背着阳光下映射在书页上的文字。

    自此,宗正便拿到了整部大佛真经,然于当中佛法武功,宗正却自知只是领悟了六成不到,当中的精髓玄妙,似乎还是没有体味到。

    宗正默背之际,仙婕则在一旁若有深思,她在想着此后的打算。

    经此劫难,仙婕终于明白了世间万事的复杂,回仙女林的美好,不禁暗自留恋,现如今红尘一遭,不仅身中剧毒,还伤及内腑,近几日她总能感觉到五脏六腑内游走不定的那股寒气,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正哥哥,仙婕只一味地自责,她责怪是自己身上的剧毒拖累了正哥哥,却不曾想过宗正之所以甘冒世间万劫的另一层原因。

    “咳咳”体内的寒气不由得让仙婕微微咳嗽,

    此时,宗正已经默背完了所有下册上的文字,听到仙婕的咳嗽声,不禁立即问道:“仙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只是想到了某些事情,心中有些郁闷怅惘而已。”

    宗正收起手中的书册,朝仙婕走近,轻轻地坐于仙婕身畔,“究竟是何事让仙儿郁闷怅惘呢?”

    仙婕望着宗正,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她想到了自己身上的毒,想到了自己报仇的执念,看到如今的自己和正哥哥,她开始怀疑自己当时的初衷,或者说她想放弃了,放弃报仇,甚至放弃拿到解药的机会。

    宗正望着仙婕的眼睛,似乎看穿了仙婕的心思,过了半晌,仙婕也终于吐露心声,“正哥哥,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仙儿,但是,经历了此前种种,仙儿实在不忍正哥哥你多次置于险境之中,莫不如......”

    “仙儿,你是不是想劝我放手。”未及仙婕继续说完,宗正便激动地抢过了她的话。

    “难道你不想为你爹娘报仇了吗?还有,你身上的毒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帮你解开的。”宗正非常认真而又生气地说道,

    仙婕望着宗正生气的样子,明晰了正哥哥的决心,更明白了正哥哥爱自己是有多深,想着若是再行劝阻,恐也难以奏效,便只是在心底徒自叹息了一番,只轻声问道,

    “那接下来,你作何打算?”

    “我想过了,待你身上的伤好些,我们便去美人谷,拿到那半颗丹药。”宗正回复道,

    “可是,如今这样的结局,谷主愿意给那半颗丹药吗?”仙婕不禁疑问道,其实,于她心底,这一句既是疑问,却也是一种劝说。

    “你放心,这半颗丹药,她一定会给。”待说完此句,宗正便忽而脸上怅惘了,因为,他很清楚,得上半颗解药容易,下半颗解药便是极为不容易的了,可是,事到如今,无可奈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有一点,他是很明晰的,那便是,仙儿便是自己的命,若是拿不到剩下的半颗丹药,自己也情愿随仙儿一起逝去。

    房间内,复归一室沉寂,沉寂的是两颗跳动的彼此牵绊的心,虽是无言,却更胜有声,这恐怕便是心有灵犀的那种情牵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宗正为了让仙婕安心养伤,倒是一直陪在仙婕身边,他们互相珍惜着这出得红尘以来难得的清静。

    清晨,他们一起漫步竹林,在阳光透过竹林的光熙之间,惬意地享受着阵阵清风裹挟轻雾的舒爽,仿佛又回到了往昔仙女林中自在的生活,手拉着手,忘却暂时的烦恼,只管慢悠悠地向前,只希望就这样安安静静地两个人走着,走上一辈子,你看着我,我亦时常望着他,彼此不愿片刻的分离。

    傍晚,他们一起肩并着肩,倚靠烟亭,斜看夕阳傍山而落,那荀红的云彩映称着两人平静的脸颊,和相爱的人一起细数着云彩的斑斓,坐看夕阳西下,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怀。

    这一切的浪漫温馨背后,又何尝不是承载着另一个人的孤独和痛苦呢,溪洁总会忍不住地悄悄跟随在宗正和仙婕的背后,每一次看到宗正和仙婕温情的一幕幕,她的心是何种的伤痛呢,这种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亲生妹妹在一起的感觉。

    岁月在点滴推进,见证着宗正和仙婕是如何地相互爱着对方,正如活生生的溪结见证他俩的爱情那般,只是岁月无情人有情,也正因为人的深情才会造就诸多烦恼,爱得越深,烦恼便会越深。

    这一点,土元尊者亦是看在眼里,终于,他忍不住鼓励溪结勇敢地表达自己的爱,

    就在溪结遥远地望着亭中一起傍肩相看夕阳西落的宗正和仙婕二人时,一个伤情地蓦然回,却见不远处,土元尊者静静地看着自己。

    见溪结望见了自己,土元尊者便上前说道:“你这样又是如何呢,为何不坦白地告诉他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