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此情彼情终得清(三)
    溪洁经过彻夜深思,终觉自己应该恢复过往所有记忆,或许,也有一层对宗正的不舍在心底作怪,她想过决绝地离开宗正,彻底地忘了有师弟的存在,彻底地隐居盘古峰,可是她终究不够绝情,忧思辗转,彻夜难寐。★

    她没能说服自己,带着那么一丝不舍,带着一丝对往昔的执念,她选择了遵从宗正的建议。

    翌日天明,宗正,仙婕等人便早早在厅堂等候,他们在等溪洁的一个决定,或走或留,也许在宗正的心底,更关乎的只是心中的一个猜测,一个念想。

    溪洁在众人期许的目光下缓缓走入,她缓缓扫视着所有望着她的人,踌躇片刻,当着面对黄本草说道:“我仔细想过了,没有过去的人是不完整的人,还望黄大夫助我果断治疗失忆之症。”

    黄本草客气回道:“既然姑娘心意已决,我定当尽力而为,其实,失忆的原因无非三种,其一,脑部受到过重击,颅内积有血块;其二,受到强烈的刺激,导致脑部短时间的抽空,气血不活;其三,人为地服用令人失忆的药物。溪洁姑娘可患有头疼之症?”

    听着黄本草对失忆之症的剖析,宗正不自觉地心生佩服。

    溪洁自知自己自小到大皆无头疼之症,便如实摇头回道:“并无。”

    “如此便排除了第一种可能,我想多半是第二种原因了。”黄本草似乎心中有了初步的诊断,

    他随即便习惯性地取来诊箱,取出一布团,只见他轻轻将布团舒展开来。

    布团内侧贴满了长短不一的细针,闪耀着微微银色之光。

    宗正等人围在一旁,黄本草伸出左手指向屋子左后方,客气地对溪洁说道:“溪洁姑娘请坐于藤椅之上,待会,我会先施催眠之术,让姑娘安定凝神,心无杂念,将万事万物澄空。”

    溪洁便依着黄本草所指方向望去,但见一汉时雕艺风格的藤椅静静地立于屋内,随即望藤椅走去,将身子趴伏于藤椅之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黄本草向藤椅踱步而去,转而在藤椅前止步转身,对着身后诸位说道:“施针之时,一定要有一个安静的环境,还望诸位暂且先离开竹室,在门外看住,不许任何人前来打扰。”

    宗正便回道:“一切都依黄大夫。”说罢三人便离开竹室,关上了门。

    黄本草从怀中取出一枚吊坠,此吊坠乌黑光亮,两面都雕有网状纹路,纹路由内而外释放扩散,吊坠由白色的细绳系住。

    黄本草捏住细绳一端在溪洁眼前晃动道:“溪洁姑娘,请把你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此吊坠之上,特别是吊坠之上的纹路。”

    溪洁微微点头回道:“嗯。”说着便两眼盯住那颗吊坠,

    吊坠不停地来回晃悠,溪洁看着那枚吊坠,却心不在焉,似若难以安定心神。

    溪洁的呼吸和心跳让黄本草看穿了她,这不利于催眠的进行,

    “放轻松,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专心地看着这枚吊坠。”黄本草提醒道,

    溪洁便逐渐舒展身体,将心境澄空,专心看着那枚来回晃动的吊坠,看着便逐渐失去了意识,不知不觉便昏睡过去。

    从呼吸和心跳,黄本草心中笃定溪洁姑娘已经成功进入催眠幻境,便大声叫道:“溪洁姑娘,溪洁姑娘。”

    溪洁没有回应,黄本草便寻摸着取出布札里的一枚银针,用手摸着溪洁的头,在其头上几处重要的穴位上扎下几枚银针。

    溪洁逐渐进入似是而非,半真半幻的梦境。

    在梦里,儿时缺失的回忆断断续续,模模糊糊地出现.........

    溪洁硒白的脸上冒出阵阵虚汗,忽而,神态紧绷,眼睛睁开,口里喊道:“爹,娘,小妹...”

    她噌地直起身子,神情略显恍惚。

    黄本草则淡定从容地一一取下溪洁头上的银针,打开了房门。

    宗正、溪洁和土元尊者一直在房门外等候,见房门打开便走将进来。

    “怎么样了?黄大夫。”宗正率先问道,

    溪洁亦望着黄本草。

    黄本草问及溪洁道:“方才溪洁姑娘脑海中出现了什么?”

    溪洁仔细回想了下方才脑海中零碎模糊的画面,却也捋不清晰,只咕哝道:“很模糊,我也说不出来。”

    黄本草收起手上的银针,劝慰道:“恢复记忆本就是件急不得的事,方才所呈现的景象只是过往记忆的碎片,若想恢复记忆,还需要多个记忆碎片的刺激。”

    溪洁立即反问道:“如此说来,我还需在此久留一番了?”

    “是,也不是。”黄本草回道,将收好的银针放入药箱之中。

    溪洁疑惑道:“黄大夫此言何意?”

    黄本草解释道:“针灸之术本就起刺激大脑之效,如果有某个场景,或者人和物件能够刺激姑娘的记忆,那便事半功倍。”

    当中道理,不言自明,在场诸位皆心知。

    韶华易逝,转眼,便又是一天,却也是难得的清静。

    翌日清晨,晨曦之光初露,无尽大地尽染金光。

    “黄大夫,黄大夫。”外面传来一阵呼喊之音,两位乡伯提着一篮香烛叫唤着。

    黄本草听到声音便走到庭园之外,不一会便提着一篮香火纸钱走进了庭园的正堂来。

    仙婕听到乡伯的呼唤声便引起了注意,甚是好奇,透过窗外看着黄本草提着一篮东西进了正堂便小心跟了过去。

    说到底,黄本草还是武功不错的,加之眼瞎之人听觉自然是要比旁人更为灵敏的,他很快便意识到门外有人,

    “门外之人,要进便进。”黄本草一边将手里的香烛缓缓放到桌上,一边口里淡然说道,

    仙婕知道自己暴露了,心里觉着如此偷偷摸摸倒也有些惭愧和尴尬,便果断推开了房门,见黄本草手里拿着两根大红烛,桌上的篮子里放着些许香火纸钱,一时的好奇使她暂时忘却了方才的惭愧,

    “黄大夫,你要这些纸钱香烛干嘛?”仙婕问道,

    黄本草的脸色很明显略显哀伤,他解释道:“今日是我父亲的忌日,烧些香火纸钱拜祭拜祭。”

    他说这话的语气夹杂着思念,也暗含着内心的悲伤。

    仙婕听后不觉有些惭愧,“黄大夫真是孝顺,而我,”仙婕忽而顿住不语。

    黄本草见仙婕突然顿住,于是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仙婕不想多说了。

    黄本草是个心思深沉之人,他看得出仙婕是不愿和自己提起,所以也没有再问。

    两人一时缄默不语。

    沉默之际,宗正从屋外走入,

    “仙儿,你原来在这啊!我方才一直在找你呢!”宗正见到仙婕欣然说道,很快,他也看到了桌面上的东西。

    黄本草将篮子提到供奉牌位的神台前,摆弄起香火,因为眼瞎之故,黄本草需要靠摸索和感觉做事,故而多有不便,一不小心便将篮子推到了地上。

    纸钱和香烛散落一地,

    宗正和仙婕赶忙伏身帮忙拾掇。

    “正哥哥,我来捡吧,你还是先帮黄大夫点燃香烛。”仙婕对宗正说道,眼里满是对黄本草的同情。

    宗正变主动上前接过香火道:“黄大夫,我来帮你。”

    宗正拿出怀中的火折,帮黄本草点燃香烛,然后将冒着白烟的香烛递给黄本草。

    这是一种基本的礼仪,祭祀故去的亲人,旁人最多只能帮不便之人点燃香烛,但是上乡之事却是无论如何不能代劳的,所以,宗正点燃完香烛后便自然地将燃烧的香烛交给黄本草。

    黄本草虽然眼睛瞎了,但是对于自己安居的地方却很是熟悉,他很熟练地插上香烛,准确无误的将香烛插到桌台上的香炉足见他对自己居所的熟悉。

    宗正见桌上的灵牌,便知道黄本草是在祭奠自己的亡父,心中想着或许因为黄大夫眼瞎之故,不能到远处的坟墓亲自祭拜,有心此番领他到坟墓亲拜,便问道:“黄大夫可有想去令尊坟前祭拜呢?”

    岂知黄本草解释道:“家父笃信佛教,他说尘归尘,土归土,临终前交代将其遗体火化,将骨灰抛洒于江河川6之间即可,所以并未立有坟头,只是立了个牌位。”

    宗正咕哝道:“原来如此。”

    仙婕收拾完地上散落的香烛,正要起身,忽而瞥见香炉底下垫着一块黄布,

    “哎,黄大夫,香炉底下是什么东西啊?”

    仙婕将篮子放回桌面问道,宗正亦随着仙婕的疑问往香炉底下看去,确实有一块黄布垫于底下,可是却也觉着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哦,那是一本佛经。”黄本草轻描淡写地回道,看得出,在他眼里,那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

    不过,提到佛经,宗正倒是有些兴致,“想来必定是令尊生前最爱读的佛经,不然你也不会将它垫在香炉底下,不知我是否可以打开一看呢?”

    “有何不可,只要看完后放回香炉下方即可。”黄本草回道,

    宗正便对着灵牌祈求了一番,随后从香炉底下取出了那块黄布,黄布上积了些许灰尘,大概是因为黄本草眼睛不便,不常祭拜的缘故罢,却也谅解。

    宗正吹开黄布上漫积的灰尘,缓缓拆开黄布,一本写着《大佛真经下卷》的书籍展露眼前,不由得令仙婕和宗正二人大为惊讶。

    “大佛真经下卷”两人不约而同地念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