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此情彼情终得清(二)
    第二百一十一章此情彼情终得清(二)

    入夜时分,黄本草烧了一锅热水,并调制了几副驱除寒毒的中草药,将这些草药纷纷倒入沸水中。

    随后让宗正将热水倒入澡盆之中,仙婕则脱掉衣服,全身浸入热水之中。

    宗正在外默默地守护着仙婕,望着远处落下的夕阳余晖,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热气萦绕,熏蒸着仙婕的身躯,她的脸上很快便冒出阵阵虚汗。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黄本草端来一盆烧的红透了的煤炭,踱步到宗正跟前说道:“每隔半柱香的时间便要加一次煤炭保持水的温度,如此熏蒸一个时辰便可。”

    说罢,黄本草便放下炭盆转身离开了。

    宗正自然明白黄本草的意思,他端起地上的炭盆,推开了房门。

    仙婕听到突然的开门声,蜷缩在水里大叫道:“谁?”

    宗正立时回道:“仙儿,是我,我来给你加点炭。”随即便端起炭盆往里走去。

    听到是正哥哥的声音,仙婕心下大安,而宗正则心里觉着有些尴尬,于是便转过身子,小心翼翼往澡盆挪去。

    仙婕见到宗正如此拘泥尴尬的样子,心中不悦,“正哥哥,你我之间还需如此拘礼吗?”

    宗正听后心下反想道:“对啊,我和仙儿早已定下终身,我又何须如此拘谨呢?”于是宗正便大胆地转过了身子,摒去了心中那层尴尬,

    却只见,水汽缭绕,仙婕长湿透,香肩半露,皮肤润白,宗正第一次见到半露的仙婕,脸上忽而微微烫。支支吾吾道:“我,我给你加点炭。”说着便放下炭盆,用铁钳夹起几块烧的正旺的煤炭往澡盆里投去。

    煤炭落入澡盆之中,嗤地一声冒起一阵烟雾。

    投完几块煤炭后,宗正便推说道:“我出去守着,再过半柱香时间我再回来加炭。”说罢便要离去。

    仙婕一时情急,忽而抓住宗正,那伸出的纤玉般的右手紧紧拉住宗正的衣袖,“不,正哥哥,仙儿想和你说会话,不要离开仙儿。”她的语气似乎有些哀求,可能这一次伤害让她对宗正有了进一步的依赖。

    宗正回过头,看到仙婕的眼神,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好,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陪着你。”两人便在室内说起话来。

    溪洁心中莫名记挂宗正,不自觉间便踱步来到仙婕疗伤的屋子外,来到屋外,看到门上墙纸上两人的身影,心里感到莫名的孤独和忧伤。只在门外矗立了一阵便黯然离去。

    这一切都被立于远处的土元尊者看在眼里,却只感叹道:“最是无情却是最深情。”

    在黄本草的治疗方案下,仙婕坚持每日药蒸,一连过了五天,身子便有明显好转。

    是日,天和气清。仙婕觉着近些日子净是呆在屋内,有些乏闷,便对宗正说道:“正哥哥,我不想整日呆在屋内,陪我到外面走走。”

    宗正则很自然地担心道:“可是你的身子尚未恢复。”

    却不知为何,仙婕忽而不耐烦地回道:“可是,我真的想和你到外面走走。”宗正见仙婕固执的模样,念起心中愧疚和心疼,便妥协道:“好好好,一切都依仙儿。”

    于是宗正便拉着仙婕往屋外走去。

    出于门外,仙婕便指着远处的水榭道:“正哥哥,我们到那边坐坐吧!”

    或许这是仙婕来到此处后看到水榭的一个希冀吧,她只想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亭台水榭处肩并肩看看远处的风景。

    二人便来到水榭中,缓缓坐下,仙婕很自然地将头靠在宗正肩上,柔声说道:“正哥哥,我们成亲吧!”

    这一句话着实让宗正怵了好一会,他没有回复过心神。

    宗正扶住仙婕的双肩,紧紧地看着仙婕的眼睛说道:“仙儿,你方才说什么?”

    仙婕神色微恙,却也紧撑着回复道:“经过这场生死离别,仙儿仔细想过了,韶华易逝,世事多变,只希望能和所爱之人厮守一起,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

    作为旁观者,或许,我们能够感受到仙婕突然的话语暗含着内心的苦衷。

    但是,宗正并没有意识到仙婕内心细微的变化,更没有意识到仙婕哪里不对劲,却只是激动地回道:“好,仙儿,等你伤势痊愈了,我们就回仙女林成亲,终日和你厮守在一起,过着神仙眷侣般的日子,从此再也不问世事了。”

    仙婕假意开心,点头答应,宗正激动地将婕拥入怀中,两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赤霞万丈,夕阳映天熳红,水中红光粼粼,二人在水榭直待到夕阳西下。

    溪洁望着夕阳下二人依偎的身影,心中无尽茫然:“他的心里自始自终都只有仙儿,我从未走进他的心里,我留下又有什么意思呢,与其每日看到他们而心里难受,倒不如成全了他们。”

    是夜,黄本草烧了一桌好菜,众人坐在台前,皆沉默不语,宗正夹住一块鲜鱼往仙婕碗中递去说道:“仙儿,尝尝这鱼,味道可鲜美了!”

    仙婕望了望宗正,心里感到非常知足和幸福。

    溪洁看着眼前恩爱场景,心中矛盾纠葛不已,饭到嘴边却迟迟未能入口。

    宗正见溪洁心绪不宁的样子,却不明白溪洁深层次的原因,还一味地以不知情的样子问道:“师姐,你是不是有心事?”

    话至此处,土元尊者有些按捺不住,他哐当地将碗咯在桌上,正要训话,却立时被溪洁以手示意拦住。

    溪洁放下碗筷平和自然地说道:“师弟,师姐想过了,既然你已经安然无恙,我便明日就回盘古群峰。”

    宗正大为不解道:“师姐难得出来一趟,难道就不打算多留一段时间?”

    “不了,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什么值得我逗留,如果说还有什么事情值得留恋的话,那便是,”溪洁突然顿住。

    宗正追问道:“那便是什么?”

    溪洁眨了眨灵动的双眸,淡然回道:“没,没什么。”

    土元尊者作为旁观者,心里如明镜一般,却也只能暗暗感叹道:“哎,我道痴情却为谁,不道那人浑不知。”

    溪洁立时瞟了一眼土元尊者,土元尊者会意后便低下了头,

    听完土元尊者的叹语,宗正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忽而扭头问土元尊者道:“前辈此话何意?”

    溪洁怕土元尊者兜不住事,徒增宗正与妹妹的烦扰,赶忙解释道:“前辈是在说你和仙儿姑娘。”

    女人最是敏感的,尤其是女人对女人,聪明的仙婕则一下明白了此话真正的含义,心中疑惑道:“难道,溪洁师姐也喜欢正哥哥?”想着竟不自觉地望了望师姐,复又望了望宗正,看着师姐望正哥哥的眼神,仙婕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对于溪洁,宗正心底有些莫名地不舍,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挽留道:“师姐,你真的打算明日就回去吗?”

    溪洁坚定地回道:“嗯,我心意已决。”

    宗正见师姐心意笃定,本不想阻拦挽留,却心中常记挂一事,遇到黄本草也算难得的机会,便开口说道:“师姐,有一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有何不可说的。”溪洁道,

    宗正便坦然地将心中所记挂之事道出,只听他对溪洁说道,

    “在盘古群峰之时,我听师姐说过,你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也记不得你是谁了,不妨让黄大夫诊治诊治。”

    溪洁自知自己恢复了部分记忆,但却仍旧还有大部分记忆缺失,算不上完全恢复了记忆,曾经也想过去恢复记忆,可是此时此刻,她倒更愿意自己完全失忆,面对师弟的好心,只好推却道:“失忆之症怕是很难医治吧!”

    黄本草应声而语道:“这个因人而异。”

    溪洁闻音转身问黄本草道:“难道黄大夫能够医治?”

    黄本草解释道:“医治失忆之症有三个关键之处,第一,患者想恢复记忆的**,第二,脑神经刺激,第三,失忆前场景重演。敢问姑娘,你是否愿意记起过往?”

    溪洁被此问怔住,她有些纠结,有些难过,又似乎跃跃欲试,心有不甘。

    “我不知道。”过了片刻,她的嘴里道出了这四个字。

    黄本草进一步鼓励溪洁道:“不知道则反映出姑娘内心深处并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往,如此则不利于记忆的恢复。”

    溪洁不自觉地反问道:“黄大夫,若是我愿意记起过往,你是否能医治好我的失忆之症。”这种不自觉本能地反应出,在溪洁的内心还是更倾向于回忆完全的过往。

    “我不敢保证,但是可以尽力一试。”黄本草回道,

    该说的也说了,多留于此饭席略显尴尬,溪洁便客气推脱道“此事我会仔细考虑考虑,我吃饱了,先出去走走。”随即便转身离开了。

    子夜时分仙婕突然大叫道:“姐姐,姐姐。”

    守候房外的宗正闻声推开房门来到仙婕身边,关切问道:“怎么了,仙儿。”

    仙婕将头靠在宗正胸前啜泣道:“正哥哥,我方才梦见我的姐姐了,还有我娘,娘说,姐姐此刻就在我的身边。”

    宗正则安慰道:“好了,这只是一个梦。”

    仙婕则更愿意相信这是一个暗示,“不,正哥哥,我有一种感觉,我的姐姐还活着,我们一起去找她好么?如果不找姐姐,恐怕我回到仙女林亦会难以心安。”

    宗正见仙婕情绪有些激动,不利于病情恢复,便安劝道:“既然你如此挂念你的姐姐,我答应你,等你伤势痊愈,我们便寻找你的姐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