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零八章 风云岚际终须平(上)
    断肠谷外十里之遥的平地上,篝火连连,在黯淡清冷的月色下泛着清冷之光,整个开阔地上躺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黑压压的一片,失去亲朋的痛哭呼嚎声和受伤疼痛难忍的**声不绝于耳。★

    救援还在继续,断肠谷还闪烁着流动的火光,搜救队伍仍在继续彻夜搜救。

    忽必烈站立于浩淼的星空下,望着眼前无止境的尸体,他一言不,极度沉默,他最终还是没能想明白究竟哪里出了错,事情为什么就展到了这个地步,他有些责备,或许自己不该做出这样的选择,又或许自己太过着急。

    他不解的眼神忽地又飘飞到了自己困于断肠谷,即将被地底下滚涌的滥觞吞噬时的场景,那一刻,地动山摇,忽必烈未立稳脚跟,险些被突然涌至的滥觞吞噬,当时刘秉忠和思巴都还未醒过神,自然无暇顾及忽必烈,可忽必烈冥冥中能够感觉到脚下有一股强劲的冲力将自己弹飞开来,这股神秘力量绝非自然之力,定是人为,可是他想不明白,若是底下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

    正在忧思之际,底下的勇士押解着一个浑身泥泞不堪之人来到了忽必烈的身前,将火把细细照耀,不难认出,此人正是阿里不哥。

    他很幸运,没有被断肠谷的滥觞活埋,但却被忽必烈的搜救队伍所擒获,他虽然浑身泥泞,疲惫不堪,却始终摆出不屈服的亢然之态。

    “七弟,你现在有何话说?”忽必烈问道,

    忽必烈此刻直呼阿里不哥七弟,可想而知,此时此刻,他的心境并不是取得胜利的欣喜傲然之态,反而胜了亦如大败。

    阿里不哥听到忽必烈叫自己七弟,脸上的傲然忽地渐渐转向谦恭。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无话可说。”阿里不哥的语气略显无奈和低沉,并未像以往那般狂傲。

    此时他的脑海闪现出进入断肠谷之前的一幕。

    那一天,正巧阿台赶上大部队,他递给了阿里不哥一个锦囊,正是宗正让阿台转交阿里不哥的那个锦囊。

    “大汗,这是宗正命我转交给您的,他让我告诉您,在关键时刻打开此锦囊,可保大汗一命。”阿台复述道,

    阿里不哥疑惑地望着阿台手中的锦囊,最终还是拿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怀中。

    恰逢断肠谷突变,阿里不哥虽然侥幸存活,却心知大势已去,关键之时想到了宗正留给自己的那道锦囊。

    那道锦囊似乎经过精心缝制,虽经泥水而不得浸染,此一点,在急忙求助的阿里不哥眼里自然是忽略的,他哪里还有心思注意这些,只管取出锦囊之中的信件。

    待一眼读览,便心知劫数可避,心态安然。

    “来人,送他前去洗浴,换身干净的衣裳。”忽必烈命道。

    底下的勇士虽然不解,可是,却还是依着吩咐行事。

    待至黎明,刘秉忠和思巴二人急匆匆骑马赶赴临时行营,直往忽必烈大帐而去。

    刘秉忠和思巴见到忽必烈便跪在地上请罪道:“臣等有负大汗所托,请大汗责罚!”

    忽必烈赶忙扶起二人道:“两位幸苦了!你们的事早已有飞鸽传报,这事怨不得二位,要怪只能怪我大意了,不曾想到会有这个意外生。”

    董文炳疑惑道:“据探子回报,各派均未再有派人前来增援,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刘秉忠亦疑惑道:“更奇怪的是,那里面有**人,内力甚是了得,应该在我和国师之上,却也不知何处涌现如此多的高手。”

    思巴分析道:“前面那拨黑衣人很明显是阿里不哥派人过来解救的,而后面那拨黑衣人只是救出中原各派的人,而对聚贤阁的人则毫不理睬,我想后面那拨黑衣人应该是中原各派那边的人。”

    忽必烈似有所怀疑,他念道:“国师分析的有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就是宗正从聚贤阁地牢救出的中原高手。”

    提及宗正,刘秉忠和思巴的眼神有些轻微的疑虑,却也是一闪而过,刘秉忠忽记起一事不知如何抉择,遂问道:“大汗,那些聚贤阁高手怎么办?”

    忽必烈思忖片刻,时下纷乱,唯有救援方为重中之重,便下令道:“先关押着,定要派重兵看守,不能再出任何差错了。”

    刘秉忠知悉忽必烈心中所思所虑,便回复道:“大汗放心,臣已经做好妥善的安排。”

    “嗯,如此甚好,今日诸位皆幸苦了,先下去歇息吧,我一个人静一静。”忽必烈见无重大之事再议,心绪烦乱,亦身乏体累,便想着要休息片刻。

    刘秉忠和思巴便一同告辞,离开了忽必烈营帐。

    二人自突事件后便一直奔波于收拾残局之中,心中虽感知到当中不对之处,亦道不明其中玄机,更未捋清头绪。

    不用分说的一点是,他们都对宗正有所怀疑。

    阿里不哥被一众勇士像犯人一般看守着,他们心里虽然对阿里不哥有些反感厌恶,碍于忽必烈的命令,却也并不敢过于刁难。

    洗掉身上的泥泞,换上干净的衣裳,阿里不哥感到疲惫的身躯又焕了些许能量,虽然吃了大败仗,然,比起死里逃生还能获得忽必烈的暂时宽容,却也是莫大的庆幸。

    他被指引着前往一间临时的营帐,在那里,他看到了阿台。

    两人再次相见,却并未有过多的讶异。

    于阿台而言,他早就知道了这是一个陷阱,结局也似乎早有预料。

    阿台将自己进入山林之后所生的事详细道述。

    阿里不哥不禁感叹忽必烈智慧谋略果真胜自己一筹,然,终究心里不甘,他也开始对宗正有所怀疑。

    两人絮叨之际,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忽必烈在侍卫队的护卫下来到阿里不哥与阿台所在的营帐。

    “四哥,你来了。”见到忽必烈的第一眼,阿里不哥竟然前所未有地以尊敬的眼神谦卑有情地叫了忽必烈一声四哥。

    这一声让忽必烈回到了托雷家族兄弟齐心,稳固蒙古的少年时光。

    当然,阿里不哥的这一声呼唤并非自内心,出于真情,更多地说,他是在虚伪的掩饰自己,这就是宗正留给他保命的锦囊。

    因为,宗正知道断肠谷经历大灾,依着忽必烈的性情,更多地会回到仁慈的心境,所以,不会有更多的杀戮以及更多的杀心。

    若是此时,阿里不哥再能勾起他兄弟情深的软肋,阿里不哥便会得到宽宥。

    这个计策果然有效,忽必烈竟真的被阿里不哥流露的真情感动,而此时,阿台却不明白阿里不哥何时会对忽必烈如此恭谦。

    “大汗,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阿里不哥叫唤道。

    未及说完,便被阿里不哥训斥道:“阿台,你住嘴,还不赶紧向你七叔赔不是。”

    “不,我不认这个七叔。”阿台背着脸,不再言语。

    阿里不哥赶紧搬出了蒙哥,“四哥,还请看在亡故先汗,咱们大哥的份上,切莫与这混小子计较。”

    忽必烈面对阿台,从来都是宽容的,要不然,阿台早就不在这个人世了,当然,他又怎会计较阿台的出言不逊呢,在这位老成的四叔眼里,阿台永远只是一个没有长大,不知悔改的孩子而已,他更愿意给他机会,让他慢慢地把心靠拢到自己这边,他有这个耐心,也有这个信心。

    “你们走吧!我已经安排好了马匹。你们趁夜走吧!”忽必烈说道,

    阿里不哥和阿台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赶紧走,迟了我怕国师和邢台大人对你们不利,我不想看到最无奈的事情,我会派一支卫队护送你们离开,你们好自为之。”忽必烈继续说道,

    忽必烈知道,一旦让刘秉忠和思巴知道自己擒获了阿里不哥,必会力劝自己杀了他,而于忽必烈而言,实在难以下手,他更清楚,就算刘秉忠和思巴未当面劝阻,亦会私底下结果了阿里不哥,来个先斩后奏,届时木已成舟,二人再负荆请罪,自己亦不敢杀有功之臣,最多便就是一阵苛责,可却会留下一辈子的自责和愧疚,他不愿意如此,所以,他早就命所有士兵封锁了这条消息。

    话至此处,醒目的阿里不哥已然知道当中利害,“谢四哥。”说罢便领着阿台悄悄跟着卫队离开。

    此时,天就要放亮,忽必烈已经一宿未眠,掀开帘帐,一时昏天黑地,竟晕了过去。

    然,清理和救援仍旧继续,刘秉忠和思巴主持全局。

    死亡和失踪统计被传递到了思巴那里,望着眼前的数据,想着那些被水淹死,被土活埋的士兵,不计其数,思巴想起了前一阵看到的流星雨,忽地明白了背后的预示,只可惜,终究未能及时现,及时阻止。

    或许,宗正突变的复仇敌意,连他自己都未曾真切体会到这带来的后果,若是他能够亲临现场,看到无辜兵士惨痛离去的情景,看到他们故去后剩余孤儿寡母的处境,我想,应该会唤起他内心最真切的良知,然而,这一切都太晚了,大错已经铸成。

    可谓龙子一怒,百里伏尸;

    或许,他自己尚未意识到自己的能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