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零二章 局显局隐局外局(八)
    通往南面小路的隘口被忽必烈反夺,向士壁很清楚,这是最大的失误,那隘口易守难攻,要想突破那道隘口,只怕伤亡颇大。

    要是趁夜袭击,还可避免大量的伤亡,可是,忽必烈的援军岂容挨到天黑赶到,向士壁果断决绝地下达了死攻的命令。

    他相信只要倾力打通南面出口,救出阿里不哥剩余兵马,那么蒙古的内斗将永无休止,哪怕牺牲掉眼前的一万多人,那也是值得的。

    从趁乱砍杀阿里不哥的军队,再到如今拼命解救阿里不哥的军队,这一切都不过是利益与时势的变化促就,也有宗正个人目的的掺杂。

    阿里不哥的七万大军,归根结底是蒙古主力,若任由忽必烈兵不血刃收服,将来势必是大宋的灾难,这把利刃迟早会插破南宋的心脏,所以,向士壁有绝对的理由趁着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内斗之际,尤其是阿里不哥的军队刚遭遇洪水,精疲力尽,毫无战力之际,尽力地削弱这股力量。

    可是,一旦这种优势变成了威胁,向士壁便不得不见好就收撤出谷外,进一步威胁忽必烈兵不血刃收服阿里不哥几万精锐的计划。

    所谓时势与战机时刻都在变化,向士壁作为南宋名将,岂不知当中道理,他很清楚,此时此刻,他必须尽力将谷中的猛兽释放出来,因为,只有这样,蒙古才会一直内斗下去,大宋才会保得一时安宁。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向士壁的心思,宗正恰是看透了他的这种心思,所以才有调动得了他的说辞,这也正是宗正能够间接说服向士壁等人的筹码。

    而宗正的目的却远不及此,在他的心里,报仇才是自己的最终目的,不论是南宋,蒙古,还是中原武林各派,抑或是外族高手,美人谷,这群人,他都记恨于心,而断肠谷与和林的双并之局便是要将这几个势力引入互相缠斗的局面,借由这种无休止的争斗慢慢消灭这些力量。

    不论是和林之战抑或断肠谷一战,这只不过是宗正整个棋局的开始,并不是结束。

    而当忽必烈选择相信宗正的那一刻,当他启动了天火与地水计划的那一刻,他便注定不能如愿地收服阿里不哥,

    尤其是当向士壁出兵的那一刻,整个断肠谷便注定是一场死局,或者说,断肠谷本身更像一个停尸场。

    断肠谷内,中原各派与阿里不哥的军队陷入了混战,作为蒙古与南宋的至死敌对势力,双方水火难容,斗作一团。

    然而,毕竟阿里不哥在人数上占据优势,然而,他也不敢忘记,自己最大的敌人来自谷外,若是不能尽快突破忽必烈对断肠谷的封锁,他很清楚,待和林的精锐赶至,一切为时已晚。

    所以,阿里不哥一面调出一部分军队与谷内中原各派周旋,一面调集重兵向南面出口起猛攻。

    南面出口居高临下,是个长长而又狭窄的土坡,狭窄的通道布满了暗桩,绊马索。

    阿里不哥的骑兵举着长长的弯刀往南面出口起了冲锋,三马并行,士气勃。

    眼看汹涌的兵马步步逼近,负责指挥后场的刘秉忠屏住呼吸,仔细盘算着最佳的射击距离。

    “放!”

    一声令下,长长的通道内一齐射出千羽利箭,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宛若蝗虫过境,直逼奔涌而来的骑兵。

    借助地形优势,弓弩对骑兵的威力极大,骑兵被射得人仰马翻,偶有两成勇敢的士兵躲过箭雨,却也落入暗桩,或者被绊马索绊倒。

    阿里不哥见骑兵受挫,大为不悦。

    忽而,谷外响起一阵号角声。

    断肠谷外,向士壁大军与忽必烈大军的隘口争夺战拉开帷幕。

    对于忽必烈而言,这是一个危险信号,他的脸色忽而变得凝重。

    果真,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一旦宋军夺得隘口,便会紧逼,南面出口再也无险可守。

    狭窄的通道虽然是一道天然的屏障,然,却终究只能排下两千多士兵,其余士兵则不得不暴露在开阔的外围。

    而于阿里不哥而言,他则于新败的颓气中似乎看到将胜的曙光,嘴角轻咧,带有看忽必烈好戏的戏谑。

    听到谷外传来的厮杀声,阿里不哥可以想象得到谷外战争的激烈,他觉着,此时此刻,正是给忽必烈施压的最好时刻,随即命弓弩兵向通道内放箭作为掩护,骑兵再次起冲锋。

    看到谷内飞射而来的箭雨,刘秉忠赶忙命令弓弩兵暂时隐藏,前部大军举盾牌借着狭窄通道的钳制阻挡住射来的箭雨。

    眼见箭雨打在盾牌上,对于忽必烈的大军丝毫无损,阿里不哥直把拳头握得咯咯响。

    他的士兵虽说恢复了些许元气,终究还是体力不佳,加上南面谷口地势不利于阿里不哥军队,故而,阿里不哥的军队接连失利,多次冲锋遭遇重挫,士气大减。

    骑兵多次受到绊马索和暗桩的阻滞与袭扰,一时间,阿里不哥陷入了僵局。

    而谷外的争夺亦是陷入僵局。

    整个断肠谷一片刀山血海。

    忽必烈受到两面夹击,倍受压力,他的希望便是和林方向增派的援军,

    然而,他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因为,宗正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新布里的峡谷既是当初阻滞阿里不哥军队前行的障碍,如今,也是阻滞忽必烈和林援军的障碍,这一点,恐怕忽必烈还未想到,依旧把希望压在了和林援军上。

    忽必烈依着宗正的计划,为了阻击阿里不哥追击,便在新布里的峡谷里依托地势,在最狭窄的通道处建造了一个土城,

    而马奕早就依着宗正所言在那里潜伏已久,等待着目标的出现。

    从聚贤阁救出的九大高手先忽必烈援军一步赶至必经要道新布里,被马奕截住。

    马奕拿出本派印信,阐明宗正计划,道明断肠谷形势后,九大高手觉着形势严峻,想着既是宗正安排,又是宗正救出自己,总不至于坑害自己,便毫无保留地相信了宗正。

    他们依着宗正的计划在新布里的土城里准备全力阻击和林赶来的援军。

    当移相哥与张宏彦率领的大军赶至新布里时,于土城遭遇了九大高手的强力阻截。

    移相哥的骑兵,步兵起多次冲锋,皆被九大高手击退,

    在土城的掩蔽下,军队的数量不再是优势,而九大高手人数虽少,却可是从聚贤阁的鬼门关闯过来的人,个个武功了得,借助地形优势,九个人组成的防线固若金汤。

    移相哥对忽必烈这边的危急情况并不知情,本来于心底并不急着赶去,不过,前方的受挫激起了他的强烈不满,见骑兵与步兵皆失利,他转而命令弓羽队放箭。

    成千上万的箭簇临空而起,直往土城而去。

    不大的土城瞬间插满箭簇,原本的土城活生生变成了一只大刺猬,一动不动地趴伏在那条要道上。

    箭雨落定,土城转而安静下来,

    移相哥做了个向前的手势,

    随即后方几百步兵便又小心摸索着往土城而去。

    就在他们距离土城十几步之遥时,土城内忽而汇聚一股凛冽的强风,土城上插着的箭簇皆被这股强风吸附而去,

    只一阵反冲,箭雨便往步兵而去。

    转眼,几百步兵便损伤惨重,他们哀嚎着,滚动着。

    九大高手中,随意其中一人之内力便足以化功为气,以气御力护体,而九大高手汇聚而起的内力自然不同凡响,

    移相哥见到前方卷起的烟尘,不禁感叹土城内驻扎着怎样的恶魔。

    断肠谷内外,双方激战,直打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血腥味异常浓重,白里开外的秃鹫闻着味渐渐赶来,越来越多,它们叫嚣着,时刻准备着吃上一口尸肉。

    整个隘口就如一个堆尸场,泥土被血水染得有些黑里泛红。

    巳时中,隘口的战局生了逆转,

    当然,这种逆转是以大量的伤亡为代价的,若是没有大量死去的士兵的尸体去弥补地形的劣势,这种逆转相当难得。

    很快,董文炳虽勇却也抵不住强攻的宋军,不得不退到了南面出口外。

    在那里,思巴早就布好了防御大阵,

    隘口的阻挡给思巴布防留出了异常宝贵的时间,并有效地消耗了宋军的体力,而忽必烈大军则以逸待劳,所以,就暂时而言,忽必烈拥有略微优势。

    前后场有思巴及刘秉忠压阵,忽必烈自然信得过,可却也心中焦急不已,于心底一直掐算着时间,

    他在期盼着,等待着和林援军的出现。

    依着时间,移相哥会在午时左右抵达,所以,在忽必烈的心里,他只要抵挡住两边一个时辰,那么一切都将会扭转。

    向士壁大军逼近南面出口后,在箭雨的护卫下,他亲率军队冲向思巴大军,

    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而新布里的战局则陷入了短暂的僵局,可怜的移相哥还不知道,忽必烈正在顶着什么样的压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