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百零一章 局显局隐局外局(七)
    忽必烈采用宗正之计占领了和林,还避免流血地降服了阿里不哥的七万精锐,然,就在紧要关头,断肠谷却莫名涌出两万宋军。

    这两万宋军中,其中有丐帮及李家寨人马共计五千,其余一万五千乃是由曹世雄、高达和向士壁私下调遣的军队。

    他们的出兵要回到宗正布局之初。

    早在鄂州之战之时,宗正间接地给刘秉忠提示以贾似道作为棋子摧毁宋朝,之后,忽必烈明里暗里都在协助贾似道一路做大,并支持他排除异己,将原本对蒙古有极大威胁的将领一一打击。

    其中便有抗蒙战功彪炳的曹世雄、高达和向士壁三人,就连合州王坚亦受到排挤。

    这一点,作为计谋始之人,宗正颇为知悉,他知道这些人对宋朝奸臣当道的情势颇为愤慨,然,护宋爱国之心却依旧炽热,虽饱受贾似道集团的排挤与打击,却仍旧不忘初心。

    所以,宗正明面上让刘秉忠联络贾似道,让贾似道无论如何不准在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内斗之际出兵抗蒙,暗地里则布下此局,书信王坚,坦言此局之精妙,王坚知悉宗正此局后,颇为赞赏,他是个兵家里手,自然知道,只需出兵两万便可直接大伤蒙古军元气的意义,遂乞援于曹世雄、高达和向士壁。

    曹世雄、高达和向士壁接到信报,明知有违军令,却于心底无所畏惧,三个军团遂乃私下集合兵力一万五千依着指示前往断肠谷设伏。

    宗正担心宋军的力量不足以镇住忽必烈的近万精锐,还特意匿名传信常风二人乞援丐帮与李家寨,并拟定了详细的攻谷计划。

    这项计划的关键在于战机的把握,只有等到阿里不哥的军队被洪水淹没失去战力,忽必烈大军大部进入断肠谷清理战场之际,方可执行,未能等到任何一项,他们都必须铁下心退出断肠谷。

    两万宋军的领军大人正是战功赫赫的向士壁,他知道李家寨的人最擅长攀岩与射箭,遂命李家寨的人迅占领断肠谷高地,在占领高地后往蒙古军密集之处射出迷烟。

    随后又命丐帮的人马守住南面出口,有任何紧急情况提前派人通报。

    李家寨的人很快便占领了断肠谷内各处高地,他们依着命令往蒙古军密集之处射出迷烟箭。

    刘秉忠和思巴知道,进攻已经开始,时下注定是一场恶战,他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军队,而是阿里不哥的七万精锐,他们时下毫无战力,俨然待宰羔羊。

    一阵迷烟散去,向士壁亲率大军攻入断肠谷,见到蒙古军,不论是忽必烈的人抑或阿里不哥的人,都直接砍杀。

    忽必烈的军队毕竟也是精锐之师,双方陷入激战。

    接到战报的忽必烈,忧心忡忡,他很清楚,这两万宋军在这个当口攻入断肠谷,无疑是对蒙古军整个军力的致命打击,他愤恨地将拳头击在桌上,棋盘被震飞,棋子散落一地。

    “董将军,随我前去支援。”忽必烈披上战袍,拿起刀架上的宝刀说道,

    “是,大汗。”

    随即二人便领着五百侍卫队往断肠谷南面出口而去。

    然,却遭遇丐帮几千人马死死的防守,始终不能突破。

    双方陷入鏖战。

    断肠谷内喊杀声充盈满谷,

    整个泥泞之地,血流成河,原本积水的洼地尽是血水。

    遍地尸体与刀剑。

    一时间,整个断肠谷满是血腥味,引来几只秃鹫于天际盘旋。

    夕阳渐西斜,整个断肠谷渐渐暗沉下来,

    战斗以黑夜的降临得到暂时的停止。

    漆黑中,哀吟声不断,

    还能听到夜莺的啼鸣及秃鹫啃噬尸体的打闹声。

    此一战,宋军与忽必烈大军陷入鏖战,然,阿里不哥的军队却伤亡过于惨重,

    向士壁很清楚,第二天天亮后,自己将处于劣势,

    因为,阿里不哥的军队经过一夜的休整,很快便会恢复战力,到时,面对同一个外敌,他们自然会团结在一起。

    何况,一旦纠缠在一起久了,忽必烈和林方向的援军便也会赶来,到时只怕难以保全。

    所谓见好就收,此一战,自己这边虽然折去尽半兵力,却也重创蒙古军实力。

    所以,依着事先的约定,依着宗正拟定的计划,向士壁趁着黑夜于凌晨破晓前带着残余兵力撤出了断肠谷,与丐帮的人一道往外围撤去,他们身上还有更重要的使命。

    阿里不哥的军队经过几个时辰的休整,体力渐渐恢复,

    所谓此消彼长,忽必烈的人遭遇宋军一战,疲累不堪。

    而阿里不哥的人恢复体力后则有了数量上的优势,加之,宋军这个外敌已然退去,所以,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原本可以避免的血战转而又成了一场必要的战争。

    这一切都拜突然杀至的宋军所赐,思巴纵有大意之悔,却也无计可施。

    眼见破晓将至,刘秉忠亦是心急如焚。

    忽必烈久攻南面出口不下,伤亡惨重,故而,只好及时收手,率领剩余两百多兵力伏隐暗处。

    见破晓时分宋军撤出断肠谷,忽必烈很快便意识到宋军的别有用心与狠毒之处,大好局势被毁,来不及伤心,忽必烈转而想着如何补救。

    他细细估算着时间,分析着眼前的局势。

    依着约定,和林被攻下后,除了留下一半兵力守城,其余一半必须马不停蹄往断肠谷驰援,算着时间,援军应于午时之前赶到,倘若撤出谷内现存全部兵力,全力堵住南面出口,若能坚持到和林主力的驰援,到时围困住阿里不哥的七万大军,他们也能不战而降。

    可是,撤去的宋军依旧去向不明,其意图是否仅限于避免天明后两军的夹击还不确定。若是在自己苦守出口之际,这伙宋军再次从谷外进攻,那么自己将处于两面受敌之态。

    想到这,忽必烈有所犹豫,心有惧骇。

    也终于明白这股宋军破晓时分撤出断肠谷更为隐秘的心思,

    它就像背上的芒刺,喉中的鱼骨,让人寝食难安,顾虑重重。

    要么就放弃兵不血刃收服阿里不哥七万精锐的机会,那这样就等同放虎归山,他日争汗之斗只会流更多的鲜血。

    要么就集中兵力,顶住谷内阿里不哥与谷外宋军的两面夹击,支撑到和林援军主力的到来,可是如此便很可能会牺牲掉自己这一万兵力。

    马上就要破晓天明,他必须立时决定,否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诚如宗正预料那般,忽必烈最终选择了后者,他及时带领两百多侍卫队封住了南面出口,吹响了号角。

    思巴与刘秉忠听到忽必烈的号角声,心中立时明晰,遂召集剩余兵马趁着天色尚未明亮往南面谷口小心撤去。

    外围蛰伏休整的宋军听到蒙古号角后,很快便接到探子回禀,向士壁听到探子传来的消息,不禁感叹宗正计划缜密,料事如神。

    刘秉忠与思巴见到忽必烈后,立时询问忽必烈的用意,忽必烈将自己的打算据实告知,刘秉忠与思巴是个**之人,深知此法的利弊,不过,于内心而言,两人却也更赞同后者。

    二人心中很清楚,接下来便是更为猛烈的恶战,他们立时命所有抓紧时间休整。

    三人围坐一团,商量着布兵列阵之法。

    刘秉忠说道:“谷内都是阿里不哥的骑兵,虽说,一场大水将他们的战骑冲散,可是,说到底,那些马还在谷内,要想短时间攻破我们的防卫,我想,阿里不哥一定会派人以骑兵冲锋阵势突围,所以,我建议利用谷口狭隘的优势,率先在谷口前方布置暗桩和绊马索,逼迫阿里不哥撤换骑兵打法,我们的弓弩兵和少量的盾牌兵作为压阵,定能稳住阵脚,而谷口外围开阔,我想,宋军的攻击会更为猛烈,他们的战术也更为灵活,所以,我建议将主力面向宋军。”

    “邢台大人的计策我赞同,我建议,趁着外围宋军尚未围攻过来,赶紧布置阵型,前方一里有一隘口,易守难攻,我们应该先派一支劲旅堵住那道口子。”思巴提议道,

    “怕只怕,如此重要的隘口,宋军早就命人在那把守。”忽必烈提示道,

    思巴亦提醒忽必烈道:“大汗,难道您没有注意到我一手**的卫队没有跟过来么?”

    “国师的意思是....”忽必烈望向思巴。

    思巴点头回应,

    不知为何,忽必烈看到思巴的回应,忽而有了更多的勇气和信心,“好,即刻调遣两个大队固守那道隘口。”

    南面谷口转瞬便黑压压地充斥着忽必烈的几千人马,他们列阵严待,准备迎接天明后即将到来的恶战。

    向士壁整军正要再次向南面谷口而去,未及出便听到探路先锋的败报,

    通往南面出口的小路隘口遭遇伏击,被忽必烈夺回。

    原来,思巴早就留了一手,他一眼便看出了这个隘口的险要,故在大军封堵南面出口之际,便命自己的卫队隐伏于事先埋好的地道之中,等待指令行事。

    只不过是防患未然之举,却不成想于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

    在内外的夹击下,隘口很快落入忽必烈大军手中,两个大队的领队之人正是骁勇善战的董文炳,

    他很快便根据地势布防,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恶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