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局显局隐局外局(五)
    营帐之内,忽必烈和董文炳依旧在淡定从容地下棋,举止神闲,

    忽而,一士兵匆匆进入帐中禀报道:“禀大汗,头狼已经调换。”

    忽必烈欣喜道:“好,传令下去,好好看押住头狼。”士兵领命后便退出了营帐。

    董文炳不禁疑惑道:“头狼是什么意思?”

    忽必烈解释道:“方才,将军不是问我何以狮虎相斗吗,呵呵,一头狼领着一群老虎,若是不换掉领头的狼,这群老虎又怎么会按照我的想法行事呢?”

    董文炳仍是不解,“请恕末将愚昧,还请大汗明示。”

    忽必烈则以手指蘸上茶水,在桌上写了三个字,董文炳豁然开朗,叹服道:“大汗果然英明。”

    过得半个时辰,又一名士兵来报道:“禀大汗,狮虎正在激斗,第一回合,北虎胜。”

    随后6续有人回报道“禀大汗,第二回合,狮虎平局,两败俱伤。”“第三回合,狮虎平局,两败俱伤。”

    董文炳见事态进行顺利,端起桌上的茶呡了一口,恭贺道:“事情正如大汗预料的那般,末将恭喜大汗。”

    忽必烈则并未过于开心,脸色转而沉重,他呢喃道:“不到最后一刻,所有事情都会有变数,也是时候收网了。”

    “来人。”忽必烈喊道,

    在外守候的一名兵探应声走入营帐,

    “阿里不哥大军现在何方?”忽必烈问道,

    “回大汗,快要逼近紫琼山了!”兵探回道,

    忽必烈于心底算了算时间,继而下令道:“传令下去,断魂计划开始。”

    悲愤与刀陀比试,双方皆受重伤。

    阿台见此上前说道:“此战很明显,我们稍占优势,应该算我们赢!还请退去一派人马!”

    全涯不服,立时叫嚣道:“放屁!我看明明是我们稍占优势,是我们赢了!”

    “不得无礼!你个臭道士。”鬼脸老怪举着手中拐杖指着全涯骂道,

    苦至最识大体,他神色严肃,泰然自若地说道:“双方皆受伤,不能再战,依老衲看,此局是谓平局,希望你们也据实评判,对此不要心存异议?”

    阿台的嘴角莫名地泛露一丝浅笑,继而回道:“此局确实是平局,我们并无异议。”

    苦至敏锐地注意到了阿台的那丝阴笑,总觉着似有不对,却一时说不上来。

    “大师,以一对一不免过慢,不如我这边出两位,大师这边也出两位,如此也更快些!”阿台建议道,说着便使了个眼色,暗示箫琶夫妇上前。

    尚门赛罗和丽绮丝随即各持手中乐器飞身上前,

    时下,少林、万象与宗剑三大派都已经派出代表,武林中的四大门派唯有极乐派尚未接战,为了不失威风,断涯和全涯一齐自觉飞身上前,

    一边是夫妇联手,一边是同门师兄弟联手,双方并未有过多的对峙,很快便动起手来。

    只见,尚门赛罗拾起手中玉箫,丽绮丝手抱琵琶,二人共谱一曲“断魂章”。

    阵阵音符飘然而至,在场许多人闻音皆耳朵疼痛不已,有些直疼得在地上打滚。

    断涯和全涯旋即以内力抵住音符的冲击,继而同时挥动手中浮尘将身前地上的石子扫向箫琶圣手,

    两颗石子便似箭一般射飞出去,箫琶圣手转而音律转急,石子在空中滞留停住,瞬间破裂,灰尘纷扬落下。

    尚有为和童音立皆叹道:“好厉害的内力。”

    箫声很快便停止,但见丽绮丝舛集内力于两指,以指力拨弄琴弦,琴声骤响,地上便割开两道轻微的裂痕,直朝断涯和全涯而去,

    二人一个翻身避开,转而又两道裂痕伴随一阵琴弦之音而至,二人再次避开。

    尚门赛罗复又接上箫声,二人共奏一曲‘天崩地裂’,音声婉转悠扬,地上石子皆凌空渐渐而起,音声渐趋紧促,所有石子应声转动,忽然一齐朝断涯和全涯飞去,

    断涯和全涯用浮尘尽力劈开迎面而来的石子,待避开所有石子,断涯便飞身来带全涯肩膀,借助全涯的肩膀起跳,断涯飞身空中朝箫琶圣手而去,全涯则从地上往二人冲去。

    阿里不哥的七万大军势如风火地逼近紫琼山,那里是山道,不利于大规模用兵,于阿里不哥心底,那也是忽必烈南撤的最后一道屏障。

    大军于山脚下停住阵脚,阿里不哥望向紫琼山,望着前方那座密林,满怀忧虑。

    没有接到阿台的冲天雷信号,只能说明他没有得手,这让他有些微微失望,不禁把最后的希望寄存在了紫琼山的最后截击上。

    阿台没有回音,阿里不哥很不放心,一时不敢贸然进山,生怕遭遇忽必烈伏击,遂命浑都海为先锋,领一万兵马先行探路,自己压阵。

    兵贵神,时下已经耽搁许久,浑都海进山搜索不久,很快便派来了通信兵。

    通信兵告知阿里不哥,前方生过遭遇战,地上现先遣队尸体和大批忽必烈军队的尸体,但并未看到阿台等人,山中也无人埋伏。

    虽然并未搜索到阿台的确切消息,但是,通信兵的话倒让阿里不哥打消了心中的一个疑虑。

    毕竟紫琼山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忽必烈深谙兵法,绝对不可能放着这样一个地方不引兵设伏,定是阿台的提前设伏打乱了忽必烈原来的计划。

    这也正是阿里不哥老谋深算的地方,他派出阿台等人先忽必烈一步赶至紫琼山设伏,便早就做好了一石二鸟的准备,倘使阿台等人未成功击杀忽必烈,也会搅乱忽必烈在紫琼山的伏兵计划,为自己顺利通过紫琼山做好准备,而至于阿台等人的生死,他并不在乎。

    他的心思,只能说自以为是,故作聪明,宗正和思巴早就算好了他的心思,正在等待着这条大鱼进入自己早就织好的大网。

    阿里不哥遂领着剩余兵马毫无顾忌地进山追击。

    断肠谷内,比试仍旧继续.....

    几个回合下来,双方主要高手皆身受重伤,苦至亦在鬼脸老怪和南罗星联手对阵时受了较重之伤,好几回都打成平手,双方陷入苦战。

    就在双方正在僵持之时,忽而,隐约听到了阵阵炮火声,众人感觉脚下的土地都在微微颤抖,皆望向炮火声传来的方向,满脸好奇。

    只半个时辰不到,徐子劲和悲哀突然率领大部人马往苦至等人而来,

    苦至见一众人等皆蓬头垢面,伤痕累累,急忙问悲哀道:“生什么事情了?”

    悲哀一脸焦急地解释道:“师叔,我等正在镇守着南边出口,谁知外围突然出现大批蒙古军,霎时西南出口便是炮火和密集的箭雨,我们实在伤亡惨重,不得不撤回谷内,南边的出口已经被堵住了。”

    苦至很是讶异,“大批蒙古军?”

    “是的,师叔,起码上万人。”悲哀异常认真地回道,

    “快,赶紧派人寻找其他几个出口。”苦至立时反应道,

    悲哀回禀道:“师叔,我已经安排人前去各大出口打探了,一会就有消息。”

    苦至忽而意识到了什么,转身指着阿台问道:“我们方才小胜两场,依约,你们应该先放两人,还请遵照我们之间的约定。”

    阿台却笑道:“哈哈哈哈,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吗?我们都被人算计了。”

    “你什么意思?”苦至厉声问道,

    阿台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微微不安,倒是一脸得意,他爽然解释道:“你们的人根本就不在我们手上。”

    苦至立时反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跟我们定下这样的约定?如此两败俱伤,你又有什么好处?”

    阿台嗔笑道:“好处?过一会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现在讨论这个有意义吗?”

    “你胡说什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一切?”苦至指着阿台,一向淡定的他有些耐不住了。

    阿台笑着解释道:“东北出口已经被山石封死,这里本是北边出口,如今已经变成了鸿沟,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所有出路都封死了,我们所有人都会困死在这里。”

    这时,悲哀派出的探路者一一赶回禀报,据他们所言,其它出口全部已经被山石和泥土封死。

    依着地图,断肠谷原本有八个出口,可是,如今所有出口却被封死,不得不说,这是一场早就策划好的阴谋,众人一时陷入恐慌之中。

    悲哀赶忙询问苦至道:“师叔,现今我们怎么办?”

    苦至叹息道:“看来,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对方一早就改变了断肠谷原来的地形和地势,现今我们被困在谷中,他们不敢贸然进谷,其意在困死我们,如今只能看看在外围负责联系外援的各派人士了。”

    尚有为望了望周边的地势,见四周皆是悬崖高地,觉着各派人马在此驻足停留很不利,遂建言说道:“此地不宜久留,事已至此,我们还是撤到外面宽阔的地方再做打算方为上策。”

    苦至觉着尚有为所言很有道理,于是对悲哀说道:“悲哀,快带众人撤到外面宽阔之地。”

    悲哀便领着一众人往断肠谷内宽阔之地而去。

    各派人士离去后,聚贤阁的高手皆以异样的眼光望向阿台,他们亦觉察到了当中的疑点,对阿台产生了怀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