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步步为营铸杀局(
    七月十一的夜晚,在临近七月十五的日子里,总是阴气滞重。√

    特别是雨天过后的夏日夜晚,空气总是给人闷闷的感觉,让本就不安的人心不免浮躁起来。

    取得了重大胜利,自然免不了莺歌燕舞来点缀喜悦的气氛,阿里不哥和阿台等人在大帐之内举杯欢饮,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帐中大将无不举杯提前庆祝。

    推杯换盏,转眼酒水便又穷尽,阿里不哥正在兴头上,醉醺醺地呼喝道:“来人,上酒!”

    不一会便有两位内侍微低着头端着酒水上前。

    待离阿里不哥越来越近,突然,两人唰地抽出藏于酒盘底下的匕直刺阿里不哥。

    阿里不哥似乎早有警戒,眼明手快,一脚踢飞身前的桌子,那桌子飞向两名刺客,将其中一名刺客击中,使他向后退了几步,阿台与守卫快反应过过来,与那名刺客对打起来,

    眼看另一名刺客又要朝阿里不哥而去,阿台欲急冲去救驾,却被身前的刺客死死拦住,

    “我挡着,你快动手!”那刺客冲身后的刺客呼喊道,

    另一名刺客便再次向阿里不哥刺去,阿里不哥一手抓住刺客手臂,一拳狠狠打在刺客胸口,那刺客竟浑然无事,举着闪亮的匕再次朝自己胸口刺来,阿里不哥一个身躯旋转,避开刀锋,顺势抽出身后刀架上的宝刀。

    然,刺客终究武功高强,且招招直刺要害,似乎铁了心做最后一搏,阿里不哥只是用刀疲于应付,眼看便招招趋弱,难以抵挡。

    阿台眼见情形不妙,欲上前救驾,却被身前武功高强的刺客死死拦住,无法及时上前救援,心中焦急万分。

    阿里不哥终于架不住刺客凌厉的杀气,他的刀被打飞,眼看便要被匕穿胸。

    “呲咧”一声,身后的帐篷忽地裂开一道缝,一把利剑瞬时将刺客的匕打落在地,出手非常之快。

    使剑之人正是竺韵诗,她受了宗正的安排,特意一直埋伏在外,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刻及时出手相救,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获得阿里不哥的完全信任,也只有获得了阿里不哥的重新信任,她才有机会真正重回聚贤阁,去完成一个最为关键,却也最为凶险的任务。

    有了竺韵诗出手,阿里不哥彻底安全,一番交手,竺韵诗很快占得上风,刺客的手腕被她手中的利刃划伤。

    两名刺客见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情势不妙,转而由原来的刺杀改为逃命,刺客的本事毕竟不小,一番且战且退,虽然受了轻微剑伤,却还是让他们撤到了营帐外。

    阿台和竺韵诗立时飞身追了出去,帐内的护卫则将阿里不哥围住,以策万全。

    两名刺客撤到营帐外,一个转身,便迅意识到,已经没有了退路。

    有了宗正的提示,阿里不哥早有安排,营帐外早就重重包围,弓弩手的弓弩齐齐对准二人,只待一声令下,他们二人便会活活射死。

    “抓活的!”营帐里传来阿里不哥愤怒的呼喊。

    竺韵诗与阿台便迅上前与两名刺客对打,一番挣扎,终究武功不敌竺韵诗及阿台,最终落败被擒。

    阿台一时冲动,唰地拿起手上的刀便欲将刺客当场杀掉,被阿里不哥及时喝住:“住手。”

    阿台闻讯及时收住刀锋,此次刺杀,阿台是猝不及防,而阿里不哥则在宗正的提醒下早有防备,此次酒宴也无非是设局引出忽必烈埋在自己身边的内奸,借此进一步打击忽必烈。

    阿里不哥站起身子,端着酒杯来到两名刺客身前,“你们是我四哥派来的人?”

    两名刺客傲慢不屑,不作任何回应。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来人,将他们押下去,严加拷问。”阿里不哥说罢便背转身躯,似若无事地回到了原来的座位。

    待四名守卫将两名刺客押下,他复又开怀畅饮,似乎比之前更为开怀。

    对于竺韵诗的突然出现和及时救驾,他知道她肯定是宗正安排在暗处保护自己的人,他也明白宗正的用意,想借此进一步试探竺韵诗的忠心。

    此次,自己低估了刺客的实力,凶险万分,这个时候,若竺韵诗再加上一把力,自己铁定会被一举刺杀,可是,她终究没有,并及时救下自己的性命,若如此还怀疑她,自然是不合理的,故而,经过此次救驾,阿里不哥也终于完全释放掉对竺韵诗的怀疑,撤去了对她的暗中监视。

    两名刺客被押入大牢后,一番严刑拷打,其中一名刺客很快便抗受不住,大声叫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另一名刺客较为刚强,一直默不作声地承受着各种刑法手段,听到身旁的同行之人叛变,不禁骂道:“你竟敢背叛大汗,你....”

    未及说完,一鞭子便狠狠抽在身上,顿时皮开肉绽。

    营帐内继续欢歌曼舞,忽而内侍赶来附到阿里不哥耳边窃语一番,阿里不哥随即喊道:“停,你们都下去吧,法赤大王留下。”

    随后众人退下,阿台知道今夜之事很不寻常,但好似又在阿里不哥掌控之中,心中早有疑问,“怎么了?大汗?”

    阿里不哥急忙起身道:“随我前往大牢。”

    二人急匆匆来到大牢之内,暗沉的大牢隐隐透着一股血腥味。

    其中一名刺客浑身是血,原本鲜红的血在牢房的暗影下也呈现暗红色,他面如死灰。

    牢头见大汗和法赤大王驾到便行礼道:“大汗,法赤大王。”

    “怎么样?”阿里不哥问道,

    牢头俯回禀道:“其中一个刺客捱不住刑讯,愿意招供,但是他要求见到大汗您才会说。”

    “好,我知道了,你们都下去。”阿里不哥道做了个屏退众人的手势。

    随后,牢头一干人连同阿台也一齐退出了牢房。

    阿里不哥向前走了几步,离那刺客又近了几分,只是一向谨慎的他还是下意识地保留了一段安全距离,“他们都已经走了,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那刺客到底还是受了刑,呼吸沉重地回道:“我说了,你能不能饶我一命。”

    阿里不哥望着眼前之人,想着他既然选择背叛,定然也是胆小之人,不禁感叹四哥用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想着想着忽而又觉着不对,不禁对此人真实目的心生猜疑,便暂且答应道:“只要你说的对我有用,而且是实话,我自会放过你。”

    “你放心,我若是,有半句假话,天诛地灭,只希望,大汗说话算话。”那刺客喘着粗气,半斜着头回道,

    阿里不哥回了刺客一个眼神,表示必定遵守承诺。

    在旁已经被打得半死的另一个刺客听后也不知从哪里蹦出的力气,大骂到:“你为了保命,竟然敢背叛大汗,你这个小人。”

    那刺客立时反应过来,随即请求道:“大汗,能不能先杀了旁边这位?”

    本就将信将疑的阿里不哥听到这话很是震惊,一番沉思后便往另一名刺客身上捅去一刀,只一刀进去,那刺客口中便喷出鲜血,他挣扎着说道:“呼伦格,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说罢便断气了,嘴里喷出的血渣还凝悬在嘴唇。

    见阿里不哥已经杀死身旁的此刻,那刺客便向阿里不哥坦然说道:“我叫呼伦格,是忽必烈身边的侍卫,也是他安排在您身边的一枚棋子,若不是这次您把他逼得紧了,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听到我最想听到的,你应该知道。”阿里不哥打断道,

    呼伦格便省去了废话,直接捡重点说道:“忽必烈这次给我们下的是死命令,为了保险起见,他安排了两次刺杀,和我同来的还有三人,我与左边死去的这位负责趁您酒醉时行刺,当然我们失败了,接下来,还有二人便会埋伏在你的寝帐,趁你入睡后,取你性命。”

    阿里不哥见此人不仅对同伴痛下杀手,还供出另一拨尚未暴露的同谋者,疑心进一步消去,“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就是他的一颗棋子,也只知道那么多了!”呼伦格回道,

    其实,这只是阿里不哥的一句试问,若是呼伦格还能说出更为关键的情报,那么他便会揣测呼伦格的真实目的,毕竟作为线下的一颗棋子,若是知道核心机密,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所说的关键情报就是他最终的目的。

    而呼伦格并没有继续说出更为关键的情报,而是坦然回复自己只是忽必烈的棋子,这便又进一步打消了阿里不哥的猜疑,从而坚定了一个想法,那便是宗正之前提及的,自己也颇为赞同的想法,忽必烈已经到了逼急了的地步,他要做最后的挣扎,最后赌上一把。

    派出如此强悍的刺客,还要做两道刺杀才可安心,这分明是奋力一搏的节奏。

    “好,我自会派人查证你所说的话,如果属实,荣华富贵,自不必言。”阿里不哥一番思度,随即便离开了大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