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以交易引谋局
    谷主告知宗正执行斗鹰计划的正是那帮外族高手,宗正领悟了谷主的意图,却对她的卑鄙无耻颇为鄙夷。

    “我想,你一定也很想在武林各派面前洗刷你的怨屈吧?只要你愿意与本谷主合作,本谷主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如此,不但可以助你洗刷怨屈,还可以替司徒仙婕报仇,这于你而言,也可谓一箭双雕。”谷主复又补充道,

    宗正是个明白人,心知谷主所言确实没错,可惜却夹杂了太多的心计,这让宗正不得不谨慎,同时又多了一层被利用的感觉,宗正再明白不过了,谷主是幕后黑手,自己是整件事情的冤屈者,若是由自己出面,谷主在背后相助,定能将武林各派的仇怨引向那帮外族高手,继而实现谷主与自己同仙儿的目的,可是,如此却有谷主借由自己将其自身参与斗鹰计划之事洗白的嫌疑,而且,她一直居于幕后,自己成为风口浪尖的推手,一旦出了事情,难保他不会像对待那帮外族高手那般对待自己,何况上次遭遇武林各大派的围攻便是吃了暗亏;再说,对于谷主而言,此事若成,她可以达到同时削弱南宋武林及漠北王两方力量的效果,可谓一举两得,相形之下,于己则得私利,于她可获公益,足见她心计之深沉,若是糊弄别人还算可以,若说糊弄我,又岂能如此容易。

    故而宗正心有悸怕,遂答复道:“此事有待斟酌商榷,还是说说其它交易吧!”

    时势总是不断地在变迁,先前,谷主还想着策反那帮外族高手为忽必烈所用,继而打击阿里不哥,为后续南进积蓄人才,可惜,随着旭烈兀在西方战局的僵持,以及蒙古内斗给西方及南域诸国带来威慑力的减弱,这些外族高手的母国不再像之前那般对蒙古有所臣服,故而,谷主料定,今后蒙古对这批亲手培养的外族高手将会难以控制,一旦事态往不利方向展,这些人身怀绝技,难保不会造成极大的不利影响,所以,她想趁着这几匹野兽还未松脱缰绳之前除之,奈何中山八狼无故失去四人,而时下局势敏感,自己又不便公开行动,所以才想到假借宗正及武林各派之手除掉蒙古的后患。

    智者谋远,谷主的深思不无道理,这些人浮躁的心思虽未被阿里不哥看透,可是,谷主却早已觉,并早已布好局对付他们,只是,她要让这帮外族高手在临死前挥完他们最后的效用,那就是削弱武林各派的实力,此种居心不可谓不深沉狠辣。

    谷主见宗正似有疑虑,却一时难以猜透究竟是何顾虑阻挡了他的决策,便只好将此事暂且压住,继而提起另一件交易,

    “司徒仙婕手上压制香毒之药只有三年的分量,我知道她或许已经拿到了那压制毒性的解药秘方,不过,就算如此,她也最多只有十年的寿命,香毒在不断地吸嗜着她身体的精华,世上虽然没有根治的解药,好在有一种灵物能够长时间克制香毒的吸嗜。”

    “什么灵物?”宗正关切问道,

    “雪峰山上的雪灵芝,此物生于雪峰山苦寒之地,世上只有一朵,如今正好在本谷主手中,得此良药,可保司徒仙婕再有十年寿期。”谷主回道,

    “十年?为什么才十年?”宗正歇斯底里地吼道,心中如万蚁啃噬,虽说不是生离死别,可是这种不能白到老,孤独半生的滋味却也是极为痛苦的,可惜,这已经成了事实,宗正很快复又冷静下来,继而弱弱问道,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宗正目光如炬,面如死灰,可是心底却很是坚定一个信念,无论多难,为了这十年,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仙儿是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是自己这辈子最为珍惜的女子,自己不能没有她,更不愿看着她受苦。

    每个人都不是无懈可击的,总有软肋存在,而宗正的软肋便是司徒仙婕,这一点,早在宗正初到美人谷时,睿智的谷主便已经看穿了这一切,所以,仙婕便成了她控制宗正的那根线,只要一直攥着这根线,宗正这个风筝无论天高地阔却终究还在自己的手心,这也是她有自信将宗正拉回原先自己设定的谋局的资本。

    看到宗正有了合作的意愿,谷主暗自窃喜,遂说道,

    “时下,漠南王与漠北王正在全力争汗,如今正是关键时刻,眼下,我不便露身,难以及时有效地相助漠南王,只要你答应帮助本谷主协助漠南王夺得最终汗位,我便可将一半雪灵芝送给你。”

    “一半?为何是一半?”宗正反问道,

    谷主终究是老谋深算,岂愿将手中底牌一次性打出,她悠然回道:“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和本事,助漠南王夺得最后汗位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只能值一半的雪灵芝。”

    “那另一半的条件是什么?”宗正不悦地说道,心底对眼前这位老妪是恨到了极点,使她亲手造成仙婕如今这般,如今以雪灵芝作为条件却也想着物尽其用,不榨尽所有利用价值则不罢休,这种人当真令人愤恨,敬畏却又无奈。

    “待漠南王成为蒙古唯一的大汗,我要你助他攻取南宋,一统天下。”说到如此伟业,她的声调有些微扬,似乎这是她期待已久的结果。

    “你说的这些谈何容易,恐怕未能撑到完成统一大业,仙儿早就到了该服用另一半雪灵芝的时候了!你以为统一大业是那么容易完成的吗?你们蒙古族人花了多少时间,如今不也还是没有拿下南宋,这一点你应该心里有数。”宗正反问道,然而句句都是实话。

    谷主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她相信只要宗正这个龙鳞奇子愿意,那么他便可以做到,所以她依然悠然地说道:“你放心,以你的聪明才智,你绝对可以做到,而且我相信,根本用不了十五年,十年即可,以此十年换你那仙婕十年,就看你怎么想了。”

    “我怎知你说的雪灵芝是否真的存在,又怎知她确实有奇效?”宗正的心不住地在渗着血,这是一场赌局,若是自己赌输了,赔上的便是自己十几年的光阴和自由,乃至仙儿十年的寿命,赌赢了则能换得仙婕十年的寿期,他不知道值不值得,因为,这是一场豪赌,并不是说赌资的庞大,而是整个赌局的庞大,一旦选择了这条路,自己便没有了回头的路,势必是百万铁甲吞山河,千万百姓血成河。

    谷主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白色匣盒,转过身躯,背着宗正从脖颈上取出一枚拴缚的精致小钥匙,待将白色匣盒打开,便又将那枚钥匙放回系于脖颈的细绳,随后转过身,捧着那已经打开的匣盒给宗正看。

    一道白色滢光从那巴掌大的匣盒射开,瞬间暄白了半间暗格,那雪灵芝远比宗正想象地要小得多,但见它安静地躺在那匣盒中,通体晶透,光泽饱满,倒像是极寒雪境出产的极品。

    “这便是雪灵芝,是吸取了寒雪精华孕育生长的臻品,世上只此一朵,你可想好了?至于效果,本谷主绝不骗你,毕竟待你完成第一个交易,便可以得到一半,若是我有心欺瞒,又怎能让你继续为蒙古统一大业出力呢?毕竟蒙古统一大业才是本谷主最看重的,你是个聪明人,当中的道理自不用详说,你也明白!”谷主指着手上的雪灵芝说道,随即盖起了盒盖,那道莹白之光随着盖子的掩合亦瞬间收缩不见,暗阁复又归于微暗。

    善良的本性终究没能使宗正狠下心立即做出答复,他此刻极为纠结和犹豫,却又担心道:“对了,此事你可有向仙儿提起?”

    谷主将那匣盒收回袖中,回复道:“你放心,她该知道的,本谷主会告知她,她不该知道的,本谷主半个字都不会提,我只告知她身上的香毒有魅惑男人之效,其余不该说的我绝不曾提,至于给不给她多活十年的机会,就看你了!”

    宗正长吁一口凉气,他最害怕的就是仙儿知道此事,徒增伤感烦忧,甚至会为了不让自己再受连累而做出傻事。

    对于谷主所提交易,兹事体大,宗正不敢轻易决断,便只好应付道:“你容我好好想想,给我一点时间好好考虑考虑!”

    “可以,本谷主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另外,对付那帮外族高手之事你可想好?”谷主仍旧挂怀一事,复又提起。

    宗正早已心绪烦乱,哪有心思想别的,立时有些不耐烦地回道:“能不能不要再逼我了,我说过,给我时间考虑,我想一个人静静。”

    谷主并未对宗正的情绪所扰,看到宗正越是烦乱,她便越有心计对付宗正,她相信只要抓准了宗正的软肋和痛处,便有乘隙而入的机会,眼下还缺一把攻心之火,时机未到,故而,谷主只好先给时间宗正考虑,遂叮嘱道:“好,我希望你能回去好好考虑。”

    宗正脸色黯淡地走出了暗阁,随即往绿竹轩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