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奇子终现却隐
    宗正循着脑海中清晰的路线,依着阴阳两气的时辰变化和盘古峰地势的走向,挨了一天一夜终于从西南出口出得盘古峰,来到了盘古峰崖下。

    阳光温和地洒在那光秃的崖壁上,宗正望着那光秃的崖壁,半年多过去了,当年打斗的身影却如此熟悉,宛如昨日生一般。

    沿着崖壁缓缓走着,看到崖壁上那个浅浅的掌印,宗正淡然一笑,心中想道:“你们一定以为我很恨你们,但是,说实话,此刻,我却一点都不记恨你们,祸福本相倚,如果不是你们,我也不会遇到师姐,也不会学到许多东西,只是,这终究是个误会,怕只怕,还是摆脱不了杀身之祸。”

    望着眼前茫茫青山,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望穿整个盘古群峰,再看一眼那个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善良女子,他将铭记一辈子的师姐。

    出于内心最真挚的尊敬,宗正对着盘古峰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待起身,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此处离仙女林很近,宗正便想着回趟仙女林,再设法进入美人谷,故,一路往仙女林而去。

    他的身后紧紧地跟着两个身影,正是思巴安排把守盘古峰山口的属下。

    在两个身影的背后,复又有两个背影,此二人正是中山八狼的老大和老七。

    谷主是个聪慧之人,她让老大等四人前往查探命带龙星之人,久而无果,她便也猜到了那人可能就在盘古峰中,根据星辰气动的规律,推算出,那人就会在这几日现身,便特意命老大和等人悄悄把在盘古峰出口。

    老大等人奉命在盘古群峰出口把守,却看到另一拨人也在偷偷驻守,便隐伏于他们身后,意图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当老大见到真的有人从盘古峰走出之时,着实惊喜,但,当看到那人正是宗正时,惊喜之情复而转为惊讶和担心,老大吃惊地说道:“怎么会是他?他竟然没有死,哎,如果天命注定是归于他,那他不知还会不会与谷主合作。”

    只行了一段路,宗正便注意到后方隐约有人在跟踪自己,心下很自然地以为是那些武林各派之人,不禁讶异道:“想不到,他们竟那么快就盯上了。”

    宗正很怕重蹈上次的覆辙,于是加紧脚步,趁着行至一个山路的拐角之时便立时飞身躲开。

    这是在仙女林的外围,没有人比宗正更熟悉这一带的地形地势了,宗正抄着山坡后的小径便将那二人甩开了,由于老大和老七跟在那二人之后,与宗正便隔了好一段距离,待现宗正失踪,二人想要飞身跟上,却也来不及了。

    那二人见人已经跟丢,便着急忙慌地赶回复命,老大和老七复而又跟在那二人身后,欲弄清楚这拨人的背后究竟是谁。

    当见到那二人在向张宏彦复命时,老大和老七便顿时明白了,原来漠南王早已经盯上了命带龙星之人,老大不敢擅作主张对张宏彦的计划进行阻挠,便飞鸽传书谷主,将情况仔细汇报,并询问下一步的打算。

    张宏彦听到命带龙星之人从盘古峰出来的消息很是欣喜,却又听到那二人跟丢的消息,立时怒不可遏地骂道:“你们这两个废物!跟个人都能跟丢,要你们何用?”

    那二人自知确实犯了错,便低着头悻悻地忍受着张宏彦的责骂。

    国师特意叮嘱,如今却把人跟丢,张宏彦不知该如何向国师交代,转而冷静下来便赶紧叫二人将那人画像画出来,欲召集更多人手寻找。

    待二人将画像画出交由张宏彦,张宏彦接过画像一看,一脸惊讶,“怎么会是梅兄弟?”

    张宏彦不敢相信,复又指着二人厉声问道:“你们确定是他吗?”

    那二人一齐点头应答道:“错不了,就是他!”

    忽必烈对于宗正在盘古峰崖下遭遇武林各派围攻一事至今不明,故,还以为宗正不辞而别了,对此,还异常惋惜,张宏彦自然更是不知道此事。

    而于宗正心底,谷主与忽必烈同为蒙古人,是蛇鼠一窝,故而,他早已将那日围攻之事的账一部分记在了忽必烈身上,对蒙古人,乃至对忽必烈都产生了极为不好的印象。

    当张宏彦再次得知宗正的下落,尤其是知道他便是国师一直寻找的那个命带龙星之人时,心中是无比地开心和惊讶;心中细细冥想,记起当日他在鄂州之时,以‘六字’轻松解出大汗的三大困局,却又减弱了三分惊讶,不禁有感道:“梅兄弟确有惊天动地之才,若说他就是命带龙星之命的人,无话可说,却也毋庸置疑,他救下大汗性命在先,献‘六字’之策助大汗脱困在后,冥冥中,已经在推动着天下大势的运转,既然那人是梅兄弟,真乃天佑蒙古。”

    随即,张宏彦便飞鸽传书,一面致信思巴,将寻觅龙星之事的最新进展细述,一面调集更多的人手在仙女林外围严加搜索。

    待士兵们搜索了半日,皆未见宗正的踪迹,张宏彦见诸士兵尽力搜索无果,便果断命所有人停止搜索,心中暗想道:“国师说过,以星象可定其位,今日天晴,待至黑夜星显再寻踪迹,定能事半功倍。”

    于是,一行人便守在山林之中,静待天黑,老大和老七亦是在隐秘之处远远地盯着张宏彦的一举一动。

    宗正躲开跟踪便径直往仙女林而去,行得半日,终于来到仙女林。

    看着林中一花一木,一草一叶,满眼尽是儿时的回忆,一路走来一路景,满景满是当年忆。

    宗正亦步亦趋来到无名洞前,看着眼前熟悉的洞口,他想进去却又迟迟不敢走入,一种莫名的心慌袭上心头。

    正在犹豫之际,神狼突然从洞口窜出,来到宗正面前,无比亲热,久别重逢,喜不自胜,宗正俯身抱住神狼,眼里噙着泪水说道:“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忽而,神狼却一味地挣扎反抗,从宗正怀中松脱,往无名洞走去。

    宗正立时知道了神狼的意思,定是洞内生了什么,便跟着神狼进入洞室。

    当宗正看到干净的洞室,他的心怔了一下,眼睛里放出些许期待的光芒,立时紧张地跑到石床,用手摸了摸石床的表面,复而又拿起石桌上的杯子,用手指轻轻拈贴,待看手指,不染一尘,紧绷的脸一下子舒展开来,内心忽而欢喜无限,“定是仙儿回来了!对,定是她回来了。”

    宗正放下手中的杯子,立时大声喊道:“仙儿,是你吗?仙儿。”

    然,几声呼唤却并不得回音,宗正便急忙往另一侧石室而去,

    却也并未见到仙倢,只是隐隐看见石台上留着一封信,宗正拾起那封沉甸甸的信,但见上面写道:

    “岁时交易,转眼流年,春夏秋冬,悲愁伤苦,一花一草一木尽在,所思所想所念不复,百转千回不得寐,千祈万盼不见回;溪水几回流转,山花几度烂漫,青松几轮苍翠。日思夜念,午夜梦回,满眼痕泪,闻悉噩耗,百寻不得,自当随你而去,又因心有余望,大仇未报,故乃寻各大派索仇,若大仇得报,亦苦等不现,必将舍命同去,天可怜见,君若幸存,定会归来,见信盼来寻,愿祈相会。”

    宗正读来,字字艰难句句泪,仙儿苦思之状宛若眼前,心中愧意横生,忽觉字迹新鲜,知悉仙儿离去不过一日,便决意即刻追去寻找,以免仙儿冲动,做出报仇杀人之举,引来更深仇恨,更为担心的则是仙儿自身的安危,当日自己遭遇各大派围攻,深知各派武功厉害,仙儿孤身一人为我报仇,难免不敌,若是遇有不幸,就算自己死里逃生,恐怕也无心苟活,想到此,便将信放入怀中,赶紧离开。

    离别之际,神狼来送,目光隐灼,颇为不舍,却也知道宗正此行何为。

    宗正亦是不舍拜别神狼,临行安慰道:“我又要走了,你定要好好照看这里的一切,待我找到仙儿就回来,从此再也不出去了,就留在这里陪着仙儿和你。”说完便决然离开了仙女林。

    待至山口附近,忽而想到今日跟踪之事,知道他们定然不会就此作罢,便选了另一条路绕过山口。

    宗正来到林外小镇,行走在熙攘的人群之间,一摆卖面具的摊贩高声叫喊道:“快看,各式面具,花样多多,走过路过,瞧瞧好货。”

    宗正看着那形形**的面具,心下想道:“此番出来,定要寻得仙儿,各大派已经认得我,未免招致杀身之祸,莫不如找个面具暂时掩饰一番。”想着想着便来到摊贩之前,选了个只是罩住眼睛部位的精致面具。

    待付过钱,便立时将这个面具带上,望着过往的人群,宗正却不知该往何处觅寻仙儿。

    望着前方大路,心下暗自思量道:“宗剑派、万象派与极乐派三大派距离尹城最近,此路往前十里便是通往各大派的岔路口,或许,在那里可以打听到仙儿的踪迹。”

    随即,宗正便往前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