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三十章 忆思情最难清
    时间匆匆若流水,冬去春来春又过,转眼便是又一年盛夏。√

    万木生绿,大地复又一派清脆。

    宗正牵着乌逸穿行在绿色的森林之海,去年冬天缺乏草料,在宗正的悉心照料下,乌逸算是勉强活下来,待到春季草长水丰的时候,乌逸便长得许快,宗正和溪洁也会日日牵着乌逸出来吃草散心,如今,这匹小马驹经过半年多的成长,已经快要成为一匹骏马了,只是,终究还不是成年之马,宗正和溪洁虽然很想骑上乌逸飞奔于山林绿海之间,却也爱惜乌逸时下的脚力,便眼巴巴地盼望着乌逸赶快长大。

    溪洁望着宗正牵马穿过树林的身影,白色的衣服,黑色的骏马,绿色的森林,这一切映入溪洁的眼里,突然一道回忆闪过溪洁的脑海,虽然只是那一刹那,可是,却是印象深刻,那种场景,她冥冥中似乎觉着哪里见过。

    待要进一步深思回忆,宗正牵着乌逸来到了面前,宗正见师姐眼神游滞,似有所思,便问道:“师姐,你怎么了?”

    溪洁回过神后,回道:“我不知道,刚才看着你牵着乌逸的身影,我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人,他也同样穿着白色的衣服,牵着一匹黑色骏马,穿过一片绿色的森林,他管那匹马叫乌姬,我感觉这一切都好像曾经生过一样。”

    宗正看着师姐飘忽的眼神,便安劝道:“师姐,你是不是今天太累了,所以出现了幻觉,要不我们回去吧!”

    溪洁摇头道:“不,师弟,那不是幻觉,好像方才那个场景,师姐真的看到过。”

    宗正看着溪洁笃定地眼神,忽而想到了自己初次见到师姐时心中的疑惑,不禁猜想到,会不会是师姐曾经失忆过,那日提及仙婕,并不是她有意掩饰不肯相认,而是她根本就忘记了那段回忆,而方才的情景,便刺激了她的大脑,使得她记起了小时候的事情,想到此,宗正便忍不住问道,

    “师姐,师弟可否问你一个问题?”

    “有何问题?师弟尽管问便是。”溪洁回道,

    宗正便直言问道:“师姐可曾记得自己儿时的事情,哪怕是一点点?”

    溪洁闭上眼回忆了一番,脑海一片空白,继而睁眼摇头回道:“一点也记不得了,其实,之前我也尝试去回想过,可是终究还是想不起来。”

    宗正复又紧张问道:“那师姐能记得的最早的回忆是什么时候?”

    溪洁复又闭上了眼睛,一番静心回想,脑海里出现许多昔日的回忆,最后,这些回忆一一定格在了八年前睁开眼睛见到师父的场景。

    溪洁睁开眼睛,对宗正说道:“我所能记起的最早的回忆便是八年前睁开双眼见到师父的情景,再往前,便再也记不得了!”

    宗正听完师姐所言,心中越来越笃定内心的那个想法,心中不停地在叩问,世上能有几人会长得如此相像,又有几人能够恰巧出现在盘古群峰,定是这样的,师姐很可能就是与仙儿一起跳下悬崖的那个姐姐。

    “师姐,师父可曾跟你说过你的身世?”宗正握住溪洁的手问道,他很渴望师姐能够给出一个让他确定身份的答案。

    溪洁摇头回道:“师父从未提过。”

    “那师姐就从未问过师父?或者从未想过自己究竟是谁?”宗正紧张关切地复又问道,

    溪洁松脱宗正的手,沉顿片刻,继而回道:“我问过师父,可是师父总是跟我说忘却也是一种福气,我自己也曾经多次想过这个问题,可是,每一次想起这个问题,便会头痛不止,后来,回头仔细想想,即使知道了,恐怕也是毫无意义,毕竟,我从未想过要出去,之后,便再也不去想了。”

    宗正还是不肯放弃,他继续请求溪洁道:“师姐,你再仔细回想回想,看看你还能再记起些什么,比如,你的家人,你是否有个妹妹?”

    溪洁实在不愿再去回想,便不耐烦地对师弟说道:“师弟,我累了,我不想再去想了,我们回去罢吧!”说着便转身急切地离开。

    宗正虽心有不甘,可是见师姐确实不愿再想,也不好勉强,想着或许日后慢慢开导,慢慢刺激师姐的记忆,或许,有一天,她会想起些什么,就像今日那般。

    看着师姐远去的背影,宗正只好牵上乌逸赶紧跟上去。

    是夜,宗正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仙儿口吐鲜血,口中直呼正哥哥。

    宗正吓得从睡梦中惊醒。心下想道:“现下我进入盘古峰已经半年有余,也不知道仙儿如今究竟如何了?哎,不行,我必须尽快破解盘古群峰的出路,我必须尽快出去找到仙儿。”

    翌日,宗正便早早地来到洞厅,盯着洞壁右侧的地形图痴痴地看着。

    溪洁一早也来到了洞厅,未及进入,便远远看见师弟盯着盘古群峰的地图看得出神,便退了几步,伏隐在厅口石壁拐角处,看到师弟痴痴地盯着盘古群峰的地形图,溪洁似乎能够感觉到师弟想要出去的心思越来越强了,不禁有些哀伤,便不再进去,而是悄悄地离开了。

    一连几天,宗正都是如此。

    而溪洁也总是躲在洞厅口默默地注视着师弟的一举一动,也总能看见师弟偶尔的欣喜,每当看到师弟偶尔露出的欣喜之情,溪洁便会产生一种师弟即将离去的预感,每每想到这里,心里就很不舒服。自己也已经连续好几日未来探望师弟了,可是师弟却从未主动来寻我,看得出来,师弟一定是急切地想要出去,却也不知,究竟是何事让师弟如此挂怀。

    溪洁想着想着便越不安心,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走入了洞厅。

    待溪洁走到宗正身前,宗正才注意到师姐的到来,便赶紧说道:“师姐,你来了。”

    宗正淡淡一说,眼里并无隔了许久对师姐到来的欣喜,溪洁心里很不是滋味,却也并未责怪宗正,只是问道,

    “师弟,师姐见你一连几日都盯着这个地形图看,你是不是很想出去?”

    宗正看着师姐伤心的眼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许久未问候过师姐了,心中泛起一丝愧意,便支支吾吾道:“实不相瞒,师弟,真的想尽快出去。”

    溪洁生气地反问道:“难道你很讨厌师姐,不想和师姐在一起,所以想早点离开这里吗?”

    宗正赶紧向师姐解释道:“不,师姐,你千万不要误会,师姐救了我一命,恩同再造,师弟又怎会讨厌师姐呢?”

    “那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离我是那么的远呢?”溪洁望着宗正,并未将心中本意说得明透,只是当道出此话时,她不禁怔了一下。

    宗正看着师姐充满柔情的眼睛,疑惑道:“师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溪洁噙着泪光说道:“你真的不明白吗?”

    宗正还是没有看透师姐的心,仍旧不解道:“师姐,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你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溪洁看着宗正无知的表情,很是伤心,一个转身,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随即快地跑出了洞厅。

    宗正二话不说,即刻追了出去。

    溪洁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知道师弟追了出来,可是,此番情景,她很不愿意再次看到师弟,便找了处拐角的洞口藏了起来。

    宗正未见到师姐的身影,便以为师姐跑出了洞外,于是直直朝洞外而去。

    来到洞外,却并没有看到师姐,便大声喊起来:“师姐,师姐你在哪儿啊?师姐,你出来好吗?师弟知道错了。”

    溪洁在洞内能够清晰地听到师弟的呼喊声,心里泛起一阵心酸,内心凌乱不堪。

    宗正喊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师姐的回音,便又往外追了几百米,直到跑不动了,便随意躺在地上,望着天上飘过的白云,心中暗想道:“师姐怎么了,我又是怎么了,我们都到底怎么了。”

    待休息够了,宗正复又回到洞中,来到师姐居住的洞室,却也并未见到师姐,宗正复又在洞中喊起:“师姐,你出来见见师弟,师姐。”

    宗正沿着石廊一直喊到洞厅,都没有听到师姐的答复。

    待喊累了,宗正忽而有些莫名的失落,呆呆地坐在洞厅的石凳之上。

    其实,当宗正进入溪洁居住的洞室之时,溪洁早已看到,只是,此时此刻,溪洁也不知道今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再次面对师弟,见师弟如此心急地找寻自己,便趁着师弟往自己洞室而去的空当,悄悄跑出了洞外。

    溪洁此刻的内心很凌乱,她只想到洞外找个地方安静几天,她只想暂时离开师弟,或许,自师弟到来,她那颗原本冰冷沉静的心早已经沾染了些许温热和躁动。

    宗正坐于石凳,却也是不知所以,他不知道今日师姐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今日师姐怪怪的,没来由就突然生气。

    或许,此刻安静的盘古洞能够知道这当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