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冬雪日两相思
    时光流逝,从不停歇;万物更新,亦如人的成长。

    在岁月的长河里,每个人都会由时光的飞逝而经历着人生中最重要的过渡,如:从幼稚到成熟,从冲动到沉着,从纯真到心思慎密。

    宗正和仙婕便是不知不觉地在经受着岁月的锻造与考量。

    转而,便已经是深冬腊月,外面纷纷扬扬下起了雪花。

    故去的两个月里,仙婕平静地在仙女林疗伤,以待开春回暖后继续报仇雪恨,故而,连续几个月,都并未到武林继续寻衅报仇,美人谷的算盘算是暂时落空,而仙婕跑到仙女林疗伤,又是失去了追寻的踪迹,故而,美人谷也是无可奈何。

    武林各派虽有接到少林和宗剑派的提醒,却也始终未见到白衣女子上门挑衅,各派对此事一开始还蛮上心,警惕防护,慢慢地便也松懈了。

    仙女林一如往年,银装素裹,一道道白影在雪地上上下遄飞,仙婕手持水冰剑在雪地上不停地翻飞旋转,雪花亦在她的剑气下翻飞旋绕,只可惜,它的剑术却再也使不出报仇之时的那般威力。

    初始的剑法还算犀利,可是到了后来,剑法便愈来愈乱。

    仙婕忽而收住剑气,将水冰剑插入冰冷的雪地上,心下大为不解,明明手中的水冰剑乃是利刹宝剑,配合如此狠辣的剑法,按理应该会有别样的威力,却怎没有她想象般的那种狠煞之气呢?与报仇那时想比,明显逊色很多,却也不知究竟是何原因,不禁揣测道:“难道是因为报仇的心境激了我内心的那股狠劲,如今不是面对仇人,故而,我没有报仇的冲劲,所以才导致剑气变弱吗?”

    仙婕想到此,复又拔起水冰剑,仔细地端详着眼前这柄冷若冰霜的剑,看着它那白冰般的剑刃,刺骨冰寒的剑锋,再看着它那精美的剑身,宛若一位冰冷的的美人,不禁感叹究竟是谁竟然能够铸就出此把颇有灵气的剑。

    “既然这是一把颇有灵气的剑,那为何不将万象更新神功与‘破剑一十八式’相互结合,将意念与内力贯于水冰剑中,再通过水冰剑的灵性以‘破剑一十八式’融汇贯通呢?如此是否会有别样的威力呢?”仙婕望着眼前之剑,忽而大奇想道,

    想着想着便有跃跃一试之心,随即便按着心中所想使起了剑法,使剑之中,仙婕明显能够感受到人剑合一的心境,她感觉此番既是剑法,却又在剑法之外多了灵动的剑气,因为,这股剑气融汇了万象更新心通万物的内力修为。

    周遭的雪花在仙婕心意之下能够伴随水冰剑的游走而汇聚成团,亦可破碎纷飞,也可如长河游淌。

    然而,仙婕亦能感受到,与万象更新神功结合后的‘破剑一十八’式,虽剑式优雅,却少了本该有的狠辣,然而威力却并不输给单纯的‘破剑一十八式’。

    仙婕一番演练后,复又想稍微调整心境,想看看不同心境下‘破剑一十八式’会有怎样的威力,却刚使起剑,胸口便一阵疼痛,仙婕扶住胸口,心下想道:“想来,内伤还未痊愈,算了,今日就练到这吧!”

    随即将水冰剑插入剑鞘,便要往无名洞而去,神狼不知从哪突然冒了出来,在大雪的覆盖下,浑然白色,若不细瞧,真就看不出它原来的面貌,倒是和漫山遍野的雪花融合为一体了。

    仙婕见神狼一脸热情地向自己走来,便又半伏着身子,抚摸着神狼毛茸茸的头部,不禁想道:“正哥哥,你在哪儿?神狼告诉我你还活着,那为何还不回来,我和神狼一直在仙女林等你!你快回来吧!”眼里满是对正哥哥归来的柔情和期待。

    仙婕领着神狼弱弱无神地回到无名洞内,坐在石凳之上,拿出宗正的画像,用手指轻轻地触摸着画像里的宗正,眼里满是昔日甜蜜的回忆。

    同是下雪的日子,宗正在盘古洞外望着漫天飞舞的大雪,想到了自己正是在这样的一个风雪日离开了仙女林,虽说时隔一年,却恍若隔世,那一日是自己离开仙儿,可如今,真是造化弄人,想见却不得见了!不禁想着仙儿不知过得如何了。

    想得入神之际,忽而溪洁从宗正身后走来,见宗正望着外面的大雪,似若很惆怅,便上前问道:“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宗正见到师姐,便回过神来,只是没有听清师姐所问,便问道:“师姐,你方才说什么?”

    溪洁见宗正没有心思,便低声回道:“没什么?”

    “师姐,前两年年你都是一个人在这里过的,不知道孤身一人是何感觉?”宗正忽而问道,

    溪洁听着宗正的话,不禁心有疑惑,却不知师弟问这话究竟是何意思。

    其实,宗正是想起了与仙婕在仙女林的日子,他曾经反复地拷问过自己,若是没有遇上仙儿,若是仅仅是自己孤身一人在那空荡沉寂的仙女林,会是何种心境,而眼前的师姐,她便是过来人,所以,宗正很想知道那种日夜孤身一人的感觉。

    溪洁将手缓缓伸出,那绒毛般的雪花轻扬落于手掌,溪洁将那雪花紧紧握于手掌,柔声问宗正道,

    “师弟,你可曾握过雪花?”

    宗正疑惑地望着溪洁,轻声答道:“握过。”

    “是何感觉?”溪洁复又问道,

    宗正思度一番,回复道:“说不上来,我觉着要看个人的心境吧,这与我方才所问有关吗?”

    溪洁淡然回道:“雪是冰冷的,掌心却是热乎的,将雪握于掌中,手掌却是永远也抓不住雪的冰冷,而雪也永远冷却不了热乎的手掌,孤身一人的感觉,就好似将冰冷的雪握在热乎的手掌,当你试着想要与冰冷的雪融为一体时,你还是忘不了手掌的温暖,当雪花融化,你便会知道,雪花最后只是一抔水而已。”待溪洁道完,眼里流露一丝伤感,继而望着宗正,脸上莞尔一笑。

    宗正看着溪洁的笑意,却怎么也悟不透师姐所言的真谛,但是,却也能隐约感觉得到,孤身一人的感觉定是难熬的。

    “那如今多了我一人,师姐不再是孤身一人,在师姐心中,这又是何感觉呢?”宗正又问道,

    这一问倒将溪洁问住了,她忽而觉着师弟今日很是反常,净问些古怪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自己却真的不知如何回答,与师弟朝夕相处也有些时日了,这些日子,也曾扪心自问,有为师弟担心过,有为师弟生气过,也有为师弟而开心过,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受。

    以前的自己,好似没有了情感,没有了心绪,可是如今的自己,却也似乎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冷若冰霜,无所感情的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师弟来到盘古洞后,自己慢慢现的。

    或许自己也未明白,自己对师弟究竟是何感觉,可是,此刻师弟问起,却又不得不细细品味深思,究竟是何感觉。

    宗正见师姐沉思良久,便提醒道:“师姐,你在想什么?”

    溪洁回过心神,望着宗正,回道:“没什么,方才你问我自你来后,师姐有何感觉,师姐只能说,我也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宗正反问道,

    溪洁不耐烦地回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难道你就时刻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吗?”

    宗正忽而觉着师姐所言也有道理,便也不再勉强,忽而想起,自己最喜欢与仙婕在雪中瞒不了,便转而对师姐说道:“师姐,你可愿意随我一起到外面走走。”

    溪洁点头答应。

    宗正下意识地抓住溪洁的手便往外而去,溪洁往手腕看了一眼,便被一股向前的力拽了出去。

    宗正拉着溪洁一路往前跑去,后方留下两排深浅不一的脚印。

    待来到一处开阔的地方,宗正便松脱溪洁的手,展开双手,仰望苍穹,那一片片纷纷扬落下的雪花落在温热的脸颊上,一股凉飕飕的寒气漫透脸颊,这种感觉,又让他回到了儿时与仙婕在一起的日子。

    溪洁望着宗正的样子,虽不明白他究竟为什么这样做,但是,从师弟的表情,她似乎能够看懂,师弟一定是有所心事。只是师弟不说,做师姐的自不好相问。

    宗正忽而仰面自由地躺在柔软的雪地中,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雪花的冰凉。

    “师姐,你不妨也躺下,试着闭上眼睛,去想一想你心中最美好的事情。”宗正对溪洁说道,

    溪洁犹豫了一番,宗正抬起手抓着溪洁脚下的衣裙,微微扯拉着,似有哀求之意。

    溪洁拧不过,便也优雅地躺在宗正身旁,闭上了眼睛,按着师弟所说,她尽力去回想自己觉着最美好的事情。

    宗正闭上眼睛,脑海里尽是与仙婕儿时美好的回忆。

    而溪洁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全是近些日子与师弟在一起的回忆,有疗伤的情景,有在山中师弟拉着自己漫步的情景,也有与师弟一起喂乌逸的情景,历历在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